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36章 秘密
    “开板了?”

    “银种子酒的涨停就这么没了?”

    “我就……我就日天日气日空气了!怎么会这样!”

    每个正浮现着银种子酒的电脑显示器前的散户,几乎都是有人都在谩骂着银种子酒的回落。

    几乎是所有人都想看到一个冲天的涨停,来稳定近期下行的压力。这些人虽然没有往里面注资帮助封这个涨停,但是大家都在观望。

    或许,恰恰就是这种观望,导致了银种子酒的涨停功亏于溃。

    但是所有人,谁都没责备自己的观望。反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傻傻”的冲到银种子酒中帮主力抗雷。

    看热闹的个人投资者在谩骂,在诋毁银种子酒的主力没个卵用。

    明智的投资人和散户则弹冠相庆,自己能在这个时候选择了观望,毕竟他们只是投资人,并没有义务和主力同生共死同进退,多头能抗住这个涨停,后面带一波节奏持续拉升形成惯性,他们自然愿意把资金送进银种子酒之中,顺应趋势更风多做。

    但是在胜负未名的情况下,投资人又不是天使基金,自然不会把自己的血汗钱扔到银种子酒里给他们雪中送炭。

    这次的交锋,可以说是机构之间的多空对决。也可以说是一次主力与主力的多杀多!

    “李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王启华痛心疾首的拍这着桌子冲李炎咆哮着。

    吴知霖在一旁冷眼旁观,虽然她也很想质问李炎到底这是在搞什么鬼,但心中有种声音似乎在对吴知霖自己说:相信李炎,或许他是对的。

    如果不是吴知霖坐在李炎身旁,要不是王启凌使劲的拦着,说不准王启华真敢扑上来咬死李炎。就这样,王启华还激动的一个劲儿往李炎身上凑……

    王启凌抬手拉着自己哥哥,寒着脸小声嘀咕道:“哥,哥……你冷静一下。你不是从小就跟我说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吗?哥……”

    “你松开我!我不打他!”王启华似乎想用力甩开王启凌,但是那睚眦欲裂的摸样,让王启凌有点不解。毕竟这里面没德天系的本金,只不过吴知霖说好了做盘之后有些利益分润。

    又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事儿,王启华用的着这么激动吗?

    其实王启凌不懂,作手特别是顶尖的作手都有自己心中的执拗,李炎这么做完全就是在抽王启华这个成名作手的嘴巴。被打了脸,如此激动也就不难理解了。

    王启华咆哮半天,见李炎眼观鼻、鼻问心。跟本就好像没看见自己一样,活着说那淡然的眼神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跳梁小丑,这下王启华就更受不了。

    转身冲着王志林说道:“吴总!这个盘我是没法弄了,既然李炎这么会搞,就让他一个人做好了。我……我们德天系事儿还多着呢!再见吧……”

    吴知霖扭头看了眼李炎,只见他眼角微微抽了一下。自己连忙冲着王启华呵斥道:“你给我回来!”

    有了吴知霖的吆喝,王启华也不闹腾了。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冲着吴知霖说道:“李炎比我有能耐,比我有本事。到手的鸭子都能让他给煮飞了,他是大神我算啥?还是他来吧……我们德天系也不是天天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清水衙门!事儿多着呢!”

    吴知霖本想说一句:我还不知道你们德天系现在什么鸟样?捉妖盟一散,你们德天系还有什么业务?过去确实很牛叉,但是和捉妖盟融为一体之后,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不是惦念着你们那边都揭不开锅了,又看你操盘有多年的经验,我能以捉妖盟的名义把你弄过来给李炎的银种子酒这个项目操盘?从中分润?

    这些话其实已经都到了吴知霖的嘴边,但是看着王启华此时的激动的状态,吴知霖明白这话说出来无异于火上浇油。

    所以话只能往肚子里咽,吴知霖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寒意轻声说道:“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清楚的?你刚才叫李炎什么?你不也叫他盟主吗?既然你们德天系还是捉妖盟里面的一份子,你难道就不知道要同舟共济吗?意见相左就闹!那咱们捉妖盟还不彻底就完了?”

    王启华重重哼了一声,看着吴知霖沉默了半晌。

    “都在一个盘子里吃饭,有什么话不能说明白的?”吴知霖语气平和了些许,冲着王启华柔声道:“你难道就想听听李炎怎么说?”

    “是啊!哥……虽然我也不明白李……李盟主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相信应该是有道理的!”说话的是王启凌,只是他说话的同时,下意识朝着电脑显示器看了一眼,只见显示器屏幕上浮现着一路震荡走低的银种子酒走势图。

    持续的回落,让王启凌忍不住嘴角也是一抽。

    “李炎,大家都在这里。有什么话不能说出来,我也真想说句公道话,既然大家一起做盘你有什么想法是不是也跟大家说说?”吴知霖到没用那种冷冷的语气对李炎说话,但是话语中也透着淡淡的责备。

    吴知霖连边都责备了几句,同样两边也都给了台阶。这长袖善舞的手腕,看在杨牧野的眼中,他心中暗暗送了吴知霖一个大写的服字。

    “其实回落是好事儿,不是吗?”李炎冲着吴知霖笑了笑,随后又冲着王启华说道:“王总,您觉得这个涨停如果守不住,今天会跌到什么位置?”

    王启华本来想着李炎肯定得和自己说两句软话,毕竟吴知霖都这么说了,他也真不好意思在闹腾了。可没想到李炎竟然问自己今天银种子酒会跌到什么位置?

    忍着心中的不愤,王启华想了想说道:“这么跌下去,如果你还不肯掏钱顶住,还一路卖卖卖,跌多少都有可能。就是跌停了我都不觉得新鲜!”

    “是啊!跌停了都不新鲜。不过您应该心里明白,我手里的筹码本来就不多的!”李炎话音刚落,就听王启华反口呛道“是啊!你也知道你自己手里的筹码不多是吗?这么搞,手里本来没拿多少货不都没了吗?”王启华冲着李炎朗声回应一句之后,紧接着用看傻叉的表情看着李炎,仿佛觉得李炎就是一猪队友!好不容弄到的筹码反手就给扔出去了,二级市场里收购?这是收购吗!

    “我告诉您一个秘密吧……”李炎没继续刚才的话题,反而话茬儿一转又说了个他所谓的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王启华一脸不解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如果幕后和咱们做对手盘的人,不想让咱们知道他的身份,他就不会让银种子酒的震荡幅度逼近龙虎榜的激发线!也就是说,如果银种子酒接着跌下去,他们就会先于咱们出手护盘!”李炎说完这话之后,冲着王启华笑了笑。

    一脸蒙圈的王启华愕然冲李炎问道:“那秘密呢?”

    ……………………

    “怎么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杨牧野瞪着眼小声吐槽了一句。

    李炎看着拍案而起的王启华,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见王启华转身冲着自己瞪大了眼睛喊了一句:“李炎,你自己看看,银种子酒马上就要开板了!你还守着你那些钱不准备加仓顶上去是吗?”

    王启华把这句话吼出来以后,心里那种憋闷的感觉稍微舒缓了些许,人也变的理智了许多。

    本来王启华想着,李炎只要一摇头或者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自己,那自己马上就甩袖子走人不伺候了。

    这盘子,没法操了!

    可是,王启华看到了坐在李炎身旁的吴知霖。

    阳光透过玻璃幕墙直接洒进了来,吴知霖左腿搭在右腿上,身子优雅的的依靠在米白色的沙发间,一手横在腿上另一只手的手肘顶在沙发扶手上,手托着腮歪头正开看着王启华。

    吴知霖那满头青丝如瀑布般洒在一旁,纤细的眉梢为挑。目光虽然柔和但看在王启华的眼里,心中却莫名升腾出一抹震慑心扉的错觉。

    王启华从未否认吴知霖是个大美女,但他也从来没把双面亦人吴知霖只当个寻常的美女!这个女人的手腕王启华多年前就领教过,而且至今印象深刻!

    所以,王启华告诉过自己。不管是不是在捉妖盟,这个女人只能是朋友,绝对不要成为敌人。

    “王哥……怎么那么大火气?”吴知霖嘴角一翘,笑盈盈的问了一句。

    “哼……”王启华猛的坐回了椅子上,本来想说几句话。可最终他也只是吱吱呜呜半晌,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马上就要开板了,我都知道这个位置如果打开涨停的话后面再难聚拢人心。肯定还要在回调一个比较深的幅度才能再次组织起一波上行的攻势。难道这里你不打算守护?”吴知霖歪头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听了吴知霖的话,李炎苦涩一笑。随后站起身子轻轻一叹,迈步走到王启华身边冲其点了点头。

    王启华哼了一声,把头转到了一旁。

    李炎看着王启华抬手揉着太阳穴,阴着脸就好像自己欠了他多少钱似的表情,沉吟了几吸说道:“后面离场的这些小资金咱们就不提了。今天大部分买盘资金都是咱们自己的。而砸盘的资金我认为都是来自一个机构席位,或者说来自一个作手的手笔。”

    让李炎如此一说,王启华微微一愣。脑海中快速回忆了一下之后,心中明白李炎说的确实没错。但王启华还是冷声哼道:“那又怎样?”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王启凌则咂摸咂摸嘴,问了句:“你认为针对咱们的资金还……”

    话没说完,李炎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我的意思是今天盘面上交锋的就只有两家,并没有更多的资金参与进来。这说明很多人都在观望着咱们。”

    “等着方向明了之后再下场很正常啊!”王启凌想都没想直接回应了一句。

    “你们有完没完?”王启华突然拍着桌子朗声喊了一句,抬起手指着显示器屏幕说道:“你们看看啊!还有十五手就打开涨停了。下面这几手挂断能抗谁?李炎我就问你,加仓不加仓!”

    这句话说的很快,就好像炒豆子一样说了出来。

    李炎听的出来,王启华是真急眼了。

    “李炎,我觉得是不是咱们加点仓位?毕竟这个位置很重要啊!”杨牧野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

    王启凌则在旁边说道:“李总!李盟主……咱三个亿都扔进去了,你还差这几千万吗?打开了必然是暴跌的走势……”

    吴知霖用手抵着自己香腮沉吟间缓缓坐直了身子冲着李炎小声说道:“我觉得有必要守住这个涨停,李炎你怎么看?”“没有资金跟风,除了咱们所有人都在等待或者都在做空。再给你们三千……不,就算给你们一个亿的资金又能如何?难道就没有抛压盘了吗?”

    “明明没有较大的资金在出货了!你让我看着盘面上三五手的卖盘慢慢把盘面砸开!我……我真特么接受不了!”王启华说话的时候不经意流露出一种感觉,那是被钝刀子割肉的感觉。

    王启华看着“死心眼”的李炎依旧没表示,自己急切间再次站起身子冲李炎喊道:“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啊!到底在怕什么啊……这位置不顶住……”

    噗……

    王启华话没说完一屁股又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惨白整个人似乎动了真怒。

    就在王启华冲李炎说话的时候,盘面上的最后一首封盘被卖盘吞噬。

    涨停打开!一直高居百分之十涨幅位的那根白色线段跌落神坛。

    一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王启凌,满脸挫败的叹口气。

    银种子酒的走势持续在向下震荡走低。这种情况到也不奇怪,毕竟今天银种子酒涨停的走势完全就是王启华用资金给推起来的。换句话说就是那种没有群众基础的走高!

    此时从神坛跌落,所有的资金已经在涨停的上告罄,下面甚至没有逐级的护盘资金,所以价格跌的也有些快!

    这里面有麟腾系李大保砸盘的结果,当然更主要的还是个人投资者,也就是那些散户看着涨停打开,高位砸盘甩货的结果。

    涨停的时候,大家都抱着锁死涨停的心思在等待后面的继续拉升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