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2章 老司机酒驾 1
    “你能不能控制着点速度啊!你看看李炎这小子,简直就特么是属兔子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跑了!”公孙起指着显示器屏幕一时间要多惆怅就有多惆怅。

    时间的指针吧嗒吧嗒的在转动,李大保一脸茫然的看着交割的情况一时间也有点蒙圈。

    李大保也没想到,李炎竟然刚才前一秒在盘面上扫货,没想到自己接着在扔出点筹码去的时候他竟然不接盘了。

    “你看……”公孙起这时候指了指显示器的屏幕。

    盘面上的走势突然画风一变,原本自己这边扔出去的筹码不多,但是盘面上突然又多出来不少离场的筹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炎怎么也舍得往外扔筹码了?”李大保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肯定那小子觉察到什么了!”公孙起坐在一旁,凝眉嘀咕了一句。

    抬起手招呼了一下不远处正在陆续抛盘的超盘手们,李大保朗声说道:“暂时收回一部分筹码,看看情况……”

    “对!撤单……把卖出的筹码先撤回来一部分。”公孙起跟着也喊了一句。

    李大保歪头看了眼公孙起的同时,眉头皱了皱朗声道:“不要撤单撤的太明显,从几个价位一起撤单!”

    看的出来,李大保此时也比较反感在自己身旁指手画脚的公孙起。但有些话公孙起又没办法说的太直接,所以只能保持沉默了。

    “喂?你说……”

    此时,李小腾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手里举着电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腾歌!银种子酒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们布局买进去了,也按照你的吩咐在等待着。可是银种子酒怎么一直在下跌啊!”

    电话里的说话人的声音有些焦急,其实有些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李小腾依旧听出了话语后面的意思。

    李小腾嗯了一声,并没说什么。

    但是,给李小腾打电话的这人却紧接着问道:“腾哥,你能告诉我……这银种子酒是不是你在控盘吗?你只要说是你在控盘,银种子酒就是弄个跌停,兄弟我也捏着鼻子忍了,不为了别的!就是对你腾哥的信任,愿意支持的。”

    李小腾皱了皱眉头,电话里的人紧接着话锋一转说道:“腾哥,如果现在银种子酒不是你在亲自控盘你也跟兄弟们说一声,我们也好心理有个数……”

    扭头看了眼此时盘面上一路震荡向下的走势图,银种子酒的图形就好像真的喝醉了一样。

    不明所以的人,真的或许会觉得是老司机在酒驾呢……

    ……&amp;amp;……………稍等片刻……………

    “你能不能控制着点速度啊!你看看李炎这小子,简直就特么是属兔子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跑了!”公孙起指着显示器屏幕一时间要多惆怅就有多惆怅。

    时间的指针吧嗒吧嗒的在转动,李大保一脸茫然的看着交割的情况一时间也有点蒙圈。

    李大保也没想到,李炎竟然刚才前一秒在盘面上扫货,没想到自己接着在扔出点筹码去的时候他竟然不接盘了。

    “你看……”公孙起这时候指了指显示器的屏幕。

    盘面上的走势突然画风一变,原本自己这边扔出去的筹码不多,但是盘面上突然又多出来不少离场的筹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炎怎么也舍得往外扔筹码了?”李大保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肯定那小子觉察到什么了!”公孙起坐在一旁,凝眉嘀咕了一句。

    抬起手招呼了一下不远处正在陆续抛盘的超盘手们,李大保朗声说道:“暂时收回一部分筹码,看看情况……”

    “对!撤单……把卖出的筹码先撤回来一部分。”公孙起跟着也喊了一句。

    李大保歪头看了眼公孙起的同时,眉头皱了皱朗声道:“不要撤单撤的太明显,从几个价位一起撤单!”

    看的出来,李大保此时也比较反感在自己身旁指手画脚的公孙起。但有些话公孙起又没办法说的太直接,所以只能保持沉默了。

    “喂?你说……”

    此时,李小腾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手里举着电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腾歌!银种子酒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们布局买进去了,也按照你的吩咐在等待着。可是银种子酒怎么一直在下跌啊!”

    电话里的说话人的声音有些焦急,其实有些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李小腾依旧听出了话语后面的意思。

    李小腾嗯了一声,并没说什么。

    但是,给李小腾打电话的这人却紧接着问道:“腾哥,你能告诉我……这银种子酒是不是你在控盘吗?你只要说是你在控盘,银种子酒就是弄个跌停,兄弟我也捏着鼻子忍了,不为了别的!就是对你腾哥的信任,愿意支持的。”

    李小腾皱了皱眉头,电话里的人紧接着话锋一转说道:“腾哥,如果现在银种子酒不是你在亲自控盘你也跟兄弟们说一声,我们也好心理有个数……”

    扭头看了眼此时盘面上一路震荡向下的走势图,银种子酒的图形就好像真的喝醉了一样。

    不明所以的人,真的或许会觉得是老司机在酒驾呢……

    李大保歪头看了眼公孙起的同时,眉头皱了皱朗声道:“不要撤单撤的太明显,从几个价位一起撤单!”

    看的出来,李大保此时也比较反感在自己身旁指手画脚的公孙起。但有些话公孙起又没办法说的太直接,所以只能保持沉默了。

    “喂?你说……”

    此时,李小腾站在他的办公室里。手里举着电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腾歌!银种子酒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们布局买进去了,也按照你的吩咐在等待着。可是银种子酒怎么一直在下跌啊!”

    电话里的说话人的声音有些焦急,其实有些话虽然说的婉转,但是李小腾依旧听出了话语后面的意思。

    李小腾嗯了一声,并没说什么。

    但是,给李小腾打电话的这人却紧接着问道:“腾哥,你能告诉我……这银种子酒是不是你在控盘吗?你只要说是你在控盘,银种子酒就是弄个跌停,兄弟我也捏着鼻子忍了,不为了别的!就是对你腾哥的信任,愿意支持的。”

    李小腾皱了皱眉头,电话里的人紧接着话锋一转说道:“腾哥,如果现在银种子酒不是你在亲自控盘你也跟兄弟们说一声,我们也好心理有个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