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9章 鱼被钓、鸟被捕、人被套 1
    了所有人忽然之间都愣住了,特别是李炎……

    忽悠了半天,身边的毕佩琳和吴知霖也帮着自己没少忽悠,可是到最后却突然听见人群中有人说了句: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话什么意思?李炎记得自己看过一句话:说的比唱的好听,少来忽悠我。思想有多远,你就给老子滚多远!

    其实,最尴尬的还要说刘总刘广全。

    今天的聚会是他发起的,元吉利真今天也来了。本来他找来的人自己也都提前打了招呼,可现在竟然有人当中拆塔!这后面还怎么玩?

    元吉利真扭头扫了几眼众人之后这才扭头冲着李炎笑了笑说道:“其实也别怪兄弟们都有想法。之前老刘也都跟大家多少说了一些大体情况。但是我就想问一句……”

    李炎下意识点了点头,看着元吉利真时的脸色不见了初来时的淡然。

    “你们在投银种子酒,这个我们大家……其实咱们捉妖盟这个圈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而且今天白天盘中运作的确实漂亮,但是吧……我还有个顾虑!”元吉利真说完话,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问道:“什么顾虑?”

    “如果说银种子酒是你这个盟主一个人在扛鼎,成与不成我们大家就是凑份子也得支持一下盟主,也得支持一下咱们捉妖盟吧?可是你这可是跟在人家麟腾系后面搞,咱们捉妖盟的资金冲进去了算什么事儿?而且你能保证李小腾肯定不会阴咱们一刀吗?”元吉利真笑呵呵的说完话之后。

    李炎下意识要点头,保证不会有问题。可是话到了嘴边李炎忽然又沉默了。谁敢保证李小腾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前两天还打算在盘面里把自己当成了鱼肉,他自己是刀俎呢!

    “不说话了?”元吉利真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在听你那边在运作银种子酒的时候,其实我带着自己的草根调研队伍已经拜访了洋河的经销商,以及跟踪了去年洋河中秋国庆以及重大节日期间的动销情况。”

    “洋河?”李炎怎么也没想到元吉利真会跟自己说什么浏洋河的事情。虽然同样是白酒。

    似乎元吉利真压根就没打算让李炎呼应自己,又或者他已经算准了李炎不会说话。所以餐桌间所有人就听元吉利真笑呵呵的接着说道:“在咱们国内洋河已经标准已经起调整完毕,梦之蓝高增长+海天恢复性增长。”

    “这个你只是调研了?”李炎冲元吉利真追问了一句。一旁的毕佩琳则不屑的冲元吉利真瞥了两眼。

    资本运作如果只是对市场做一个调研,那就真的和送羊入虎口没什么区别了。不和上市公司联手,单纯的在资本市场里运作,那还不碰的满头包才有鬼!

    元吉利真自然能感觉到周边气氛的变化,他看了李炎一眼之后接着说道:“我们的团队认为公司收入提速的拐点在近期会体现出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销售增长加速。有望出现一个百分十五左右的增长之外,洋河为了优化库存及理顺价格体系,他们公司自去年起主动采取了调整策略,这才导致报表增速不达预期。”

    “这就是你觉得洋河值得投资的原因?”李炎眉头微皱,自己忍不住开始从新审视元吉利真。

    “当然不止,如果不是因为高层截取了华夏梦这个名头。过去老百姓嘴里可是说的华夏梦,梦之蓝这句广告词!”元吉说完这话之后紧接着说道:“海天实现了恢复性增长,从海外和全国的销售来看公司打开新一轮增长空间,且此轮公司以梦之蓝作为市场开拓者,带动海天销售,产品结构升级可期!你不觉得这值得投资吗?”

    李炎摇了摇头,今天来自己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来听忽悠的。

    所以想到这里,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就算洋河结构优化明显,梦之蓝高速增长,毛利进一步提升了,可那又怎样?我也知道洋河他们公司空中推广和地面费用投放以梦系列为主,梦系列产品也和高层的一系列活动有紧密的关系。梦之蓝几乎能实现百分之五六十以上的增长来带动产品结构升级明确。可也听过市场的判断说年初梦之蓝占比约百分之二十。到一七年底占比有望达到百分之三十,顺利的打开毛利提升空间!但是……这些并不能成为我把自己资金转移到洋河里的决心。”

    元吉利真脸上噙着冷笑,朗声冲李炎问道:“那也总比扔在麟腾系里舒服的多吧?你确定自己扔到麟腾系里就能顺利喝到汤吗?”

    自从参与了银种子酒的投资之后,其实李炎对上市公司的白酒情况也做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洋河确做的算很不错的上市公司了。他们的渠道利润增厚,出厂价如果提升势必会造成空间打开。洋河蓝色经典系列经销商出货价格也确实在逐步提升。

    这样做渠道,利润不断增厚确实是好事儿,但是李炎同样也不愿意过多的涉足在其中。

    吴知霖在旁边似乎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冲元吉利真说道:“我们在和大家谈论银种子酒,你却在这里跟我说洋河?你就不能给我们一句痛快话吗?”

    “我?我说什么还不是得听大家的吗?”元吉利真原话的直接把球又踢给了众人。

    今天来的众人,其实真有不少人做好了投给银种子的准备。但是刚才听了元吉利真与李炎的对话之后,这些人凝神思索了片刻后又不打算在接着投资了。心中的想法五花八门想法更是不一而足。

    “捉妖盟理当是同气连枝的,不然今天我们这些人也不会大老远的从京城和全国各地跑到丽江来谈银种子酒的事儿!”元吉利真没说话,吃饭的众人中已经有老板站出来了。

    李炎下意识扭头朝着自己不远处邻桌的人,眉头刚一皱就见吴知霖朝着李炎凑了凑不知道轻声嘀咕着什么。

    这人见李炎没搭理自己,突然说了句:“鱼儿看见蚯蚓总忍不住去咬,鸟儿看见簸箕下面的米粒总忍不住去啄,人看见股票涨了总忍不住去买。其结果就是鱼儿被钓了、鸟儿被捕了、人被套了!李炎,你自己炒股票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吗?”

    听了这话,李炎下意识说道:“我是证券从业人员,所有我没有账户。我只能买卖基金,所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自己买卖一下指数。不过操盘我……”

    话还没说完,李炎这时候就听提问的那人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自己从来都不炒股,仅仅之是因为相信一个朴素的真理,那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样的句子是我的人生信条之一。”

    捉妖盟的人说自己不炒股,这话有装13的大嫌疑。但是李炎听了这话之后到也没反驳他,毕竟今天是来募集资金的,而不是跑来互怼的。

    这人接着说道:“但真理有时候往往朴实无华,根本却挡不住人性的贪婪。从零八年那次股票大涨大跌到之前股票大涨大跌,我从来都是冷眼旁观并积极劝诫身边的家人不要去参与,但收效甚微,特别是零八年那次我连自己亲爹都劝不住,结果眼睁睁看他被套,眼看着他割肉!后来近期这次好一点,一部分在零八年有过教训的人忍住了没去买买买,但还是还有大部分人没忍住,所以又再被套了一次。”

    吴知霖在旁边有点听不下去了,看了眼说话的人淡淡说道:“咱们今天是在说银种子酒的事儿,你家里的事儿……今天提这个做什么?”

    这话不怒自威,虽然听上去很平淡。但是那气场直接让说话的人闭嘴了。

    李炎这时候听完这些话之后反而笑了。只听他冲其说道:“你是认为炒股必输无疑对吗?”

    ………………稍等……………………

    所有人忽然之间都愣住了,特别是李炎……

    忽悠了半天,身边的毕佩琳和吴知霖也帮着自己没少忽悠,可是到最后却突然听见人群中有人说了句: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话什么意思?李炎记得自己看过一句话:说的比唱的好听,少来忽悠我。思想有多远,你就给老子滚多远!

    其实,最尴尬的还要说刘总刘广全。

    今天的聚会是他发起的,元吉利真今天也来了。本来他找来的人自己也都提前打了招呼,可现在竟然有人当中拆塔!这后面还怎么玩?

    元吉利真扭头扫了几眼众人之后这才扭头冲着李炎笑了笑说道:“其实也别怪兄弟们都有想法。之前老刘也都跟大家多少说了一些大体情况。但是我就想问一句……”

    李炎下意识点了点头,看着元吉利真时的脸色不见了初来时的淡然。

    “你们在投银种子酒,这个我们大家……其实咱们捉妖盟这个圈子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而且今天白天盘中运作的确实漂亮,但是吧……我还有个顾虑!”元吉利真说完话,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问道:“什么顾虑?”

    “如果说银种子酒是你这个盟主一个人在扛鼎,成与不成我们大家就是凑份子也得支持一下盟主,也得支持一下咱们捉妖盟吧?可是你这可是跟在人家麟腾系后面搞,咱们捉妖盟的资金冲进去了算什么事儿?而且你能保证李小腾肯定不会阴咱们一刀吗?”元吉利真笑呵呵的说完话之后。

    李炎下意识要点头,保证不会有问题。可是话到了嘴边李炎忽然又沉默了。谁敢保证李小腾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前两天还打算在盘面里把自己当成了鱼肉,他自己是刀俎呢!

    “不说话了?”元吉利真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在听你那边在运作银种子酒的时候,其实我带着自己的草根调研队伍已经拜访了洋河的经销商,以及跟踪了去年洋河中秋国庆以及重大节日期间的动销情况。”

    “洋河?”李炎怎么也没想到元吉利真会跟自己说什么浏洋河的事情。虽然同样是白酒。

    似乎元吉利真压根就没打算让李炎呼应自己,又或者他已经算准了李炎不会说话。所以餐桌间所有人就听元吉利真笑呵呵的接着说道:“在咱们国内洋河已经标准已经起调整完毕,梦之蓝高增长+海天恢复性增长。”

    “这个你只是调研了?”李炎冲元吉利真追问了一句。一旁的毕佩琳则不屑的冲元吉利真瞥了两眼。

    资本运作如果只是对市场做一个调研,那就真的和送羊入虎口没什么区别了。不和上市公司联手,单纯的在资本市场里运作,那还不碰的满头包才有鬼!

    元吉利真自然能感觉到周边气氛的变化,他看了李炎一眼之后接着说道:“我们的团队认为公司收入提速的拐点在近期会体现出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销售增长加速。有望出现一个百分十五左右的增长之外,洋河为了优化库存及理顺价格体系,他们公司自去年起主动采取了调整策略,这才导致报表增速不达预期。”

    “这就是你觉得洋河值得投资的原因?”李炎眉头微皱,自己忍不住开始从新审视元吉利真。

    “当然不止,如果不是因为高层截取了华夏梦这个名头。过去老百姓嘴里可是说的华夏梦,梦之蓝这句广告词!”元吉说完这话之后紧接着说道:“海天实现了恢复性增长,从海外和全国的销售来看公司打开新一轮增长空间,且此轮公司以梦之蓝作为市场开拓者,带动海天销售,产品结构升级可期!你不觉得这值得投资吗?”

    李炎摇了摇头,今天来自己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来听忽悠的。

    所以想到这里,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就算洋河结构优化明显,梦之蓝高速增长,毛利进一步提升了,可那又怎样?我也知道洋河他们公司空中推广和地面费用投放以梦系列为主,梦系列产品也和高层的一系列活动有紧密的关系。梦之蓝几乎能实现百分之五六十以上的增长来带动产品结构升级明确。可也听过市场的判断说年初梦之蓝占比约百分之二十。到一七年底占比有望达到百分之三十,顺利的打开毛利提升空间!但是……这些并不能成为我把自己资金转移到洋河里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