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44章
    桌面上那唱空做多的四个字,被李小腾轻轻抹去。

    随后他冲着李炎说道:“唱空做多是结尾,但在这个结尾之前也需要应对当前的情况。”

    “你的意思是先来一次唱多做空?”李炎问道。

    李小腾点点头,嗯了一声说道:“目前国资已经动手了,最明显的就是资本市场走势不佳,震荡下行的趋势很明显。目前盘面很多上市公司的股票形态都是那种随时有可能掉头向下的形态。市场上最然有众多多头声音,但在我看来不过更像是一种期待。”

    “你让我去和你一起唱多?”李炎有些不太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股指无法走强正说明活跃的投资者,事实上并没有真正的买入股票,相反,他们的操作行为总是在“防范风险”的名义下卖出股票。资本市场人士对当前的经济表现达成了一个“弱复苏”的默契,在我的理解中,这恐怕是最糟糕的一种局面。”李小腾的话音一落,李炎直接来了句:“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如果说复苏很强,市场当然应该表现良好;如果复苏不成功,政策刺激的力度加码也会带来一波不错的行情。而今经济复苏就不需要被刺激了。但换个角度想似乎又能理解很弱的一面。很弱又不排除重回颓势,这就使得目前的局面分外煎熬。对这样的“弱复苏”在李小腾看来,由于未来企业的自由现金流不会显著改善,而以信托、理财为代表的无风险收益率不会明显下降,这就令华夏股市难以形成牛市基础。但管理层一直在努力吸引更多场外资金入场,当然肯定也会一定程度上阻止下跌。”李小腾不疾不徐的把话刚说出口,不本想长篇大论的说翻但时间却不知不觉聊的还比较透彻。

    李炎下意识冲着李小腾探了探身子,本来想了很多内容。但真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自己突然觉得谈一切都毫无头绪。”

    华夏国内的国资们可不是一次两次的唱空做多。

    当然这里面的唱空与做多,并不是简单投资人表面上理解的上下涨跌。究竟又为什么会下跌呢?

    说白了第一是市场的三大矛盾,即资金面与消息面,双率下调预期与资金宽松现状。外资唱多抛售与中资唱空买股;市场热点与指数反弹的矛盾。第二是量能不足以维系行情高举高打而最近市场实际上一直缩量格局,这说明主力资金开始有所保留了,既然无法高举高打,只有将指数打压下来然后利用局部资金优势完成获利。

    当然,无论是唱多做空,还是唱空做多也好,有一个因素是相同的,也是时间因素。

    到了年底,无论是上市公司也好,还是机构、券商,都需要回笼大量现金流来粉饰年报和业绩。所以即便没有欧债危机引发的资金充足率提高因素,外资和QFII也会在此时高位套现以完成年内业绩的优化。只是体现在最后走势上,轻易就能看到外资直接卖出套利,而国内主力资金方面,则是通过投机型品种类似创业板和题材股的大肆炒作来获利,这样既能够实现资金获利,又不至于投入太多,随时可以撤离。

    李炎沉吟了一下,对着李小腾问道:“我要声望没声望,要资金没自己。你真的觉得我能完成唱多做空的步骤后,然后跟你一起在唱空做多吗?”

    李小腾嘴角一翘,轻轻用手摩挲着茶盏说道:“如果是别人肯定不成,但是你不一样。”

    “我?我有什么不一样的?我是三头六臂啊,我还是金口玉言铁口妙算?”李炎自嘲的话音刚刚一落,李小腾指了指李炎身后。

    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的同时,就听李小腾说道:“你后面是捉妖盟!如果捉妖盟的大部分人都看多的话,自然就完成了唱多的第一步!”

    李炎苦笑着摇了摇头,刚要是把实际情况对李小腾说出来的时候。自己突然一抿嘴说道:“我只能尽力试试。”

    其实李炎是想拒绝的,但是眼角余光看到了不远处茶桌间坐的两个人。特别是吴知霖凝眉的模样瞬间让他明白这似乎是个不容拒绝的事情。

    “嗯,我相信你没问题。但是我还是想叮嘱你一下。唱多做空的时候你要知道大跌的特征,在多头没有任何抵抗,领跌板块也首次出现了大盘股和中小盘同时调整的情况还有低价股继续补涨的同时,指数大跌却没有个股跌停,而是个股均匀的普跌三种现象你不能持续唱多。”李小腾说完话,李炎基本也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这几点就是行情终止信号,而且还是再度提示变盘窗口的前兆。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李炎有些挠头,一味地散播好消息,然后卖卖卖?

    “具体怎么做?这个看你自己了。”李小腾说完这句话之后,笑着端起茶杯冲李炎说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的统一,而且自始至终都没跟我提过任何条件。”

    “在麟腾系的腾哥面前,我讨价还价有什么意思呢?我相信腾哥不会亏待我不是吗?”李炎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的思绪已经开始琢磨如果唱多做空了。

    ………………………………………………这几点就是行情终止信号,而且还是再度提示变盘窗口的前兆。

    “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李炎有些挠头,一味地散播好消息,然后卖卖卖?

    “具体怎么做?这个看你自己了。”李小腾说完这句话之后,笑着端起茶杯冲李炎说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的统一,而且自始至终都没跟我提过任何条件。”

    “在麟腾系的腾哥面前,我讨价还价有什么意思呢?我相信腾哥不会亏待我不是吗?”李炎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的思绪已经开始琢磨如果唱多做空了。“具体怎么做?这个看你自己了。”李小腾说完这句话之后,笑着端起茶杯冲李炎说道:“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干脆的统一,而且自始至终都没跟我提过任何条件。”

    “在麟腾系的腾哥面前,我讨价还价有什么意思呢?我相信腾哥不会亏待我不是吗?”李炎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的思绪已经开始琢磨如果唱多做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