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4章 涨停背后 1
    李炎在人群里忽然发现了一个身影,那就是刘广全……

    刘广全一边冲李炎打招呼,一边走过来的时候,李炎发现他手里竟然端过来一壶菊花茶,茶壶很有特色,是那种汝窑青瓷的款式。造型也很精美,有别于现在很流行的紫砂壶的那种造型。

    冰片开裂,有那么一股子的老味道。

    刘广全笑呵呵的走到李炎面前随手拿起一个茶杯,轻轻的给李炎倒了一杯茶之后,这才看了眼李炎身旁的众人,给吴知霖恭恭敬敬的也倒了一杯茶。

    之后才是毕佩琳、杨牧野和李翔……

    主次关系,刘广全似乎分的很清楚。

    一边倒茶的时候,刘广全脸上露出一副很狗腿的摸样冲李炎一直在笑。

    李炎看着刘广全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违心的陪着。不过李炎倒也没管刘广全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

    吴知霖在旁边点点头说道:“茶还真不错!”

    “吴总,这个可是新茶。我当时去的武夷,看那边漫山遍野的茶……后来就买了些精品回来。”说完这话之后,刘广全见李炎把茶杯往旁边一放,身旁虽然有很多人在小声聊着什么,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刘广全和李炎这几个人。但刘广全却似乎故意的朗声接着说道:“今天李总真是绝了!那个涨停……漂亮!”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苦了追进来的资金。”李炎眯了眯眼睛,此时的情况李炎自然心理有谱。点点头顺势说道:“弱肉强食的市场,有时候真的没办法!”

    “这个李总就多想了,这个市场本来就是凭本事吃饭。你没本事……”刘广全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的模样,不过看了眼李炎之后似乎故意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当初我觉得你没本事,也不配当捉妖盟的盟主,为了利益也好为了权利也罢。我就想拿到你手里的捉妖镯,成为捉妖盟的盟主。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才是那个最没本事的。如果说之前还”我混到今天,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炎不动声色,刘广全真的是有难言之隐,还是说的是肺腑之言李炎无法辨别。但是因为这一席话,李炎因为刘广全当初做的那些事,自己见到他心里最初憋着的一股怨气似乎也在逐渐消散。

    李炎其实不知道,这个院子是个封闭性比较好的大院,大门口有专职服务员守候。关上门,即使院子里面出现高分贝的争吵,外面听见也进不来。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茶杯、酒瓶摔了满地的碎裂的声音,杀声震天之类太离谱的事儿,估计也难免有热心群众上报给组织!

    但是这里的服务员培训时有规定,只有两种情况,他们是可以窥视或推门走进院子里。

    一是顾客在里间按了呼叫键,呼叫键又分成点菜、加水、结账等不同的功能,会在服务员身上和院外管理人手中同时响起;二是里面出现茶杯、碗碟、玻璃杯摔地碎裂的声音必须窥探一下情况。

    “李总你飞了大半个神州大地,舟车辛苦了。不过大家也都露露羞羞的刚到……咱们这就开餐吧!吃点什么您先点菜吧……”刘广全说话间,从兜里掏出来来一个手机。

    李炎看了眼手机,造型是苹果的经典造型。里面有APP,点开之后是很多菜肴……

    看了一圈,李炎一个都不想吃。冲着刘广全问了一句:“能自己点些家常菜吗?”

    “当然可以……”

    ………………………………稍后…………………………

    李炎在人群里忽然发现了一个身影,那就是刘广全……

    刘广全一边冲李炎打招呼,一边走过来的时候,李炎发现他手里竟然端过来一壶菊花茶,茶壶很有特色,是那种汝窑青瓷的款式。造型也很精美,有别于现在很流行的紫砂壶的那种造型。

    冰片开裂,有那么一股子的老味道。

    刘广全笑呵呵的走到李炎面前随手拿起一个茶杯,轻轻的给李炎倒了一杯茶之后,这才看了眼李炎身旁的众人,给吴知霖恭恭敬敬的也倒了一杯茶。

    之后才是毕佩琳、杨牧野和李翔……

    主次关系,刘广全似乎分的很清楚。

    一边倒茶的时候,刘广全脸上露出一副很狗腿的摸样冲李炎一直在笑。

    李炎看着刘广全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违心的陪着。不过李炎倒也没管刘广全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

    吴知霖在旁边点点头说道:“茶还真不错!”

    “吴总,这个可是新茶。我当时去的武夷,看那边漫山遍野的茶……后来就买了些精品回来。”说完这话之后,刘广全见李炎把茶杯往旁边一放,身旁虽然有很多人在小声聊着什么,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刘广全和李炎这几个人。但刘广全却似乎故意的朗声接着说道:“今天李总真是绝了!那个涨停……漂亮!”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苦了追进来的资金。”李炎眯了眯眼睛,此时的情况李炎自然心理有谱。点点头顺势说道:“弱肉强食的市场,有时候真的没办法!”

    “这个李总就多想了,这个市场本来就是凭本事吃饭。你没本事……”刘广全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的模样,不过看了眼李炎之后似乎故意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当初我觉得你没本事,也不配当捉妖盟的盟主,为了利益也好为了权利也罢。我就想拿到你手里的捉妖镯,成为捉妖盟的盟主。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才是那个最没本事的。如果说之前还”我混到今天,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炎不动声色,刘广全真的是有难言之隐,还是说的是肺腑之言李炎无法辨别。但是因为这一席话,李炎因为刘广全当初做的那些事,自己见到他心里最初憋着的一股怨气似乎也在逐渐消散。

    李炎其实不知道,这个院子是个封闭性比较好的大院,大门口有专职服务员守候。关上门,即使院子里面出现高分贝的争吵,外面听见也进不来。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茶杯、酒瓶摔了满地的碎裂的声音,杀声震天之类太离谱的事儿,估计也难免有热心群众上报给组织!

    但是这里的服务员培训时有规定,只有两种情况,他们是可以窥视或推门走进院子里。

    一是顾客在里间按了呼叫键,呼叫键又分成点菜、加水、结账等不同的功能,会在服务员身上和院外管理人手中同时响起;二是里面出现茶杯、碗碟、玻璃杯摔地碎裂的声音必须窥探一下情况。

    “李总你飞了大半个神州大地,舟车辛苦了。不过大家也都露露羞羞的刚到……咱们这就开餐吧!吃点什么您先点菜吧……”刘广全说话间,从兜里掏出来来一个手机。

    李炎看了眼手机,造型是苹果的经典造型。里面有APP,点开之后是很多菜肴……

    看了一圈,李炎一个都不想吃。冲着刘广全问了一句:“能自己点些家常菜吗?”

    “当然可以……”

    李炎在人群里忽然发现了一个身影,那就是刘广全……

    刘广全一边冲李炎打招呼,一边走过来的时候,李炎发现他手里竟然端过来一壶菊花茶,茶壶很有特色,是那种汝窑青瓷的款式。造型也很精美,有别于现在很流行的紫砂壶的那种造型。

    冰片开裂,有那么一股子的老味道。

    刘广全笑呵呵的走到李炎面前随手拿起一个茶杯,轻轻的给李炎倒了一杯茶之后,这才看了眼李炎身旁的众人,给吴知霖恭恭敬敬的也倒了一杯茶。

    之后才是毕佩琳、杨牧野和李翔……

    主次关系,刘广全似乎分的很清楚。

    一边倒茶的时候,刘广全脸上露出一副很狗腿的摸样冲李炎一直在笑。

    李炎看着刘广全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违心的陪着。不过李炎倒也没管刘广全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

    吴知霖在旁边点点头说道:“茶还真不错!”

    “吴总,这个可是新茶。我当时去的武夷,看那边漫山遍野的茶……后来就买了些精品回来。”说完这话之后,刘广全见李炎把茶杯往旁边一放,身旁虽然有很多人在小声聊着什么,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刘广全和李炎这几个人。但刘广全却似乎故意的朗声接着说道:“今天李总真是绝了!那个涨停……漂亮!”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苦了追进来的资金。”李炎眯了眯眼睛,此时的情况李炎自然心理有谱。点点头顺势说道:“弱肉强食的市场,有时候真的没办法!”

    “这个李总就多想了,这个市场本来就是凭本事吃饭。你没本事……”刘广全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的模样,不过看了眼李炎之后似乎故意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当初我觉得你没本事,也不配当捉妖盟的盟主,为了利益也好为了权利也罢。我就想拿到你手里的捉妖镯,成为捉妖盟的盟主。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才是那个最没本事的。如果说之前还”我混到今天,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炎不动声色,刘广全真的是有难言之隐,还是说的是肺腑之言李炎无法辨别。但是因为这一席话,李炎因为刘广全当初做的那些事,自己见到他心里最初憋着的一股怨气似乎也在逐渐消散。

    李炎其实不知道,这个院子是个封闭性比较好的大院,大门口有专职服务员守候。关上门,即使院子里面出现高分贝的争吵,外面听见也进不来。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茶杯、酒瓶摔了满地的碎裂的声音,杀声震天之类太离谱的事儿,估计也难免有热心群众上报给组织!

    主次关系,刘广全似乎分的很清楚。

    一边倒茶的时候,刘广全脸上露出一副很狗腿的摸样冲李炎一直在笑。

    李炎看着刘广全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违心的陪着。不过李炎倒也没管刘广全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

    吴知霖在旁边点点头说道:“茶还真不错!”

    “吴总,这个可是新茶。我当时去的武夷,看那边漫山遍野的茶……后来就买了些精品回来。”说完这话之后,刘广全见李炎把茶杯往旁边一放,身旁虽然有很多人在小声聊着什么,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刘广全和李炎这几个人。但刘广全却似乎故意的朗声接着说道:“今天李总真是绝了!那个涨停……漂亮!”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苦了追进来的资金。”李炎眯了眯眼睛,此时的情况李炎自然心理有谱。点点头顺势说道:“弱肉强食的市场,有时候真的没办法!”

    “这个李总就多想了,这个市场本来就是凭本事吃饭。你没本事……”刘广全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有些难言之隐的模样,不过看了眼李炎之后似乎故意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当初我觉得你没本事,也不配当捉妖盟的盟主,为了利益也好为了权利也罢。我就想拿到你手里的捉妖镯,成为捉妖盟的盟主。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才是那个最没本事的。如果说之前还”我混到今天,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李炎不动声色,刘广全真的是有难言之隐,还是说的是肺腑之言李炎无法辨别。但是因为这一席话,李炎因为刘广全当初做的那些事,自己见到他心里最初憋着的一股怨气似乎也在逐渐消散。

    李炎其实不知道,这个院子是个封闭性比较好的大院,大门口有专职服务员守候。关上门,即使院子里面出现高分贝的争吵,外面听见也进不来。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茶杯、酒瓶摔了满地的碎裂的声音,杀声震天之类太离谱的事儿,估计也难免有热心群众上报给组织!

    主次关系,刘广全似乎分的很清楚。

    一边倒茶的时候,刘广全脸上露出一副很狗腿的摸样冲李炎一直在笑。

    李炎看着刘广全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此时此刻也只能违心的陪着。不过李炎倒也没管刘广全自顾自地喝了一杯茶。

    吴知霖在旁边点点头说道:“茶还真不错!”

    “吴总,这个可是新茶。我当时去的武夷,看那边漫山遍野的茶……后来就买了些精品回来。”说完这话之后,刘广全见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