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61章 要上天了
    其实,这次徐锦江是带着忐忑不安及愤怒的复杂心情来知春路的。公告出来后,锦江公司董秘的电话差点被一些投资者给打爆了,从来不冒头的个人投资大股东们也不只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难听的话就姑说了,好听点意见是:“纯粹与主业不符。”

    当然,也有些质疑是直接怒怼董秘:“给个理由,为什么出如此高价收购,须披露合作细节!”

    这些投资者说白了其实还是一些散户,只不过在股市里跌了补、补了跌一路跌一路补,最后拿到手里的筹码太多了,也就成了流通股大股东。如果这些人的意见还可以刻意忽略,那他们后面来的那些机构投资者派代表就不能不正视了。

    这些机构投资者的代表们,先是见的董秘,后来又要见董事长本人,一些有“合作关系”的券商研究所负责人也打电话给徐锦江追问:“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徐锦江一毛门子“官司”,想直接把电话挂了,可又不能得罪这些券商研究所的人。

    因为他们虽然表面上是研究所的人,但实际上却影响着券商的自营盘。自营盘又直接联系着机构投资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

    所以,徐锦江也只能在心里骂一骂:“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还没吃上一块肉,反而先惹了一身骚!”

    公告发布第三天,徐锦江就应邀跑到了知春路,他其实特别想找毕佩琳和李炎当面问个明白。同时也想当面问问当初从中撮合的毕佩琳与李炎:“这特么究竟是什么鬼!”

    端着茶杯,徐锦江看了眼坐在自己面前的吴知霖,目光又缓缓扫了眼一旁的李炎和毕佩琳。

    徐锦江起初在一进门的时候心里就早早拉起了防线,此时看着眼前的众人话语中透着警惕的味道缓缓说道:“如果让我们锦江集团掏这笔钱,说实话目前流动资金很难剥离出这么大一笔钱,所以我直接说吧……很难!而且咱们是签署过协议的,李炎……当初可是说好了只出力不出钱的!”

    徐锦江看着毕佩琳,但话语却是和李炎说的,其实也是说给毕佩琳听的!

    说着话,徐锦江的目光从边缘脸上转移到李炎、吴知霖脸上,最终死死地盯在了边缘身上。

    被徐锦江看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边缘依旧装出一副无辜、无可奈何的样子。坐在一旁的李炎微微一抿嘴,碰了下徐锦江的目光,心中若有所思。

    手里在捣鼓着茶道的吴知霖则面无表情,仿佛全世界只有她手中的那些茶道。

    气氛渐渐变得尴尬起来,李炎抬起头盯着边缘冷声问了一句:“还有两天?”

    “对,只有两天!时间太紧了,第一笔款子可不能逾期,否则前功尽弃,对方会怀疑我们的能力,那就很糟糕了。”边缘说到“我们”两个字时,特别的加重了语气,似乎他想冲在场的众人传递一个信息:咱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飞不了我,同样你们也跑不了!

    嘴角微微一翘,吴知霖瞥了眼边缘之后,眼角的余光在毕佩琳脸上瞅了瞅。随后目光又落在了她手中的那些茶道间。

    “喝茶……”吴知霖仿佛根本就没听到边缘说的话,她给众人的茶杯里倒了些许茶。

    李炎知道边缘的伎俩,昨晚边缘心急如焚地想要见他。自己估计着就肯定与收购款有关。随后,李炎对徐锦江诚恳地表态:“徐总……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承担责任,更不会连累你。很感谢你给我面子,这个人情我们领了,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

    徐锦江听李炎这一说,脸色虽然有所缓和。但是他依旧强调道:“我是给毕家侄女面子!”

    李炎并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点点头嗯了一声。

    一直没说话的毕佩琳也微微点了点头,其实当初同意与边缘签署合作竞标协议,徐锦江还不是冲着毕家的面子吗?

    徐锦江这时候冲李炎说道:“我昨晚准备找魔都毕家那边联系来着,后来电话我都拿起来来,可后来想想还是应该先和你沟通。”

    徐锦江这话让李炎微微一怔,毕竟他一提毕家,毕佩琳比李炎还紧张。只见她立即用手势制止:“这与我爸爸他们无关,也与我们合作的项目无关,是我个人的事情。徐叔叔这次毅然帮忙,是给我个人的人情,我会记住的。这样吧……这笔款,你这两天先替徐叔叔想办法解决了,我事后立即打到你的账户上。”

    说完这句话,毕佩琳下意识端起一小杯茶,一口喝完。

    徐锦江听了这话,心中顿时就是一喜。目光在看看吴知霖。只见吴知霖点点头:“这个事情就这么办了,毕佩琳先垫付,让她转账给你,放心。”

    听了这话,徐锦江的心情好了起来。

    李炎在旁边看傻眼了……

    边缘想对李炎说话,但被他制止了:“不要说感谢之类的话,我现在是对徐总负责。”

    听到李炎这样一说,边缘眨了眨眼睛最终欲言又止。

    这时,徐锦江站起来说:“我这就回去安排支付4.5亿的第一笔款项,同时起草相关文件。毕竟这不是小数,还得抓紧筹集,也还得与二位签署还款协议,只有二位担保,我才能放心打款。”

    吴知霖和李炎对视一眼,李炎现在蒙圈中,但还是和吴知霖一起对徐锦江点点头。

    徐锦江走到门边,跟站起来送行的边缘说:“这笔钱支付后,余款你得抓紧筹集了。”

    边缘紧握着他的手,用力抖着。“感谢,非常感谢!这是为了解燃眉之急,放心,不会为难你的。我说话算数!”

    送走徐锦江后,房间里的吴知霖和李炎立即脸色大变,一律阴沉着。

    吴知霖放下手中的茶壶,搁置一旁,自己斜靠在红木圈椅上,目光犀利地落在边缘肌肉已经松弛的脸上。

    李炎站起身子,双手插在西服裤子的裤兜里,靠着红木椅,冷冷地看了一眼边缘之后,扭头又一脸歉意的看了看毕佩琳。

    此时的边缘已经从刚才沉闷的谈话中,嗅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事已如此,他似乎是想好了以不变应万变,对于一个赤手空拳的人而言,最有杀伤力的一招不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直白点说,这就好像一个人欠了银行两万块钱。银行那就是爷爷一样催账!但是同样是这个人,如果欠了银行二十个亿呢?想来银行的信贷部负责人得跟孙子一样供着人家,不说什么好吃好喝大保健,估计只要能满足的,一准也就全都满足了。

    就怕这人挂了或者这人不还钱!

    边缘此时笑呵呵冲着房间里的几人打了个哈哈道:“这是咋啦,怎么这么看我?”

    李炎不想废话,直视着他:“你今天给我和吴总透个底,你那舅舅那边的人脉和你说的那些老首长、老领导的钱靠不靠得住?”

    边缘想了想,冲着李炎等人还是说了那句含含糊糊的话道:“应该靠得住吧。”

    什么叫应该靠得住!

    房间里的几人听了这话后脸色大变!

    吴知霖冲着边缘说道:“不是应该!边缘,我们也见了几次面了,我也知道你认识一些关系,徐锦江也走了,我们是关起门来打开天窗说亮话。之所以不想让徐锦江听到实际情况,是担心万一听到不妙的信息,连这笔首付款他都不给支付,那必然搞得你措手不及,仗还没有打就已经投降了!”

    边缘听吴知霖这么说,他低着头小声坦白道:“之前老首长、老领导的出钱收购,是我杜撰的。”

    果然不出所料!李炎的脑子轰然作响的同时。就听啪嗒一声脆响!

    歪头看了一眼,只见毕佩琳脸色铁青双唇微微颤抖。刚才一直被她拿在手里的茶杯此时落地粉粉碎。

    徐锦江承诺支付首付款后,边缘似乎完全放松下来。第一笔支付款有了着落,不会刚一开弓就蹦掉,因此边缘故态复萌,双手手臂跨在圈椅的扶手上,架着腿,着实就是一无赖摸样!

    “怎么他会有你这么给侄子!”李炎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但是话并没说出口。

    吴知霖和李炎对视一眼后,错身来到毕佩琳身边,她也没说话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拍毕佩琳的后背,轻轻安抚着……

    李炎突然就像爆炸的炮仗一样,猛地对边缘大发雷霆道:“你当初怎么说的?老首长、老领导委托你来竞标,他们有的是钱!孙子……你丫这是特么的在玩我们啊!”

    李炎脸色铁青,那一千万栽进去不说,徐锦江也跟着栽进去,人家还是上市公司老总,是毕佩琳拉来的关系找来的支援者,就因为给了毕家他这个侄女,也是给他们俩一个人情,就让人家蒙上不白之冤,跟着上了贼船?

    毕佩琳的老爸知道了这事,毕佩琳该怎么跟他说?

    李炎可是知道的,毕佩琳就是怕她老爸看不上她,总想做出点事情来的。眼前这事如果……

    隐瞒?怎么隐瞒?就算真的隐瞒下来了,从她个人角度而言,欺骗魔都的毕家吗?毕佩琳后面会更被动!而且那钱怎么办?越想越窝火,李炎曾经觉得自己从拿到捉妖镯那天开始,这么多的历练似乎已经到了所谓宠辱不惊的地步。

    可此时此刻,李炎觉得自己在残酷的真相面前好像要土崩瓦解。

    他表情阴冷,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立即打电话给徐锦江打电话!佩琳,首笔款支付取消吧!”

    边缘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李炎这句话,直击要害。

    此时,他坐卧不安一会儿看看吴知霖,一会儿看看李炎。最终目光无助的落在毕佩琳上上。

    吴知霖一言不发,也死死地盯着边缘看,所有人看得他心里发毛。

    边缘坐不住了,他也站起来,辩解说:“唉,李总、吴总、毕总!都是兄弟的不是。之前我认识的那些老首长们也是给我说话很硬的,说你尽管去拍,我们有办法弄到钱。当我去找他们出面筹资成立竞标公司时,他们说不便出面,随便找一家就可以,这不我才来找李总借了1000万吗?这次我们和锦江公司联合竞标成功,又去找老首长们,他们一会儿说竞标价格太高,一会儿说一下子筹集这么大一笔款子,难度很大!”

    李炎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那他们能筹集多少?”

    边缘说话迟疑:“这个,几千万都难。但是他们可以动用一些关系,未来我们可以用这个平台,做一些投资类的事情,这个问题肯定不大。”

    这是废话!李炎手里握着手机,保持着随时拨打电话的姿势。

    实际上边缘在心里快速盘算,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徐总,难道不怕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先支付第一笔,其他的慢慢来。只要钓上了一个,还怕其他人不跟着上钩吗?

    只要有人咬钩子,自己上天靠的就是他们了!

    边缘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李炎这句话,直击要害。

    此时,他坐卧不安一会儿看看吴知霖,一会儿看看李炎。最终目光无助的落在毕佩琳上上。

    吴知霖一言不发,也死死地盯着边缘看,所有人看得他心里发毛。

    边缘坐不住了,他也站起来,辩解说:“唉,李总、吴总、毕总!都是兄弟的不是。之前我认识的那些老首长们也是给我说话很硬的,说你尽管去拍,我们有办法弄到钱。当我去找他们出面筹资成立竞标公司时,他们说不便出面,随便找一家就可以,这不我才来找李总借了1000万吗?这次我们和锦江公司联合竞标成功,又去找老首长们,他们一会儿说竞标价格太高,一会儿说一下子筹集这么大一笔款子,难度很大!”

    李炎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那他们能筹集多少?”

    边缘说话迟疑:“这个,几千万都难。但是他们可以动用一些关系,未来我们可以用这个平台,做一些投资类的事情,这个问题肯定不大。”

    这是废话!李炎手里握着手机,保持着随时拨打电话的姿势。

    实际上边缘在心里快速盘算,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徐总,难道不怕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先支付第一笔,其他的慢慢来。只要钓上了一个,还怕其他人不跟着上钩吗?

    只要有人咬钩子,自己上天靠的就是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