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9章 网的器
    天才壹秒記住『』,。

    第620章玩得起

    “昊哥……想当年人家要收购我那个矿,我开了三个亿的加码,经过几轮谈判,对方却只愿出两亿六!僵持不下时我急了,喊了句:将来你就算再多出三个亿,也买不了我的矿!当时我只是情绪上来了,随口说说。哪儿想到两三年后,竟然成了真!”这人坐在昊哥身边,谈起过去的事情时表情眉飞色舞神采奕奕,仿佛为自己当时没有卖掉矿庆幸不已。

    诚然,那时候伴随着煤价上涨,黑煤窑遍地开花,矿难也频频发生。煤都当时不停颁布措施关停非法煤矿,抬高开采门槛。减产的结果是供不应求,煤价进一步上涨。一轮又一轮的如此循环中,几年之后,昊哥觉得难以用语言描述那时的疯狂躁动。

    股票、期货、外汇、黄金的波动是十五秒一次!

    当煤价的波动达到小时计的时候,那种疯狂是金融市场所不能比拟的!

    前一小时和后一小时的价格都不一样。足以让身为在这场财富的狂欢盛宴中多抢一杯羹。

    “昊哥,当年走那么忙于组织各种酒局疏通关系。当时组一桌酒席,单是酒水就要花掉八九万。我从年轻时就厌恶这一套,觉得推杯换盏间说的全是言不由衷的场面话。但我一边觉得荒唐,可还得一边还得努力张罗。行业里人人如此,不做就得出局。当时的社会风气就这副样子。说能怎么办,不随波逐流怎么办?

    昊哥微微点了点头,凝神看着窗外的情况叹道:“最疯狂的那段时候,我银行户头上的数字以每天几百万的速度往上跳,半年的收入超过了之前十几年的总和。虽然一次性偿清了所有债务,可反倒开始失眠了,命运的突变让我感到恐惧,觉得自己像是大海中的一只小船,轻飘飘的,被巨浪瞬间甩到了高处。潮水会在何时退去,会把自己甩向哪里,心里没数呐!”

    说完这话,昊哥扭头看了身边这人一眼苦涩一笑说道:“现如今呢?手里拿着钱反而在琢磨怎么才能让资金动起来。这种落差的感觉真太难受了。那李炎过来说借壳上市运作项目什么的,其实我挺感兴趣的。只是稍微听了下他说的收益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昊哥,命运的震荡不比咱想象的还要剧烈吗?煤的价格快速增长的时候,什么敲诈、自杀、转让、逃离还不是接踵而至。比起那个时候的身不由己。现在踏实多了!”

    其实,煤老板因时代的潮水生发,也因时代的潮水消亡。轰轰烈烈的煤炭重组过后,煤老板作为一个群体性概念,已然不复存在。但作为个体的人生还在继续,煤老板们手握巨额财富,开始走进人生的下半场。

    李炎皱着眉头叹口气,坐在吴知霖对面端起茶杯灌了口茶。

    “把毕佩琳送走了?”吴知霖手里把玩着茗香杯,低头轻轻嗅了嗅杯中的味道之后,抬头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头皮微微有些发麻,李炎看了眼吴知霖小声嘀咕道:“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酸?”

    吴知霖楞了一下,似乎并没听清楚李炎在说什么。皱着眉头味道:“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李炎哪儿敢承认?随后连忙转移话题道:“我今天去了一个高尔夫球俱乐部。”

    “你和毕佩琳两个人?”吴知霖有些好奇的把手中的茗香杯放在了桌面上,清脆的声音如磬。

    李炎看而来眼吴知霖,苦笑着说道:“过去了,见了一票曾经的煤老板。能感觉的出来他们手里攥着钱,也能觉得出来他们想投资。但是我去了之后,效果不是很好,戒备心很明显!”

    吴知霖听了这话,微微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煤老板这些人我也接触过,有人早一步告别了煤炭生意,也更早一步开始尝试转型。我认识的几个人都是带着无奈来到京城的。他们离开煤炭生意之后再京城论起商业逻辑,粗糙到几乎让你无法理解。”

    说完这话,吴知霖呵呵笑了笑接着说道:“前些年那些朋友跟我说:他觉得京城的规则简单透明,富有秩序,遍地都是充满激情与想法的人,似乎只要有才识人人都有机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与之相比,在煤都做煤炭,是生活在一个血腥复杂的丛林社会里。”

    李炎点了点头,他确实认可这种说法。谁不想跟上时代的风潮,做一些“更高级的生意”。

    吴知霖抬手抓了一把瓜子,优雅的磕着瓜子道:“现在人们很少讨论传统实业,热衷的都是互联网项目。比如咱们做的互联网+金融。当然也有很多实体烧钱的项目,比如美团、快手、暴风影音等公司都诞生在几十平米的民宅里,卧室休息,客厅办公。这种环境下只要有天使轮的投资,一轮一轮的资金注入,后面的事儿你也应该都知道了不是吗?”

    李炎点点头,自己能感受到这样的变化。想了想说道:“可是那些煤老板们能做这样的投资吗?他们……”

    话没说完,这时候就听吴知霖笑着说道:“我那些朋友告别煤炭之后,进入京城他们能做的其实就是买房子投资。他们接连买下房产,有时也会叫上我去帮忙参谋。有一次,一个陈姓煤老板喊我去看朝阳远洋的房子。他说自己对小户型不感兴趣,只看三百八十平米4室3厅3卫的大房子!我过去是过过眼瘾,可他们看了之后伸手一划,要了所有同层的房子然后直接现金付款。当时对我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卧槽,那现在赚翻了吧?”李炎瞠目解释的问了一句。

    这种情况在李炎想来,好像都是流传的段子。没想到真的有人这么买房。

    吴知霖笑着说道:“可不是吗。比咱们辛辛苦苦做一个项目,做庄运作两年赚的还多。”

    “这就是传说中的失业那啥,炒房兴邦?”李炎吐槽了一句的同时,就听吴知霖说道:“其实这还只是个开始呢!陈老板马不停蹄地又买下十几套房子。为了打理自己和其他煤老板朋友们的房产,他后来甚至专门开了一家房屋中介公司!”

    李炎听了这些话之后,半是吃惊,半是理解。他觉得这是内心压抑太久后的一种报复性释放。说白了就是这些老板们过去有的是钱,但其实没什么尊严。虽然寻常人觉得他们已经很牛叉了,但却并不知道他们都是跪着挣钱,九死一生过来的。现在解脱了,估计就想站着把钱都花了!

    吴知霖看了眼李炎之后,徐徐说道:“初到京城,我那些煤老板的朋友除了买房无所事事,不是喝酒聊天,就是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休闲一下。时间久了也就流露出对新环境的焦虑与不适。在京城这座巨大的城市里,其实他们骨子里还是缺乏自信,甚至有些自卑,不甘于无所事事,却又欠缺开启新生意的决心。说白了就是大生意看不懂,没勇气尝试。而小买卖又看不起,觉得来钱太慢,你知道他们过去资金增长的速度有多快吗?”

    点了点头,李炎有些了然道:“所以他们门就只好一套接一套地买房了?”

    “有种情况就是当人的心智发展跟不上财富增长的速度时,钱对人反而构成了困扰,甚至会引发灾祸。这种情况说发生在拆迁的人身上或许还不准确,煤老板们对这种滋味或许体会的更深。很多人都不愿看到自己的命运在他们的朋友们身上重演。所以有人生出一个想法,想把煤老板的钱聚拢起来做些事。好像煤都有个代表人物叫昊哥……”

    吴知霖说道这里,突然那就听李炎噗的一声,一口把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

    皱了皱眉头,吴知霖没说话。只见李炎咳嗽了几声擦擦嘴冲自己苦笑练练。

    “怎么了?”吴知霖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我今天见的就是昊哥!”李炎苦笑着回应了一句。

    “哎……”吴知霖叹口气,随后冲着李炎说道:“据我了解,那些煤老板们对于投资方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得能很快赚钱。听我朋友说他们本来是想在京城投资那时候最火的烤鱼店的,不过就在启动前,他们不知道怎么又搞了一个团购网站,活血就是因为他们也想在互联网里试试水吧?团购的业务模式,让很多人坚信这个项目能够激发股东们的热情,然后每成交一单!只要成交一单就能收一单钱,简单直接,或许他们觉得这跟卖煤很像!”

    李炎皱着眉头楞了楞之后,冲吴知霖问道:“然后呢?”

    “他们觉得团购涉及实体贸易,与煤炭生意有类似之处。而且他们也有资金优势。”说完这话之后,吴知霖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眼李炎补充了一句:“在他们准备启动的时候。美团已经上线了。而且其他类似项目也纷纷上马。后来他们才上线的那个什么团网站。”

    听着吴知霖的描述,李炎原本着急想融资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在吴知霖的话语中,他似乎又感悟到了一些什么别的内容。

    吴知霖此时接着说道:“起初他们那个什么团的网站起步顺风顺水。陈老板他们当时的判断是网站不缺线下拓展能力,也不缺钱,唯一的短板是技术。在中关村只要开得起高薪,招程序猿也从来不是问题。与潜规则密布、凡事都要依赖关系的煤炭行业相比,这一切让他们觉得简单、透明,富有效率!”

    “后来如何了?”李炎心情平静的问了一句。

    吴知霖想了想说道:“他们的团购网站好像一度占据上风,经常将对手已经谈成的订单抢过来。他们甚至说这是做过煤炭带来的优势。更有人说干这件事他们信心爆棚了。在线下谈生意签订单这种事情,应该没人和搞过煤炭的人能媲美了。因为他们吃得特别透。公关能力、沟通能力、谈判能力,谁也没他们强!”

    李炎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点头,接着说道:“后来应该是不错了一阵子吧?”

    “嗯,他们的团购网站我是看着从小区居民楼里搬进了咱们不远处的海龙。然后整个团队就沉浸在乐观的情绪里。我记得当时聚美优品也在那边。只不过只偏居一偶,三四间办公室,但是他们的团购网站已经一层楼了。因为我那个朋友把这层楼买下来了!”

    “卧槽,这才是最大的保障吧。网站亏了或许不算什么,过两年发现这买卖做的最好的实际是买了楼?”李炎苦笑了一下。

    吴知霖笑了笑,说道:“上线半年后就有家传媒公司想以三千万的价格将他们的团购网站整体收购。可他们的回应竟然是:我们难道缺这点钱吗?”

    李炎叹口气,明白这就是操作模式,可是他们泛起了。也是放弃了离开的机会!

    吴知霖说道:“后来,新玩家纷至沓来,媒体上开始频繁出现“百团大战”的字眼。陈老板他们起初很是兴奋,感受到与煤炭风口来临时类似的快感。但后来,他意识到自己当时不懂互联网竞争的逻辑:煤炭的竞争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而互联网却是非生即死。玩家越多,竞争越惨烈。没过多久,价格战来了。陈老板以为这是抢占市场份额的短期行为,不会太持久。但对手们的攻势比他想象的要凶狠得多。有一次他谈定了一笔单价78元的合同,准备原价上线,不赚钱,只走量。但临上线时商家突然撤单,过了几天,他看到别家以56元上线。”

    李炎感慨道:“简直神经病。卖一单倒贴20多块钱,这不是自杀吗?”

    “陈老板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跟进。超过一万元的支出都由他签字批准,签一笔,赔一笔。每天对着成摞的申请单,他感到握笔的手指有点发软。没关系,兄弟们有钱,玩得起。”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