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74章 持续向下
    京城。

    杨牧野抱着一个台银色的MACBOOK笔记本,盯着屏幕间的银种子酒走势图忍不住皱眉。

    随手抓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之后,沉吟了片刻听里面有人沉声喂了一句,自己徐徐说道:“李炎已经把一个亿的门票给了麟腾系,他们给了李炎一个账户!”

    电话那头的人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杨牧野皱着眉头接着说道:“这边银种子酒可能不太好弄,您那边可能没机会下手!”

    “哦?”电话里的人笑了笑随即反问道:“为什么?”

    “目前银种子酒的走势已经过了快速买入的阶段,那个阶段一般都是价格处于相对的历史最低价位,如果说麟腾系的人刚刚介入为了防止便宜的筹码尾流,一般都会弄一快速买入的上升行情,你看……”杨牧野冲着电话里诉说着银种子酒的走势。

    诚然,目前的走势已经出现过一波快速上升的行情了,虽然这一波的拉升不大,只有百分之二十多,也没有什么连续的涨停,只是一路小阳线小阴线慢慢推升。但下方的成交量可是不断放大的!

    这一切足以证明有人在这边买去了不少筹码。

    “我看到了!”电话里的人沉吟了片刻之后回应了杨牧野一句,随后接着说道:“感觉到是进入打压的阶段了,不过这里面……”

    电话里的人沉吟了一下,似乎在研究盘面上的走势。

    杨牧野眉头皱着没有丝毫舒缓的趋势,打压对于大资金来说特别不利。就算是散户也是一种折磨。庄家一般都会才用高抛低吸的方式,迫使股价呈现出震荡不止的走势。这会让散户感觉无所适从,往往这个阶段也就失去了跟随的耐心。

    主力会接着高抛低吸来降低前期的筹码成本,虽然价格基本合理但是也属于那种可买可不卖的阶段。

    而对于大资金来说,这个阶段如果进场直接就会触碰到主力的脆弱神经。

    不管是主力在拉升还是打压,都会无限期的延长这个打压的过程。毕竟拉升起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这笔资金会给之后的拉升带来什么影响。一般来说都是负面的!

    毕竟,谁也不想拉升的时候出现一股逆流!做多的关键时刻如果大资金怂了,有时候可是要命的情况!

    说完这句话,杨牧野忽然想到了什么。冲着电话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道:“稍微等会,我去拿点东西。”

    把笔记本往旁边一放,杨牧野站起身子迈步走到了桌边。翻找了一下之后冲下面抽出了李炎之前用A3坐标纸画的银种子复盘图。轻轻吐口气转身回到沙发边又一次抱起笔记本后,皱了皱眉头嘀咕道:“李炎说,银种子酒那边可能在下一盘大旗!”

    说完这句话,杨牧野看着手里的这张A3的坐标纸。

    上面李炎画出了最近一段时间银种子酒的K线走势图。这个图和电脑显示的图没什么区别。如果要说有区别,一个是公正度自然没有软件成型的标准。二一个则是没有均线。

    但是李炎却在这些K线图上用一条条虚线勾勒出了一个个箱体走势。从上行的箱体勾勒到下行的箱体勾勒,在从中间的阻力位中找出压力、支撑点。一个个点形成了一条条线。这些线刚刚好就标注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趋势。

    “妈蛋,李炎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是真的变了还是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杨牧野下意识的嘀咕,被电话里的人听了去。

    对方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说什么?李炎不过就是个券商的底层渣渣,他能有什么新鲜的?要说有点本事也是野球拳的路子,我摸过他的底,推荐的时候大多数还比较准确,但是我让人算了一下,给我的答案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只不过运气比较好罢了。”

    杨牧野听了这句话之后,额头的青筋嘭嘭蹦了几下。自己真想对电话里的人吐槽一句:能推荐到位哪儿会是运气比较好?

    能把一个图形勾勒的如此清晰,那在支撑点上方。或者说股价突破之后推荐完全有很大的把握买一波上行的趋势!

    看着手里这张A3的坐标纸,杨牧野开始重新审视李炎。反而心中对电话里这人的评价不以为然了。

    “我也觉得李炎说的有道理!他能在这里面推测出有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凭感觉和运气。”杨牧野皱着眉头争辩了一句之后。

    电话里的人没再说话。

    杨牧野随即接着说道:“李炎他跟我说,公孙起把办好的机构账户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只是说了句看着买就成,有多少筹码就买多少筹码。后面就肯依等着了!然而李炎认为这里面是麟腾系,或者说是公孙起不想让李炎拿到太多的筹码,很有可能是要把李炎坑在高位!”

    “你怎么看?”电话里,许久之后对方才缓缓问了一句。

    “我?我认为李炎他这次或许是对的!银种子目前走成这样,或者真的是在布局一盘大旗!毕竟这次跟着麟腾系的人太多了,如果有人拿到的筹码比麟腾系还多,那李小腾就不是那个妖孽李小腾了!”公孙起深深吐口浊气,冲着电话里回应了一句。

    “好吧,我会让我的人开个会具体分析一下的。”电话里的人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想了想忽然说了句:“你和平成不太一样!”

    杨牧野一愣,下意识追问了句:“怎么不一样?”

    “你过去对李炎的看法和现在不一样了!”说完这句话,电话传来了忙音。

    杨牧野看了眼手机的屏幕之后,抿着嘴用鼻子出了口长气。抬手把攥在手里的电话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低下头目光聚焦在了李炎勾勒的这张A3坐标纸上。

    价格现在刚好卡在李炎标注的一条虚线上,而李炎在这条线的下放还画了一个持续向下的箭头符号。

    抬头看了眼此时的价格,如果把李炎勾勒的那条线粘贴在软件之中,此时的价格……已经跌破这条虚线了。

    后面,会持续向下吗?

    香江,元朗……

    “什么?吴知霖!我跟你说……我们嘉陵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这么说……我们怎么可能有利润?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这笔资金的汇报不能帮我们嘉陵扭亏,到时候就得退市到三板里挂牌了,我不是为了我个人要的收益,我是为了嘉陵,为了捧着嘉陵的碗吃饭的兄弟们要的!”田玉华沉着脸,朗声冲着吴知霖争辩道。

    吴知霖端着茶杯不疾不徐的悠悠品茶,田玉华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吴知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