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40章 举个例子:买鸡
    看着眼前的女孩,李炎忽然有些心塞憋闷。那感觉像是自己躺在长椅上,胸口压上一块巨大的青石板。然后被人用锤子重击后的感觉……

    简单的说,就是一种胸口碎大石后的憋闷。

    “股市的众生相,或许这个女孩就是银种子酒的缩影吧。”毕佩琳在李炎身旁嘀咕了一句之后,并没再去看那个说话的女孩,而是皱着眉头冲李炎说道:“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还有冬天孩子们缺棉衣的地方!”

    李炎下意识一歪头,看了眼说话的毕佩琳。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诡异的表情。

    “我看新闻联播的时候,记得好多年前就说咱们国家已经整体迈进了小康社会,一直在说精准扶贫一直在说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什么最后的村落也如何如何了。但是前几天有同学发了个邮件,里面是一些十岁上下孩子们的照片。他们不要捐款,也不要书……只是想要一些冬天御寒的衣服。那时候我才明白……其实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均衡以及东西部地区的差异还是很大的。”毕佩琳在李炎身旁自言自语。

    而吴知霖则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翔注意到了吴知霖脸上的表情,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此时吱吱呜呜的女孩后,站起身子冲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在吃饭谈正经事儿。你买就对了……”

    女孩一看李翔回应自己,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连忙冲李翔追问道:“最近还能涨吗?能涨到多少钱?那个……我还能拿多长时间?”

    李翔眉头一皱,注意到旁边几桌客人此时都不说话了,他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注视着自己这边。

    “这我哪儿知道啊,看市场环境吧。要是大环境好肯定我们也会努力做多让你们赚钱的。近期的大趋势你也看见了,我们不能逆势而为吧。要是大环境不好我们也无能为力啊。弄不好还得顺势回调减持一下持仓筹码的。这个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吧?”李翔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话语平和但语气中已经透出了一种不耐烦的味道。

    公孙起这时候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反手递到了女孩手中笑了笑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许我能帮你!”

    女孩其实一直就在等公孙起这几个看上去像是核心人物的人回应自己。

    此时见公孙起竟然给自己递了张名片,顿时一脸欢喜的接过名片。仿佛宝贝一般捧在手里端详了几眼之后竟然双手往怀里抱了抱。

    看着起伏的波涛,公孙起抿了抿嘴,嘿嘿一笑,目送着女孩离去。

    “我说……这样的你也看的上眼?好像挺一般的吧?除了清纯,身材也就八十分吧?小摸样儿倒还算精致,不过孜然味是不是太重了?”李大保在旁边笑着冲公孙起问了一句,话里话外似乎都在调侃公孙起饥不择食。

    “嘿嘿,我就喜欢这调调,你管我?”公孙起压低了声音冲李大保回应了一句之后,扭头看了眼李翔。

    而此时的理想正用手轻轻揉着大腿,就在刚才公孙起和女孩说话的时候。杨牧野用力拧了李翔大腿一把后,在其耳畔低低的声音怒斥道:“别在特么提银种子酒的事儿了,你个夯货~八成公孙起他们就是今天的大空头。他们在挖坑给李炎跳,上午的对手盘大概率就是麟腾系!”

    李翔脸上变颜变色,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而且在他想来,杨牧野能这么说那大概率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今天中午,能在餐桌上聚拢着银种子酒多空双方的人。那感觉真是……太牛逼了。

    一段小插曲过后,大家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了几句,主要精力也都投到了吃吃吃上面。

    大家酒足饭饱,吃的差不多了。

    李炎看了眼这个人称股仙的李大保,忽然笑着问了一句:“保哥,我前几天看了个问题一直想不出答案。”

    李大保哦了一声,眉头一皱问道:“什么问题?”

    虽然在问什么问题,但李大保心里明白有些问题他是不会帮李炎答疑解惑的。可李炎此时说道:“你说,我八块钱买了一只鸡,九块钱卖出去了,十块钱在买回来,十一块钱再卖出去,我赚了多少钱?”

    …………………………

    看着眼前的女孩,李炎忽然有些心塞憋闷。那感觉像是自己躺在长椅上,胸口压上一块巨大的青石板。然后被人用锤子重击后的感觉……

    简单的说,就是一种胸口碎大石后的憋闷。

    “股市的众生相,或许这个女孩就是银种子酒的缩影吧。”毕佩琳在李炎身旁嘀咕了一句之后,并没再去看那个说话的女孩,而是皱着眉头冲李炎说道:“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还有冬天孩子们缺棉衣的地方!”

    李炎下意识一歪头,看了眼说话的毕佩琳。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诡异的表情。

    “我看新闻联播的时候,记得好多年前就说咱们国家已经整体迈进了小康社会,一直在说精准扶贫一直在说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什么最后的村落也如何如何了。但是前几天有同学发了个邮件,里面是一些十岁上下孩子们的照片。他们不要捐款,也不要书……只是想要一些冬天御寒的衣服。那时候我才明白……其实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均衡以及东西部地区的差异还是很大的。”毕佩琳在李炎身旁自言自语。

    而吴知霖则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翔注意到了吴知霖脸上的表情,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此时吱吱呜呜的女孩后,站起身子冲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在吃饭谈正经事儿。你买就对了……”

    女孩一看李翔回应自己,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连忙冲李翔追问道:“最近还能涨吗?能涨到多少钱?那个……我还能拿多长时间?”

    李翔眉头一皱,注意到旁边几桌客人此时都不说话了,他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注视着自己这边。

    “这我哪儿知道啊,看市场环境吧。要是大环境好肯定我们也会努力做多让你们赚钱的。近期的大趋势你也看见了,我们不能逆势而为吧。要是大环境不好我们也无能为力啊。弄不好还得顺势回调减持一下持仓筹码的。这个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吧?”李翔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话语平和但语气中已经透出了一种不耐烦的味道。

    公孙起这时候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反手递到了女孩手中笑了笑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许我能帮你!”

    女孩其实一直就在等公孙起这几个看上去像是核心人物的人回应自己。

    此时见公孙起竟然给自己递了张名片,顿时一脸欢喜的接过名片。仿佛宝贝一般捧在手里端详了几眼之后竟然双手往怀里抱了抱。

    看着起伏的波涛,公孙起抿了抿嘴,嘿嘿一笑,目送着女孩离去。

    “我说……这样的你也看的上眼?好像挺一般的吧?除了清纯,身材也就八十分吧?小摸样儿倒还算精致,不过孜然味是不是太重了?”李大保在旁边笑着冲公孙起问了一句,话里话外似乎都在调侃公孙起饥不择食。

    “嘿嘿,我就喜欢这调调,你管我?”公孙起压低了声音冲李大保回应了一句之后,扭头看了眼李翔。

    而此时的理想正用手轻轻揉着大腿,就在刚才公孙起和女孩说话的时候。杨牧野用力拧了李翔大腿一把后,在其耳畔低低的声音怒斥道:“别在特么提银种子酒的事儿了,你个夯货~八成公孙起他们就是今天的大空头。他们在挖坑给李炎跳,上午的对手盘大概率就是麟腾系!”

    李翔脸上变颜变色,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而且在他想来,杨牧野能这么说那大概率就是八九不离十了!

    今天中午,能在餐桌上聚拢着银种子酒多空双方的人。那感觉真是……太牛逼了。

    一段小插曲过后,大家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了几句,主要精力也都投到了吃吃吃上面。

    大家酒足饭饱,吃的差不多了。

    李炎看了眼这个人称股仙的李大保,忽然笑着问了一句:“保哥,我前几天看了个问题一直想不出答案。”

    李大保哦了一声,眉头一皱问道:“什么问题?”

    虽然在问什么问题,但李大保心里明白有些问题他是不会帮李炎答疑解惑的。可李炎此时说道:“你说,我八块钱买了一只鸡,九块钱卖出去了,十块钱在买回来,十一块钱再卖出去,我赚了多少钱?”

    看着眼前的女孩,李炎忽然有些心塞憋闷。那感觉像是自己躺在长椅上,胸口压上一块巨大的青石板。然后被人用锤子重击后的感觉……

    简单的说,就是一种胸口碎大石后的憋闷。

    “股市的众生相,或许这个女孩就是银种子酒的缩影吧。”毕佩琳在李炎身旁嘀咕了一句之后,并没再去看那个说话的女孩,而是皱着眉头冲李炎说道:“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还有冬天孩子们缺棉衣的地方!”

    李炎下意识一歪头,看了眼说话的毕佩琳。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诡异的表情。

    “我看新闻联播的时候,记得好多年前就说咱们国家已经整体迈进了小康社会,一直在说精准扶贫一直在说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什么最后的村落也如何如何了。但是前几天有同学发了个邮件,里面是一些十岁上下孩子们的照片。他们不要捐款,也不要书……只是想要一些冬天御寒的衣服。那时候我才明白……其实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均衡以及东西部地区的差异还是很大的。”毕佩琳在李炎身旁自言自语。

    而吴知霖则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翔注意到了吴知霖脸上的表情,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此时吱吱呜呜的女孩后,站起身子冲她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还在吃饭谈正经事儿。你买就对了……”

    女孩一看李翔回应自己,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连忙冲李翔追问道:“最近还能涨吗?能涨到多少钱?那个……我还能拿多长时间?”

    李翔眉头一皱,注意到旁边几桌客人此时都不说话了,他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注视着自己这边。

    “这我哪儿知道啊,看市场环境吧。要是大环境好肯定我们也会努力做多让你们赚钱的。近期的大趋势你也看见了,我们不能逆势而为吧。要是大环境不好我们也无能为力啊。弄不好还得顺势回调减持一下持仓筹码的。这个我想你应该能理解吧?”李翔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话语平和但语气中已经透出了一种不耐烦的味道。

    公孙起这时候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反手递到了女孩手中笑了笑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许我能帮你!”

    女孩其实一直就在等公孙起这几个看上去像是核心人物的人回应自己。

    此时见公孙起竟然给自己递了张名片,顿时一脸欢喜的接过名片。仿佛宝贝一般捧在手里端详了几眼之后竟然双手往怀里抱了抱。

    看着起伏的波涛,公孙起抿了抿嘴,嘿嘿一笑,目送着女孩离去。

    “我说……这样的你也看的上眼?好像挺一般的吧?除了清纯,身材也就八十分吧?小摸样儿倒还算精致,不过孜然味是不是太重了?”李大保在旁边笑着冲公孙起问了一句,话里话外似乎都在调侃公孙起饥不择食。

    “嘿嘿,我就喜欢这调调,你管我?”公孙起压低了声音冲李大保回应了一句之后,扭头看了眼李翔。

    而此时的理想正用手轻轻揉着大腿,就在刚才公孙起和女孩说话的时候。杨牧野用力拧了李翔大腿一把后,在其耳畔低低的声音怒斥道:“别在特么提银种子酒的事儿了,你个夯货~八成公孙起他们就是今天的大空头。他们在挖坑给李炎跳,上午的对手盘大概率就是麟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