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23章 天朝上品
    邮轮,李小腾的房间……

    “这个?”李大保拿起李小腾递过来的酒瓶上下打量了几眼之后,好奇的嘀咕了一句,随后把酒瓶往桌面上轻轻一放抬头看了眼李小腾。

    “腾哥……这个我不是太明白。”李大保皱着眉头冲李小腾问了一句。

    “来,尝尝看怎么样!”李小腾并没解答李大保的疑惑,只是随手拿起酒瓶,拧开了瓶盖之后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分酒器。

    这个分酒器是标准的分酒器,可以容二两三的白酒。

    李大保下意识推了下刚才坐在这里以后,李小腾就放在自己面前的酒杯。

    杯子是标准的三钱玻璃杯,浓香的白酒倒在了玻璃杯里。

    “尝尝?”李小腾冲着李大保做了个请的手势。

    “哦!”冲着李小腾回应了一句之后,李大保拿起酒杯看了几眼,随后轻轻抿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李小腾笑嘻嘻的看着李大保把酒喝了之后,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这个……这个好像……好像?”李大保咂摸咂摸嘴,下意识转身看了眼一旁的公孙起,眉头微皱道:“腾哥,你也知道我因为经常做盘的缘故很少喝酒。其实我也不会喝酒……但茅台我还是能喝的出来的。这不就是那种寻常的五十多度的茅台吗?”

    听了李大保的话之后,李小腾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公孙起在旁边眉头一皱,欲言又止,沉吟了片刻后连忙冲着李大保说道:“大保你再尝尝!”

    说话间,公孙起拿起分酒器又给李大保倒了一杯酒。

    一脑门儿诧异的李大保没好意思拒绝,毕竟今天见到李小腾之后,这位腾哥把自己让在这里落了座没拿茶也就算了,上来就给弄了一瓶酒。真不知道是不是红歌唱多了,在模仿那句: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哦哦,那我再尝尝吧。”李大保咕哝了一句之后,端起酒杯咕噜一声又仰头喝了一杯。

    “嘶……一般的茅台,没什么特别吧?我真不太懂酒!”李大保真有点无语了,自己确实不怎么喝酒,但是茅台和五粮液、金种子、水井坊、古越龙山这些还是还是能轻而易举分出来的。

    “还说你不会喝酒,嘿嘿……”李小腾拿着酒瓶突然笑了。

    “写的是茅台镇旗下的什么天朝上品,但是喝在嘴里明明就是寻常的茅台。这个我真说不好,腾哥……你今天来就让我喝酒。这……什么意思”李大保一脸茫然的冲着腾哥问了一句之后,手里摩挲着那三钱的酒杯看摸样似乎在给酒杯“把脉”。

    “你喝着和茅台差不多是吧?”李小腾追问了一句之后,见李大保下意识点了点头。自己随即接着说道:“得嘞,既然你都觉得是茅台,那咱们这故事就能接着往下演绎了。”

    “故事?”李大保真蒙圈了。自己没明白喝一杯酒怎么就上故事了?

    难不成真成了那段子: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行了,大保你也不是外人。我实话告诉你,这茅台旗下的天朝上品除了不是茅台的品牌,其余的所有都和茅台一模一样。具体过程我不太了解,但是我看了他们天朝上品的窖藏!”李小腾话说道这里,大保眉头一皱问了句:“哪儿的窖藏?”

    “当然是这茅台旗下的天朝上品呐!”李小腾说话间,指了指桌面上的酒瓶接着冲李大保描述道:“这天朝上品的窖藏就在他们茅台那边的一座山里。过去的路不是很好走,听他们本地人说当地人过去都是顺着河划船过去。那样是最方便也是最快捷的。”

    李大保虽然不明白腾哥为什么突然说起窖藏的事儿,不过依旧耐着性子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确实在听……

    “依山傍水的河流边上是二三十米长的青石板台阶,顺着台阶走到尽头是一个山洞。这山洞里一坛坛硕大的原浆就是……”说话间,李小腾伸手再次指了指这天朝上品的酒瓶。

    “喝的就是这个?”李大保诧异的问了一句。

    “酒引子啦!这种是售卖的好不好。如果你要是想喝原浆,到时候给你喝到醉!”李小腾哭笑不得的冲着李大保吐槽了一句。

    李大保伸手挠了挠自己后脑勺,自己对这东西说是一窍不通有些夸张,但是说起酒引子之类的,自己还真不清楚!

    似乎看出了李大保脸上的茫然,李小腾解释道:“酒引子就是那酒母,这东西指的是含有大量能将糖类发酵成酒精的人工酵母培养液。随着古方的流传,现在酒匠们都提倡工匠精神,所以习惯将固态的人工酵母培养液做成固体酒母然后弄到酒里。”

    其实本来李小腾对酿酒也基本上属于一窍不通的那种,他按照自己的理解给李大保解释了一通,自己也不管说的对不对了。一本正经的话说八道科普了一通之后,就听李小腾接着说道:“这酒我今天带了不少过来,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大家尝尝这酒,然后大家一起赚钱零用钱!”

    李小腾说的零用钱,比隔壁老王叔那小目标可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酒?腾哥……你什么时候搞上实体了?这卖酒能赚几个钱?”李大保有些不以为然的看了眼李小腾。

    似乎李大保自己从来就没想过李小腾做实体生意,还能和酒牵上什么关系!

    “这个吧……其实是这样的。我打算用这个酒缔结几个皮圈子里的朋友,然后联合着大家一起在二级市场上运作一吧。”李小腾的话音刚落,李大保差点没惊的蹦起来。

    伸着手指了指桌面上的酒瓶,一脸诧异的冲李小腾说道:“腾哥,你打算运作茅台?这个……这个……人家茅台可是国有资本,是人家国家队的禁脔。咱要是把手伸过去,到时候不让人家把咱们手剁了就是好的。你和咱们华夏掌管钱袋子的领导不也很熟吗?他能让你去动国家的钱袋子?”

    一连串的问题问过来,李炎嘿嘿笑了笑说道:“谁说要动茅台了。我说的就是这个天朝上品!”

    “这个?”李大保楞了一下,随手拿起这酒瓶打量了几眼后。皱着眉头冲李小腾问道:“哥,这……我最近没记得白酒板块里有这个天朝上品的名字啊!这个……上市了?”

    李大保问话中诧异里带着狐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是对的,但在李小腾面前却又变得不肯定了。

    当然没上市……

    “没上市?没上市……咱们怎么运作?”李大保诧异的冲李小腾追问了一句。

    “东西有了,到时候我们麟腾系会做找人来做广告的经销。到时候市场的业绩和口杯等等这一切出来的同时,我会想办法在二级市场上收一个壳公司。然后完借壳上市!”

    李小腾大体介绍了一下自己想法之后,冲李大保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情绪加入进来一起玩玩?”

    “腾哥……你打算借壳吗?”李打包脸上有些古怪的问了一句之后,随即接着冲腾哥说道:“如果要是借壳大盘股,可能会比较困难。你要找人联合来做我倒也觉得不奇怪了。可是……可是如果你只是打算找个中小创借壳,我相信以咱们麟腾系的实力,完全自己就能玩的很漂亮的,没必要在带别人了吧?”

    在李大保看来,腾哥这完全就是想让别热来搭顺风车的节奏嘛!

    “这个……大保兄弟的眼界好像有点窄了吧?”李小腾有些突然的回应了大保的话。

    “那个,这么说吧!腾哥你知道在我看来这条船这次的主人上官轩月前期的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李大保徐徐回应道。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李炎其实挺清楚。

    借助麟腾系的渠道汇总来的信息,李小腾觉得上官轩月也是打算借助华夏酥糖自立门户,只不过她这种心态被人利用了。

    李大保楞了一下之后,冲着李小腾和房间里一直没说话的公孙起表示道:“作为牟利的主题,华夏酥糖的现股东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布好局,再引入上官轩月作为概念炒作、高位套现。而在套现后,高位接盘的散户对于相比现价大幅折价的要约收购兴趣不大,因此导致上官轩月收购失败……”

    李小腾眉头一皱,及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看着李大保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上官轩月希望通过华夏酥糖这个壳将名下宏胜饮料运作上市,自立门户之心昭然若揭。但纵观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槽点多多,连差强人意都谈不上。第一,为何弃IPO选择借壳?对优质企业而言,借壳是不得以而为之,比如分众传媒、顺丰。如果认为A股市场政策风险高、不确定性大、排队时间长,可以到港股主板谋求IPO,缺点是估值偏低。由于炒家频频兴风作浪,使借壳上市企业的声誉受到负面影响,港股监管当局也一再表示要收紧借壳、打击“壳股”投机。在这样的背景下选择借壳,对上官家族来说不是什么光彩之事。第二,为何选择创业板?借壳上市名场本来就不佳,何况是从垃圾股、老千股、仙股遍地的创业板借壳。再说,借创业板的壳还要转板,还不如直接去主板IPO。十多年前,汇源果汁一边筹备IPO,同时一边着手在香港主板借壳,以策万全…

    ………………………………

    实本来李小腾对酿酒也基本上属于一窍不通的那种,他按照自己的理解给李大保解释了一通,自己也不管说的对不对了。一本正经的话说八道科普了一通之后,就听李小腾接着说道:“这酒我今天带了不少过来,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大家尝尝这酒,然后大家一起赚钱零用钱!”

    李小腾说的零用钱,比隔壁老王叔那小目标可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这个酒?腾哥……你什么时候搞上实体了?这卖酒能赚几个钱?”李大保有些不以为然的看了眼李小腾。

    似乎李大保自己从来就没想过李小腾做实体生意,还能和酒牵上什么关系!

    “这个吧……其实是这样的。我打算用这个酒缔结几个皮圈子里的朋友,然后联合着大家一起在二级市场上运作一吧。”李小腾的话音刚落,李大保差点没惊的蹦起来。

    伸着手指了指桌面上的酒瓶,一脸诧异的冲李小腾说道:“腾哥,你打算运作茅台?这个……这个……人家茅台可是国有资本,是人家国家队的禁脔。咱要是把手伸过去,到时候不让人家把咱们手剁了就是好的。你和咱们华夏掌管钱袋子的领导不也很熟吗?他能让你去动国家的钱袋子?”

    一连串的问题问过来,李炎嘿嘿笑了笑说道:“谁说要动茅台了。我说的就是这个天朝上品!”

    “这个?”李大保楞了一下,随手拿起这酒瓶打量了几眼后。皱着眉头冲李小腾问道:“哥,这……我最近没记得白酒板块里有这个天朝上品的名字啊!这个……上市了?”

    李大保问话中诧异里带着狐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是对的,但在李小腾面前却又变得不肯定了。

    当然没上市……

    “没上市?没上市……咱们怎么运作?”李大保诧异的冲李小腾追问了一句。

    “东西有了,到时候我们麟腾系会做找人来做广告的经销。到时候市场的业绩和口杯等等这一切出来的同时,我会想办法在二级市场上收一个壳公司。然后完借壳上市!”

    李小腾大体介绍了一下自己想法之后,冲李大保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情绪加入进来一起玩玩?”

    “腾哥……你打算借壳吗?”李打包脸上有些古怪的问了一句之后,随即接着冲腾哥说道:“如果要是借壳大盘股,可能会比较困难。你要找人联合来做我倒也觉得不奇怪了。可是……可是如果你只是打算找个中小创借壳,我相信以咱们麟腾系的实力,完全自己就能玩的很漂亮的,没必要在带别人了吧?”

    在李大保看来,腾哥这完全就是想让别热来搭顺风车的节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