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70章 担保连带责任
    到目前为止,李炎其实并不知道田玉华那边其实有计划把嘉陵控股拟向光龙基业集团有限公司协议转让全部1.5亿股,作价18.2亿元的事情。

    但是李炎不知道,并不代表吴知霖也不知道。

    嘉陵自己将其现有全部业务、资产及负债出售给国资的南方集团。而自己则向光龙基业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高速公路、商业地产类资产。

    此前,嘉陵的重组方案一度将光龙地产作为标的之一。

    外界也多认为,光龙地产这是要借此踏上他们自己的华夏二级市场。在股市上开始他们的征战。

    吴知霖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未过多的说什么。毕竟这样一个烫手的大山芋,田玉华留在手里才真的是奇怪呢。

    毕竟对嘉陵而言,对田玉华而言由于摩托主业经营困难,嘉陵近年一直在盈亏线上徘徊,卖壳真的是最无奈的选择了。

    早在10多年前其实市场就有传言嘉陵要卖壳了。

    嘉陵公司的业绩一直起不来,也没有优质资产,从国资的兵装集团的角度来讲,传言似乎也一直有此想法。

    如今嘉陵的公告称:经中介机构反复论证,重组交易方案及拟置入资产与光龙基业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资产存在同业竞争问题未能全部符合借壳上市条件,且因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方案也无调整空间,无法在日前完成重组相关预案,公司决定终止重组。

    同日下午,嘉陵再发公告称:南方集团终止其与光龙基业之间的股权转让约定。

    其实,早在年初嘉陵就开始停牌策划重组事宜,并一度将光龙地产作为标的公司对后者的收购计划也一再变更。

    如今重组宣告失败,嘉陵将其首先归结于政策环境的变化。

    在外界看来,股价长期低迷是光龙地产急切想拥有一个A股上市公司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其近两年“重仓”深城取得迅猛的业绩增长后,这一矛盾愈加凸显。

    而嘉陵之所以不遗余力推进重组,在于其控股股东田玉华急于甩掉包袱。

    作为华夏最早的摩托车企业,嘉陵曾经辉煌一时,但后来逐步走向衰落。

    去年的年报中,嘉陵仅获十亿元出头的营收,净利为亏损两亿元!同比下滑接近百分之三十!

    端起茶杯,田玉华冲着吴知霖苦涩一笑说道:“今年整个行情都不好,而按照规定,连续两年利润亏损将被实施ST警示,再亏损就要挂星了。嘉陵现在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

    吴知霖把手中的茶杯往桌面上轻轻一放,看了眼田玉华和他身边的人笑盈盈的说道:“田总,咱们也是老朋友了。我知道近年来你们嘉陵一直在盈亏线上徘徊,近几年在扣非后,其净利润一直为亏损状态。我看过汽车工业协会摩托车分会统计数据,去年摩托车全行业产销量下滑率均在10%以上……”

    话还没说完,田玉华身边不远处坐着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重重哼了一声道:“你这是在看我们笑话喽?”

    吴知霖看了她一眼,笑盈盈的说道:“恰恰相反,我们是来给嘉陵送温暖的!”

    来之前,其实吴知霖已经在李炎面前列出了雄心勃勃的筹资计划!

    这个计划最关键的部分,其实并不是嘉陵的态度。而是嘉陵背后的国资南方集团!

    听着吴知霖和田玉华等人聊天的时候,自己心里则盘算着:“这个项目运作如果能成功,得琢磨一下怎么把嘉陵并到稀土项目里……”

    接下来,吴知霖与李炎开始和田玉华等人商量资本运作的事。

    边缘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他心中也在打着另一个算盘。

    这次奔赴香江的时候,席间田玉华问他们之间怎么合作,这早在他们的盘算中。

    席间,谈起来不外乎就三个方面。

    第一是嘉陵集团拆借总计10.5亿元的资金。

    第二是由边缘持有的稀土相应股权作为质押。

    第三就是规定拆借期限以及向嘉陵集团的收益补偿了。初步承诺回报为一个亿。

    田玉华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之后,略为思索了一下说道:“总体方案是没有问题,但我需要补充几点:第一,这笔款项是可转债,可以债转股。至于何时转、什么价位转、转多少,主动权在于你们。第二,担保方还需要增加吴知霖,你需要承担连带责任。至于第三,收益补偿金为2亿元,不是1亿元。”

    边缘闻言额头上瞬间冒出了一层白毛汗。表情略显纠结的说道说:“20%的收益,这不是高利贷吗?!”

    李炎在一旁想了想冲吴知霖小声念叨了一句道:“收益补偿太高。他们想进入这个行业,但也知道这是新领域,创收需要时间,看来需要慎重权衡。另外增加你担保还要变更为可转债,是不是胃口有些太大了?”

    吴知霖没说话,只是在桌下轻轻抬起手抚摸了一下李炎的腿,那意思中更多的则是稍安勿躁的安抚。

    田玉华看了李炎一眼,似乎对他和吴知霖间的窃窃私语有些不太满意。

    这时候她扭头冲着边缘说了句:“边缘,你怎么看?”

    边缘跟本就没想到吴知霖回问自己,一时间怔了一下道:“这个,我觉得大家还可以在谈!当然……那个肯定是向着和则双利的方向对吧!”

    “哈哈,确实!和则双利。我喜欢你这句话!”田玉华说完了这话之后,扭头冲着吴知霖道:“我们是在商言商,有你吴知霖的隆重介绍,有你金融圈子里捉妖盟盟主的身份,咱们信任是有了!但商人追求利益最大化,在双方都能获益的前提下,任一方都有追求利益的权利,是吧?”

    田玉华说完这话之后,下意识楞了一下。看着吴知霖眉头紧皱,李炎表情古怪,边缘一脸懵逼之后,诧异的问了句:“你们……没事吧?”

    吴知霖一抬手,指了指李炎说道:“我不是捉妖盟的盟主,他才是!”

    李炎看着田玉华又是给自己斟茶,又是苦笑认错自己也没好在说什么。

    “小误会,小误会……”边缘在旁边糊里糊涂的敲着边鼓。主要是他担心拆借不成,毕竟10.5亿元对他而言,是天文数字,能拆借过来当然是天大的利好。此时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这笔资金。也顾不上盘算什么成本不成本了,他本能的驱动这自己搞到这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