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758章 明天,我认为大盘该向下了 下
    “嗯,最近还有别的什么事儿吗?”李炎并没围绕着银种子酒接着探讨。

    杨牧野身子往沙发后面仰了仰,抿着嘴嗯了一声说道:“别的事情到没什么,麟腾系那边一切正常,没人和咱们这边接触过。对了……”

    说道这里,杨牧野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冲着李炎说道:“你去香江的这两天,毕佩琳来过一次,说找你有事。”

    “然后呢?”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之后,随口问了一句。

    杨牧野似乎想从李炎的脸上读出点什么,但最终嘿嘿一笑摇头说道:“毕佩琳来了之后,我当然是告诉他你去香江筹资去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肯定没法跟她说啊!让她直接联系你了,难道……没联系你吗?”

    李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在香江的这几天并没接到毕佩琳的电话。

    “哦,我想起来。她临走的时候说你回来了找她一下,好像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杨牧野说话的时候抬手挠了挠头,心中有些不知所谓的琢磨:有重要的事情还不打电话?

    “好吧,我知道了!”李炎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电话直接给毕佩琳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毕佩琳叹口气冲着李炎说道:“回来了?”

    “嗯,回来了……”李炎听了毕佩琳说话的空气,心中莫名一紧。自己盈盈觉察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有时间吗?”毕佩琳很直接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想都没想,直接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约个地方见一面。”毕佩琳话说的很干脆,不等李炎说话接着说道:“我不去你那边,嗯……去西单吧。”

    李炎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后,点头说道:“我半个小时左右能到西单。去哪儿找你?”

    “西单的广场吧。到了电话联系……”毕佩琳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炎举着手机,一脸蒙圈的眨眨眼瞅着电话一时间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杨牧野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就是……算了。我出去一趟!”李炎说话间吧手机揣进兜里,刚站起身子就听杨牧野说道:“肯定是小女人吃醋了,这事儿我应该比你有点经验。有些事儿哄哄就好了,男人和女人之间要是没点醋味生活还真就没劲了。”

    一边朝着房门口走去,李炎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杨牧野的话。

    眼看着李炎就要出门了,杨牧野连忙收到:“对了……那个我忘了告诉你了,毕佩琳来的时候我说漏嘴了,她已经知道你和吴知霖去香江的事情了。”

    “额……”李炎出门差点撞门框上。

    “还有……别走啊!银种子酒就这么看着吗?”杨牧野冲着李炎的背影追问了一句。

    “是的,先盯着。”李炎的声音从房门外飘了进来。

    知春路距离西单说近还真不近,但是说远似乎也没多远。

    推开出租车的门,李炎站在西单的文化广场上看着道路两旁川流不息的人群,李炎下意识要从兜里把手机摸出来,毕佩琳突然在李炎身侧朗声喊了一句。

    “我刚要给你打电话……”李炎举着自己手机冲毕佩琳摇晃了两下后,迎着毕佩琳走了过去。

    “究竟有什么事儿,这么神神秘秘的还把给约西单来了?”李炎心中有些惴惴不安的问了一句之后,见毕佩琳沉着脸并没表现出往日的摸样。

    “边走边说!”毕佩琳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之后,指了指不远处那玻璃幕墙密封的过街天桥道:“走,过去了在说。”

    李炎点了点头,跟在毕佩琳身后上了过街天桥。

    心中有些杂乱,李炎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儿让毕佩琳表现的如此不自然。自己想问但看着毕佩琳的摸样又不好意思问出口。

    上了过街天桥,阵阵平缓的乐曲飘进了李炎的耳中。

    过街天桥的正中央,有个帅帅的阳光男孩抱着一把类似吉他的乐器正自弹自唱。

    “越过山丘,遇见十九岁的我。戴着一双白手套,喝着我的喜酒!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为何婚礼上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当年的朋友。我说我曾经挽留,他们纷纷去人海漂流,那个你深爱的小妞,嫁了隔壁的王某……我问她幸福与否,她哭着点了点头,后来遇见过那么多人,想对你说却张不开口……”

    唱道动情处,李炎竟然幻想出十九岁的自己来到自己面前的画面。

    毕佩琳随手从包里翻出一张大钞,轻轻扔在了这个歌手眼前的吉他包里。

    那张大钞和包里那些一块,五块的钞票有着鲜明的对比!

    “走吧,你不是有事儿要找我说吗?”李炎听这人唱完了这首歌之后,微微一皱眉头扭头嘀咕了一句。毕佩琳似乎并不想走了,转身走到过街天桥的一侧,透过玻璃幕墙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车辆说道:“我知道一件事儿。”

    李炎听的出来,毕佩琳此时是要和自己讲正经事儿了。站直身子,冲毕佩琳点点头道:“那个银种子酒的事情吗?我最近感觉银种子幕后的作手就是想让大家追在最高点,所以我一直没着急下手。而且最近盘面也有问题,原本低迷的行情突然缩量拉了一个较大的涨幅,然后又在盘面上拉出来一个放量滞涨的走势,这种情况追进去,奉献还是太大了。”

    毕佩琳一脸诧异的看了看李炎,小声念叨了一句:“不是……”

    李炎苦笑道:“不是什么啊!一家人在一起不还各自打着小算盘,各自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吗?想让我在高位多花钱少拿筹码的套路罢了。最近市场里出了不少逼空的声音,只是目前的走势,根本就不是逼空。明天……我认为大盘就该向下了。银种子幕后的作手也是绝了,能借势这就说明他的控盘能力非常强,这一包大幅调整下来,不用费啥力气就完成一次洗盘!”

    毕佩琳扭头看了看此时一曲唱罢的南孩道:“我找你,是想告诉你交易局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