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27章 难得涨停
    “马上就要上攻零点五零这个位置了,只要这里能冲过去,银种子酒后面的走势必然会一马平川的拉起来!”王启华突然一皱眉头,朗声冲自己身边的弟弟唤了一句。

    “那……咱们是……”王启凌有些犹豫的问了一句。

    王启华原本有规律敲击显示器的指尖齐齐猛的一顿,随后扭头朗声冲王启凌说道:“不行了!必须快速介入。不然这点资金肯定顶不上去!”

    “用多少?”王启凌没在纠结买还是不买的问题,也没在琢磨是否有风险。既然想要继续进场那后面也就不要在瞻前顾后了。

    王启华想了想之后,看着片面目前的情况快速从办公桌上拽了一个计算器。他指尖飞快的在计算器的按键上快速戳动了许久后,这才吐口气说道:“我算了,咱们追加两个亿的资金进去,绝对能把现在的价格顶到五零这个中间点的上方!”

    “动手吗?”王启凌冲哥哥问了一句。

    王启华一点头,恩声说道:“买!快速下单把现在所有卖盘的筹码都扫到咱们账户里面来。刚才的那些多头资金不是已经怂了吗?那现在看咱们的吧!”

    听了自己哥哥这话之后,王启凌马上扭头开始给在场的所有操盘手交代安排起了做多买入的任务。”

    买盘的单子就如同雪片一样分别交给了在场的所有操盘手。大家也都在这个机构账户中开始排队做单!

    原本偃旗息鼓,开始掉头向下的走势,忽然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掉头向上拉升。

    “我就不明白了……”杨牧野站在走廊里,看着手里把玩着一块红虾酥糖的李炎轻声问了一句。

    李炎看了眼杨牧野,嗯了一声反问道:“不明白?不明白什么了?”

    “你怎么会划分给王启华他们三个亿的资金?”杨牧野问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不说,说话的时候更是咬着后槽牙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

    “嘿嘿?我怎么就不能把资金划分一部分给王启华他们做?”李炎让杨牧野一句话给说怼的,忍不住冲其反问了一句。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明明可以操盘带队的,为什么把权利交给王启华?他明明是来辅佐咱们操盘银种子酒的,现在弄的有点雀占鸠巢了,难道没有不舒服吗?”杨牧野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太好,听了李炎的话之后他就已经缓和了许多。

    “我觉得我现在自己的情绪不太对。”李炎徐徐冲杨牧野回应了一句之后,低头剥开了红虾酥糖的糖衣后,顺势把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就在杨牧野愕然之际,李炎一咧嘴接着说道:“很多人把资本市场,特别是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比如成了赌。很多人认为人一旦沾染了赌,就很难戒掉了。但你我都知道,资本市场不是赌,他就想探险游戏一样需要探险但不需要冒险。所以心态必须严格、谨慎以及有纪律性。”

    没明白李炎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袭长篇大论。但杨牧野明白李炎说的有道理。

    “资本市场里切忌赌徒心理、一味跟风、随意交易以及一意孤行。但是我觉得这些总觉得并不全面,我觉得其实还应该再加一条。”李炎说完话,杨牧野马上追问道:“还应该加一条什么?”

    李炎呵呵一笑说道:“我觉得应该杜绝疑神疑鬼!”

    话说出口之后,李炎接着说道:“这次我距离银种子酒的资本核心有些太近了。我找来的资金刚刚打进账户里,银种子酒就止跌了。我不知道这些是否正常!”

    “这又有什么不正常呢?刚才王启华不是也分析了吗?这里止跌是因为黄金分割的最强支撑啊!你不也看到了吗?资金就好像吃了药一样的狂买啊,本来没有关系的两件事儿,风马牛全然无关,难道不会是巧合吗?”杨牧野听了李炎的理由之后,瞬间变得有些躁动。一时间楞是没控制好情绪,朗声冲李炎吐槽道。

    ……………………………………稍等…………………………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明明可以操盘带队的,为什么把权利交给王启华?他明明是来辅佐咱们操盘银种子酒的,现在弄的有点雀占鸠巢了,难道没有不舒服吗?”杨牧野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太好,听了李炎的话之后他就已经缓和了许多。

    “我觉得我现在自己的情绪不太对。”李炎徐徐冲杨牧野回应了一句之后,低头剥开了红虾酥糖的糖衣后,顺势把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就在杨牧野愕然之际,李炎一咧嘴接着说道:“很多人把资本市场,特别是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比如成了赌。很多人认为人一旦沾染了赌,就很难戒掉了。但你我都知道,资本市场不是赌,他就想探险游戏一样需要探险但不需要冒险。所以心态必须严格、谨慎以及有纪律性。”

    没明白李炎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袭长篇大论。但杨牧野明白李炎说的有道理。

    “资本市场里切忌赌徒心理、一味跟风、随意交易以及一意孤行。但是我觉得这些总觉得并不全面,我觉得其实还应该再加一条。”李炎说完话,杨牧野马上追问道:“还应该加一条什么?”

    李炎呵呵一笑说道:“我觉得应该杜绝疑神疑鬼!”

    话说出口之后,李炎接着说道:“这次我距离银种子酒的资本核心有些太近了。我找来的资金刚刚打进账户里,银种子酒就止跌了。我不知道这些是否正常!”

    “这又有什么不正常呢?刚才王启华不是也分析了吗?这里止跌是因为黄金分割的最强支撑啊!你不也看到了吗?资金就好像吃了药一样的狂买啊,本来没有关系的两件事儿,风马牛全然无关,难道不会是巧合吗?”杨牧野听了李炎的理由之后,瞬间变得有些躁动。一时间楞是没控制好情绪,朗声冲李炎吐槽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