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68章 引进外援
    看着面前的显示器,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却有点了下头。

    站在一旁的杨牧野根,本就看不出来李炎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自己在显示器中勾勒的图形。

    就在这时候,杨牧野见李炎歪头冲自己看了一眼之后咧嘴干笑道:“能帮我找下A4大小的坐标纸吗?如果要是有A3的当然更好!”

    杨牧野听李炎说要找坐标纸的时候,心中瞬间感觉有些憋闷。

    几张坐标纸到不是什么难事儿,最常见的坐标纸就是笛卡尔坐标系也就是直角坐标系的坐标纸了,通称小方格,小方格本和小方格纸都是很容易买到的东西。

    东西还找,但是李炎张嘴向杨牧野张嘴索要。让杨牧野额头上瞬间冒出些许虚汗!

    不用多说什么,杨牧野现在心中也了然了!

    李炎这是要做手绘图形啊!

    杨牧野明白,手绘图形的好处是谁画谁知道!曾经有人推荐给自己试试的时候说的明白:“金融市场是数字市场,图形是对数字的转换,方便投资者观察市场,想对市场有切身细腻的感受。”

    说完这话之后,推荐杨牧野自己手绘图的人鼓励道:“你不仿亲自动手试下,犹如亲手号脉,收获会非常大,尤其玩技术分析的投资者!当然也有缺点……”

    杨牧野当时嘿嘿一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鼻子尖嘀咕道:“缺点其实就是不适合我自己这样的懒人呗?”

    当时杨牧野对推荐人说:“过去学的时候有人经常跟我说指标的应用,比如什么的。可结果我看指标没用好像不如均线管用。可当我开始均线的时候,又有人跟我说我看均线其实没用!人家那些“大牛*货”们都是看裸K。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均线只有K线的图形。图形中干净的让习惯了界面布局看惯了均线的人会有种失落感!可当我画裸K的时候,又有人跟我有说我看K线没用了!”

    可后来杨牧野渐渐学到到了很多很多东西。此时看着李炎正趴在桌面间,找出前几年每日、每周、每月的银种子K线图间的最高价、最低价、收盘价和开盘价。笔尖说过之处找出了很多数据。

    杨牧野在一旁看着李炎找出了很多很多的齐全数据之后,开始勾勒图形。

    这是在干嘛?杨牧野当然知道对于历史脉络的追寻会对人有很大帮助,在预测方法中,有一种方法叫神经网络方法,即一种模仿生物神经元的网络计算模型,在使用前要用上千的样本数据去训练,调整。

    人的大脑不知要比它优秀多少倍!手绘K线图就是对人的大脑的训练过程,通俗地说也叫培养盘感!

    李炎能做到这一步,对杨牧野的认知冲击是非常大的。因为在最初,杨牧野还只是觉得李炎不过就是个券商里的寻常小员工。说难听点就是渣渣,能混到今天也不过是因为运气实在太逆天了。简直就是开了主角光环。

    可看着眼前的李炎把自己手边的历史资料中的最高点与最低点标明在方格纸的上下两端,而且还上下都预留了一点儿空间时。杨牧野心中如同泛起了汹涌的波涛!

    李炎留白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免得走势破出历史高点或低点时没有地方可以画新的K线。他手中此时在图纸间定出上下方的刻度,计算出每一小格代表的价位!然后是横轴和纵轴两侧标出时间单位后开始用铅笔绘出每一根K线。

    李炎的K线其实很简单,简单到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来。画的快,但李炎检查的却不快,他每绘完一大张核对没有错误之后才开始着色。当然这么做是为了区分阴阳走势,全部画完之后,李炎还尽可能标出每一波段的头部、底部、颈线、有意义趋势线。比如说是那种至少有三个波峰或波谷相连的阶段后,并在发生重大国家事件的K线上方或下方标明发生的事件。

    杨牧野暗暗咋舌的时候,心中感慨李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或者说他一直就这么厉害,只是没在我面前展露过端倪吗?

    李炎越强,杨牧野心里的压力就越大。

    如果说此时此刻李炎只是做的入门功课,比如在图形上标注什么阻力,支撑及通道。在弄什么形态,比如头肩、W底、M顶、三角形和黄金分割、波浪理论、数列黄金分割时间窗口这些东西。

    在用最小目标价位衡量最大目标价位杨牧野根本就不会担心。

    可此时的李炎专业能力竟然已经让杨牧野开始心虚了!

    “心虚啊!”李炎此时心虚的摇了摇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捉妖镯内壁上的捉妖诀来做的。东西是弄好了,可自己第一次拿来练手的却是银种子,这如何不让李炎心虚?

    “你看……”杨牧野拿着手中的这张A3的坐标纸,扭身冲着杨牧野比划了一下。随后就听李炎接着说道:“从这样图中,完全能看出银种子这是在下一盘大棋!我觉得麟腾系这边应该是不想让咱们拿到更多的筹码……”

    李炎的话还没说完,这时候就听房门被人咄咄敲响。

    “谁?”李炎眉头一皱,冲着房门喊了一句。

    咔嚓一声轻响,李炎就见翔哥笑呵呵的走进来了。

    “翔哥?有事儿吗?”李炎看着迈步走进来的翔哥,一脸诧异的冲其问了一句。

    “正忙着是吧?我也不多打扰你们,就说两句话哈!”说完这句话之后,李翔一侧身指了指房门方向说道:“这边有个帮忙站台的事情!”

    “站台?”李炎条件反射一样嘴里嘟囔了几句之后,抬手冲李翔比划了一下转身跟杨牧野说道:“让小屎蛋卖空所有手里的筹码吧!”

    安排好之后,李炎这才转身冲着面前的翔哥又笑了笑。

    忙人了!”翔哥冲着李炎嘿嘿笑了笑。

    李炎笑了笑也没说话的同时心里也明白,这个圈子里会经常有人被拉去站台,而且还言必称某某实力集团的老板,要么出现在地方党中央组织的招商引资项目洽谈会上,要么出现在高峰论坛上,要么出现在地方政府经济发展顾问神仙会上,至于企业被借用,则多半是联合竞标或参与并购呗……

    捉妖盟,还会有这种情况?

    李炎冲着翔哥点了点头之后,缓缓推开了凉茶的办公室大门。

    “不行,需要真正有实力的。拼盘的已有几家,现在需要找有实力有声誉有品牌的,关键是所做的产业看得见摸得着。我觉得这个最好,当然您提出来的那个也不错,空壳公司不能太多。”李炎站在房门口听吴知霖正在打电话,她此时几乎贴着耳朵一脸政策的说道:“我们现在做的这个案子,捉妖盟必须拿下来。”

    李炎听着吴知霖打电话,自己也颇为吃惊。

    原来吴知霖说的是北方一家大型国企的附属企业,横跨矿业、房地产、工程建设等多个领域。它的名字如雷贯耳。更为有趣的是,这家国有集团公司下属的“三产多经”企业20多年间创造了一段传奇,在眼花缭乱的改制中,完成了蛇吞象,资产超过母公司。

    “打算多少钱收购?这个数字肯定不会小。”

    “200亿?”物质女听完这句话之后,故意顿时报高了。

    “20亿?!你们够胆大的,20亿就想收购有数百亿资产的国企?”李炎在所有人都没跟他说话的时候。这次真的让人大为吃惊。

    “目前经审计的净资产有400亿左右。

    李炎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吴知霖知道身后是国家那位的势力远非王为民所能比,但如此大的项目非同小可。

    ……………………

    看着面前的显示器,李炎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却有点了下头。

    站在一旁的杨牧野根,本就看不出来李炎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自己在显示器中勾勒的图形。

    就在这时候,杨牧野见李炎歪头冲自己看了一眼之后咧嘴干笑道:“能帮我找下A4大小的坐标纸吗?如果要是有A3的当然更好!”

    杨牧野听李炎说要找坐标纸的时候,心中瞬间感觉有些憋闷。

    几张坐标纸到不是什么难事儿,最常见的坐标纸就是笛卡尔坐标系也就是直角坐标系的坐标纸了,通称小方格,小方格本和小方格纸都是很容易买到的东西。

    东西还找,但是李炎张嘴向杨牧野张嘴索要。让杨牧野额头上瞬间冒出些许虚汗!

    不用多说什么,杨牧野现在心中也了然了!

    李炎这是要做手绘图形啊!

    杨牧野明白,手绘图形的好处是谁画谁知道!曾经有人推荐给自己试试的时候说的明白:“金融市场是数字市场,图形是对数字的转换,方便投资者观察市场,想对市场有切身细腻的感受。”

    说完这话之后,推荐杨牧野自己手绘图的人鼓励道:“你不仿亲自动手试下,犹如亲手号脉,收获会非常大,尤其玩技术分析的投资者!当然也有缺点……”

    杨牧野当时嘿嘿一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鼻子尖嘀咕道:“缺点其实就是不适合我自己这样的懒人呗?”

    当时杨牧野对推荐人说:“过去学的时候有人经常跟我说指标的应用,比如什么的。可结果我看指标没用好像不如均线管用。可当我开始均线的时候,又有人跟我说我看均线其实没用!人家那些“大牛*货”们都是看裸K。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均线只有K线的图形。图形中干净的让习惯了界面布局看惯了均线的人会有种失落感!可当我画裸K的时候,又有人跟我有说我看K线没用了!”

    可后来杨牧野渐渐学到到了很多很多东西。此时看着李炎正趴在桌面间,找出前几年每日、每周、每月的银种子K线图间的最高价、最低价、收盘价和开盘价。笔尖说过之处找出了很多数据。

    杨牧野在一旁看着李炎找出了很多很多的齐全数据之后,开始勾勒图形。

    这是在干嘛?杨牧野当然知道对于历史脉络的追寻会对人有很大帮助,在预测方法中,有一种方法叫神经网络方法,即一种模仿生物神经元的网络计算模型,在使用前要用上千的样本数据去训练,调整。

    人的大脑不知要比它优秀多少倍!手绘K线图就是对人的大脑的训练过程,通俗地说也叫培养盘感!

    李炎能做到这一步,对杨牧野的认知冲击是非常大的。因为在最初,杨牧野还只是觉得李炎不过就是个券商里的寻常小员工。说难听点就是渣渣,能混到今天也不过是因为运气实在太逆天了。简直就是开了主角光环。

    可看着眼前的李炎把自己手边的历史资料中的最高点与最低点标明在方格纸的上下两端,而且还上下都预留了一点儿空间时。杨牧野心中如同泛起了汹涌的波涛!

    李炎留白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免得走势破出历史高点或低点时没有地方可以画新的K线。他手中此时在图纸间定出上下方的刻度,计算出每一小格代表的价位!然后是横轴和纵轴两侧标出时间单位后开始用铅笔绘出每一根K线。

    李炎的K线其实很简单,简单到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来。画的快,但李炎检查的却不快,他每绘完一大张核对没有错误之后才开始着色。当然这么做是为了区分阴阳走势,全部画完之后,李炎还尽可能标出每一波段的头部、底部、颈线、有意义趋势线。比如说是那种至少有三个波峰或波谷相连的阶段后,并在发生重大国家事件的K线上方或下方标明发生的事件。

    杨牧野暗暗咋舌的时候,心中感慨李炎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或者说他一直就这么厉害,只是没在我面前展露过端倪吗?

    李炎越强,杨牧野心里的压力就越大。

    如果说此时此刻李炎只是做的入门功课,比如在图形上标注什么阻力,支撑及通道。在弄什么形态,比如头肩、W底、M顶、三角形和黄金分割、波浪理论、数列黄金分割时间窗口这些东西。

    在用最小目标价位衡量最大目标价位杨牧野根本就不会担心。

    可此时的李炎专业能力竟然已经让杨牧野开始心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