<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50章 坑王
    “那个赵老二的单子我们不管!”吴知霖在一旁冷冷的说了一句。毕佩琳也连忙点头说道:“对,对!那个赵老二的单子跟我们没关系,他说找谁你就找谁去。”

    李炎在旁边苦笑着说道:“不过李小腾的单子咱们还是买了吧,毕竟人家要的茶我也喝了。”

    茶馆的老板本来反驳争论,毕竟这六万多的单子百分之八十都是旁人的消费,潜总他们那边的消费虽然不低但是比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了。

    “你说谁?”老板一脸震惊的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那个赵老二的单子我们不管。”李炎重复了一遍吴知霖的话,可这儿茶馆老板用力摇了摇头道:“我说的不是他!你刚才说的是谁?”

    “李小腾?”李炎眉头一皱,下意识用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疑惑的再说了一遍。

    “刚才和你一起喝茶的是李小腾?”老板一脸震惊的看着李炎,情绪激动的又追问道。

    “昂……是啊!”李炎说完这话之后,见茶馆老板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无奈的摊开手说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用手机搜搜啊!你打开看看照片不就知道了吗?”

    茶馆老板听了李炎这话,下意识摸了下裤兜后猛一转身在收银台里划拉了几下,攥着手机手突然一震……

    风起,树叶随风摇曳。

    路灯下面,三道人影被光拽成了“火柴”一般。

    “我真没想到,那老板听说和李炎一起喝茶的是李小腾之后,竟然全免了咱们的消费!”毕佩琳一边走在李炎身旁,一边小声嘀咕着。

    李炎歪头瞅了眼吴知霖之后这才冲毕佩琳说道:“那老板一脸的精明,你觉得他就算是李小腾的脑残粉又有几分可能全免了咱们的费用?”

    毕佩琳听了李炎的话之后,不仅沉思了起来。

    “其实他最后说的已经很明确了,这点钱当做是投资而已,如果他赌对了……收益可不止这几万块钱。”李炎话音一落,吴知霖在旁边问了一句;“既然他听了银种子酒的只言片语,而且他想买入银种子酒,那你为什么不建议他买呢?现在咱们发愁的不正是如何唱多做空的事儿吗?”

    “人家已经搭六万多块钱了,虽然我也知道成本肯定没这么多钱,但重点是人家免了咱们的消费,咱们安心他也痛快。这情况下咱把这茶馆老板在给拉坑里是不是就厚道了?”李炎说完这话左右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大美女,心中忽然泛起一丝乱七八糟的想法,紧接着一阵阵燥热憋闷直接下沉聚集在某一个点上。

    那感觉就好像有几百只黑蚂蚁在自己胸膛里爬一样酥麻。

    “真不知道应该说你是心地善良好,还是应该说你什么好了。”毕佩琳哭笑不得的评论了有。

    “你听说过好奇害死猫吗?”吴知霖在一旁忽然淡淡的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当然听说过,你说说……?”李炎沉吟着冲吴知霖问了一句。

    “路边虽然扔一个盒子,造型不限、样式不限或者可以材质不限。你觉得扔在路边得有多少人存着好奇心去打开这个盒子呢?”吴知霖说完这话,见李炎表情了然的点了点头后眉头随之一皱。

    “太多人想要打开这个盒子了不是吗?你越说不要打开,那想打开这个盒子的人就越多。”吴知霖话说道这里,就听一旁的毕佩琳茫然的低声问道:“是说和灯泡一个意思吗?”

    “灯泡?”李炎和吴知霖同时看了眼毕佩琳。

    “就是张嘴吃灯泡啊!一般的灯泡都可以塞到嘴里,但是吃进去以后谁都拿不出来的事儿你们不知道吗?前几年这吃灯泡的新闻还少吗?还不就是因为大家不相信能塞嘴里的东西拿不出来吗?”毕佩琳说完话,冲李炎忽然问道:“李炎这事你难道不好奇嘛?”

    李炎咧嘴一笑,嗯声说道:“我确实是真好奇!”

    “那你想塞一个试试吗?”毕佩琳瞬间嘴里露出了两颗精致的小獠牙,那闪烁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小恶魔的小奸诈。

    “别说我还真想试试……不过,我知道拿不出来所以一直就没试。说到底一个字,还是怂!”李炎话音一落。

    “不要怂,就是干!”

    剜了一口白洋淀的咸鸭蛋,吃一口小米辽参粥。高鹤天那如同小狮子一般的脸颊中透出了一缕浓浓的自信。

    元吉坐在高鹤天对面,下意识将最后一口小米辽参粥咽进肚以后,放下小碗儿冲着高鹤天那边微微探了下身子,自己习惯性的左右瞥了两眼。

    就算此时周边没人,元吉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怎么,怵了?”高鹤天冲着元吉笑着问了一句。小狮子的笑容看似人畜无害,但狮子毕竟是狮子。温柔的笑容里包含的可不仅仅只有温柔。

    ………………

    “灯泡?”李炎和吴知霖同时看了眼毕佩琳。

    “就是张嘴吃灯泡啊!一般的灯泡都可以塞到嘴里,但是吃进去以后谁都拿不出来的事儿你们不知道吗?前几年这吃灯泡的新闻还少吗?还不就是因为大家不相信能塞嘴里的东西拿不出来吗?”毕佩琳说完话,冲李炎忽然问道:“李炎这事你难道不好奇嘛?”

    李炎咧嘴一笑,嗯声说道:“我确实是真好奇!”

    “那你想塞一个试试吗?”毕佩琳瞬间嘴里露出了两颗精致的小獠牙,那闪烁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小恶魔的小奸诈。

    “别说我还真想试试……不过,我知道拿不出来所以一直就没试。说到底一个字,还是怂!”李炎话音一落。

    “不要怂,就是干!”

    剜了一口白洋淀的咸鸭蛋,吃一口小米辽参粥。高鹤天那如同小狮子一般的脸颊中透出了一缕浓浓的自信。

    元吉坐在高鹤天对面,下意识将最后一口小米辽参粥咽进肚以后,放下小碗儿冲着高鹤天那边微微探了下身子,自己习惯性的左右瞥了两眼。

    就算此时周边没人,元吉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怎么,怵了?”高鹤天冲着元吉笑着问了一句。小狮子的笑容看似人畜无害,但狮子毕竟是狮子。温柔的笑容里包含的可不仅仅只有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