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41章 高抛低吸、尽情翻腾?
    李大保听了李炎的话之后,微微笑了笑。手里捏着筷子轻轻戳了戳放烤羊排的不锈钢盘后,这才说道:“我给你个建议,可以把买鸡的过程看做是进货,把卖鸡的过程看成是出货。那么一个作手,进货之后又将货给抛出去,那就完成了他的一次盘中操作,而这其中把出货的价格减去进货的价格,不就是操作的利润吗?”

    听了这话,李炎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悟。而一旁的公孙起则有些着急。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李大保会给李炎讲述这些做盘的道理。真把李炎给教明白了是好事?

    李大保随后接着说道:“我把整个交易拆分成两次单纯的交易,重点则放在交易上面。当然,如果你非得把焦点放在商人和钱上面,也是可以计算的。但核心的问题就是出货的时候是赚钱的,接盘的时候你确定能在更高的价格上把手里的筹码给抛出去就可以了。”

    话音一落,李大保眉头一皱侧身看了眼身旁的公孙起。

    “嘿嘿,说的不错。不过很多时候不确定能够在更高的位置上出货不是吗?而且我也想说一个道理:你以为的你以为真的是你以为的?这世界如果说什么不变,那就真的只剩下变了。”公孙起说话的时候,脚还死死的踩在李大保的脚面上。

    买鸡、卖鸡。说到底是什么?还不就是说银种子酒吗?

    银种子酒明确了借壳,这张桌子上吃饭的人谁不知道?这不就是已经确定了盈利的基础吗?能把筹码抛在高位,有低点就大胆放心的买买买……

    李大保这不是教李炎怎么赚钱吗?

    公孙起可真不希望李炎赚钱,而且他知道李小腾也没打算带大家一起赚大钱的……

    一顿饭吃的五味陈杂,公孙起吃的差不多了冲李炎等人说了句:“下午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就不陪大家了。先走了……”

    众人起身要相送,可公孙起拉着李大保生怕他大嘴巴在说出点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所以拉着李大保走的那叫一个快,甚至没给李炎等人起身相送的机会。

    门口,站在刚才那个上菜的服务员妹子。

    她也不知道是巧合站在门口,还是就是站在这里特意等公孙起。

    妹子看着公孙起走到大门这边的时候,迈步凑了过来。帮公孙起起推开店门欠身相送之余说道:“公孙哥哥,我要是有不明白的时候能联系你吗?”

    公孙起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眼女孩之后嘴角一翘,上下打量了这妹子几眼后,目光停留在了她的双腿之间道:“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给我打电话。”

    女孩笑了,笑的很开心。仿佛……压在她心中的一块巨石凭空消失了一般。

    公孙起没多停留,拉着李大保离开了拉面馆。在停车场上公孙起寒着脸快步走着。李大保跟在后面呵呵笑道:“还真看上那个服务员了?你这品味也真是没谁了吧。”

    “嗯?按照你的意思我的找个俄罗斯的大妹子才彰显品位是吗?”公孙起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哼了一声。随后他抬手嗯了下车钥匙,不远处一辆红色的奔驰轿跑灯光一闪。

    “我也没劝你崇洋媚外吧?只是……只是我觉得吧,那个……好像也忒一般了。”李大保话还没说完,公孙起重重一哼说道:“怎么就一般了?我这是支持国货好不好,再说了……那双腿,我觉得我能玩半年了!”

    说完话之后,公孙起侧身乜了眼李大保之后。拉开车门直接上了车。

    当李大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之后。公孙起踩下油门直接驱车扬长而去。

    车上,李大保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干笑了两声后冲公孙起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话有点太多了,让你觉得不不舒服?”

    “不舒服?呵呵还真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买鸡卖鸡让李炎他们明白了银种子酒操盘方式以后,咱们后面没法办了!”公孙起没和李大保藏着掖着心里话,李大保提起来了他也很直接的把自己心里的不忿直接说了出来。

    “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怎么样?”李大保并没直接回应公孙起的话,而是话锋一转把问题又抛给了公孙起。

    “好啊!说的多好啊!你这不就是把未来操盘的核心告诉李炎了吗?到时候我看看李炎高抛低吸到底能玩的多漂亮!”公孙起话语中透着尖酸刻薄的怒意,一边开车一边冲李大保嘀咕着。

    李大保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反问公孙起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让李炎在咱们银种子酒里玩高抛低吸尽情翻腾吧?”

    “难道不是吗?”公孙起忽然一愣,猛的踩了脚刹车。

    奔驰轿跑堪堪挺在了斑马线前,路人稀稀疏疏的开始过马路。而红绿灯边上的读秒器则滴答滴答地流逝着时光。

    李大保的头轻轻的抵在玻璃窗前,目光看着窗外的车辆仿佛在自言自语般说道:“当然不是,我现在就怕李炎手里死死攥着银种子酒不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用被动式的方式砸盘拿货,然后在底部最后完场拉升。只要他愿意跟银种子酒里面做价格的波段,那我就能让李炎怀疑人生。”

    “真的?”公孙起扭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李大保,忽然嘿嘿一笑说道:“我觉得咱们麟腾系的股仙也不能纯洁可爱的如此彻底!到时候最好能让李炎把所有筹码都扔出来,然后咱们完成借壳,我现在非常想看看李炎手里啥筹码都没有的时候,看着咱完成了所有盘中动作并且直接借壳上市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哈哈哈哈……”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李炎说完这句话,手里轻轻摆弄起啃干净的羊棒骨,同时他侧了侧着身子苦笑了几声。

    “人家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啊!我就问你,刚才那个股仙李大保是不是这次麟腾系操盘银种子酒的作手?我做春秋大梦?人家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难道还不打算接着增持吗?”王启华脸色阴沉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请稍后……抗一下盗………………

    李大保听了李炎的话之后,微微笑了笑。手里捏着筷子轻轻戳了戳放烤羊排的不锈钢盘后,这才说道:“我给你个建议,可以把买鸡的过程看做是进货,把卖鸡的过程看成是出货。那么一个作手,进货之后又将货给抛出去,那就完成了他的一次盘中操作,而这其中把出货的价格减去进货的价格,不就是操作的利润吗?”

    听了这话,李炎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悟。而一旁的公孙起则有些着急。自己不明白为什么李大保会给李炎讲述这些做盘的道理。真把李炎给教明白了是好事?

    李大保随后接着说道:“我把整个交易拆分成两次单纯的交易,重点则放在交易上面。当然,如果你非得把焦点放在商人和钱上面,也是可以计算的。但核心的问题就是出货的时候是赚钱的,接盘的时候你确定能在更高的价格上把手里的筹码给抛出去就可以了。”

    话音一落,李大保眉头一皱侧身看了眼身旁的公孙起。

    “嘿嘿,说的不错。不过很多时候不确定能够在更高的位置上出货不是吗?而且我也想说一个道理:你以为的你以为真的是你以为的?这世界如果说什么不变,那就真的只剩下变了。”公孙起说话的时候,脚还死死的踩在李大保的脚面上。

    买鸡、卖鸡。说到底是什么?还不就是说银种子酒吗?

    银种子酒明确了借壳,这张桌子上吃饭的人谁不知道?这不就是已经确定了盈利的基础吗?能把筹码抛在高位,有低点就大胆放心的买买买……

    李大保这不是教李炎怎么赚钱吗?

    公孙起可真不希望李炎赚钱,而且他知道李小腾也没打算带大家一起赚大钱的……

    一顿饭吃的五味陈杂,公孙起吃的差不多了冲李炎等人说了句:“下午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就不陪大家了。先走了……”

    众人起身要相送,可公孙起拉着李大保生怕他大嘴巴在说出点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所以拉着李大保走的那叫一个快,甚至没给李炎等人起身相送的机会。

    门口,站在刚才那个上菜的服务员妹子。

    她也不知道是巧合站在门口,还是就是站在这里特意等公孙起。

    妹子看着公孙起走到大门这边的时候,迈步凑了过来。帮公孙起起推开店门欠身相送之余说道:“公孙哥哥,我要是有不明白的时候能联系你吗?”

    公孙起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眼女孩之后嘴角一翘,上下打量了这妹子几眼后,目光停留在了她的双腿之间道:“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给我打电话。”

    女孩笑了,笑的很开心。仿佛……压在她心中的一块巨石凭空消失了一般。

    公孙起没多停留,拉着李大保离开了拉面馆。在停车场上公孙起寒着脸快步走着。李大保跟在后面呵呵笑道:“还真看上那个服务员了?你这品味也真是没谁了吧。”

    “嗯?按照你的意思我的找个俄罗斯的大妹子才彰显品位是吗?”公孙起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哼了一声。随后他抬手嗯了下车钥匙,不远处一辆红色的奔驰轿跑灯光一闪。

    “我也没劝你崇洋媚外吧?只是……只是我觉得吧,那个……好像也忒一般了。”李大保话还没说完,公孙起重重一哼说道:“怎么就一般了?我这是支持国货好不好,再说了……那双腿,我觉得我能玩半年了!”

    说完话之后,公孙起侧身乜了眼李大保之后。拉开车门直接上了车。

    当李大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之后。公孙起踩下油门直接驱车扬长而去。

    车上,李大保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干笑了两声后冲公孙起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话有点太多了,让你觉得不不舒服?”

    “不舒服?呵呵还真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买鸡卖鸡让李炎他们明白了银种子酒操盘方式以后,咱们后面没法办了!”公孙起没和李大保藏着掖着心里话,李大保提起来了他也很直接的把自己心里的不忿直接说了出来。

    “你觉得我刚才说的怎么样?”李大保并没直接回应公孙起的话,而是话锋一转把问题又抛给了公孙起。

    “好啊!说的多好啊!你这不就是把未来操盘的核心告诉李炎了吗?到时候我看看李炎高抛低吸到底能玩的多漂亮!”公孙起话语中透着尖酸刻薄的怒意,一边开车一边冲李大保嘀咕着。

    李大保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反问公孙起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让李炎在咱们银种子酒里玩高抛低吸尽情翻腾吧?”

    “难道不是吗?”公孙起忽然一愣,猛的踩了脚刹车。

    奔驰轿跑堪堪挺在了斑马线前,路人稀稀疏疏的开始过马路。而红绿灯边上的读秒器则滴答滴答地流逝着时光。

    李大保的头轻轻的抵在玻璃窗前,目光看着窗外的车辆仿佛在自言自语般说道:“当然不是,我现在就怕李炎手里死死攥着银种子酒不动,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用被动式的方式砸盘拿货,然后在底部最后完场拉升。只要他愿意跟银种子酒里面做价格的波段,那我就能让李炎怀疑人生。”

    “真的?”公孙起扭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李大保,忽然嘿嘿一笑说道:“我觉得咱们麟腾系的股仙也不能纯洁可爱的如此彻底!到时候最好能让李炎把所有筹码都扔出来,然后咱们完成借壳,我现在非常想看看李炎手里啥筹码都没有的时候,看着咱完成了所有盘中动作并且直接借壳上市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哈哈哈哈……”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李炎说完这句话,手里轻轻摆弄起啃干净的羊棒骨,同时他侧了侧着身子苦笑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