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2章 以退为进、讨债要钱
    坐在田玉华对面的边缘眯着眼睛,脸上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手里夹着香烟,静静看着田玉华的腿一直在轻轻抖着。

    在社交场合抖腿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表现。抖腿恨不得人心,特别是女士抖腿,更会让人心生反感。讲究些的大资本家们看到和自己谈事情的人抖腿,一般都不会和这种人做生意。

    中医认为,抖腿的人是因为肾精不足。肝是木,肾水,水生木,所谓的肝,肝肾同源,肾精足够强大的肝,肾精亏虚,精上的不足,肝,肝风内动,上晃动。

    男人补肾益精,抓活虚火的东西很容易生气,烦躁。这种人很不容易取得事业上的成功。

    但实际上,边缘认为田玉华抖腿是因为紧张。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比如有些人心情紧张的时候会拨弄自己的头发,或者身上的小饰品、衣角或者是来回来去的扣手指头。

    既然田玉华心情是紧张的,边缘反而更踏实了。虽然边缘知道什么叫来者不善,但依旧冲着田玉华淡淡一笑说道:“说起来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边缘有负田总。但是,话也说话来了。我确确实实还真的是从您的角度考虑出发的。实话对你说,接管这家稀土企业以后,我就觉得上当了!”

    田玉华听了边缘这话之后,微微一愣。刚呐呐的张了张嘴想说两句话,就听边缘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说道:“我们请了专业机构跑过来做了详尽的调查!”

    “做了什么调查?”田玉华眉头一皱,冷冷的问了一句。

    边缘掰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我们盘点了资产,结果妈的发现他们净资产比竞购时少了五亿,田总您也不是门外汉,您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吧!我正在为这个事情找他们协商呢!这损失说什么我也得找回来,淡淡是一个净资产就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后面细细碎碎的事儿都我不想说了……”

    虽然说不想说了,但是边缘碎碎叨叨的一边掰手指头,一边给田玉华细数稀土这边的“七宗罪”。

    田玉华刚听的有些不耐烦,嘴里嘀嘀咕咕正要说话就听边缘话音一顿,连忙冲着田玉华问道:“田总!你说,这种状况我怎么能让你贸然入股?还是债券靠谱,到时候真要出了问题我想办法还钱,你要是转了股……这就是帮兄弟我抗雷了。我怎么能这么坑你?”

    这是田玉华第一次听到这套说辞。

    不过田玉华不是傻子,任凭边缘“口吐莲花”,他自己也是上市公司的负责人,心中也在琢磨:这怎么可能呢?暂时不知道真假的情况下,那就存疑吧!

    毕竟,竞拍之前产权交易中心按照严格的法定程序对拍卖资产进行审计、评估。出现边缘说的这种巨大差异,那不是扯吗?

    想明白这些情况之后,田玉华低头吸了一口香烟,随即微微抬头瞥了眼边缘这家伙满口跑火车的“大喷子”!心中给边缘贴着了一张标签,核心不外乎:一派胡言!

    想明白这些之后,田玉华一言不发地盯着边缘,而且目光渐渐变得越发冰冷。

    边缘似乎明白了田玉华的意思,沉默了片刻之后感觉到田玉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淡淡煞气,连忙扭头冲着门外喊了两声。

    他房门外此时有两个助理守着,此时听了边缘的话之后连忙从外面跑了进来。其中一个助理递给边缘一个爱马仕的小挎包,边缘随手拉开了拉链。

    田玉华就没弄明白边缘究竟在搞什么鬼,眼看着边缘打开拉链,从包里拿出来一套完整而精美的印刷品之后,递到了田玉华的面前。

    “您看看?”边缘冲着田玉华问了一句。

    接过这份报告,田玉华发现这份印刷品其实是关于稀土资产评估的一份报告。至于是否权威田玉华暂时不知道,但是这份报告里却记录了固定资产以及负债部分。这些数字在田玉华的感觉中,似乎则明显有些大……

    边缘此时凑到了田玉华身边,指着评估报告上一些数字磨磨唧唧的说道:“这就是我们发现的问题,负债更多,固定资产折旧不少,都比竞标时提供的数字大多了,我必须向他们讨个说法。”

    田玉华冷着脸把这份报告默默翻完之后,这才微微扭头冲着边缘说了一句:“边总,其实我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我什么时候能收回借款。”

    收回借款?

    边缘原本期待着田玉华同情甚至同仇敌忾的各种回应。想了田玉华或许会出现无数种反应,但边缘自己偏偏就没想到田玉华会追讨借款。

    这一句话让田玉华很是有些意外,只听他冲着边缘朗声说道:“田总你看,我们当初不是签订了协议吗?我们按照协议条款来执行,只要按期分批偿还,我边缘肯定会如期履约!如果不能履约……我就从楼下的立交桥上跳下去!”

    “好,当然得履行协议。我这次来,就是此意。”

    田玉华底气十足的回应了一句之后,紧接着也扭头朝着门外招了招手后喊了一嗓子。

    来,肯定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人冲进来的。此时,一直守候在门口的法务经理走了进来。他递给边缘一份变更协议,内容是把之前的可转债全部变更为借款,且要求在未来六个月内完成,尤其是要执行协议里签署的一亿元收益补偿。

    一玩真的,边缘瞬间就慌了神。

    此时在想象刚才田玉华的标签,边缘突然明白人家分明就是以进为退。或许田玉华压根就没想要自己的股份?

    不管怎么说,边缘还是慌了,他首先没想到田玉华会玩真的。

    “田总,田总……这个借期还没到啊!这个,你给我的这个时间太紧了,说实话我根本就筹集不过来!”说话间,边缘的嘴里竟然透出了一丝丝的京腔京韵。

    当然田玉华对边缘刺刀上膛,白刃肉搏战之际,田玉华也刻意忽略了李炎和吴知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