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21章 蛇吞象
    听了吴知霖的话之后,李炎忍不住咋舌。想了想之后说道:“那陈老板应该还是嘴硬吧?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抑制不住心慌的感觉!毕竟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战争升级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从市场上融资对手,口袋里应该像是有着花不完的钱一样,过一阵子他们就能了解到手握煤老板的资本虽然能纵横一时,但是他对手已经开始吸揽风险投资的支持了!”

    “你这是用现在的视角去看过去,当然看的清楚透彻,但是如果你站在当时的情况下朝着现在看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吴知霖冲着李炎微微笑了笑,说完这话之后想了想接着说道:“陈老板在当时,其实已经开始为有人出三千万收购没有及时出手感到后悔,和煤炭生意比起来,这种竞争实在有点血腥了。用他当时的话说:“简直是吃了翔一般的感觉”。”

    李炎点头恩了一声,小声嘀咕道:“确实,你有多少钱可烧?煤老板再有钱,能比华夏金融街更有钱吗?”

    后面的话李炎并没说,但是二人都明白资本施展出冰冷残酷的力量,火热厮杀中战局已渐渐明朗……

    吴知霖抿了下嘴,徐徐说道:“有一次接受采访时,记者问陈老板团购的冬天是不是已经到了。他当时想了想回答记者说:现在是秋天,还没到冬天。其实那会儿真的已经感觉到冷了。竞争已经到那种程度了,全国几千上万家,得烧多少钱进来?想都不敢想,他对我说很害怕,想让我这边动用捉妖盟的资本帮他们一把!”

    李炎很好奇,凝眉看了眼吴知霖追问道:“那后来你帮了吗?”

    吴知霖并没直接回答李炎的问题,而是缓缓叙述了一件旁的事情:“那年他去参加一场互联网论坛。看着团购分会场里密密麻麻的三四百号人,有点透不过气。不一会儿美团的老总走上台高声宣布美团新拿了5000万美元投资,还打开笔记本电脑现场展示公司银行账户,现金储备超过6000万美元的时候陈老板他们直接就懵了。他从会场回公司的路上,心里一直不停默念:这游戏玩不起,不玩了。”

    “这么说后来也就没在找捉妖盟融资了?”李炎似乎明白了什么,向吴知霖问了一句。

    “嗯,那次回来他随即着手为关停了他的团购,停止招聘、裁员、解散地方分站。听说有一天那边的煤老板们过来“视察战况”,却发现办公室变得空空荡荡,人数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的时候好多人都急眼了。后来听他说有人直接一脚踢飞了垃圾桶。质问他人呢,员工呢!你才他怎么说的?”

    李炎真不太想猜,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八成是说烧不起了吧?”

    “陈老板确实这么说的,很多煤老板们表示还能在烧一个亿,可是陈老板回应他们的只是苦笑!”吴知霖说完这话之后,微微叹口气。

    “后来陈老板跟我说:他觉得当初成立投资公司是正确的,但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会拿那笔钱老老实实去做点餐饮生意,或许会选择开几家烤鱼连锁店,但绝不会再去打互联网的主意。有些生意,真不是你有钱想做,就能做得了的。说白了,没那个基因。”吴知霖说完这话的时候,冲着李炎摊摊手笑道:“他们那些人其实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没折腾过,所以你现在想去昊哥他们兜里吧钱掏出来,你还觉得容易吗?”

    李炎想了想皱着眉头没说话,脑海里回荡的是云凌在病床上跟自己说的那一席话。

    “我……”李炎话还没说出口,这时候就听房门被人咄咄敲响。

    “进来!”吴知霖冲着房门喊了一声,李炎就见翔哥手里拿着一折资料推门走了进来。

    李炎冲着翔哥点了点头,翔哥嘿嘿一笑。随后把手中的资料递到了吴知霖手里说道:“这个是刚送来的,吴总你看一下。”

    “好的,你出去吧。”吴知霖并未因为李翔和李炎二人的关系留他在房间里。

    李炎看了眼手里捧着资料的吴知霖,朗声说了句:“那我也先出去了?”

    说话的时候,李炎下意识已经站起身子了。但吴知霖却抬手冲着李炎摆了摆说道:“你等会儿,我还有话给你说。”

    李翔乜了眼二人之后,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待关上房门的时候,吴知霖这才扭头冲着李炎说道:“我让李翔整理了一下最近借壳的数据。你看看……”

    李炎接过吴知霖递给自己的资料,低头一看。只见沃德资讯里的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只有10名员工的小型私募机构,其子公司京滨丰利去年六月通过高超“财技”,仅靠六千多万元自有资金就拿下融峰环境控制权的案例。

    抬头看了眼吴知霖,李炎接着低头看到:这则流传在资本市场上的传奇故事近日却因融峰环境陷入“内乱”、丰利财富“内斗”而成了控制权转让的“警示录”。

    李炎小声读道:“去年以来,华夏二级市场的“壳买卖”如火如荼,70余家上市公司易主。其中,不少像这样缺乏资金实力没有产业背景,同时运作经验不足的资本仓促入局,带来的必是“始乱终弃”的结局。”

    读完这段话之后,李炎下意识抬手擦了擦额头。心中忍不住想到了麟腾系的运作。吴知霖现在给自己看这东西,其意义不言而喻!

    “蛇吞象”吴知霖在一旁小声嘀咕了一句。

    “真的很魔幻,只用了六千万元就收购了一家54亿元市值的上市公司。”吴知霖说完这话之后,冲李炎说道:“你有什么想法?”

    李炎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资料,微微撇嘴道:“确实够魔幻,这里写着有一个私募机构的股东回想起去年公司子公司收购融峰环境控制权的过程。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吴知霖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去年六月融峰环境发布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有三十七个自然人股东将百分之九十一的股份转让给津滨那边,后者由此间接获得融峰环境将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当他们拿下控制权,津滨那边实际控制人就成了融峰环境的实际控制人。然后他们以以融峰环境停牌前一日的收盘价计算,其市值约54亿元,虽然此次交易没有多少溢价,但津滨至少需要拿出九个亿才能成交。可实际上津滨那边通过放大杠杆,最后只动用了六千万元的自有资金!”

    听到这里,李炎忽然想起了曾经的那个小燕子和她老公在文化传媒里的一起类似操盘。

    吴知霖笑着说道:“我了解到当时他们找到了资金方,但他们明确要求看到我们账上有两亿元存款,才肯放7亿元过桥贷款。当时账上只有六千万元,要凑够2亿元非常困难。”

    李炎有些愕然的追问道:“那后来呢?”

    “津滨施展起高超“财技”。在控制权转让前,他们有融峰环境的股权比例为百分之三十多,此后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两千一百万股,把套现的一点五个亿元借给津滨,不但帮其支付了部分股权对价,也满足了过桥资金方的要求,同时将持股比例降至了百分之三十以下,从而避免了触发要约收购红线,可谓“一石三鸟”。而拿下控制权仅半个月,他们将持有的融峰环境全部股权进行了质押,将七个亿的过桥贷款置换出来。同时,收购以后,津滨借入的一亿五千万实现“内部消化”。至此这出“蛇吞象”大戏才圆满落下帷幕!”

    %%%%

    听了吴知霖的话之后,李炎忍不住咋舌。想了想之后说道:“那陈老板应该还是嘴硬吧?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抑制不住心慌的感觉!毕竟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战争升级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从市场上融资对手,口袋里应该像是有着花不完的钱一样,过一阵子他们就能了解到手握煤老板的资本虽然能纵横一时,但是他对手已经开始吸揽风险投资的支持了!”

    “你这是用现在的视角去看过去,当然看的清楚透彻,但是如果你站在当时的情况下朝着现在看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吴知霖冲着李炎微微笑了笑,说完这话之后想了想接着说道:“陈老板在当时,其实已经开始为有人出三千万收购没有及时出手感到后悔,和煤炭生意比起来,这种竞争实在有点血腥了。用他当时的话说:“简直是吃了翔一般的感觉”。”

    李炎点头恩了一声,小声嘀咕道:“确实,你有多少钱可烧?煤老板再有钱,能比华夏金融街更有钱吗?”

    后面的话李炎并没说,但是二人都明白资本施展出冰冷残酷的力量,火热厮杀中战局已渐渐明朗……

    吴知霖抿了下嘴,徐徐说道:“有一次接受采访时,记者问陈老板团购的冬天是不是已经到了。他当时想了想回答记者说:现在是秋天,还没到冬天。其实那会儿真的已经感觉到冷了。竞争已经到那种程度了,全国几千上万家,得烧多少钱进来?想都不敢想,他对我说很害怕,想让我这边动用捉妖盟的资本帮他们一把!”

    李炎很好奇,凝眉看了眼吴知霖追问道:“那后来你帮了吗?”

    吴知霖并没直接回答李炎的问题,而是缓缓叙述了一件旁的事情:“那年他去参加一场互联网论坛。看着团购分会场里密密麻麻的三四百号人,有点透不过气。不一会儿美团的老总走上台高声宣布美团新拿了5000万美元投资,还打开笔记本电脑现场展示公司银行账户,现金储备超过6000万美元的时候陈老板他们直接就懵了。他从会场回公司的路上,心里一直不停默念:这游戏玩不起,不玩了。”

    “这么说后来也就没在找捉妖盟融资了?”李炎似乎明白了什么,向吴知霖问了一句。

    “嗯,那次回来他随即着手为关停了他的团购,停止招聘、裁员、解散地方分站。听说有一天那边的煤老板们过来“视察战况”,却发现办公室变得空空荡荡,人数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的时候好多人都急眼了。后来听他说有人直接一脚踢飞了垃圾桶。质问他人呢,员工呢!你才他怎么说的?”

    李炎真不太想猜,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八成是说烧不起了吧?”

    “陈老板确实这么说的,很多煤老板们表示还能在烧一个亿,可是陈老板回应他们的只是苦笑!”吴知霖说完这话之后,微微叹口气。

    “后来陈老板跟我说:他觉得当初成立投资公司是正确的,但如果能重来一次,他会拿那笔钱老老实实去做点餐饮生意,或许会选择开几家烤鱼连锁店,但绝不会再去打互联网的主意。有些生意,真不是你有钱想做,就能做得了的。说白了,没那个基因。”吴知霖说完这话的时候,冲着李炎摊摊手笑道:“他们那些人其实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没折腾过,所以你现在想去昊哥他们兜里吧钱掏出来,你还觉得容易吗?”

    李炎想了想皱着眉头没说话,脑海里回荡的是云凌在病床上跟自己说的那一席话。

    “我……”李炎话还没说出口,这时候就听房门被人咄咄敲响。

    “进来!”吴知霖冲着房门喊了一声,李炎就见翔哥手里拿着一折资料推门走了进来。

    李炎冲着翔哥点了点头,翔哥嘿嘿一笑。随后把手中的资料递到了吴知霖手里说道:“这个是刚送来的,吴总你看一下。”

    “好的,你出去吧。”吴知霖并未因为李翔和李炎二人的关系留他在房间里。

    李炎看了眼手里捧着资料的吴知霖,朗声说了句:“那我也先出去了?”

    说话的时候,李炎下意识已经站起身子了。但吴知霖却抬手冲着李炎摆了摆说道:“你等会儿,我还有话给你说。”

    李翔乜了眼二人之后,没说话转身离开了。

    待关上房门的时候,吴知霖这才扭头冲着李炎说道:“我让李翔整理了一下最近借壳的数据。你看看……”9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