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81章 净资产
    上年净利润将近一个亿!整体还不错,谁会放弃眼前的香饽饽!从不到中午坐在包厢里一直等到了下午将近两点,点了菜之后服务生楞是询问了三次是否上菜。

    李炎纵使是个愣头青,心里也明白吴守忠这个侄子八成是不想来见自己的。

    吴守忠想撮合自己与他那个侄子成为朋友,但看起来他那个侄子并不想和自己成为朋友!

    此时,就见这个一脸桀骜不驯的年轻人迈步走进包厢,顺手扯开座椅大刺刺的坐在了李炎对面。

    一切的而一切,对李炎来说似乎都预示着并并不会有个很好的结果。

    “项目?”李炎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年岁相差不多的男人问了一句。

    “我说兄弟!你有点时间观念成不?你知道我们等了你多长时间吗?”翔哥在旁边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轻声冲他抱怨了一句。

    “等了多长时间?”这人扭头冲着翔哥一脸邪笑的问了一句。

    翔哥刚想告诉这人自己和李炎究竟等了多久的时候,就听他接着说道:“谁也没让你们真的等我啊!等不了可以走嘛……”

    这人说话间,竟然一转身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门。那意思分明在说:门不就在哪儿吗?你们不会自己推门离开吗?

    翔哥眉头一皱,气呼呼的瞅了眼这个男人后刚要张嘴反唇相讥。就见李炎端起玻璃杯笑呵呵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有什么话一边吃一边说呗!”

    “谢谢,吃过了!”这人抬起手冲着李炎轻轻一摆手,那架势让人看了着实有种欠揍的“魅力”。

    “你……”翔哥身子晃了晃。

    李炎随手拿起摆在桌面上的茶壶,瞥了眼李翔这才冲着眼前这个男人说道:“喝口水……兄弟贵姓?”

    “边缘!”这男人冲着李炎点了点头,那狂拽酷霸叼炸天的架势让李炎不禁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在李炎想来,一个带着团队做金融的。特别是做P2P这种高风险投资的人就算身上有菱角,表面必然也会包裹一层柔软的光环吧?这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就是个乡村杀马特啊!

    看着李炎给自己倒了杯水,边缘嘴里非但没有个谢字!反而皱了皱眉头流露出淡淡的不满……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就直说!用的着摆一副方片儿脸给我看吗?”翔哥忍不住站起身冲边缘冷声呛了一句。

    边缘抬头乜了眼翔哥,随后目光落在李炎身上反而笑呵呵的问道:“李炎……我舅说你是捉妖盟的盟主。”

    “嗯。”李炎听了边缘的话,轻轻点了点头。

    “捉妖盟的事儿我也听说了,而且听说现在的盟主不过就是个傀儡,是帮人家说话办事的。”边缘此时的口无遮拦,似乎完全就是在找打架的节奏。

    “你小子今天来究竟是干嘛的?是不是想让我抽你丫俩嘴巴,把你给踹走你就痛快了?”翔哥脸色阴沉的冲着边缘呵斥了一句。

    看的出来。翔哥此时此刻是动了真怒了……

    李炎看着一心似乎想激怒的自己的边缘后,轻轻在桌子下面踩了翔哥一脚。

    事出异常必有妖,这边缘又不是脑瘫。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这里面要说没问题李炎第一个就不相信。

    “其实我根本还是挺想跟捉妖盟合作的,特别是捉妖盟的盟主。不过在来之前我一直犹豫是不是应该跟一个捉妖盟的傀儡盟主沟通,不过现在我还真该注意了。”边缘忽然冲着李炎一脸友善的笑了笑。

    原来一切都是试探?只不过试探的方式有些偏颇激进到随时可能被人揍一顿……

    李炎心里琢磨了一下之后,伸出手冲着边缘笑了笑说道:“你这事打算试探一下我的耐性,还是想试探一下我的涵养?或者想试探一下我有没有血性?”

    边缘冲着李炎嘿嘿一笑说道:“我都试试!”

    翔哥在一旁眨了眨眼睛,似乎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舅舅说你多好多好,人聪明又有能力。非要让我和你认识一下!”边缘说完这句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叛逆。随即就听他接着说道:“不服气啊!我很少听到他会给一个年轻人这么高的评价,所以我今天故意在下面等着,就是想看看你能等我多久。”

    “那结果呢?”李炎冲边缘淡淡一笑问了一句。

    边缘一皱眉头,笑呵呵的说道:“结果,我这不就上来了吗?”

    李炎听了边缘的话后,忍不住咧嘴一笑之际,就见边缘冲着再次走进了包厢里的服务生说道:“我觉得可以上菜了!”

    服务生一愣,下意识瞅了眼李炎。

    “上菜吧!我猜你中午应该没吃饭。”李炎前半句话是冲着服务生说的,而后半句则是冲着边缘说的。

    “可不是吗!你知道我在楼下冻了多场时间吗?我一直在想你们肯定会走的!”边缘朗声嘀咕了一句。

    说话的光景,李炎点的那些菜开始陆陆续续被服务员端了上来。

    边缘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翔哥愕然的看了看边缘,又扭头用征询的眼神瞅了眼李炎。他自己似乎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弄懵圈了。

    边缘对李炎和翔哥的“眉来眼去”似乎完全看不到一样。只见他一筷子戳在西湖醋鱼间,筷子一翻动一块雪白的鱼肉就被他给带了下来。

    吧嗒吧嗒……

    咀嚼了几口西湖醋鱼之后,就见边缘猛抬头看了眼李炎与翔哥说道:“吃啊,你们不饿吗?”

    就这一句话,瞬间让已经饥肠辘辘的翔哥肚子里再次发出了咕噜噜的抗议声。

    边缘一边吃着西湖醋鱼,一边冲李炎随口闲聊道:“根据书上曾记载过的烹饪方法,西湖醋鱼应该选用西湖的草鱼,鱼长不过尺,重不逾半斤,宰割收拾过后沃以沸汤,熟即起锅,勾芡调汁,浇在鱼上,即可上桌!

    说起来简单吧?现如今在苏杭几个大大小小不管是著名还是非著名的饭店里都有这道菜卖,而且现在部分饭店已经用鲈鱼替代草鱼了,终其原因不过就是一个口感的问题。可这的西湖醋鱼竟然还在用草鱼来做,好像有点不怎么样是吧?”

    不过说归说,边缘夹着鱼肉往嘴里塞的动作可没有丝毫放缓。而且他边咀嚼边伸过头冲着李炎神神秘秘说:“不过说到底我今天找你还真有点事儿!”

    李炎一点头,冲着边缘问道:“你刚才说的项目?”

    边缘连忙点了点头,冲着李炎压低了声音道:“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了。不过今天我还得李炎你透露一个重大消息:我正在运作一个大项目!”

    “不会是你一直在弄的P2P吧?这东西风险太大,我应对不了这种级别的风险。’”李炎直接冲其推辞道。

    边缘一笑,神神秘的说道“这边有个能投资的稀土矿,储藏价值至少300亿!”说完,边缘盯着李炎的眼睛,等待着他吃惊的表情或者热烈的回应。

    李炎其实一点儿也不惊讶,这种事情天天在北京上演,他故作惊愕:“这是好事啊,恭喜您!”

    “哈哈,别恭喜我,是恭喜我们!这项目,是老领导、老首长的委托。”说着他拿出一张纸,递给李炎:龙头稀土项目。

    看到这个项目书的时候,李炎皱了皱眉。倒不是说这个项目有多好,

    自己似乎依稀就就有人给李炎看了这个项目,储藏量大,价格随着国家对稀土矿出口的控制越来越严格,上升比较快。华夏的稀土产量占全球90%的份额,美帝已经不开采了,澳大利亚这些年痴迷于铁矿石,疏于对稀土矿的开采,就算储藏量丰富的美国启动开采,也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上量。因此,如果价格合适,这笔买卖还是比较划算的。问题是,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

    边缘没说话,这个项目属于政府引导项目,大股东欣大控股一次性出让65%的股份,是政府引导下的专注于主业退出次要行业的举措。但是,他了解到的情况是,第二大股东国矿稀土也是国企,还有来自上海的富福资产参与竞标,富福资产是上市公司,实力雄厚。此外还有香港的企业参与竞标,听说第三大股东也表示了竞标的意向,这些企业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家稀土公司的净资产就不知多少个月的。

    上年净利润将近一个亿!整体还不错,谁会放弃眼前的香饽饽!

    ………………

    翔哥愕然的看了看边缘,又扭头用征询的眼神瞅了眼李炎。他自己似乎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弄懵圈了。

    边缘对李炎和翔哥的“眉来眼去”似乎完全看不到一样。只见他一筷子戳在西湖醋鱼间,筷子一翻动一块雪白的鱼肉就被他给带了下来。

    吧嗒吧嗒……

    咀嚼了几口西湖醋鱼之后,就见边缘猛抬头看了眼李炎与翔哥说道:“吃啊,你们不饿吗?”

    就这一句话,瞬间让已经饥肠辘辘的翔哥肚子里再次发出了咕噜噜的抗议声。

    边缘一边吃着西湖醋鱼,一边冲李炎随口闲聊道:“根据书上曾记载过的烹饪方法,西湖醋鱼应该选用西湖的草鱼,鱼长不过尺,重不逾半斤,宰割收拾过后沃以沸汤,熟即起锅,勾芡调汁,浇在鱼上,即可上桌!

    说起来简单吧?现如今在苏杭几个大大小小不管是著名还是非著名的饭店里都有这道菜卖,而且现在部分饭店已经用鲈鱼替代草鱼了,终其原因不过就是一个口感的问题。可这的西湖醋鱼竟然还在用草鱼来做,好像有点不怎么样是吧?”

    不过说归说,边缘夹着鱼肉往嘴里塞的动作可没有丝毫放缓。而且他边咀嚼边伸过头冲着李炎神神秘秘说:“不过说到底我今天找你还真有点事儿!”

    李炎一点头,冲着边缘问道:“你刚才说的项目?”

    边缘连忙点了点头,冲着李炎压低了声音道:“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了。不过今天我还得李炎你透露一个重大消息:我正在运作一个大项目!”

    “不会是你一直在弄的P2P吧?这东西风险太大,我应对不了这种级别的风险。’”李炎直接冲其推辞道。

    边缘一笑,神神秘的说道“这边有个能投资的稀土矿,储藏价值至少300亿!”说完,边缘盯着李炎的眼睛,等待着他吃惊的表情或者热烈的回应。

    李炎其实一点儿也不惊讶,这种事情天天在北京上演,他故作惊愕:“这是好事啊,恭喜您!”

    “哈哈,别恭喜我,是恭喜我们!这项目,是老领导、老首长的委托。”说着他拿出一张纸,递给李炎:龙头稀土项目。

    看到这个项目书的时候,李炎皱了皱眉。倒不是说这个项目有多好,

    自己似乎依稀就就有人给李炎看了这个项目,储藏量大,价格随着国家对稀土矿出口的控制越来越严格,上升比较快。华夏的稀土产量占全球90%的份额,美帝已经不开采了,澳大利亚这些年痴迷于铁矿石,疏于对稀土矿的开采,就算储藏量丰富的美国启动开采,也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上量。因此,如果价格合适,这笔买卖还是比较划算的。问题是,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

    边缘没说话,这个项目属于政府引导项目,大股东欣大控股一次性出让65%的股份,是政府引导下的专注于主业退出次要行业的举措。但是,他了解到的情况是,第二大股东国矿稀土也是国企,还有来自上海的富福资产参与竞标,富福资产是上市公司,实力雄厚。此外还有香港的企业参与竞标,听说第三大股东也表示了竞标的意向,这些企业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家稀土公司的净资产就不知多少个月的。

    上年净利润将近一个亿!整体还不错,谁会放弃眼前的香饽饽!上年净利润将近一个亿!整体还不错,谁会放弃眼前的香饽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