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48章 唱多的理由
    说李小腾羡慕嫉妒恨?人家麟腾系的老大会因为一个程序化交易系统怎么样?这不是无知是什么啊!

    吴知霖皱眉瞪了眼毕佩琳,她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毕佩琳真的别在说话了!

    “毕小姐。”李小腾一歪头,冲着毕佩琳和吴知霖二人这边看了一眼随后说道:“程序化交易系统我们麟腾系现在还真没有了。过去用的都被我淘汰了……你也别奇怪我为什么会淘汰程序化交易系统,我不妨告诉你,人组合成一套可行可信操作性强的模式之后,比程序化交易系统一点也不差!”

    毕佩琳瞪大了眼睛瞅着李小腾,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说话声音这么小都被他听见了。

    看着一脸尴尬的毕佩琳,李小腾挥挥手说道:“当然,我也没别的意思……哦,对了!我们麟腾系开发的人工神经网络交易系统就快要完成了,这总比程序化的要好很多吧。”

    “人工神经网络……交易系统?”毕佩琳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一脸的懵逼。自己压根就没听过还有这种系统。自己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人工神经网络,但是听上去就觉得很厉害。

    李炎坐在一旁楞了一下。按道理来说,一般都是使用一代,研发一代,预研一代。李小腾竟然直接放弃了程序化交易系统……这话如果说的是真的,那程序化交易系统必然有问题。

    不然他为什么宁可用人工,而不是程序化交易系统呢?

    “腾哥……人工神经网络交易系统是什么?当然如果你不方便说就算了……”李炎有些尴尬的冲李小腾问了一句。

    其实,李炎还真没觉得李小腾会告诉自己他们研发的系统究竟是什么。

    “人工神经网络是由大量处理单元互联组成的非线性、自适应信息处理系统。它是在现代神经科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的,试图通过模拟大脑神经网络处理、记忆信息的方式进行信息处理。”李小腾到也不避讳什么,而是耐着性子给李炎科普了一下人工神经网络系统的概念。

    见李炎没说话,李小腾接着说道:“智慧就是一种非线性,人工神经元处于激活或抑制二种不同的状态,这种行为在数学上表现为一种非线性关系。具有阈值的神经元构成的网络具有更好的性能,可以提高容错性和存储容量。”

    说完这话,李小腾注意到李炎那一脸懵逼的表情。摆明了是对自己说的概念直接懵圈了。

    “这么和你说吧,人工神经网络交易系统有自适、自组织合实实学习的特点。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感情的作手!”

    李小腾用自己能想到的最简单方式描述了一下人工神经网络。一个没有贪婪和恐惧的作手有多恐怖,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李小腾走了,李炎想送被他直接拒绝了。

    看着桌面上李小腾的茶杯,李炎坐在空荡荡的茶馆里沉默了许久,最终轻轻叹了口气。

    “李炎,我怎么感觉……咱们弄的那个程序化交易系统就是垃圾?”毕佩琳知道什么时候坐回了茶桌。

    “我现在很想找吴皓聊聊,了解一下咱们的程序化交易系统是否还有人工智能化升级的空间!”李炎叹口气,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临近午夜,时间已经如此晚了再去找吴皓自然也就显得很不合适了。一夜没睡,又是舟车劳顿白天还盯了一天,李炎明白应该让吴皓好好休息的道理。

    二女对视了一眼之后,谁都没说话。

    片刻之后,吴知霖冲李炎问道:“想这个不如想一下如何唱多做空。”

    毕佩琳紧接着冲李炎问道:“你为什么要答应李小腾?”

    “不答应?没必要和钱过不去吧?和李小腾交好……不好吗?”李炎最后这句话转的生硬,但二人却似乎都没听出来其间的问题。

    随后,李炎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吴知霖说道:“唱多做空的事儿我还没想过……”

    吴知霖皱着眉头说道:“最近摩根士丹利还在唱空华夏的经济,他们一直在说华夏的经济如果不能出现明显改变,资本市场的IPO如果不能防患,政府不积极提振市场,政策给出一个积极的改革,那么华夏的资本市场必然会延续结构性的下行走势。”

    李炎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确实是这样,没人能预测资本市场的走势。显然一个崛起的大国血药一个健康并且强大的资本市场。套用人民官媒的报道,如果将资本市场股市看作“华夏梦”的载体,那么其蕴藏的投资机会是巨大的。但是,很多人都把这里当做赌场,至于赌场……哪里的赌场不危险?”

    吴知霖面容严肃,双手紧握小粉拳挥舞道:“李炎,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不是让你赞同他们唱空的观点,而是告诉你现在唱空的声音很明显,咱们唱多?能影响多少人!”

    这时候,就听毕佩琳突然说道:“对啊!前几天我在推特上看到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先后下调了华夏主权债务评级展望。两大机构给出的理由中,都提到了华夏债务水平上升这一条。对了,索罗斯在什么论坛还是什么金融国际大会上也在唱空华夏!这么多声音唱空……”

    说道这里,毕佩琳突然一拍桌子哼道:“我就纳闷了,这帮国际资本的鼻子怎么就这么灵敏,他们究竟是怎么知道内幕的?”

    “知道内幕好像也不难吧?蛇有蛇行,鼠有鼠道。金融国际炒家给他们的投资人提示风险也很正常吧?”李炎话音刚一落,毕佩琳皱眉说道:“国际资本都在唱空,咱们唱多……好像很难奏效吧!”

    “华夏的外汇储备有三万多亿美元,储备相当于十七个月的对外支付,大大超过‘A’评级国家的中间值,而且国家储备也大大高于政府对外债务。这些都有力的反击做空的声音!”李炎觉得自己找的这个理由不错。

    可吴知霖冷笑一声道:“这些大家都知道!可是华夏的债务可不是个小数目,而且目前持续发生资本外流……”

    李炎挠了挠头,站起身叹口气说道:“算了,不想了!回去慢慢想吧。”

    二女点点头跟着李炎离开大厅刚走到门口,就见茶馆的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横在门口直接挡住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