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22章 且听风吟
    “是啊,想放松心情的时候就去看海。可看多了幽静自然就会想要热闹点。安静久了自然也就怀念起人间的烟火了。”女孩冲着李炎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之后,想了想问道:“是这个意思吧?”

    李炎一咧嘴,随口说道:“其实,我就想说却什么就想要得到什么,怎么觉得你总结起来比我想说的还好。”

    说完这句话以后,李炎忍不住多大量了身旁的女孩几眼,心中略微带着些许惋惜的琢磨着:这妹子简直就是学霸啊!有这么好的文学素养,干点什么不成?非跑来当外围……这特么狗娘养的生活让有的人像一条疯狗般咬过,跪过,低头过,然后荣耀过。可也让有些人咬了,跪了,然后就沉沦了吗?

    下意识摇了摇头,李炎这时候就听她说了句什么。下意识一愣歪头看了眼问道:“你说什么?”

    女孩并没在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只是冲着李炎露出了脸上盈盈的笑容。

    “你也是来参加这次海天盛宴的吧?”李炎见这女孩歪着头看着自己,尴尬之间没话找话般冲她问了一句。

    “算是吧……”

    李炎明显能看出这女孩下意识楞了一下,随后给自己的回应略带着些许的牵强。

    “靠,我这是问的什么啊?这不摆明了在嘲讽人家吗?”李炎心中在一瞬间自责了一下。

    看了眼此时依旧脸上保持着淡淡笑容的她,李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了解这个群体。记得自己看过一份调查,说她们大多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比如什么平面模特、演员。她们出演过你压根没听说过的电影、电视剧。网上都是她们的****照;她们之间互为介绍人,有一份“明码标价”的价目表,项目包括陪吃、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嗨。

    最终,她们有人“上岸”做了小蜜,有人“洗白”成了明星……

    可是这个女孩给李炎的感觉明显不是那种绿茶的感觉。

    清爽,沉稳,乐观开朗。身上如迷雾般给人一种沉淀后绽放的感觉。与此同时李炎在来的路上听杨牧野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关于海天盛宴中外围们发生的“故事”。

    比如大部分金融圈子里的大佬们都喜欢玩些刺激的内容,什么鳝始鳝终,什么俄罗斯轮盘,还有深水炸弹。

    当时,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以后好奇的追问了下什么是鳝始鳝终,什么又是深水炸弹。至于俄罗斯轮盘这个,李炎自己想了想倒也能脑补的出来。毕竟从小看了那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不说心中无马但也差不多了。

    当时杨牧野给出的答案,让李炎深深咋舌。

    依着杨牧野的意思,这鳝始鳝终在圈子里可谓众所皆知。虽然这个有点重口味,但不少人对其都趋之若鹜。毕竟这些大佬们的都不缺女人,所以追求的东西在李炎这个纯洁小男人眼里就变得更加另类了。

    杨牧野说:自己曾经听一个朋友说,他们二十来个高富帅把三个外围妹子扒光了,用绳子绑起来吊在屋顶。然后在菊花里塞一条黄鳝。

    让这几个外围不出不喝的情况下,不让黄鳝滑落出来。只要能坚持一天一夜,在场的每个人就给她们五万块钱。过了二十四小时以后,最后一个把黄鳝掉出来的,在这些钱的基础上,她还能得到京城三环内的一套学区房。

    李炎下意识看了身旁女孩,目光不自然的在其屯部多看了几眼。

    鳝始鳝终真假李炎不知道,但是想想自己就有种扎心的感觉。难道金钱能然人抛弃掉一切,任凭被人践踏?

    就算当今这个社会百分之十的人掌控着百分之九十的财富。想要从平民阶层跻身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阶层需要几代人的攀爬。但李炎觉得人最不应该丢的似乎就是尊严吧?

    资本的原始积累确实血腥,如果一步登天的代价如此昂贵,李炎觉得似乎不要也罢!

    ………………………………

    “是啊,想放松心情的时候就去看海。可看多了幽静自然就会想要热闹点。安静久了自然也就怀念起人间的烟火了。”女孩冲着李炎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之后,想了想问道:“是这个意思吧?”

    李炎一咧嘴,随口说道:“其实,我就想说却什么就想要得到什么,怎么觉得你总结起来比我想说的还好。”

    说完这句话以后,李炎忍不住多大量了身旁的女孩几眼,心中略微带着些许惋惜的琢磨着:这妹子简直就是学霸啊!有这么好的文学素养,干点什么不成?非跑来当外围……这特么狗娘养的生活让有的人像一条疯狗般咬过,跪过,低头过,然后荣耀过。可也让有些人咬了,跪了,然后就沉沦了吗?

    下意识摇了摇头,李炎这时候就听她说了句什么。下意识一愣歪头看了眼问道:“你说什么?”

    女孩并没在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只是冲着李炎露出了脸上盈盈的笑容。

    “你也是来参加这次海天盛宴的吧?”李炎见这女孩歪着头看着自己,尴尬之间没话找话般冲她问了一句。

    “算是吧……”

    李炎明显能看出这女孩下意识楞了一下,随后给自己的回应略带着些许的牵强。

    “靠,我这是问的什么啊?这不摆明了在嘲讽人家吗?”李炎心中在一瞬间自责了一下。

    看了眼此时依旧脸上保持着淡淡笑容的她,李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了解这个群体。记得自己看过一份调查,说她们大多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比如什么平面模特、演员。她们出演过你压根没听说过的电影、电视剧。网上都是她们的****照;她们之间互为介绍人,有一份“明码标价”的价目表,项目包括陪吃、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嗨。

    最终,她们有人“上岸”做了小蜜,有人“洗白”成了明星……

    可是这个女孩给李炎的感觉明显不是那种绿茶的感觉。

    清爽,沉稳,乐观开朗。身上如迷雾般给人一种沉淀后绽放的感觉。与此同时李炎在来的路上听杨牧野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关于海天盛宴中外围们发生的“故事”。

    比如大部分金融圈子里的大佬们都喜欢玩些刺激的内容,什么鳝始鳝终,什么俄罗斯轮盘,还有深水炸弹。

    当时,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以后好奇的追问了下什么是鳝始鳝终,什么又是深水炸弹。至于俄罗斯轮盘这个,李炎自己想了想倒也能脑补的出来。毕竟从小看了那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不说心中无马但也差不多了。

    当时杨牧野给出的答案,让李炎深深咋舌。

    依着杨牧野的意思,这鳝始鳝终在圈子里可谓众所皆知。虽然这个有点重口味,但不少人对其都趋之若鹜。毕竟这些大佬们的都不缺女人,所以追求的东西在李炎这个纯洁小男人眼里就变得更加另类了。

    杨牧野说:自己曾经听一个朋友说,他们二十来个高富帅把三个外围妹子扒光了,用绳子绑起来吊在屋顶。然后在菊花里塞一条黄鳝。

    让这几个外围不出不喝的情况下,不让黄鳝滑落出来。只要能坚持一天一夜,在场的每个人就给她们五万块钱。过了二十四小时以后,最后一个把黄鳝掉出来的,在这些钱的基础上,她还能得到京城三环内的一套学区房。

    李炎下意识看了身旁女孩,目光不自然的在其屯部多看了几眼。

    鳝始鳝终真假李炎不知道,但是想想自己就有种扎心的感觉。难道金钱能然人抛弃掉一切,任凭被人践踏?

    就算当今这个社会百分之十的人掌控着百分之九十的财富。想要从平民阶层跻身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阶层需要几代人的攀爬。但李炎觉得人最不应该丢的似乎就是尊严吧?

    资本的原始积累确实血腥,如果一步登天的代价如此昂贵,李炎觉得似乎不要也罢!

    “是啊,想放松心情的时候就去看海。可看多了幽静自然就会想要热闹点。安静久了自然也就怀念起人间的烟火了。”女孩冲着李炎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之后,想了想问道:“是这个意思吧?”

    李炎一咧嘴,随口说道:“其实,我就想说却什么就想要得到什么,怎么觉得你总结起来比我想说的还好。”

    说完这句话以后,李炎忍不住多大量了身旁的女孩几眼,心中略微带着些许惋惜的琢磨着:这妹子简直就是学霸啊!有这么好的文学素养,干点什么不成?非跑来当外围……这特么狗娘养的生活让有的人像一条疯狗般咬过,跪过,低头过,然后荣耀过。可也让有些人咬了,跪了,然后就沉沦了吗?

    下意识摇了摇头,李炎这时候就听她说了句什么。下意识一愣歪头看了眼问道:“你说什么?”

    女孩并没在重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只是冲着李炎露出了脸上盈盈的笑容。

    “你也是来参加这次海天盛宴的吧?”李炎见这女孩歪着头看着自己,尴尬之间没话找话般冲她问了一句。

    “算是吧……”

    李炎明显能看出这女孩下意识楞了一下,随后给自己的回应略带着些许的牵强。

    “靠,我这是问的什么啊?这不摆明了在嘲讽人家吗?”李炎心中在一瞬间自责了一下。

    看了眼此时依旧脸上保持着淡淡笑容的她,李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了解这个群体。记得自己看过一份调查,说她们大多有一份能摆上台面的职业,比如什么平面模特、演员。她们出演过你压根没听说过的电影、电视剧。网上都是她们的****照;她们之间互为介绍人,有一份“明码标价”的价目表,项目包括陪吃、陪睡,出席重口味派对,甚至陪嗨。

    最终,她们有人“上岸”做了小蜜,有人“洗白”成了明星……

    可是这个女孩给李炎的感觉明显不是那种绿茶的感觉。

    清爽,沉稳,乐观开朗。身上如迷雾般给人一种沉淀后绽放的感觉。与此同时李炎在来的路上听杨牧野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关于海天盛宴中外围们发生的“故事”。

    比如大部分金融圈子里的大佬们都喜欢玩些刺激的内容,什么鳝始鳝终,什么俄罗斯轮盘,还有深水炸弹。

    当时,李炎听了杨牧野的话以后好奇的追问了下什么是鳝始鳝终,什么又是深水炸弹。至于俄罗斯轮盘这个,李炎自己想了想倒也能脑补的出来。毕竟从小看了那么多少儿不宜的东西,不说心中无马但也差不多了。

    当时杨牧野给出的答案,让李炎深深咋舌。

    依着杨牧野的意思,这鳝始鳝终在圈子里可谓众所皆知。虽然这个有点重口味,但不少人对其都趋之若鹜。毕竟这些大佬们的都不缺女人,所以追求的东西在李炎这个纯洁小男人眼里就变得更加另类了。

    杨牧野说:自己曾经听一个朋友说,他们二十来个高富帅把三个外围妹子扒光了,用绳子绑起来吊在屋顶。然后在菊花里塞一条黄鳝。

    让这几个外围不出不喝的情况下,不让黄鳝滑落出来。只要能坚持一天一夜,在场的每个人就给她们五万块钱。过了二十四小时以后,最后一个把黄鳝掉出来的,在这些钱的基础上,她还能得到京城三环内的一套学区房。

    李炎下意识看了身旁女孩,目光不自然的在其屯部多看了几眼。

    鳝始鳝终真假李炎不知道,但是想想自己就有种扎心的感觉。难道金钱能然人抛弃掉一切,任凭被人践踏?

    就算当今这个社会百分之十的人掌控着百分之九十的财富。想要从平民阶层跻身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阶层需要几代人的攀爬。但李炎觉得人最不应该丢的似乎就是尊严吧?

    资本的原始积累确实血腥,如果一步登天的代价如此昂贵,李炎觉得似乎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