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11章
    我这里的情绪更糟糕。第一大股东国企贝钢集团联手外资股东黎华世保险向上级部门举报,举报我这里挪用大笔资金、关联交易,提请主管部门介入调查。

    自然,我这里所谓成立纽夏控股集团的计划也要泡汤。

    我这里焦头烂额,在电话中再三拜托李炎,希望他多花点精力处理金紫稀土的事情:“只要要回借款,把窟窿补上,其他爱咋办咋办,先稳住位置最要紧。”

    李炎之前获悉举报之事,这次经当事人我这里证实,他颇为警惕:“你协助竞购金紫稀土的钱,是不是挪用的纽夏保险的资金?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也承诺过不动用纽夏保险一分钱。我还是股东,你怎么向股东交代?我怎么向我公司、向王为民他们交代?”

    我这里宽慰他说:“这些资金量不大,是可以向其他方拆借的。”

    挂电话时,他慨叹了一句:“有些事,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放心,我会给股东们一个合理交代!”

    两人似乎什么都没说,但感觉上两人又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交流这么金丹。

    边缘入主稀土是一场晚来的狂欢,还是一过分游览过再次来就介串李云了。

    没有足够的血迹经理,入主不久。恰值稀土成立十五周年,边缘大笔一挥,搞起了颇有排场的庆祝晚会。?那个晚会主管盛世竞技。出席,、头头脑都盛装尽数盛装出席,除了表示对纳税大户金紫稀土的重视和祝贺,还有一个稍微特别的原因,就是著名部队歌唱家,也就是赵薰要前来献歌,一时明星云集。

    一家欢乐几家愁。当边缘沉浸在聊发少年狂的喜悦中时,他的大债主田玉华却深陷后悔之渊。

    田玉华找过边缘,基本是这么说的:“我就是你的贵人,是你们的大功臣!”

    ………………

    我这里的情绪更糟糕。第一大股东国企贝钢集团联手外资股东黎华世保险向上级部门举报,举报我这里挪用大笔资金、关联交易,提请主管部门介入调查。

    自然,我这里所谓成立纽夏控股集团的计划也要泡汤。

    我这里焦头烂额,在电话中再三拜托李炎,希望他多花点精力处理金紫稀土的事情:“只要要回借款,把窟窿补上,其他爱咋办咋办,先稳住位置最要紧。”

    李炎之前获悉举报之事,这次经当事人我这里证实,他颇为警惕:“你协助竞购金紫稀土的钱,是不是挪用的纽夏保险的资金?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也承诺过不动用纽夏保险一分钱。我还是股东,你怎么向股东交代?我怎么向我公司、向王为民他们交代?”

    我这里宽慰他说:“这些资金量不大,是可以向其他方拆借的。”

    挂电话时,他慨叹了一句:“有些事,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放心,我会给股东们一个合理交代!”

    两人似乎什么都没说,但感觉上两人又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交流这么金丹。

    边缘入主稀土是一场晚来的狂欢,还是一过分游览过再次来就介串李云了。

    没有足够的血迹经理,入主不久。恰值稀土成立十五周年,边缘大笔一挥,搞起了颇有排场的庆祝晚会。?那个晚会主管盛世竞技。出席,、头头脑都盛装尽数盛装出席,除了表示对纳税大户金紫稀土的重视和祝贺,还有一个稍微特别的原因,就是著名部队歌唱家,也就是赵薰要前来献歌,一时明星云集。

    一家欢乐几家愁。当边缘沉浸在聊发少年狂的喜悦中时,他的大债主田玉华却深陷后悔之渊。

    田玉华找过边缘,基本是这么说的:“我就是你的贵人,是你们的大功臣!”

    我这里的情绪更糟糕。第一大股东国企贝钢集团联手外资股东黎华世保险向上级部门举报,举报我这里挪用大笔资金、关联交易,提请主管部门介入调查。

    自然,我这里所谓成立纽夏控股集团的计划也要泡汤。

    我这里焦头烂额,在电话中再三拜托李炎,希望他多花点精力处理金紫稀土的事情:“只要要回借款,把窟窿补上,其他爱咋办咋办,先稳住位置最要紧。”

    李炎之前获悉举报之事,这次经当事人我这里证实,他颇为警惕:“你协助竞购金紫稀土的钱,是不是挪用的纽夏保险的资金?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也承诺过不动用纽夏保险一分钱。我还是股东,你怎么向股东交代?我怎么向我公司、向王为民他们交代?”

    我这里宽慰他说:“这些资金量不大,是可以向其他方拆借的。”

    挂电话时,他慨叹了一句:“有些事,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放心,我会给股东们一个合理交代!”

    两人似乎什么都没说,但感觉上两人又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交流这么金丹。

    边缘入主稀土是一场晚来的狂欢,还是一过分游览过再次来就介串李云了。

    没有足够的血迹经理,入主不久。恰值稀土成立十五周年,边缘大笔一挥,搞起了颇有排场的庆祝晚会。?那个晚会主管盛世竞技。出席,、头头脑都盛装尽数盛装出席,除了表示对纳税大户金紫稀土的重视和祝贺,还有一个稍微特别的原因,就是著名部队歌唱家,也就是赵薰要前来献歌,一时明星云集。

    一家欢乐几家愁。当边缘沉浸在聊发少年狂的喜悦中时,他的大债主田玉华却深陷后悔之渊。

    田玉华找过边缘,基本是这么说的:“我就是你的贵人,是你们的大功臣!”我这里的情绪更糟糕。第一大股东国企贝钢集团联手外资股东黎华世保险向上级部门举报,举报我这里挪用大笔资金、关联交易,提请主管部门介入调查。一家欢乐几家愁。当边缘沉浸在聊发少年狂的喜悦中时,他的大债主田玉华却深陷后悔之渊。

    田玉华找过边缘,基本是这么说的:“我就是你的贵人,是你们的大功臣!”我这里的情绪更糟糕。第一大股东国企贝钢集团联手外资股东黎华世保险向上级部门举报,举报我这里挪用大笔资金、关联交易,提请主管部门介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