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06章 在见边缘
    听着身旁杨牧野的话,李炎歪头冲着他呵尴尬的笑了笑。

    杨牧野眉头眉头轻轻一皱,有些无语的小声说道:“亲啊!难道吴知霖不让你参与吗?”

    说完这话,杨牧野自己瞬间脑补些场景小声接着嘀咕道:“吴知霖不会真的把你当成她的禁脔了吧?嘿嘿……你这块小鲜肉啊。嘿嘿……嘿嘿嘿嘿。”

    “你个火车王,要不要这么污……污污?”李炎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接着说道:“吴知霖压根儿人家就没提过海天盛筵的事情,只是公孙起把卡给我的时候,她说了句给你就拿着。”

    “这样……啊?”杨牧野点了点头,只不过他的表情让然看起来多少带了些失望。

    “行了,你也不用郁闷。这事儿肯定是要去的。圈子里的海天盛宴,而且还是核心的圈子。进去之后我相信就算只是吃吃喝喝没有实质的收获,我也不会错过。”李炎话音一落。

    杨牧野连忙说道:“怎么可能没有收获?我觉得……”

    李炎一抬手,没让杨牧野把话说完。嘴角一翘自以为读懂了杨牧野般说道:“放心吧。到时候只要我去就一定带着你,只要有我就有你!”

    海天盛宴这个资本圈子里的聚会,在李炎来说充满着机会的同时,杨牧野这么热忱在李炎心中解读的自然是杨牧野醉翁之意就在“酒”。外围的价格从几千到几万不等,杨牧野想急着去体验一下的心情,李炎何尝不明白?

    都是男人,就算是圣人还不是一样标榜“食色性也”?

    离开会场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相互交换名片。

    李炎在走廊里踱步,杨牧野落后李炎半步跟在他身旁。现场的这些人虽然都知道捉妖盟“上位”了一个盟主,但是知道就是李炎的人却少之又少。

    所以李炎没主动找别人去交换名片,旁人自然也没上赶着跑到李炎面前来交换下名片。

    赵八里双手拿着名片,正和一个“久仰”多时的基金经理交换着名片。眼角的余光发现李炎从自己身边踱步而过的时候也只是冲着李炎点了点头,倒也没多说什么。

    走到停车场,李炎见身边没人了这才冲着杨牧野叹口气问道:“下次这种活动能不参加咱就别参加了。”

    杨牧野跟在李炎身后见他谁都没搭理,一个人默默走出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满意了。自己费了半天劲,还动用了关系才有资格走进这个圈子,李炎什么动作都没有也就算了,竟然还和自己说别有下次了。

    如此表现的李炎,真让杨牧野有点蹿火。

    “咱俩能进来,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功力吗?你不是想要搭建自己的团队构架吗?这可都是认识人的大好机会啊!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杨牧野拧着眉头冲李炎质问了一句。

    “这里面都什么人呢?你知道我从他们脸上都读出什么了吗?”李炎自然明白杨牧野是为自己着想,倒也心平气和的冲杨牧野解释了一句。

    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攥着打火机靠在车门旁边的杨牧野听了李炎的话之后。猛的挥了挥拳头朗声接着说道:“你要是不习惯可以和我说。我去帮你搭桥铺路都成啊!你别跟我说你自己有什么社交恐惧症什么的!咱们好不容易找这个个机会……现在却跟我聊读出什么?”

    “你也别激动,我只是觉得这里的所有人都带着面具。”李炎耐着性子和杨牧野说完这句话后,杨牧野差点汆了!

    “这年头谁特么脸上没面具?我不跟你说什么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这些大道理。这里谁不是为了利益来的!只要有利可图你还怕这些人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只要价钱合适,利益足够吸引人我相信这帮人能为你把命都豁出去,抛头颅洒狗血的事儿他们也能干的出来!”杨牧野说道机动处,手一用力竟然把夹在两指间的香烟给撅断了。

    李炎想了想之后,有些失望的冲杨牧野道:“你的心思我自然能理解,只不过太过追逐利益了。暂且咱们不说他们摘下面具以后是什么样。单说如果有人给了他们更大的好处,更多的利益。你能保证他们不会把我给卖了吗?”

    一句话瞬间被怼无语杨牧野咋舌瞠目的看了李炎片刻后,忽然一甩胳膊说道:“得得得!你都对,你有理还不成吗?”

    李炎从兜里拿出一块红虾酥糖,轻轻剥开塞嘴里以后轻声说道:“我虽然是捉妖盟的盟主,但是我却根本就没有捉妖盟的花名册。甚至我都不知道捉妖盟的成员都是谁!”

    “所以你担心?”杨牧野似乎懂了什么似的冲李炎反问了一句。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谁都没在多说什么。

    知春路。

    李炎走进大厦,就见一旁一个黑影猛的冲自己扑了过来。

    “卧槽!”杨牧野在旁边脚步一顿,李炎则眯着眼睛啐了一句说道:“翔哥,你这是要干嘛?别弄的这么紧张成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劫呢!”

    “啧……我先劫个色成不?”翔哥话刚出口,就见他一把拉住了李炎的手腕。

    “你俩是好基友?”一旁的杨牧野瞥了下嘴,干笑着问了一句。

    翔哥根本就没解释,只是冲着杨牧野点了点头。随后拉着李炎的胳膊就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今天吴总来了就说见到你第一时间把你拉到她面前。”

    李炎诧异的干要问一句,翔哥这时候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干嘛,但是我听吴总的意思好像有很重要的事儿。对了,好像和那个叫边什么的有关系。”

    “边?”李炎一时间竟然没想明白翔哥说的什么意思。

    翔哥拉着李炎走到了吴知霖房门口,抬手轻轻敲了敲房门之后,扭头冲着李炎苦笑道:“我任务算是完成了!”

    说完这话,翔哥不等李炎一脸茫然回应他。压低了声音对李炎又说道:“有什么事儿你们小两口交流吧,对了……兄弟你得加油啊!真特么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急死你哥哥了!能怼就怼哈。你懂的……”

    说完这话,翔哥抬手轻轻敲了敲吴知霖办公室的门。

    咄咄咄……

    李炎当然懂翔哥说的什么意思,只不过自己和吴知霖之间。似乎有暧昧,有好感,但唯独没有翔哥想的那些东西。

    办公室里,吴知霖情唤了就“进来”!

    翔哥冲着李炎笑了笑,仿佛在鼓励李炎一般。随后翔哥一转眼离开了……

    进了办公室以后,李炎尚未来得及和吴知霖说话。

    甫一落座,吴知霖只是坐在办公周后面抬眼瞅了下走进办公室的李炎后,很突兀地冒出一句:“你是怎么和边缘认识的?以前有过合作吗?”

    李炎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实话实说道:“这人也是找关系的关系。你不说我差点把他给忘了。”

    吴知霖的询问李炎有点回答不了,毕竟自己认识吴守忠的意思是想通过他影响吴知霖他们手里的IPO。都说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吴知霖现在问,有些话李炎也只能尽量规避。

    少了东西的回应,自然能让人一听就发现问题。不过吴知霖的思绪似乎并不在这上面。

    起初,李炎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被吴知霖发现了。可吴知霖呵呵一笑,看起来情绪还不错,而后就听她说道:“边缘这人我那次见了说他是大忽悠来着,对吗?”

    “难道不是吗?那个……你怎么突然又对那人感兴趣了?”李炎说完这话,想起之前自己带边缘过来和吴知霖见面的场景,吴知霖可是对边缘就像驱赶一只苍蝇一样不耐烦呢!

    “来来,看看这个,”吴知霖递给李炎一份商业项目竞标报告。

    李炎走到吴知霖办公桌前,随手接过她递过来的文件。低头默默瞅了瞅的时候,就听吴知霖在一旁说道:“这是关于即将拍卖的稀土项目。昨天和高层吃饭,去的人都是上面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都说不在京师不知道自己的官小,但是县官不如现管。去的那些人有几个副部的领导可都是现管咱们的人。然后吃饭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个人。你猜猜是谁?”

    “这还用猜吗?就算不知道我联想一下也知道你说的是边缘吧!”李炎想都没想,直接冲着吴知霖回应了一句。

    吴知霖面露得意之色,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个边缘啊,就这么闯进来给大家敬酒,我当时还在奇怪他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可后面的事儿彻底让我傻眼了。竟然有三位副部的领导站起来跟他握手,一看就是都认识的那种。有个副主任拉着我的手,也拉着他的手郑重其事地向我介绍,说了不少肯定边缘的话,还说边缘一家都很能扛事,能做大事,说都在为华夏的经济工作做贡献,将来也一定要给予关照,帮助他共同为经济事业做贡献,共同进步什么的呢!”

    “还有这事?真扯……”李炎轻声嘀咕了一句之后,下意识冲吴知霖问了句:“是不是精心安排的?”

    半信半疑的态度,李炎真不相信一个证监会官员的侄子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所以才有了“安排”这样一个疑问!

    “不是。他们在隔壁房间吃饭,那副主任后来还拉着我过去给他们敬酒,在席间我竟然又看见了一位退休的老首长。这个边缘我当时只是觉得他胡吹乱侃特别能忽悠,没想到还真是有来头的人。他那个年纪确实是有大吹的资本的。”

    李炎有些不可思议地笑着摇摇头:“说实话,第一次见面我对他的印象挺糟糕的。”

    吴知霖连忙摇头道:“在这种场合会面我确实有些意外,关键是那些副部的领导们还真挺他,这事我就不明白了。”

    说话间,吴知霖走到茶几旁边动手泡起了茶。

    李炎不知道她泡的是英山白茶,来自大别山。李炎见过几次吴知霖泡茶,知道她会茶道。看着她把茶叶放入盖碗,加水快速洗茶,倒掉洗茶水后,沿着盖碗壁注入开水,接着用瓯盖轻轻刮去漂浮的白泡沫,数秒后,出茶汤。整个过程,吴知霖气定神闲。

    抿了一口吴知霖递过来的茶盏,李炎冲吴知霖小声嘀咕道:“你不是说自己睡眠不好吗?茶多酚是好,但太提神了还是少喝的好。”

    “呵呵。只要心有定力,任何茶都会有你想要达到的效果,所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关键在于你能控制它、左右它。我失眠主要是贪欲太大,关键在于内心,滚滚红尘嘛。至于白茶呢,茶多酚是其他绿茶的一半,但氨基酸含量至少是其他茶的两倍,人到中年,在适当讲养生啦,我……还早的很。”吴知霖随口冲李炎回应了一句之后,她直奔主题接着说道:“我今天着急见你,其实是想确认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之前是有过什么接触或者作过。而且昨天……有个副部的领导拿给我这个项目只说了句:希望我能投资。”

    李炎皱着眉头低头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项目书,这份和自己上看的并没有区别。甚至李炎看的时候还以为是人家的复印件。自己想了想之后冲着吴知霖说道:“我劝你稍安勿躁,据我了解,这个项目参与竞标的企业里有两家竞争力超强,一家是大型国企,一家是上市公司,咱们要参与竞标,胜算几何?何况,我对边缘的实力不能说一点儿都不了解,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他说了很多次他舅舅,还有什么也不知道真假的老领导、老首长委托。可这毕竟是商业项目,需要真金白银,不是领导们交代一句就能完成的吧?”李炎推心置腹地跟吴知霖分析,但他隐瞒了上次和他舅舅见面以及证监会的所有因果。

    他说了很多次他舅舅,还有什么也不知道真假的老领导、老首长委托。可这毕竟是商业项目,需要真金白银,不是领导们交代一句就能完成的吧?”李炎推心置腹地跟吴知霖分析,但他隐瞒了上次和他舅舅见面以及证监会的所有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