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29章 顶住这个涨停
    “出什么问题了?”

    如果没有与李炎的对话,杨牧野不会因为一句话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可见李炎的话还是影响到了杨牧野的内心深处。

    “出什么事儿了?说话啊!”杨牧野有些失态的冲王启凌又喊着问了一句。

    房间里所有人瞬间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杨牧野的身上,李炎坐在一旁微微皱眉。

    王启凌楞了几吸之后这才抬起手轻轻指了指显示器的屏幕说道:“一直在有人在涨停的位置卖出!”

    一听卖出两个字,杨牧野整个人微微缩了缩。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被拍在捕鼠夹子上面一样。杨牧野先是快速瞅了李炎一眼之后,马上回头冲杨启华和王启凌兄弟说道:“一直在卖出?出的多吗?”

    待话一出口,杨牧野自己下意识皱了皱眉头。自己就觉得自己问的这话没水平!

    涨停了以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高位想要离场的筹码溢出,如果细细分析原因无外乎解套、即将解套、少亏斩仓三种情况。人家王启华和王启凌兄弟做盘推升涨停的时候就已经留下了一小部分资金。能让他们变颜变色的卖盘又怎么会是少量的出货?

    王启凌到并没因为杨牧野说的这些话如何,只是在他说完话之后说了句:“每次出货的资金倒也不是太大,咱们努努劲倒也能拿下来。不会对盘面造成破涨停的冲击。但是……”

    李炎在旁边皱着眉头,表情凝重的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这些离场的筹码就好像呼吸的频率一样动不动就出一些,很有节奏。每一次都是咱们努努力就能拿下来。一次两次没问题,三五次咱们也能咬着后槽牙顶住。但是没完没了的一直真没砸,这就受不了了啊!”王启凌的话音一落,他哥哥王启华站起身子转身看了眼李炎。

    “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李炎皱着眉头轻声问了一句。

    “嗯,这种赔率确实有些不对头,我很少见有这种出货的频率的卖盘。”王启华刚说完话,杨牧野连忙追问道:“能顶住吗?”

    “如果这么一直持续下去,咱们的筹码渐渐被锁在这个位置的话,收盘能不能还收在涨停的位置上,我说不好!”王启华实实在在的冲李炎回应了一句,并没放大夸张难度,但也能让李炎重视现在的情况。

    “难道真的是刁民要害咱们吗?”杨牧野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之后,转身看了眼李炎后下意识甩了甩头说道:“既然对方并不希望把咱们一把坑在这里,但是我觉得咱们此时明显中埋伏了!”王启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冲李炎很干脆的说了一句。

    李炎一惊连忙站起身子走到了王启华身边问道:“你说的埋伏……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那个的吱吱呜呜中似乎想说点什么的状态下,王启华最终只是说了句:“我在观察一下!”

    “这是有人想要让咱们不断加重筹码,只有越卖越多的时候咱们才算深深的套在这些筹码之中。现在我觉得咱们要是来得及咱们还是停止……吧?”王启凌在旁边替他哥哥把话说了出来。

    “谢谢,我明白的。不过现在开弓没有回头箭了,这些资金给你们其实就是为了抗住市场压力的,现在如果宣布离场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王启华此时硬着头皮说完这话之后,看了眼李炎点点头说道:“今天肯定是出不去了,我刚才也说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这是一杯毒酒那也要硬着头皮把这杯酒喝下去了!如果被砸下来咱们套在这里先不说。盘面上留下来的就是一根长长的上影线啊!”

    王启华微微显得有些激动,李炎则点点头嗯声说道:“既然已经进来了,那就尽力顶一下吧。看看你们手里的筹码能扛到什么时候就扛到什么时候!”

    本来,王启华听李炎点头说要尽力顶一把的时候,心里瞬间就变的兴奋了。因为王启华自己手里只有李炎拨付的三个亿资金,今天开盘为了制造拉升冲关的景象,王启华几乎是不计较成本的疯狂演绎了一把银种子酒。现在突然细水长流的离场情况,唯一能顶住的就是继续从李炎那里拿钱,可是李炎竟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现在手里有多少资金就抗多少筹码。换句话说如果手里没钱了,那后面想要接续抵抗下去基本就从可能变成不可了!

    “哥,又来了,又来了!”王启凌提醒了一下之后,随即凝神看了眼盘面画面。

    盘面出货的筹码并不多,但是那价格则要比现在二级市场的价格要高出了不少。

    “吃下来!”王启华冲着他弟弟嘀咕了一句,随后在看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人说道:“大家尽快把所有筹码都拿下来,一定不能让他们把筹码弄到咱们处理不了的情况!那样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李炎这时候忽然朝着显示器屏幕中瞅了几眼,随后想了想冲王启华与王启凌两兄弟说道:“从盘面目前的走势特征上来看,控盘的作手在之前长时间的打压下勾出了筹码,价格其实之前已经很低了……”

    ……………………

    本来,王启华听李炎点头说要尽力顶一把的时候,心里瞬间就变的兴奋了。因为王启华自己手里只有李炎拨付的三个亿资金,今天开盘为了制造拉升冲关的景象,王启华几乎是不计较成本的疯狂演绎了一把银种子酒。现在突然细水长流的离场情况,唯一能顶住的就是继续从李炎那里拿钱,可是李炎竟然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现在手里有多少资金就抗多少筹码。换句话说如果手里没钱了,那后面想要接续抵抗下去基本就从可能变成不可了!

    “哥,又来了,又来了!”王启凌提醒了一下之后,随即凝神看了眼盘面画面。

    盘面出货的筹码并不多,但是那价格则要比现在二级市场的价格要高出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