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96章 杨牧野进京
    “我从你的眼神里能看的出来,其实……你当时特别的想,对吗?”吴知霖并没随着李炎满嘴天南海北的思绪去思考。

    伸了伸腿,吴知霖尽量让自己在浴缸里待的舒服一些后,冲着李炎说了这样一句话。

    “是!我确实也想。不过我不想趁人之危。我不想在你不清醒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李炎看了眼吴知霖,知道她这种心思缜密的女人,不是自己随便转移话题绕绕绕就能糊弄过去的女人。

    在说,自己当时在ktv的包厢里,确实真的差点没把持住自己的冲动。

    “我果然没看错你……”吴知霖毫无征兆的突然冲李炎说了一句之后,眯着眼睛看了眼李炎问道:“你知道,如果你要是趁我中毒的时候做了。你猜猜我会怎么办?”

    “总不会跟小说里一样做我的女人吧?”李炎笑嘻嘻的冲吴知霖问了一句。话语中半真半假,那表情让人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很难对李炎认真的起来!

    “阉了你!”吴知霖笑呵呵的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那表情似真似假又似小情人之间的调情。

    “阉了我?”

    李炎爬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裹成木乃伊一般闭着眼睛回想着今天的一幕幕场景。

    “呼……这么好的机会啊!你真的相信吴知霖会阉了你?她可是主动投怀送抱啊!”

    “我也不知道啊!天知道她这种女人能干出什么事情来。当时确实差点就没忍住啊!”

    李炎在被窝里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嘀咕片刻之后,觉得阵阵困意袭来,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吴知霖此时也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回想着自己今天的过往。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意外的是自己就算提前吃了一些抑制的药物,没想到还没能抵抗住公孙起给自己下的“料”。

    其实,自始至终吴知霖朦朦胧胧间都是有意识的。就连自己栖身盘到李炎身上的时候,自己都是知道的,或者说是吴知霖顺势而为的。

    特别是自己从浴缸里起身出来的时候……

    想到这里,吴知霖瞬间脸色涨红的特别尴尬。一转身,让自己埋在被子里似乎才能逃避些什么。

    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渐渐泛白,然后旭日东升直到天光大亮。吴知霖一夜没睡!

    手机嗡嗡震动了几下,随即铃声响了起来。

    扭头看了眼自己秀发畔的手机,吴知霖伸手拿起手机看着电话里的来电显示,吴知霖手指轻轻滑动了一下手机屏幕。

    “吴总!”电话里,一个沉稳的声音唤了一句。

    吴知霖嗯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杨牧野来了,已经到京城了。”电话里的人说完这话之后,似乎还想接着说点什么,但后面的话能听出来他硬生生给咽回去了。

    “嗯!”吴知霖回应了一声之后,想了想说道:“找人盯着点杨牧野,没有特殊情况先不要打草惊蛇。”

    “好的!”这人干脆的回应了一句之后,随即接着说道:“那个人怎么办?”

    吴知霖当然知道这个人指的是谁,她没没上回应电话里这人的话语,而是想了想说道:“她状态怎么样?”

    “还好吧。不过……好像……说不太清楚。”

    听了这话,吴知霖有些不悦的问了句:“什么叫说不太清楚!”

    上下级之间,有些话是最忌讳的。比如大概,可能也许,以及说不太清楚都是禁忌!领导想要的是结果,绝不是捕风捉影的猜测!

    “我觉得您要是方便,最好亲自见见她……”这人在电话里嘀咕了一句。

    ……………………防盗,稍等几分钟…………………………

    吴知霖看着李炎,并没回避这个问题,继续冲李炎说道:“你明明可以得到我的,难道你就不想吗?”

    “呼……”李炎表情古怪的冲吴知霖嘿嘿干笑了两声后,咕哝着说道:“想啊。”

    吴知霖眉头一挑,咧嘴冲李炎问道:“想?”

    “我又不是太监,怎么会不想。男人……男人其实都差不多。我之前去雍和宫拜佛的时候,又是求财运,又是求平安,又是求姻缘。你知道……最后我和佛祖念叨了什么吗?”

    “什么?”吴知霖见李炎承认的挺痛快,本来还以为他要接着说。但不曾想李炎竟然话锋一转说起了求佛,这让吴知霖恨诧异,同时也很好奇李炎到底和佛祖念叨了什么。

    李炎看着吴知霖,目光落在其双峰间回味着刚才自己那种差点要窒息的“痛并快乐”悠悠道:“我后来突然有种……不可描述的感觉,总之我跟佛祖说:佛祖啊!其实我就是个贪财又好色的凡夫俗子,我不知道我边上的这些潮男靓妹们都跟你许了什么愿望。

    不过我这个好像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您要是忙的过来呢?您就帮我惦记着点。要是忙不过来,您就当我过来跟您打个招呼就得。不用刻意帮我想着啊……”

    “噗嗤……”

    吴知霖被李炎的一番话给逗笑了,特别是李炎一边说话还一边比划着的摸样,更让吴知霖忍俊不禁。

    “你贪财好色吗?”吴知霖此时在浴缸里伸了伸腿。

    雪白的大长腿,此时对李炎来说充满了诱惑。

    “嗯……”李炎目光被吴知霖的大长腿吸引,看了两眼之后嘿嘿干笑了几声。吴知霖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怀疑李炎心中想的是不是“腿玩年”这类龌龊的想法。

    就听李炎干笑着说道:“怎么不是?谁不贪财?只不过有些人贪得无厌,人为财死身先丧,鸟为食亡命早亡罢了。”

    说完这一席话之后,李炎看了看吴知霖接着说道:“那个人都有原欲。无外乎生命与繁衍……以这两种最基础的东西裂变!”就听李炎干笑着说道:“怎么不是?谁不贪财?只不过有些人贪得无厌,人为财死身先丧,鸟为食亡命早亡罢了。”

    说完这一席话之后,李炎看了看吴知霖接着说道:“那个人都有原欲。无外乎生命与繁衍……以这两种最基础的东西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