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3章 债权人
    边缘眨了眨眼睛,双眸中带着无辜的神色小声絮叨着:“说实话吧,田总!我接过来的这段时间确实国际行情不错,那个稀土的价格也在陆续震荡走高,这几天确实也在继续上扬。但是,国家对稀土出口实行配额管制,我还得跑商务部门要配额指标,而且现在更需要加大投入,一下子实在难以搞到那么多资金!”

    既然认定了边缘是骗子,他自然不可能再选择相信边缘。所以田玉华摇摇头态度依旧坚决的说道:“边缘,你也知道要加大投入搞生产?你也知道资金难搞?那你想没想过我们嘉陵给你边缘找的这些资金,如果投入到我们自己嘉陵的研发和生产上,我们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就算我们这钱不投入到研发上面,学学华米OV这些手机厂商,把钱砸到推广上面又是什么样的状况,哪怕我推一万步,这些钱我投入到东南亚和印边地区去打价格战,刺刀见红势比对方企业便宜百分之十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你知道这些钱我能做多少事儿吗?”

    听了田玉华的话,边缘默然不语了。他明白田玉华那边确实也面临这他所说的这些状况。

    这时候,田玉华冲边缘接着说道:“我总不至于让那么多员工指着鼻子骂我说:借钱出去给别人扩大生产,自己的工厂却因现金流问题影响产量,工资减少,甚至出现停产吧?你说,我怎么对我的员工交代?”

    这话一说出口,边缘笑了笑突然说道:“那是你自己的企业,田总你怕什么啊?他们怎么敢骂老板?再说,借款不是还有利益补偿吗!”

    田玉华一听这话,当真想站起身子冲到边缘面前左右开弓使劲抽他几个大嘴巴子!

    只不过这种冲动被边缘硬生生给压住了。吐了几口浊气之后,田玉华想站起身子抽身离开了。

    几句话其实已经暴露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边缘更自己用实际行动阐述了一个情况:边缘是个特别没素质的人?

    田玉华冷声冲边缘他说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终有一天明白企业做大的道理。”

    边缘楞了一下,就听田玉华接着说道:“企业做大了就不是自己的了,那是员工的。如果这个企业还上市了,当然更属于所有投资人的。再往大了说这也是社会的。边缘?难道你自己也就好吃好喝,不给别人流出点什么吗?”

    边缘没说话,或许他知道即将迎接自己的是什么。田玉华接着说道:“钱赚到最后会如何?还不就是睡一个大豪宅吗?如此而已罢了!我办公室的墙壁上挂了一幅字,上面写的内容很简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谈判进行了两三个小时,僵持不下,最后还是边缘选择了妥协。

    田玉华和边缘签署了两份不同的还款协议。而还款期限,一份比田玉华原定期限延长两个月,一份延长三个月,都是按照时间进度分批还款。

    协议是签署了,但是边缘执行的时候,他却食言了。

    这一说也是三个季度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田玉华还想不到边缘会突然从他们眼中消失了。田玉华最后却是怎么也联系不上边缘了,他手机要么关机要么不在服务区。

    后来边缘甚至派出财务经理和法务主管,直接飞到蒙地去讨债。

    在蒙地蹲守半个多月,这财务经理和法务的主管楞是一次也没有见到边缘。在稀土集团这边,前台和保安曾经一度想把这两位讨债的堵在公司门外,田玉华一怒之下,把电话打给了稀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质问为何如此粗暴地对待债权人。

    这位手里捏着太极诀,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即便边总不是稀土的债权人,起码也是他们的债权人。虽然不是我跟你们有借的债,但好歹我也是法定代表人;虽然我是代边缘出面,但起码我知道田总您是恩人,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哪有杨白劳欺负黄世仁的?我了解情况,绝对不会发生保安欺负我们债权人的事情。”

    巧舌如簧,官话套话一套,绕来绕去,绵里藏针。

    边缘没说话,或许他知道即将迎接自己的是什么。田玉华接着说道:“钱赚到最后会如何?还不就是睡一个大豪宅吗?如此而已罢了!我办公室的墙壁上挂了一幅字,上面写的内容很简单: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谈判进行了两三个小时,僵持不下,最后还是边缘选择了妥协。

    田玉华和边缘签署了两份不同的还款协议。而还款期限,一份比田玉华原定期限延长两个月,一份延长三个月,都是按照时间进度分批还款。

    协议是签署了,但是边缘执行的时候,他却食言了。

    这一说也是三个季度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田玉华还想不到边缘会突然从他们眼中消失了。田玉华最后却是怎么也联系不上边缘了,他手机要么关机要么不在服务区。

    后来边缘甚至派出财务经理和法务主管,直接飞到蒙地去讨债。

    在蒙地蹲守半个多月,这财务经理和法务的主管楞是一次也没有见到边缘。在稀土集团这边,前台和保安曾经一度想把这两位讨债的堵在公司门外,田玉华一怒之下,把电话打给了稀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质问为何如此粗暴地对待债权人。

    这位手里捏着太极诀,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即便边总不是稀土的债权人,起码也是他们的债权人。虽然不是我跟你们有借的债,但好歹我也是法定代表人;虽然我是代边缘出面,但起码我知道田总您是恩人,哪有恩将仇报的道理?哪有杨白劳欺负黄世仁的?我了解情况,绝对不会发生保安欺负我们债权人的事情。”

    巧舌如簧,官话套话一套,绕来绕去,绵里藏针。

    这一席话明白无误地告诉田玉华:“实际上,你们跑到稀土讨债名不正言不顺,因为你们根本不是金紫稀土的债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