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92章 倒是个合理的价格
    “你为什么帮他?”吴知霖手里拎着那半截啤酒瓶,玻璃碴在包厢的灯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只不过这光芒在所有人眼里都失了它本应有的美丽,取而代之的则是狰狞之感!

    “我……我……我要得到你不曾给我的东西!”姜楠起初说话还有些吞吞吐吐,但是说了两个我字之后突然脖子一梗,咬着牙仰头用略显沙哑的嗓音冲吴知霖冷声回应了一句。

    “不曾给你的?你可以要啊!”吴知霖低头看着姜楠,眉宇间透着一抹失落。

    李炎在一旁看着吴知霖,眉头微微一皱一时间没明白她究竟要干什么。心中有些诧异的暗暗狐疑:难道……吴知霖还想给姜楠来下狠的?

    姜楠用吴知霖对她的信任,勾结公孙起。企图达到狼子野心的目的,这要是搁在过去绝对是三刀六洞的严惩!

    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做什么事情都有道德与法律的约束。就算吴知霖用啤酒瓶的玻璃碴划伤了姜楠,给她破了相那也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想到这里,李炎微微叹口气刚要唤住吴知霖。可没曾想吴知霖这时候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公孙起问道:“你给了她天大的好处?”

    公孙起此时表情略显狰狞的摇了摇头,不清不楚的嘀咕一句:“倒也没什么天大的好处,不过就是一些她想要的东西罢了,刚好我抬抬手能满足她而已。”

    “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吴知霖冲着公孙起又问了一句。

    李炎看着对答的二人,眉头微微皱了皱。就见公孙起嘴角邪邪一扬竟没在解释些什么。

    虽然公孙起没说什么,可李炎还是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在洗手间里听到的那些不可描述的声音以及对话。

    此时李炎再看公孙起,忽然间明白了这邪笑背后蕴含的不正是一个男人彻底的掌握了一个女人时流露出的自豪笑容吗?

    “这人,我肯定是容不下了!”吴知霖冲着公孙起缓缓说了一句之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接着说道:“这事,自然谁不能这么过去!”

    “我公孙起做下的事儿我就认,既然栽了那就是胜者王侯败者贼,我自然也说不出什么。吴知霖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公孙起说这话倒也光棍的很,其实他也明白事情已经成了这番情况自己就算不认也不成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公孙起心里更希望听到的还是吴知霖张嘴冲自己提钱。

    这世界中能用钱摆平的事情,就不叫事情了。

    而公孙起怕就怕吴知霖跟自己不提钱!

    此时,公孙起眉头紧皱脸色此时一阵青一阵白额头也开始呼呼冒虚汗了。他之所以会这样,倒也不全是因为紧张或者因为眼前的事情。

    毕竟,刚才公孙起当着吴知霖的面还吃了蓝色小药片呐。此时药劲似乎越来越上头。如果刚才顺利,那算算时间此时本应该云停雨歇过后,公孙起准备再度巫山拦云雨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公孙起此时两腿之间的那条腿,确实还g~duang~的挺立着!

    那感觉还真是谁来水知道呐。

    吴知霖这时候用手突然一指自己身旁的姜楠,扭着身子冲公孙起问道:“这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说完这句话,吴知霖手里扬了扬那半截啤酒瓶子。看似是示威但更多的其实还真就是威胁!

    公孙起眉头一皱,自己此时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儿还顾得上管姜楠怎么办?自己真想对吴知霖说一句: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公孙起一愣神就明白了吴知霖什么意思。随后就见公孙起微微咧嘴说道:“你想怎么办都成,要是可以的话,我出钱把人赎回来。”

    吴知霖嘴角微微一翘,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后,忽然转身冲着李炎问道:“你说要多少钱合适?这钱给你当医药费!”

    “额……这个啊?这个……”李炎在旁边本来就打算当个酱油党看看热闹的。在李炎自己想来,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早就不需要自己在出什么力做什么事情了。踏踏实实的看热闹也就够了!

    想的挺好,可李炎没曾想到吴知霖竟然找自己询价!

    “这个……要不……”一时间李炎也不知道应该报价几何了。虽然此时有敲竹杠的意思,但李炎根本就不知道吴知霖心里的价位在哪里啊!至于说什么给自己医药费,李炎根本就没当真。

    随后在心里暗暗嘀咕一句:提前你也不说一下,这么上来冷不丁的问我,鬼晓得说多少钱合适?

    见吴知霖此时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手里拎着啤酒瓶子等着自己报价。李炎忽然有种感觉,似乎只要公孙起说个不字,她手里的啤酒瓶子就敢搐到姜楠脸上。

    “要不这个数怎么样?”李炎冲着姜楠伸出手,比划了一个巴掌!

    李炎刻意让公孙起和姜楠俩人都看清楚自己比划出来的五根手指头,心中暗想:要你五百万也不多吧?公孙起怎么着也是麟腾系的二号人物,李小腾的头马。五百万对他来说好像应该是个不疼不痒但又能让他小难受一下的价格了吧?

    “嘶……”公孙起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李炎的一个巴掌,五根手指头眉头紧皱。心中暗暗合计:五千万?李炎这小子真特么敢要钱。五千万就为了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公孙起下意识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蜷缩在角落里的姜楠。此时她脸色仓白,披散着头发加上她那一身的汗渍就如同路刚从安定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重病号。

    不过还念一想,虽然事情功败垂成。但人自己最好还是接回去……

    不为别的,公孙起就为了堵眼前这些人的嘴。今天自己做的事情肯定得传到李小腾耳朵里。腾哥是个重情义的人,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如果他听说自己为了捉妖盟做了今天的事儿必然会发火,如果在听说自己把这个女人给扔这里了。以公孙起自己对李小腾的了解,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发火的问题了。他到时候肯定得觉得自己人品有问题。

    届时,如果李小腾开始疏远自己。想到这里,公孙起身子下意识颤栗了几下。

    如果说当初没有麟腾系,没跟着李小腾在资本市场里厮杀。做个寻常的小机构也能美滋滋的过日子。但有了今时今日的成绩之后,再让公孙起放弃眼前的一切,公孙起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割舍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了。

    咬着后槽牙,公孙起刚打算硬着头皮抗下这五千万的时候。就听吴知霖忽然笑了笑说道:“唔……五个亿倒也不多,算是个合理的价格。”

    公孙起:噗噗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