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10章 边缘的变数
    “不是我用IP跟李炎兄弟你做交易。不过……你不是很想吗?”

    想什么,人家没直说。但是李炎却明白自己想要吴知霖他们投的这家IP过会问题出点小插曲,似乎只能被这些人牵制鼻子走!

    看着李炎眉头一皱,边缘在一旁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茉莉花茶说道:“你知道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炎哥你深度介入进来,咱们共同共同合作嘛!你背后有捉妖盟的人脉资金支撑,我这边有我舅舅以及我认识的各位叔叔伯伯老领导们的政策倾斜,所以说你这笔借款似乎怎么算计好像都投的值得吧?”

    一千万,如果说他是钱的话。足够几家人按照正常的工作状态不吃不喝的辛劳一生所获。如果说一千万不是钱,李炎想想身边的那些人再想想自己在交易局操盘时候见到的钱比起来又真的不算什么了。

    一千万李炎有吗?当然没有……

    “既然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李炎说话间沉吟了一下后,点点头说了句:“成!”

    在李炎想来,陪同边缘来的这位钢铁企业的董事长在旁边敲边鼓,自己那还有什么好推辞的?

    只要IP这边出点小插曲,自己在捉妖盟里展露一下手腕。到时候自己不说盘活捉妖盟所有人追随自己,就算只有五分之一或者更好,到时也是一股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如果一切按照自己想的来,那这笔钱大不了就当请他们喝茶了!

    一千万从哪里来?本来这笔钱自己完全可以去找吴知霖从捉妖盟的账上走出来。或者说从吴知霖的私人账户上弄出来,但是李炎压根就没想把这件事儿和吴知霖或者说捉妖盟牵扯在一起。所以李炎给驻守在苏杭的“铁血小屎蛋”打了个电话。吩咐她从账面上挪出一千万资金,至于小屎蛋问李炎这笔钱的去向时,李炎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笔钱做长期固定投资了。”

    当然,李炎在划账之前也和边缘敲定了一些细节。

    毕竟是玩资本的,李炎自然明白世上没有无成本的交易。自己如果不想成为傻冒儿,借钱给边缘注册公司参与竞标金紫稀土,这事儿一旦失败,损失钱事小,丢面子事大!

    要是资本圈子里传言捉妖盟的盟主,就那个刚上来的李炎被骗千万,到时候他还有何面目在金融圈子里混?更别提自己要掌控捉妖盟了。

    澎湃、南方周末等等媒体可给捉妖盟的新晋盟主冠上了“以资本运作见长的青年投资领袖”称号。媒体的嘴,无良小编们到底有多坑爹,李炎天天在头条新闻里可没少领略。那捕风捉影的本事,那断章取义各种放大各种神黑的能耐,自己想象就有点不寒而栗。

    所以李炎略微盘算一番后跟边缘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那就是,000万元借款属于可转债,即如果竞标成功李炎可以选择将此笔借款转为持有稀土矿的相应股份;如果竞标不成,则需要支付0%的年化收益率而且李炎在桌面上特意指出自己要的是复利!

    边缘坐在李炎身旁,手里端着茶杯听李炎同意借款了。顿时大喜过望。手里端着茶杯竟然发出了咯咯哒,咯咯哒的的瓷器震颤音。

    李炎不着痕迹的乜了眼边缘此时有些哆嗦的手。杯子之所以有如此声音主要是源于那茶盏与茶杯之间的快速碰撞。

    忽然,李炎想到了一句因为P2P而盛行的话。

    “你看到的是高额的利息,但人家看中的却是你的本金。”

    再次瞅了瞅边缘,李炎只见他此时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了。边缘好像不管自己开出的是什么条件都在很自然满口答应。但眼眸里的那股子狂热却让李炎无法忽视。

    突然,边缘冲着李炎试探性的问了句:“要不,部分为借款另一部分直接转为新注册公司股份你看怎么样?”

    李炎根本就没有想与边缘讨价还价,摇摇头坚持原定方案道:“就按照可转债来吧!”

    边缘没在坚持什么,而是见好就收的说道:“如果竞标成功,我还会给炎哥你另外的报酬,这点你放心。当然,IP那边的事儿我一定会跟我舅舅在多念叨的。当然,我不是不想找别人帮忙哈。主要是我舅舅应该是距离这件事儿最近的人了。”

    李炎笑一笑,并未把边缘的话太当真。

    有一句话,让李炎对边缘产生了一丝好感。

    签字画押后,边缘紧握着李炎的手说:“巴顿将军说过,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的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虽然边缘引用巴顿这句话是为自己背书,却也是为李炎此前人生做的最好解读,他的人生,就是从物质匮乏的谷底弹起来的过程!

    一个券商的小员工,在高富帅的眼里李炎就是个渣渣。而就是这个渣渣,就是李炎这个曾经被当成空气的人,因为一个路边摊倒的老大爷,自己拿到了捉妖镯,发现了捉妖盟人生也随之边的不同!

    啪……

    一叠文件落在办公桌上的声音,让李炎下意识眯眼瞅了瞅吴知霖。

    “这个……”李炎站在办公桌前,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你最近在干什么?”吴知霖突然冲着李炎冷声问了一句。

    李炎有些茫然,自己抬手挠了挠头不明白吴知霖问什么会这么问自己。随即下意识冲吴知霖道:“这不都在准备马上要去海天盛宴的事情吗?这个……什么意思?”

    说完话,李炎抬手指了指桌面上的这些文件。

    “拿起来你自己看看啊!”吴知霖冷声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

    “哦。”李炎抬手拿起文件瞅了几眼之后眉头一皱,想说点什么但最终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还是被李炎给咽回去了。

    桌面上的文件是自己西湖资产管理公司里的账目。其中一个红圈纪委醒目的圈在了一笔转上记录上面。这组数字是:一千万!

    “你这钱转给边缘,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一下?”吴知霖就好像李炎的老婆发现了自己老公李炎背着自己买了银行的财险一样。说好去理财,却把钱买了保险,吴知霖此时的状态就好像因此对李炎爱恨交加。

    “这钱好像没什么问题吧?”李炎冲吴知霖解释了一句之后,随之在吴知霖面前摆出了一些列自己和边缘签署的协议。

    “你以为有协议就没事儿了?哼……过两天有你哭的时候。你竟然不跟我商量一下就私自……”吴知霖的话没说完,就听李炎突然问道:“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账目投资,我希望你对我有信心!”

    说起有信心,李炎自己或许被吴知霖还没信心。

    就在李炎准备去参加海天盛宴之前一天,他正在外地参加一个项目投资会议当听众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是边缘的……

    …………………………

    “不是我用IP跟李炎兄弟你做交易。不过……你不是很想吗?”

    想什么,人家没直说。但是李炎却明白自己想要吴知霖他们投的这家IP过会问题出点小插曲,似乎只能被这些人牵制鼻子走!

    看着李炎眉头一皱,边缘在一旁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茉莉花茶说道:“你知道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让炎哥你深度介入进来,咱们共同共同合作嘛!你背后有捉妖盟的人脉资金支撑,我这边有我舅舅以及我认识的各位叔叔伯伯老领导们的政策倾斜,所以说你这笔借款似乎怎么算计好像都投的值得吧?”

    一千万,如果说他是钱的话。足够几家人按照正常的工作状态不吃不喝的辛劳一生所获。如果说一千万不是钱,李炎想想身边的那些人再想想自己在交易局操盘时候见到的钱比起来又真的不算什么了。

    一千万李炎有吗?当然没有……

    “既然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李炎说话间沉吟了一下后,点点头说了句:“成!”

    在李炎想来,陪同边缘来的这位钢铁企业的董事长在旁边敲边鼓,自己那还有什么好推辞的?

    只要IP这边出点小插曲,自己在捉妖盟里展露一下手腕。到时候自己不说盘活捉妖盟所有人追随自己,就算只有五分之一或者更好,到时也是一股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如果一切按照自己想的来,那这笔钱大不了就当请他们喝茶了!

    一千万从哪里来?本来这笔钱自己完全可以去找吴知霖从捉妖盟的账上走出来。或者说从吴知霖的私人账户上弄出来,但是李炎压根就没想把这件事儿和吴知霖或者说捉妖盟牵扯在一起。所以李炎给驻守在苏杭的“铁血小屎蛋”打了个电话。吩咐她从账面上挪出一千万资金,至于小屎蛋问李炎这笔钱的去向时,李炎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笔钱做长期固定投资了。”

    当然,李炎在划账之前也和边缘敲定了一些细节。

    毕竟是玩资本的,李炎自然明白世上没有无成本的交易。自己如果不想成为傻冒儿,借钱给边缘注册公司参与竞标金紫稀土,这事儿一旦失败,损失钱事小,丢面子事大!

    要是资本圈子里传言捉妖盟的盟主,就那个刚上来的李炎被骗千万,到时候他还有何面目在金融圈子里混?更别提自己要掌控捉妖盟了。

    澎湃、南方周末等等媒体可给捉妖盟的新晋盟主冠上了“以资本运作见长的青年投资领袖”称号。媒体的嘴,无良小编们到底有多坑爹,李炎天天在头条新闻里可没少领略。那捕风捉影的本事,那断章取义各种放大各种神黑的能耐,自己想象就有点不寒而栗。

    所以李炎略微盘算一番后跟边缘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那就是,000万元借款属于可转债,即如果竞标成功李炎可以选择将此笔借款转为持有稀土矿的相应股份;如果竞标不成,则需要支付0%的年化收益率而且李炎在桌面上特意指出自己要的是复利!

    边缘坐在李炎身旁,手里端着茶杯听李炎同意借款了。顿时大喜过望。手里端着茶杯竟然发出了咯咯哒,咯咯哒的的瓷器震颤音。

    李炎不着痕迹的乜了眼边缘此时有些哆嗦的手。杯子之所以有如此声音主要是源于那茶盏与茶杯之间的快速碰撞。

    忽然,李炎想到了一句因为P2P而盛行的话。

    “你看到的是高额的利息,但人家看中的却是你的本金。”

    再次瞅了瞅边缘,李炎只见他此时似乎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了。边缘好像不管自己开出的是什么条件都在很自然满口答应。但眼眸里的那股子狂热却让李炎无法忽视。

    突然,边缘冲着李炎试探性的问了句:“要不,部分为借款另一部分直接转为新注册公司股份你看怎么样?”

    李炎根本就没有想与边缘讨价还价,摇摇头坚持原定方案道:“就按照可转债来吧!”

    边缘没在坚持什么,而是见好就收的说道:“如果竞标成功,我还会给炎哥你另外的报酬,这点你放心。当然,IP那边的事儿我一定会跟我舅舅在多念叨的。当然,我不是不想找别人帮忙哈。主要是我舅舅应该是距离这件事儿最近的人了。”

    李炎笑一笑,并未把边缘的话太当真。

    有一句话,让李炎对边缘产生了一丝好感。

    签字画押后,边缘紧握着李炎的手说:“巴顿将军说过,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的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虽然边缘引用巴顿这句话是为自己背书,却也是为李炎此前人生做的最好解读,他的人生,就是从物质匮乏的谷底弹起来的过程!

    一个券商的小员工,在高富帅的眼里李炎就是个渣渣。而就是这个渣渣,就是李炎这个曾经被当成空气的人,因为一个路边摊倒的老大爷,自己拿到了捉妖镯,发现了捉妖盟人生也随之边的不同!

    啪……

    一叠文件落在办公桌上的声音,让李炎下意识眯眼瞅了瞅吴知霖。

    “这个……”李炎站在办公桌前,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你最近在干什么?”吴知霖突然冲着李炎冷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