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42章 破局 2
    茶馆外面车流如织,不少人都推着骑着一辆小黄车慢慢走在这座城市的甬路上,京城里的人觉得城外的人都是喝泔水长大的。而这座城市通过摇号限购车辆,拥堵的困境依然无解,就像对住房限购,越限购房价越高。

    交通广播电台节目中播放着专家访谈,说什么堵不如疏,当年大禹治水就是以“疏”代替“堵”,政策制定者要高瞻远瞩,视野要高,格局要宏大。

    听着这些专家访谈,听的时候解气,但眼前的问题是突发疾病需要急诊,中风了要疏通血管,血管堵塞要植入支架或搭桥,先应急救活了再说,这个时候讨论怎么得的病,或者未来要如何防备,都是废话,活着最重要。

    在二级市场何尝不是如此?

    博傻的都是勤俭节约的散户,在市场一片骚动的情况下,散户们纷纷像搬大白菜一样,转眼就把积蓄从银行搬到股市,在这种前赴后继的汹涌散户潮中,即使再烂的股票也会牛气冲天。前期有家股票被ST的公司,濒临倒闭,主业完蛋,年收入只有几十万元,还是依靠出租公司厂房获得的,股价却一度被炒高到11块多,因为市场上充斥着真假难辨的借壳重组的消息。

    这个星球上,最傻最苦的是华夏的散户,无出其右者。

    李炎在一旁静静看着李小腾和潜总和廖总等人周旋。但他依旧只用了些许时间处理完成了茶馆里的事情。

    一个简单粗暴的情况处理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有时候也非常不好处理。

    换成麟腾系的老大,这些事也不是处理不了了。待处理完成之后李小腾走到李炎面前,驻足问道:“银种子酒你应该是打算逐步分批撤退了?”

    他们俩拥有的股票数量,足以让银种子酒急剧下跌?更糟糕的是,无论盘升还是盘跌,股东减持造成的波动,都会引起二级市场做空或做多券商的阻击。最可怕的是,一旦异动遭到媒体爆炒,引起监管部门注意,那些数据怎么可能经得起推敲?一旦被揭开盖子,又将是何种局面?

    …………稍后…………马上回来…………

    茶馆外面车流如织,不少人都推着骑着一辆小黄车慢慢走在这座城市的甬路上,京城里的人觉得城外的人都是喝泔水长大的。而这座城市通过摇号限购车辆,拥堵的困境依然无解,就像对住房限购,越限购房价越高。

    交通广播电台节目中播放着专家访谈,说什么堵不如疏,当年大禹治水就是以“疏”代替“堵”,政策制定者要高瞻远瞩,视野要高,格局要宏大。

    听着这些专家访谈,听的时候解气,但眼前的问题是突发疾病需要急诊,中风了要疏通血管,血管堵塞要植入支架或搭桥,先应急救活了再说,这个时候讨论怎么得的病,或者未来要如何防备,都是废话,活着最重要。

    在二级市场何尝不是如此?

    博傻的都是勤俭节约的散户,在市场一片骚动的情况下,散户们纷纷像搬大白菜一样,转眼就把积蓄从银行搬到股市,在这种前赴后继的汹涌散户潮中,即使再烂的股票也会牛气冲天。前期有家股票被ST的公司,濒临倒闭,主业完蛋,年收入只有几十万元,还是依靠出租公司厂房获得的,股价却一度被炒高到11块多,因为市场上充斥着真假难辨的借壳重组的消息。

    这个星球上,最傻最苦的是华夏的散户,无出其右者。

    李炎在一旁静静看着李小腾和潜总和廖总等人周旋。但他依旧只用了些许时间处理完成了茶馆里的事情。

    一个简单粗暴的情况处理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有时候也非常不好处理。

    换成麟腾系的老大,这些事也不是处理不了了。待处理完成之后李小腾走到李炎面前,驻足问道:“银种子酒你应该是打算逐步分批撤退了?”

    他们俩拥有的股票数量,足以让银种子酒急剧下跌?更糟糕的是,无论盘升还是盘跌,股东减持造成的波动,都会引起二级市场做空或做多券商的阻击。最可怕的是,一旦异动遭到媒体爆炒,引起监管部门注意,那些数据怎么可能经得起推敲?一旦被揭开盖子,又将是何种局面?

    茶馆外面车流如织,不少人都推着骑着一辆小黄车慢慢走在这座城市的甬路上,京城里的人觉得城外的人都是喝泔水长大的。而这座城市通过摇号限购车辆,拥堵的困境依然无解,就像对住房限购,越限购房价越高。

    交通广播电台节目中播放着专家访谈,说什么堵不如疏,当年大禹治水就是以“疏”代替“堵”,政策制定者要高瞻远瞩,视野要高,格局要宏大。

    听着这些专家访谈,听的时候解气,但眼前的问题是突发疾病需要急诊,中风了要疏通血管,血管堵塞要植入支架或搭桥,先应急救活了再说,这个时候讨论怎么得的病,或者未来要如何防备,都是废话,活着最重要。

    在二级市场何尝不是如此?

    博傻的都是勤俭节约的散户,在市场一片骚动的情况下,散户们纷纷像搬大白菜一样,转眼就把积蓄从银行搬到股市,在这种前赴后继的汹涌散户潮中,即使再烂的股票也会牛气冲天。前期有家股票被ST的公司,濒临倒闭,主业完蛋,年收入只有几十万元,还是依靠出租公司厂房获得的,股价却一度被炒高到11块多,因为市场上充斥着真假难辨的借壳重组的消息。

    这个星球上,最傻最苦的是华夏的散户,无出其右者。

    李炎在一旁静静看着李小腾和潜总和廖总等人周旋。但他依旧只用了些许时间处理完成了茶馆里的事情。

    一个简单粗暴的情况处理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有时候也非常不好处理。

    换成麟腾系的老大,这些事也不是处理不了了。待处理完成之后李小腾走到李炎面前,驻足问道:“银种子酒你应该是打算逐步分批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