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03章 老莫餐厅的西餐
    “今天你带我们来见这些人,其实是想让我动用捉妖盟的资金,投一把他们对吗?”李炎冲着毕佩琳问了一句。

    杨牧野在一旁叼着烟默默的看着,也不说话。但是眸子里的光芒却仿佛在诉说着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只不过李炎和毕佩琳都没注意到罢了。

    毕佩琳沉默了一下后,刚要说话的光景就听李炎自嘲的笑了笑突然说道:“那个……我虽然是捉妖盟的盟主了,但是你以为我有多大权利吗?还有啊……他们真的值得我投吗?”

    “额……可能你还没明白!”毕佩琳看着李炎突然抿了抿嘴嘀咕了一句之后,接着冲李炎和杨牧野二人解释道:“你不知道吗?一旦惊动了证监局,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他们很有可能会给你介绍一串中介机构,那些机构,你应该懂的,能有什么水平啊?而且太麻烦!但是,麻烦还是找上来了。如此出色的业绩,申报“过会”本应一路畅通!我爸爸曾经通过关系找到华夏证监会的一位预审员朋友,他看过材料后就说了句:“这样的业绩,又是这个领域,非常符合我们创业板的扶持精神。”,可是你知道后面他还说了什么吗?”

    这句话问的李炎下意识抬手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茫然的看着毕佩琳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

    一旁抽烟的杨牧野突然呵呵笑了笑说道:“这都是上面人的套路,能这么说后面八成还得暗示什么,比如要是我的话就会说:“不过,你们还得做地方证监局的工作,要考虑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对吗?”

    毕佩琳因为杨牧野的回应下意识眨了眨眼睛,一拍巴掌呵呵笑道:“看来你狠有经验嘛!就这么回事……结果申报材料真被卡在地方的证监局了。那家证监局的负责人软硬不吃。我爸爸他们找了一些关系去说情,但基本是跟这帮人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的资源,收效甚微!”

    “然后呢?”李炎对一级市场的事情了解的不多,所以毕佩琳说了这样的一个例子之后,非常感兴趣的追问了一下。

    “然后?然后B轮投资者自称能量大能搞定。我爸爸他们楞是没有直接找这些人。一晃就是一年时间过去了!我爸爸参与的那个项目里,那些人就都有些紧张了。李炎你是券商出身,你应该知道创业板曾经火爆一时吧?真的就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的股票估值都能干上五六十倍的市盈率,甚至接近一百倍的也不是没有。超过这个的倒也有但死的都很惨也就是了。我爸爸他们当时真的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从眼前划过去。用我爸爸的话说,那就真的跟看着钱掉河里是一个感觉!”

    当着杨牧野的面,最后毕佩琳也只是和李炎说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语后就独自驱车离开了。

    李炎站在积水潭街边看着毕佩琳车尾灯,不知道她会去哪里,想来应该回了京城交易局。

    杨牧野站在李炎身旁,手里捏着烟屁一脸古怪的嘀咕了一句:“她没打算送你回去?那咱俩怎办?”

    一抬头,李炎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轻触几下。就听手机里有个电子合成的女生突然说了句:“滴滴一下,马上出发……”

    有人说,京城是名副其实的堵城。

    杨牧野因为在京城待的时间很少,所以并不太相信这句话。但是此时李炎和杨牧野坐在快车里,感受着车子如同蜗牛般一步一步挪动的“快感”。俩人相视无言。

    等待红绿灯的时候,李炎又想到了刚才小青花里见到的那些创业的年轻人,想到毕佩琳特意带自己见的那些年轻人难道只是一次寻常的聚会吗?这种事情应该不是交易局安排下来的“任务”,更多的似乎是毕佩琳的随性而为。

    找吴知霖想办法要点资金出来,然后投给那些人吗?

    这些事情在李炎的脑海里转转转,时间成了心里也就变得有些烦躁了。

    车子抵达了吴知霖给的墅门口时,李炎看了下眼自己的手机瞬时间,这次回来的路途竟然走了两个多小时一时间觉得真有点醉了。近年来京城一直因为小汽车保有量的问题头疼,京津冀一体化之后,京城的政府已经确定落到京通那边,去首都非职能工程也已经展开,并且开始疏解京城过剩的人口,只是现在做的并不理想,很多人都觉得京城是个能圆梦的地方,再苦再难都想在这里扎下根,缔造自己的逆袭过程。

    但最终的结果,百中无一!

    可是,即便这样还是有无数人如同扑火的飞蛾般来到了这个城市,抱着自己的梦想在城市中挣扎,或者说苟延残喘。

    李炎觉得,自己可能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强。看着别墅区灯光通明,远远望去更像是一座童话中的城堡。

    周边静谧,不知名的虫子在怪异地鸣叫。刚下车,李炎扭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杨牧野,说道:“这是吴知霖的房子,那边有客房你可以随便挑一间,反正我一个人也住不了这么大的一栋房子。”

    杨牧野恩了一声没多说什么,点点头他跟在李炎身后径直进了大堂。

    “我以为,吴知霖会把房间设计的很温馨或者是那种中国的复古风,但是没想到……”杨牧野看着房间里的陈设,下意识咋舌嘀咕了一句。

    “没想到伊朗艺术挂毯挂满大厅四周,凡高的大正对着门口,灿烂地开放着?”李炎笑呵呵的冲着杨牧野问了一句之后,仰头看着房间里的一切,老实说李炎不想否认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梦中才有过的画面,甚至有些场景自己梦中都没敢梦见过!

    李炎带着杨牧野上了二楼后,先是走到了自己的卧室边指了指说道:“这里是我的房间,你可以找一间旁边的卧室住下。”

    杨牧野咧嘴一笑,抬手指了指最远处的房间道:“难得可以随便选,那我选个远点的你没意见吧?”

    顺着杨牧野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李炎点点头。在他想来杨牧野之所以选那么远,应该也是想感受一些这里独享的氛围吧?

    但杨牧野心中想的则是给自己留出空间!很多事情距离太近是真的很不方便,毕竟身上有秘密的人是很怕别人发现自己秘密的。

    点了点头,李炎看着杨牧野朝着自己房间走去的路上还说了句:“那今天晚上就不打扰了哈,我这一路真的是累了,一会我就休息了。”

    “房间里有浴室和洗手间,想来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李炎与杨牧野道别之后转身扭开房门回了自己房间。

    刚刚踏进自己房间的李炎突然一愣,双脚下意识就要往房间外退出来。

    原来,李炎推开了间房的大门后,就见吴知霖此正在有滋有味地欣赏艺术挂毯。

    在李炎眼中,墙上的挂毯究竟是挂着梵高还是莫奈真的没区别。或者说李炎压根就看不出来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散发着淡淡的、安静的喜悦,那幅著名的透过薄雾观望阿弗尔港口的日出,朦胧的背景里,多种色彩赋予了水面无限的光辉,小船依稀可见,艺术地再现了19世纪法国海港城市的日出景象,光色交替,极具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吴知霖仰着头,似乎此时完全沉浸在莫奈对大自然浓厚的热爱中,她双手合十,紧靠在胸前,神情虔诚。一身流行粉的连衣裙映衬出这个女人心底的私语。她斜挎着一个香奈儿的小包,李炎不知道这个包包是什么款式,甚至一眼都没看出来那是香奈儿。

    可是,这样的美好和宁静随着李炎走进房间而被打破。

    “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李炎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总之李炎潜意识里就是不想让杨牧野听到,那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是一个孩子想秘密的藏起一件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就算孩子知道没有人会拿走自己的玩具,可还是想把东西藏的好好的!

    “我来看看你,不欢迎吗?”杨牧野冲着李炎微微一笑。

    “时间好像不太早吧?”李炎楞了下之后,刚要冲吴知霖接着说两句。就听她突然冲着李炎问道:“饿吗?”

    李炎下意识摇了摇头,吴知霖嘴角一翘说道:“我饿了,陪我出去吃点宵夜怎么样?”

    瞪了下眼睛,李炎再次扎眼的时候看着餐桌的桌布有点恍惚的感觉。

    刚才吴知霖拉着自己的手来到别墅车库,然后开着她的车直接来到了这家位于展览馆院内的莫斯科餐厅!

    从来没有来过这家餐厅的李炎也知道,这是华夏成立以来京城为数不多流传下来的西餐厅。

    老莫餐厅是一代京城人的亲切记忆。李炎被吴知霖拉着走到窗畔一张双人餐位坐下后。吴知霖开始点餐之际抬头冲着李炎问了句:“你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忌口的?牛排几成熟?”

    李炎根本就没吃过老莫,哪儿知道这里的菜怎么样?被问起吃牛排,李炎属于没吃过猪肉但是看过猪跑的那种人。于是说了句随便后补充道:“牛排,要五分熟就好”。

    吴知霖眉毛一扬,冲李炎笑着说道:“你这叫轻易放弃选择权。”

    随后她摆出不再征询李炎意见的姿态一口气将前菜、主菜、甜点点齐,如新鲜鹅肝酱、鱼子酱,然后是鱼翅肉汤,紧接着是焗烤伊势虾、网烤牛脊肉排、天价法国松露酱、草莓烤鸭,最后是综合水果沙拉、冰激凌、香瓜和咖啡。

    吴知霖是不是这家西餐厅的常客,李炎真的不知道。但是他能过从吴知霖点菜的过程中看出吴知霖的轻车熟路。

    当然,虽然吴知霖帮李炎做了主,但她还是偶尔会征求一下李炎的意见,比如牛排五成熟如何如何,不如换四分熟云云。

    咖啡是卡布奇诺还是摩卡李炎也不知道,手里端着咖啡杯,感觉这其中属于粗中有细,到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咋咋呼呼。

    等待上餐以后,吴知霖用吸管吸着苏打水,目光怔怔地看着李炎一言不发,时间一长看的李炎心里毛毛的!

    ……………………………………稍等…………………………………………

    “今天你带我们来见这些人,其实是想让我动用捉妖盟的资金,投一把他们对吗?”李炎冲着毕佩琳问了一句。

    杨牧野在一旁叼着烟默默的看着,也不说话。但是眸子里的光芒却仿佛在诉说着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只不过李炎和毕佩琳都没注意到罢了。

    毕佩琳沉默了一下后,刚要说话的光景就听李炎自嘲的笑了笑突然说道:“那个……我虽然是捉妖盟的盟主了,但是你以为我有多大权利吗?还有啊……他们真的值得我投吗?”

    “额……可能你还没明白!”毕佩琳看着李炎突然抿了抿嘴嘀咕了一句之后,接着冲李炎和杨牧野二人解释道:“你不知道吗?一旦惊动了证监局,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他们很有可能会给你介绍一串中介机构,那些机构,你应该懂的,能有什么水平啊?而且太麻烦!但是,麻烦还是找上来了。如此出色的业绩,申报“过会”本应一路畅通!我爸爸曾经通过关系找到华夏证监会的一位预审员朋友,他看过材料后就说了句:“这样的业绩,又是这个领域,非常符合我们创业板的扶持精神。”,可是你知道后面他还说了什么吗?”“今天你带我们来见这些人,其实是想让我动用捉妖盟的资金,投一把他们对吗?”李炎冲着毕佩琳问了一句。

    杨牧野在一旁叼着烟默默的看着,也不说话。但是眸子里的光芒却仿佛在诉说着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只不过李炎和毕佩琳都没注意到罢了。

    毕佩琳沉默了一下后,刚要说话的光景就听李炎自嘲的笑了笑突然说道:“那个……我虽然是捉妖盟的盟主了,但是你以为我有多大权利吗?还有啊……他们真的值得我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