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27章 求乱不求齐
    煤都的煤老板们,在昊哥的号召下把钱投给了李炎,这让公孙起诧异的直接想蹲在洗手间里抽自己嘴巴。找打李小腾之后,腾哥到也给力。直接重新调整了银种子酒的盘中战略。

    李炎从中似乎发现了问题,毕竟资金刚刚进了账户。银种子酒的走势就从连续下挫硬生生止跌出现了企稳拉升的走势,这让李炎感到了一丝迷惘。

    倒是王启华这位德天系的大作手,从盘面中分析出认为银种子酒的企稳主要,主要还是源于盘面零点六一八这个黄金支撑所致。

    “李炎,这个位置我认为大概率会得到资金的青睐。你不是也说了吗?很多打算在二级市场里提前布局购买筹码资金都已经套在了高位上,难道他们就不会想办法展开自救吗?”王启凌在旁边冲李炎问了一句之后,转身冲他哥哥王启华说道:“哥,你觉得这里反弹的概率有多大?”

    本来王启华没打算多说什么,此时听自己弟弟如此一问。他扭头又看了眼李炎,这才抿了抿嘴苦笑道:“这个位置目前看应该是大家展开自救了。我觉得有大概率向上的可能,咱们换个思路,既然已经知道要展开收购的利好消息了,那现在咱们提前买进去,大不了也就是亏一些罢了。毕竟已经比留在高位的那些资金要合算很多,买错了咱们也亏不到哪儿去,买对了那可就是彻彻底底的比别的投资方要划算的多!”

    似乎银种子酒的走势图在呼应王启华的思路一般,就在王启华话音刚落之际,只见显示器中银种子酒的走势图上。一票资金突然冲进场内开始大肆做多买入筹码。

    盘面上能看得到的卖放筹码正在快速被成交。而价格也在以惊人的速度上升。

    “李炎,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买入!”王启凌看着显示器上那一根如同平地拉起的趋势线,说话的声音里都参进了几份颤抖的味道。

    “我勒个去……”杨牧野在一旁咕哝了一句。

    似乎杨牧野根本就没想到银种子酒会拉的这么急!

    “我有个想法!”王启华冲李炎朗声唤了一句之后,自己见李炎眉头紧皱没反应,下意识冲李炎踱了半步。轻轻拽了拽李炎说道:“先进场试探一下,怎么样?”

    李炎皱了皱眉头,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身子微微往后退了两步,表情虽然不是那种失魂落魄的茫然,但也给人感觉李炎正在心里纠结挣扎。

    “李炎!现在一直有资金在进场。咱们赶紧买吧!”杨牧野在旁边似乎也很着急的冲李炎唤了一句。似乎这个价格在也看不到了似的,如果不买银种子酒的股价就得再飞一飞!

    “这样,调拨给你们三个亿的资金。这些钱你们自己随意支配吧!”说完这话,李炎转身迈步竟然离开了房间。

    所有操盘手们虽然都没说话,但是大家都注意到了李炎从房间里离去的背影。

    瞬间,房间里传来了相互交头接耳的议论与吐槽。

    “什么情况啊?李炎怎么走了?”

    “李总不在这里坐镇?扔下三个亿的资金就撤了?他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是不是李总看不懂盘面的情况了,所以自己去找静静了?”

    杨牧野冷冷的看了眼相互交头接耳的操盘手们,随后他凝神重重一哼朗声说道:“交头接耳的像什么话?你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是吗?”

    一句话瞬间震住了场面!

    杨牧野随后扭头冲着身旁的王启华和王启凌两兄弟说道:“辛苦二位,这三个亿的资金二位看着布局吧。我出去看看李炎,他平常也不这样啊!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最近这段时间太累了。”

    王启华冲杨牧野一点头,恩了一声说道:“成,我和王启凌研究一下怎么做,牧野……你去看看李炎吧。”

    杨牧野一点头,转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而王启华则站在显示器前轻轻的敲击着旁边一台显示器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扭头冲王启凌招呼了一句:“这边有问题,现在资金后续不足了!”

    “哥?难道你和李炎的看法一样?也觉得这里面有阴谋?”王启凌没想到自己哥哥竟然也会如此小心谨慎了。

    有句话说的好,夜路走多了难免遇见鬼。王启华这么多年的操盘生涯自然明白什么时候应该谨慎小心,什么时候应该勇往直前。

    “哥,你这是怎了?”王启凌冲着自己哥哥问了一句的光景,就见王启华摇头说道:“想什么呢!我是担心现在这么一路向上的走势难以持续太久了。”

    “额?那怎么办?”王启凌连忙冲自己哥哥追问了一句,毕竟这么凌厉的反弹可不多见。弄不好这是那些麟腾系的套牢资金引发的连锁上攻反应。

    王启凌当初就问过李炎,为什么都是在麟腾系下面操盘收购筹码,可大家却没有个朋友圈什么的,弄个裙大家在里面统一行动不也挺好吗?

    当时李炎的回应让王启凌有点无法接受,但又不得不默默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李小腾压根就不打算让所有人能结成一个联盟。按照李小腾的说法,麟腾系的这些投资人如果联合在一起,到时候操盘的迹象会非常明显。

    很多大家一起行动的轨迹也会充分的暴漏在盘面上。这样到头来会形成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这就像一群人在丛林中穿行,必然会留下太多太多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如果只是暴漏在二级市场之内的散户眼里,倒也没什么。

    毕竟散户永远就是韭菜,他们就算嗅到了机会敢如同见血的鲨鱼般扑向猎物的散户又有几个?但是目前逐渐二级市场监管的管理层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如果把银种子酒顶上那可就真毁了,鬼知道管理层会不会在关键时刻发个什么东西来拆台!

    所以,宁可大家没有统一的组织,少赚一些。也不要太过整齐划一的收割行动。

    所以,李小腾宁愿要一个多空相对混乱的银种子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