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87章 除了手指头硬的罗秘书长
    明知道是烫手的山芋,那能怎么办?扔地下吗?!

    通话之后,李炎硬着头皮开始想办法。从边缘那边了解了相关的人员构架以及核心人物之后,李炎冲边缘问了句:“这位国资老大喜欢什么?”

    边缘咋舌,随后掰着手指头咕哝道:“我觉得男人能喜欢什么?权利?金银?女人……无非也就这几样了吧?”

    “看样子你是不知道啊!”李炎无奈的苦笑反讽了边缘一句。

    边缘脸色略微暗淡的低下了头。

    一时间李炎有些无可奈何,拿着手机拨弄起屏幕。

    边缘在旁边忽然眼睛一亮,扭头冲着李炎笑着说道:“那个,要不百度一下?”

    李炎手机差点拍边缘脸上,什么都百度?这是能百度的事儿吗?国资老大如果喜欢什么都能百度出来,那哥们现在肯定下马了!

    “你是跟我逗逼吗?”李炎冷声冲边缘问了一句。

    “我不是看气氛有点紧张,想活跃一下气氛吗?”边缘干笑了两声之后,叹口气说道:“这事儿也没个明白人问问,我现在真接触不上国资的核心人物,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了。”

    李炎咳嗽了一声,眼角余光乜了边缘一眼之后拨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人接通了。

    “上官姐姐,在忙什么?”李炎笑嘻嘻的冲电话里问了一句。

    上官轩月吐了口寒气,紧了紧自己的大衣仰头看了眼滴血大教堂那蘑菇头的圆顶。朗声回应一句:“在圣彼得堡,有事吗?”

    李炎一听,下意识楞了一下。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上官轩月没在国内。

    “圣彼得堡?听着好像很耳熟啊!”李炎没话找话的套着近乎。

    “嗯,就是过去的列宁格勒。找我应该有事吧?”上官轩月嘴角微微一翘话语单刀直入,没打算跟李炎绕圈子。

    “嗯,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下,我这边这个项目国资的负责人你了解吗?和你说的一样,确实出问题了。现在我有点抓瞎呢……”李炎冲着上官轩月把情况说了一下。

    “负责人我也接触不上,听说是个很不容易对付的人。不过我知道他们那边罗秘书长好像比较容易接触。而且也比较能容易帮你!”上官轩月话音一落,李炎顿时眼睛就是一亮。

    能从身边人下手当然最好,这边如果能给说两句话对整个局面会有积极的作用!

    李炎明白国矿稀土取得谅解?这是与虎谋皮。现在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接着进行,而且听了上官轩月的话之后,李炎觉得事情也有了转机!任何事情都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总有解决办法。

    “罗秘书长是吧?他有什么爱好吗?不管是财还是色我这边尽量满足他!”李炎说完这话,忽然觉得有点不合适。

    与上官轩月一个女人谈这个,李炎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呦呵?真难从你嘴里听到这话啊!”上官轩月嘿嘿一笑,有些嘲讽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李炎是柳下惠一样的圣人呢!”

    “男人,男人!男人想犯的错误我都想犯,就是觉得有时候没必要,有时候没胆量。胆儿小!”李炎笑呵呵的冲上官轩月回应了一句。

    就听电话里上官轩月似乎也不想和李炎开玩笑了。很直接的说道:“老罗那人不缺钱,现在形势他更明白!至于女人他那个岁数……除了手指头硬哪儿都不硬了!”

    李炎没想到上官轩月这种女神也能说出这种话,暗暗一咧嘴。

    只是李炎不知道,上官轩月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也如同摸了一层牡丹红的胭脂。她下意识左右看了看,发现身边走过的都是“毛子”,倒也没了在国内时候的拘束。

    说这话,其实上官轩月也有讽刺李炎的意思。只不过他能不能听出来,上官轩月就不知道了……

    “额,那怎么办?难道没有突破口吗?”

    李炎愕然的问了一句!

    “也不是没有,罗秘书长一直是个军事爱好者。他喜欢打手枪!”上官轩月话语平静的对李炎诉说了一下。

    这话本来只是叙述事实,但是李炎听了这打手枪几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尴尬了。

    “我有罗秘书长的联系方式,你可以直接联系他一下。你就说你是我们上官家的朋友就成,后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吧。”上官轩月能如此,李炎自然心中无限感谢。

    拿了罗秘书长的电话之后,李炎本想和上官轩月在多说几句。不过后面的话还没出口是,上官轩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叹口气,明白自己这次又得欠人家上官轩月一个人情了。

    边缘这时候凑上来,冲着李炎问道:“电话是谁的?有什么最新进展吗?”

    “嗯,罗秘书长你知道吗?”李炎冲边缘问了一句。

    边缘一瞪眼,诧异的说道:“当然知道了,油盐不进的老骨头。不过能量还是挺大的,李炎老大……你不会是和罗老大联系上了吧?”

    “电话就是罗秘书长的,不过咱们得准备准备,投其所好!”李炎点头冲边缘回应了一句。

    “我去,罗秘书长好像清心寡欲的没突破口啊!好多人找打都被怼回去了……他……他好像宁愿清贫也不愿……”边缘说道这里,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

    李炎在大堂里要了一杯摩卡咖啡,端着咖啡杯脑海里浮现的则是上官轩月的容颜。特别让李炎记忆深刻的是她手里那把象牙小扇和她头上簪的那木头簪子。

    抿了一口咖啡,李炎明白有些事情自己Y一下也就算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事情,李炎从来不相信!

    “帮我找找,在这边哪儿有射击场!”李炎冲边缘吩咐了一声。

    边缘一愣,不过还是招呼过来自己的俩跟班吩咐了一通。时间不长那两人就跑回了边缘和李炎的身边。

    “边总,李总。我们问清楚了,这边最好的射击场距离稍微有些远。是沙鹰俱乐部!”

    李炎一点头,自己还真就需要远一些的射击俱乐部。从二人嘴里了解了详细情况之后,点点头。

    沉默了片刻之后,李炎打通了罗秘书长的电话。

    ……………………

    明知道是烫手的山芋,那能怎么办?扔地下吗?!

    通话之后,李炎硬着头皮开始想办法。从边缘那边了解了相关的人员构架以及核心人物之后,李炎冲边缘问了句:“这位国资老大喜欢什么?”

    边缘咋舌,随后掰着手指头咕哝道:“我觉得男人能喜欢什么?权利?金银?女人……无非也就这几样了吧?”

    “看样子你是不知道啊!”李炎无奈的苦笑反讽了边缘一句。

    边缘脸色略微暗淡的低下了头。

    一时间李炎有些无可奈何,拿着手机拨弄起屏幕。

    边缘在旁边忽然眼睛一亮,扭头冲着李炎笑着说道:“那个,要不百度一下?”

    李炎手机差点拍边缘脸上,什么都百度?这是能百度的事儿吗?国资老大如果喜欢什么都能百度出来,那哥们现在肯定下马了!

    “你是跟我逗逼吗?”李炎冷声冲边缘问了一句。

    “我不是看气氛有点紧张,想活跃一下气氛吗?”边缘干笑了两声之后,叹口气说道:“这事儿也没个明白人问问,我现在真接触不上国资的核心人物,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了。”

    李炎咳嗽了一声,眼角余光乜了边缘一眼之后拨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人接通了。

    “上官姐姐,在忙什么?”李炎笑嘻嘻的冲电话里问了一句。

    上官轩月吐了口寒气,紧了紧自己的大衣仰头看了眼滴血大教堂那蘑菇头的圆顶。朗声回应一句:“在圣彼得堡,有事吗?”

    李炎一听,下意识楞了一下。自己怎么也没想到上官轩月没在国内。

    “圣彼得堡?听着好像很耳熟啊!”李炎没话找话的套着近乎。

    “嗯,就是过去的列宁格勒。找我应该有事吧?”上官轩月嘴角微微一翘话语单刀直入,没打算跟李炎绕圈子。

    “嗯,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下,我这边这个项目国资的负责人你了解吗?和你说的一样,确实出问题了。现在我有点抓瞎呢……”李炎冲着上官轩月把情况说了一下。

    “负责人我也接触不上,听说是个很不容易对付的人。不过我知道他们那边罗秘书长好像比较容易接触。而且也比较能容易帮你!”上官轩月话音一落,李炎顿时眼睛就是一亮。

    能从身边人下手当然最好,这边如果能给说两句话对整个局面会有积极的作用!

    李炎明白国矿稀土取得谅解?这是与虎谋皮。现在事情也不是没有办法接着进行,而且听了上官轩月的话之后,李炎觉得事情也有了转机!任何事情都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总有解决办法。

    “罗秘书长是吧?他有什么爱好吗?不管是财还是色我这边尽量满足他!”李炎说完这话,忽然觉得有点不合适。

    与上官轩月一个女人谈这个,李炎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呦呵?真难从你嘴里听到这话啊!”上官轩月嘿嘿一笑,有些嘲讽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李炎是柳下惠一样的圣人呢!”

    “男人,男人!男人想犯的错误我都想犯,就是觉得有时候没必要,有时候没胆量。胆儿小!”李炎笑呵呵的冲上官轩月回应了一句。

    就听电话里上官轩月似乎也不想和李炎开玩笑了。很直接的说道:“老罗那人不缺钱,现在形势他更明白!至于女人他那个岁数……除了手指头硬哪儿都不硬了!”

    李炎没想到上官轩月这种女神也能说出这种话,暗暗一咧嘴。

    只是李炎不知道,上官轩月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也如同摸了一层牡丹红的胭脂。她下意识左右看了看,发现身边走过的都是“毛子”,倒也没了在国内时候的拘束。

    说这话,其实上官轩月也有讽刺李炎的意思。只不过他能不能听出来,上官轩月就不知道了……

    “额,那怎么办?难道没有突破口吗?”

    李炎愕然的问了一句!

    “也不是没有,罗秘书长一直是个军事爱好者。他喜欢打手枪!”上官轩月话语平静的对李炎诉说了一下。

    这话本来只是叙述事实,但是李炎听了这打手枪几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尴尬了。

    “我有罗秘书长的联系方式,你可以直接联系他一下。你就说你是我们上官家的朋友就成,后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吧。”上官轩月能如此,李炎自然心中无限感谢。

    拿了罗秘书长的电话之后,李炎本想和上官轩月在多说几句。不过后面的话还没出口是,上官轩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叹口气,明白自己这次又得欠人家上官轩月一个人情了。

    边缘这时候凑上来,冲着李炎问道:“电话是谁的?有什么最新进展吗?”

    “嗯,罗秘书长你知道吗?”李炎冲边缘问了一句。

    边缘一瞪眼,诧异的说道:“当然知道了,油盐不进的老骨头。不过能量还是挺大的,李炎老大……你不会是和罗老大联系上了吧?”

    “电话就是罗秘书长的,不过咱们得准备准备,投其所好!”李炎点头冲边缘回应了一句。

    “我去,罗秘书长好像清心寡欲的没突破口啊!好多人找打都被怼回去了……他……他好像宁愿清贫也不愿……”边缘说道这里,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

    李炎在大堂里要了一杯摩卡咖啡,端着咖啡杯脑海里浮现的则是上官轩月的容颜。特别让李炎记忆深刻的是她手里那把象牙小扇和她头上簪的那木头簪子。

    抿了一口咖啡,李炎明白有些事情自己Y一下也就算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事情,李炎从来不相信!

    “帮我找找,在这边哪儿有射击场!”李炎冲边缘吩咐了一声。

    边缘一愣,不过还是招呼过来自己的俩跟班吩咐了一通。时间不长那两人就跑回了边缘和李炎的身边。

    “边总,李总。我们问清楚了,这边最好的射击场距离稍微有些远。是沙鹰俱乐部!”

    李炎一点头,自己还真就需要远一些的射击俱乐部。从二人嘴里了解了详细情况之后,点点头。

    沉默了片刻之后,李炎打通了罗秘书长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