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601章 如何在市场里筹资
    李炎如此,还真的不是装模作样。

    德天系当家人王启华,这位本家在市场上传闻已久,什么神秘巨鳄、股市枭雄、资本大亨,资本市场对其爱恨交加。更关键的是,王启华也同他一样,出身也是底层的劳动人民家庭。

    据说王启华来京城的时候,兜里八百块钱起家,现在拥有数十亿元的资产,他的经历比李小腾要长很多,几乎是伴随了华夏资本市场的所有发展史。

    虽然王启华没有李小腾那么妖孽,可却能完成一部华夏资本市场上的草根创富小说。而且全篇都能萦绕着浓浓的励志味道!

    李炎记得王启华和李小腾还做过一次对手盘,虽然王启华在李小腾面前跪了但虽败犹荣!

    当然,李炎认为他们二人也有不同,且不说财富多寡,单说他们的兴趣点,就很不一样,并且很诡异。圈子里人说,王启华身处海外资本主义市场,却喜欢研究伟人的游击战和二十四史。

    李炎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喜欢看的却是货币战争以及美英的资本历史。

    一个是市场经济,一个是自称市场经济,背后站着国资调控。无疑,王启华更接地气。细微的差异决定本质的不同,但这并没有减弱李炎对他的崇拜和浓厚的兴趣。

    李炎当着吴知霖毕佩琳和王启凌几人的面,对王启华说:“王总,我对您的历史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然后,李炎如数家珍般把王启华的故事说了一大通。

    当农村孩子还在中学苦读时,他已经是少年大学生。

    当大家还在校园谈情说爱,他已经是当初大学生资本创业的领军人物。

    当大家毕业四处奔波求职时,他自己从八百块钱发展出来的私募性质的公司他已经被外资并购。并且获得人生第一桶金。

    王启华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掌控三家上市公司,资本市场上“德天系”初显端倪!

    王启华始终谦逊地听着李炎滔滔不绝的讲述。

    酒局中,趁着王启凌给王启华敬酒之际,吴知霖凑到李炎耳边小声说:“我给你的关系,让他们帮你操盘银种子酒!”

    李炎楞了一下,虽然自己能够明白吴知霖帮这事给自己争取助力干将,但是仅仅依靠吴知霖拉来的这两位大神似乎还不够看!

    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不是吗?

    现在,李炎觉得自己缺的是资金!

    和李小腾吃饭的时候,虽然聊的很好。全程虽然都没提银种子酒布局的事情,但话语中字里行间可都指向了银种子酒。甚至人家帮自己担保的前提,公孙起也说的明白:不要太特别,要跟着大家一起行动,不要掉队不要拖后腿。

    虽然一切都那么好,但是李炎却总感觉这是一张敞开的大网……

    席间,李炎频频主动举杯,很快就有点喝多了。

    王启华兴趣盎然,酒量不见底,脸色如旧,似乎越喝也越高兴。话匣子一打开,他开始讲述早期华夏资本时候的故事。

    当初是如何与德龙系抢股权认购证,是如何在银广夏崩盘之前逃顶,把中经开扔在了高位。如何在蓝田的造假中先一步看透了他们的“故事”,如何在国债事件中作壁上观,看着国家队掀桌子!坑了华夏三分之二人那桶油,他又是如何嘲讽。

    一生的故事,完全就是一部发展史。借此机会,李炎也正好向王启华请教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他理解捉妖镯里的捉妖诀。

    很多东西,没有过真正的经历是很难理解的。一场很大的事情,在捉妖诀里只用了寥寥几个字记录,上网都查不到……

    吴知霖、毕佩琳、王启凌等人跟着也算享受了一场思想的盛宴。

    李炎问得直接:“很感谢吴姐姐能把您引见给我。如果不是吴姐我还真不知道您竟然也是捉妖盟的人。我一直关注您,有些问题,想趁今天这次机会,向您请教!当然,如果觉得敏感,不方便的话那就当我没问。”

    王启凌接话说:“这是答记者问吗?瞧这架势,两位是要来一场记者答辩会啊?”

    王启华看着李炎,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轻言淡语。抿了口酒干净利落的回应一句:“知无不言。”

    李炎想了想直接问道:“并购是您的强项,我也知道,在股市熊市的时候是非常好的进入机会。我比较推崇保守主义的投资哲学,当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进入,当别人狂欢的时候我们退出。就如同流传已久的那个老和尚入市出市的段子一样。但是,资金讲究成本,比如国内并购我们从哪儿容易弄到比较廉价的资金?”

    其实李炎自己也明白,自己发展的太快了。从券商一个小员工“莫名其妙”的成了捉妖盟的盟主,成了京城交易局的一员。这种成就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努力的重点。但是自己却一蹴而就。

    当来到这个金字塔订单的圈子时,李炎已经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圈子应该有的知识,没有这个圈子里应该懂的权术,更没有这个圈子里应该掌握的财富。

    有钱没能力的人,被称作暴发户,土豪……

    自己这个既没钱有没应有能力和人脉的算什么?幸运儿还是凤凰男?

    李炎觉得,似乎都不是……

    王启华笑笑说:“相信你也知道一句话,这个市场缺的不是钱。我个人认为,稀缺的资源反而是我们的投资能力。现在募集资金的方法更加市场化,我们有好的项目,主要和大的保险公司谈,现在大的保险公司很担心资金的出路。如果现在有回报超过10%的项目,募集几百亿根本就不难。无非就是透明操作,利润分成,共同监管。很简单的方法。”

    “怎么判断金融业?您所投资和控制的企业,更多的是在金融业。这个圈子的口头禅是一定要与有钱人打交道,一定要做金字塔的顶部。也许是因为我们只在国内混,没有很好地接触到国外的资源和经验,所谓当局者迷吧。”李炎听到了险资这个思路之后,眼睛顿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