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18章 盛宴
    ,最快更新金融弑猎者最新章节!

    “嗯嗯,我知道了。”

    “……”

    “嗯,等我消息吧。”

    李炎坐在吴知霖的对面,缓缓挂断而来电话之后这才抬头看了眼自己面前的吴知霖。

    “谁打来的?”吴知霖皱着眉头冲李炎问了一句。

    “嗯,边缘打来的。”李炎回应了吴知霖的话之后扭头冲其看了几眼之后,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出什么问题了?”吴知霖好奇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没谈拢,崩了!”李炎回答的倒也干脆,直接把边缘提出来的问题都冲着吴知霖了过去。

    “呜,这样啊?”吴知霖挠了挠自己额头上的留海想了想说道:“这事儿我觉得倒也不怎么难。”

    “不难?这还不难?”李炎满脸苦涩的冲吴知霖问了一句以后,紧接着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吴知霖想了想,思路清晰了以后并没对着李炎绕圈子,只是说了句:“跟国企做事儿,说复杂能让人一夜急白了头。说简单那也当真简单的让人最后。刚才我想到了了一把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李炎是真好奇,真的很想知道。

    吴知霖想了想之后冲着李炎淡淡说了句:“其实可以考虑实际情况不认可他们审计和评估造假,堂堂国企怎么可能造假?不过,如果市场价格发生重大波动,在这个层面上对竞标资产进行实际价值评估后,可以考虑调整……其实我的想法毕你们更简单,只要有个吹哨就可以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我觉得如果这事儿就算百分百的顺利进行了,在内部的备忘录里想来八成也签署不了!”

    挂了李炎的电话,边缘松了口气。

    在他的头脑中,国企基本上是一把手说了算,有几个国企不搞一言堂?一言堂就是搞权威,没有权威你在国企肯定干不了三天,这是铁律。即使混了个一年半载,最终还是会被换掉,之所以会这样,要么是被主管部门认为能力不行,要么放权图个安稳,结果手下各个小利益团体把公司搞得百孔千疮。当然,也有干到任期届满的,那是凤毛麟角。

    “如果能弄来口头承诺……那口头承诺就口头承诺吧。总比没有的好

    ………………

    “嗯嗯,我知道了。”

    “……”

    “嗯,等我消息吧。”

    李炎坐在吴知霖的对面,缓缓挂断而来电话之后这才抬头看了眼自己面前的吴知霖。

    “谁打来的?”吴知霖皱着眉头冲李炎问了一句。

    “嗯,边缘打来的。”李炎回应了吴知霖的话之后扭头冲其看了几眼之后,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出什么问题了?”吴知霖好奇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没谈拢,崩了!”李炎回答的倒也干脆,直接把边缘提出来的问题都冲着吴知霖了过去。

    “呜,这样啊?”吴知霖挠了挠自己额头上的留海想了想说道:“这事儿我觉得倒也不怎么难。”

    “不难?这还不难?”李炎满脸苦涩的冲吴知霖问了一句以后,紧接着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吴知霖想了想,思路清晰了以后并没对着李炎绕圈子,只是说了句:“跟国企做事儿,说复杂能让人一夜急白了头。说简单那也当真简单的让人最后。刚才我想到了了一把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李炎是真好奇,真的很想知道。

    吴知霖想了想之后冲着李炎淡淡说了句:“其实可以考虑实际情况不认可他们审计和评估造假,堂堂国企怎么可能造假?不过,如果市场价格发生重大波动,在这个层面上对竞标资产进行实际价值评估后,可以考虑调整……其实我的想法毕你们更简单,只要有个吹哨就可以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我觉得如果这事儿就算百分百的顺利进行了,在内部的备忘录里想来八成也签署不了!”

    挂了李炎的电话,边缘松了口气。

    在他的头脑中,国企基本上是一把手说了算,有几个国企不搞一言堂?一言堂就是搞权威,没有权威你在国企肯定干不了三天,这是铁律。即使混了个一年半载,最终还是会被换掉,之所以会这样,要么是被主管部门认为能力不行,要么放权图个安稳,结果手下各个小利益团体把公司搞得百孔千疮。当然,也有干到任期届满的,那是凤毛麟角。

    “如果能弄来口头承诺……那口头承诺就口头承诺吧。总比没有的好

    “办法?什么办法?”李炎是真好奇,真的很想知道。

    吴知霖想了想之后冲着李炎淡淡说了句:“其实可以考虑实际情况不认可他们审计和评估造假,堂堂国企怎么可能造假?不过,如果市场价格发生重大波动,在这个层面上对竞标资产进行实际价值评估后,可以考虑调整……其实我的想法毕你们更简单,只要有个吹哨就可以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我觉得如果这事儿就算百分百的顺利进行了,在内部的备忘录里想来八成也签署不了!”

    挂了李炎的电话,边缘松了口气。

    在他的头脑中,国企基本上是一把手说了算,有几个国企不搞一言堂?一言堂就是搞权威,没有权威你在国企肯定干不了三天,这是铁律。即使混了个一年半载,最终还是会被换掉,之所以会这样,要么是被主管部门认为能力不行,要么放权图个安稳,结果手下各个小利益团体把公司搞得百孔千疮。当然,也有干到任期届满的,那是凤毛麟角。

    “如果能弄来口头承诺……那口头承诺就口头承诺吧。总比没有的好“办法?什么办法?”李炎是真好奇,真的很想知道。

    吴知霖想了想之后冲着李炎淡淡说了句:“其实可以考虑实际情况不认可他们审计和评估造假,堂堂国企怎么可能造假?不过,如果市场价格发生重大波动,在这个层面上对竞标资产进行实际价值评估后,可以考虑调整……其实我的想法毕你们更简单,只要有个吹哨就可以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我觉得如果这事儿就算百分百的顺利进行了,在内部的备忘录里想来八成也签署不了!”

    挂了李炎的电话,边缘松了口气。

    在他的头脑中,国企基本上是一把手说了算,有几个国企不搞一言堂?一言堂就是搞权威,没有权威你在国企肯定干不了三天,这是铁律。即使混了个一年半载,最终还是会被换掉,之所以会这样,要么是被主管部门认为能力不行,要么放权图个安稳,结果手下各个小利益团体把公司搞得百孔千疮。当然,也有干到任期届满的,那是凤毛麟角。

    “如果能弄来口头承诺……那口头承诺就口头承诺吧。总比没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