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29章 因为刚好遇见你
    “上官轩月昨天晚上就走了。”李小腾双手抱胸,任凭海风打在自己脸上,面容间让人看不出小腾哥的喜怒哀乐。

    反倒是一旁的陆凛然有些诧异的问了句:“上官轩月走了?是不是她的直升机只是离开了,而她还在邮轮上?”

    陆凛然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好比看某人停车位里的车不见了,就推断这个人走了……这很不科学嘛!难道就不能是别人把车开走了吗?

    “腾哥……这个怪我。鹤天说想开开眼界,看看海天盛筵到底有多疯狂,然后……我昨天就带着他在里面呆了一会嘛!”公孙起说完这句话,眉头微皱随即有些懊恼的说道:“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那么一会光景上官轩月竟然就走了。”

    李小腾微微叹口气,冲着公孙起有些责备的说道:“不是我说你,鹤天才多大!我确实承认鹤天成年了,可是这么早你就让他接触这些东西,是不是太早了些?”

    “这个……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网络上什么没有?欧美的,俄罗斯的,小鬼子的群啪视频还少啊?不用我带他去,高鹤天看的就少了?”公孙起低着头用很小的身影嘀嘀咕咕的把话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李小腾眉头一挑,冲杨牧野朗声问了一句。

    “额,没什么,没什么!”公孙起干笑着冲李小腾回应了一句,随后低头叹了口气,手不自觉的揉了揉自己额头。

    “哼!”

    李小腾重重哼了一声,也没一直揪着这个话题反复念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转身冲着身旁的陆凛然说道:“凛然哥,上官轩月应给真的离开了,早上的时候我这边收到了确切的消息。管委会的上官金虹……走了!”

    “啊?”陆凛然一惊,几息的平静过后就见他突然一把拉住李小腾问道:“真的?真的!上官金虹才多大岁数?怎么可能好好的,人就走了?”

    “其实通过这次华夏酥糖的并购借壳上市事件,明眼人应该都能看出问题来。这么简单的错误上官轩月怎么犯?甚至圈子里很多人都说上官轩月参与了华夏酥糖在恒生里的炒作。她故意配合华夏酥糖的庄家。为的什么其实不用多说大家也能明白的,对吗?”李小腾不慌不忙的把话说完后,转身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公孙起和陆凛然。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二人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听李小腾接着说道:“从华夏酥糖的折戟沉沙,到今天海天盛筵举办人,竟然不是上官金虹而是她闺女上官轩月,依稀间其实就应该能嗅到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所以说,现在上官金虹走了。一切的猜测就都变得合情合理了!上官轩月没了她老爸上官金虹的庇佑,就算出国留过学,就算喝过洋墨水,吃过洋面包,可最终不过是空有一肚子理论知识的雏儿罢了。资本市场里的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以有心算无心,上官轩月怎么也不是对手是吧?还有这次海天盛筵的举行,管委会的上官金虹没来,却来了个小丫头!这本来就不对劲儿不是吗?”公孙起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瞬间把所有的一切都看的透透的了。

    李小腾等到公孙起把话说完,自己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在最终得不到证实的情况下,咱们最好静观其变。那边的消息虽然说上官金虹走了,是真是假尚未可知!”

    公孙起站在一旁小声沉吟了片刻,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深处的笑意。

    “这么高兴?”陆凛然缓缓扭动着他手上的手串,一边冲公孙起追问了一句之后。

    “腾哥,我刚才突然在想一个问题。你说……上官轩月现在开始掌权,她是会搞的更好,还是会把上官金虹留下来的财富守在极短暂的时光里挥霍一空呢?”公孙起轻轻问了一句。

    ………………………………

    “其实通过这次华夏酥糖的并购借壳上市事件,明眼人应该都能看出问题来。这么简单的错误上官轩月怎么犯?甚至圈子里很多人都说上官轩月参与了华夏酥糖在恒生里的炒作。她故意配合华夏酥糖的庄家。为的什么其实不用多说大家也能明白的,对吗?”李小腾不慌不忙的把话说完后,转身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公孙起和陆凛然。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二人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听李小腾接着说道:“从华夏酥糖的折戟沉沙,到今天海天盛筵举办人,竟然不是上官金虹而是她闺女上官轩月,依稀间其实就应该能嗅到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所以说,现在上官金虹走了。一切的猜测就都变得合情合理了!上官轩月没了她老爸上官金虹的庇佑,就算出国留过学,就算喝过洋墨水,吃过洋面包,可最终不过是空有一肚子理论知识的雏儿罢了。资本市场里的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以有心算无心,上官轩月怎么也不是对手是吧?还有这次海天盛筵的举行,管委会的上官金虹没来,却来了个小丫头!这本来就不对劲儿不是吗?”公孙起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瞬间把所有的一切都看的透透的了。

    李小腾等到公孙起把话说完,自己微微一笑说道:“不管怎么说,在最终得不到证实的情况下,咱们最好静观其变。那边的消息虽然说上官金虹走了,是真是假尚未可知!”

    公孙起站在一旁小声沉吟了片刻,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深处的笑意。

    “这么高兴?”陆凛然缓缓扭动着他手上的手串,一边冲公孙起追问了一句之后。

    “腾哥,我刚才突然在想一个问题。你说……上官轩月现在开始掌权,她是会搞的更好,还是会把上官金虹留下来的财富守在极短暂的时光里挥霍一空呢?”公孙起轻轻问了一句。

    “腾哥,我刚才突然在想一个问题。你说……上官轩月现在开始掌权,她是会搞的更好,还是会把上官金虹留下来的财富守在极短暂的时光里挥霍一空呢?”公孙起轻轻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