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28章 再来一回
    杨牧野看着蜷在沙发间,拿着手机正在玩王者农药的李炎。满脸错愕的问了句:“我说……你昨天晚上不会都在房间里面吧?”

    李炎一边打野,一边恩了一声。

    “我勒个去!我说昨天晚上找了你半天怎么就是找不见你人呢!有个脏蜜那叫一个胆儿肥啊,本来想拉着你一起开开眼的,谁想到你竟然在房间里刷了一宿农药?”说完这句话,杨牧野脚步虚浮的凑倒了李炎身旁,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我……我说亲啊!过去人家说穷玩车,富玩表,那啥玩电脑我总是觉得有些夸张了……放着妹子你不那啥,你这是……”

    杨牧野说道最后,见李炎低头开始准备“全军出击”的场景,黯然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咱俩三观不合。我说多了也没意思。”

    李炎斜眼瞅了瞅此时如同一只“熊猫”的杨牧野,嘴角微微一翘嗯了声说道:“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合。很正常的事情。我只是接受不了那些东西罢了。”

    咕噜……

    杨牧野吞了口唾沫,叹口气说道:“说实话,我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了。其实也对,说起来这些靡靡之音接触多了,忒特么的毁身体,我这老腰啊!现在就跟断了一样,晚上疯的有点太过分了,人要真这么一直持续下去,估计到不了四十岁就得成渣了。”

    “就是,就是……”李炎握着手机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别说四十岁了,你要是这么夜夜笙和,持续两天估计……”说道这里,李炎摇头一笑没在接着说话。

    “是啊!真特么得控制。我觉得现在简直被榨干了一样,那个……白天不也没什么事儿吗?我先休息休息,你别叫我哈!”杨牧野冲李炎嘀咕了一句。

    李炎轻轻嗯了一声,扭头看了眼杨牧野刚想说:“有过一次经历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吗?别……”

    这话只是在脑海里想了一下,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杨牧野接着说道:“往后真不能这么疯狂了,我睡一觉晚上再来一回……”

    李炎:“……”

    看着摇摇晃晃,浑身就好像打着摆子一样走出了自己房间的杨牧野,李炎忽然觉得自己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上官轩月离开以后,自己也只是朝着那诱惑的海天盛筵迈出了一步,随即就及时回头是岸了!

    只是一个恍惚,李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英雄再次被后羿给“盲狙”致死,顺手按了手机的返回键。站起身子朝着洗手间走去。

    李炎想今天再次“偶遇”上官轩月,如果实在遇不到,大不了自己找上门去总可以吧?

    曾经和捉妖盟与麟腾系构筑成资本市场三足鼎立的“管委会”,李炎心里隐隐觉得,如果自己能得到管委会的认可,届时这一大助力足以给自己加个“大分”!到时候应该距云凌交代下来的任务,更进一步吧?

    “上官轩月……现在会在哪儿呢?”李炎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之后,再次摁了下手机。看着被自己设置成手机屏保的上官轩月照片,叹口气暗想:“这特么到底是我脸盲记忆力差,还是上官轩月本人和照片差距大呢?怎么……怎么就和本人不一样呢?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大美女啊!难道……难道吴知霖给我的是美图秀秀版本?”

    想到这里,李炎梳洗一番后,换了一身休闲西服拉开了房门。

    “上官轩月现在在哪儿呢?”李炎轻声嘀咕了一句之后,看着远处蔚蓝的海洋有些怔怔出神。

    看着大海,上官轩月抬起手轻轻抹了下自己眼角间溢出来的泪花。

    “大小姐,请您节哀。上官先生……如果知道您现在这么伤心,想来他也会伤心的。”一个五十多岁的长着在一旁轻声劝慰着上官轩月。

    上官轩月没说话,目光依旧看着远处的海面。轻轻抽泣了几声,可以听的处她那种从骨子里发发出的伤悲。

    “上官先生不是把所有重要东西以及管委会的权利都交接给小姐了吗?您可是他唯一的继承人……现在管委会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小姐您的表现呢!”

    听了这话,上官轩月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之后,小声问道:“他们人呢?”

    上官轩月问的不是别人,是上官金虹为自己女儿安排的三个“顾命大臣”!

    放在过去叫顾命大臣,现代其实应该叫职业经理人更合适一些。

    上官家与捉妖盟不同,这里不是捉妖盟那种一个团体一个团体的集合。硕大的管委会最初虽然就是村子的管委会,但如今早已变成了一个特殊形态的“家天下”!

    权利的高度集中,有时候是好事儿。但更多的时候也容易因为决策失误而快速破家,最终导致璀璨的家族快速轰然倒塌。

    上官金虹自然明白这些道理,所以给上官轩月找了三个管委会里最能干的职业经理人来辅佐她。

    这三个人可以在上官轩月做出决策的时候提投反对票,直接影响上官家的那个“董事会”。

    “好的!郑叔叔您让他们去会议室等我。我去洗把脸补个妆就过去。”上官轩月说完这句话刚站起身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回头看了眼这位郑叔。

    心领神会的郑叔叔点点头说道:“咱们的人早上发来消息了,那个李炎在你走了以后好像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参加海天盛筵,不过最后他选择回房间一个人睡了一宿。现在好像在船上一个人在漫无目的的闲逛。”

    “闲逛?”上官轩月抬手抹了下眼角的泪痕,嗯了一声之后接着问道:“李小腾的人呢?”

    “李小腾昨天也没参与海天盛筵的活动,他和陆凛然两个人在房间里过了一夜。公孙起和高鹤天在海天盛筵里只是晃了晃,然后也相继离开了。”郑叔叔汇报了一下昨夜离开后的情况。

    上官轩月眉头一皱,下意识嘀咕道:“如果说李炎那个二愣子回自己房间我倒不觉得稀奇,公孙起和李小腾怎么也没参与海天盛筵?李小腾不是有很多女人吗?怎么可能是个清心寡欲的人?还有那个公孙起……”

    公孙起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看着空荡荡的停机坪道:“昨天晚上上官轩月就走了?这特么什么套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