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27章 高达,弄死他!
    “卧槽……”

    一直看好戏的公孙起此时是真爽了。从一开始只是觉得高鹤天只是在给李炎下马威,到后来以为要收场再到现在的峰回路转。

    公孙起差点就站桌面上给高鹤天击鼓助威了!

    今天李炎之所以能坐在这里,还不是因为公孙起的那张SVIP卡?

    当时自己通过姜楠,想要把吴知霖给搞定。从而掌控吴知霖再把触角延伸到捉妖盟里,一切的一切在公孙起心中似乎已经勾勒出了完美的轮廓。

    可是偏偏李炎的横亘干预,不仅让公孙起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还赔了钱!

    想想李炎当时那吊炸天的摸样,想想李炎当时用酒瓶子比在自己脖颈间的一切。

    公孙起甚至不愿意回忆当初自己的怂……

    甚至为了安抚李炎,公孙起把自己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海天盛筵的SVIP卡给了李炎。

    没那张卡,李炎能坐在船上?

    本来公孙起是真不想和李炎碰面了,若不是李小腾把自己拉来,公孙起无论如何不会参加今年的海天盛筵!

    偏巧,人世间没有如果。

    高鹤天缓缓站起身,脸上一脸鄙夷的看着李炎没说话。

    李小腾脸色铁青的哼了一声,冲着高鹤天冷冷说道:“鹤天!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高鹤天小声嘀咕了一句后乜了眼李炎。这才又冲着眼前的李小腾抿嘴说道:“腾哥,这事儿……哼!”

    有些话高鹤天没法说,可他眼睛里的光芒却似乎把一切都说明白了。

    在场看热闹的人其实都注意到了高鹤天看李炎的目光,那种眼神里浓浓的蔑视,换个没心没肺的傻子过来也能看的出来。

    本就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偏偏坐在了一张桌子上。一个篡这个圈子里的李炎,在高鹤天想来哪儿有资格与自己喝酒?

    李炎站在高鹤天的面前,感觉身旁所有人仿佛都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瞅着自己。

    那种火辣辣的炙热目光,换个心里素质不好的人估计就敢恼羞成怒又或者怂到极点。每个人在极端情况下应对实物的选择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但这两种方式往往还是两个极端……

    公孙起这时候看了眼身边的李小腾,压低了声音小声咕哝道:“腾哥,这事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说这话意思其实很明显。

    当初,设伏大司马的人就是高鹤天。到现在这件事儿做的依旧隐秘到少有人知。

    但少有人知道并不是没人知道,在场的李小腾和公孙起二人就是了解内情的人之一。

    高鹤天奔着捉妖镯去的,搞定了大司马之后本来拿着捉妖镯回来也就算了达到目的了。届时高鹤天拿着捉妖镯完全可以堂而皇之的入驻捉妖盟。

    一切的如意算盘,偏偏就被这个刁丝一样的李炎给搅黄了。

    如果只是搅黄了,高鹤天也不会对李炎有什么太过激的认识。可偏偏李炎拿着捉妖镯跑到了苏杭,之后进入了西湖资产管理公司掌权,之后又和京城交易局搀和在了一起,这现在出来了却成了捉妖盟的盟主。

    在高鹤天想来,李炎完完全全就是个“泥腿子”,那种天生的优越感让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喝!”高鹤天突然朗声冲着李炎低吼了一声,那如同小狮子般的面容此时不怒自威。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几乎就是与生俱来的那种上位者的气息。

    李炎皱了皱眉头,缓缓走到了高鹤天面前。在众人的面前弯下了腰。

    “妈蛋……”杨牧野小声咒骂了一声,看着李炎竟然低头端起了高鹤天吐过口水的酒杯,心中突然感慨自己难道眼瞎了?

    自己想要掌控李炎,从而帮身后的人掌控捉妖盟的计划没毛病。现在自己一步步辅佐着李炎走上正轨之后,也在李炎心中种下了种子。

    只要将来完成对捉妖盟哪怕部分的掌控,到时候自己完全就可以配合自己身后哪位控制住李炎。

    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推进着,但是今天李炎端起了高鹤天的酒杯,杨牧野就知道要“瞎”!

    当着金融圈子里所有顶级大佬们的面,如果李艳喝了高鹤天这杯酒。届时他讲被所有人唾弃!

    相当于,李炎这张牌将成为鸡肋。染黑容易洗白难!控制这样一个被核心圈子中的大佬们所蔑视的人物,光是想想杨牧野就下意识连续打了几个冷颤。

    哆嗦了几下,杨牧野猛的站起身子。

    原本,杨牧野想冲着李炎喊一句酒不能喝。如果李炎不停依旧我行我素,杨牧野甚至做好了上去夺杯子的准备。

    可就在杨牧野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大部分没忍住惊呼了一声。

    “额,艹!”公孙起在旁边看的额清楚,一切因为太过突然或者说太快。

    公孙起最终只是爆了句粗口,而坐在公孙起身旁的李小腾则眉头一皱,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与李小腾表情截然不同的还要说上官轩月。作为这次海天盛筵的主办人,上官轩月坐在首位看着小爷高鹤天难为李炎时,眉头就开始微微皱了起来。

    因为身份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圈子的不同。上官轩月的眉头只是越拧越深,但到最后一刻上官轩月也一句话都没说。

    可随着李炎弯腰去端那杯酒的时候,上官轩月的脸上的神色几乎变成了淡然。

    那种对事物放弃,已经没了期待的淡然之际。

    所有人就见李炎弯下腰,冲着高鹤天笑呵呵的端起那杯被小爷吐了口水的酒。

    那种仿佛根本不知道酒里已经被吐了口水,那种仿佛奴颜婢膝谢主人赏赐的摸样挂在李炎脸上,惹得在场所有人鄙夷的瞬间,李炎突然手腕一抖。这杯酒水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猛的超高鹤天奔洒而去。

    “啊!”高鹤天猛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种酒精进眼的灼烧痛苦让高鹤天忍不住吃痛咆哮了起来。

    倒在座椅间扭动的高鹤天,似乎想要站起来可又仿佛想尽快弄掉眼睛里的酒。

    李炎手里端着酒杯,嘴角噙笑一脸平静的看着倒在座椅间挣扎的高鹤天,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高鹤天这时候突然咆哮道:“高达,给我弄死他!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