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8章 成为朋友的人
    “走了就走了呗!有些事儿既然尽力了那就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你没必要这么……这么着急吧?”翔哥冲着表情古怪的李炎嘀咕了一句。

    李炎回头看了眼翔哥,一脸好像吃了黄连还说不出苦的表情冲翔哥叹口气说道:“闫琪香让我给劝的暂时不想自寻短见了!”

    “好事儿啊!”翔哥一拍巴掌,笑呵呵的冲李炎回应了一句之后,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看着李炎,翔哥下意识朝着李炎身边凑了凑。眨了眨小眼睛露出疑惑的神色下意识问道:“我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没说啊?别吞吞吐吐的跟个娘们一样成不成?一次把话都说清楚。”

    “我也想说清楚啊!”李炎感慨的冲着翔哥嘀咕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她是不想寻短见了,主要是因为我嘴欠呗。现在闫琪香一门心思就是想拉个垫背的。想的是谁害了她,谁就得跟着她一起过奈何桥啊!”

    “哦,这样啊!”翔哥听了李炎的话之后,下意识用力搓了搓手,表情有些黯淡的琢磨了片刻之后说道:“你的意思我大概是明白了,不过我觉得能把一个女人给害成这样,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拉着他垫背一点都不多……”

    “翔哥……”李炎小声冲着李翔唤了一句。

    “昂?怎么了?”李翔下意识抬眼瞅了瞅李炎的同时,伸手揉了揉自己鼻孔。一脸的狐疑怎么也想不明白李炎为什么表情会这样古怪。

    “这么跟你说吧!你知道她想拉着垫背的人是谁吗?”李炎苦涩一笑,冲着翔哥随即把杨杰和自己与闫琪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

    没有过多的解释,没有过多的旁白赘述。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从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做了什么事情。

    李炎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而是不第一视角对翔哥展现了出来。

    当听完李炎的讲述之后,翔哥瞪大了他的小眼睛。手里端着茶杯咋舌许久这才小声嘀咕道:“你说?你说闫琪香这是要对杨杰下手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说到这里,李炎冲着翔哥咧着嘴指了指自己额头小声嘀咕道:“而且我不仅仅觉得她要对杨杰下手,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杨杰完全有可能把会把我也给卖出来啊!”

    “那你还愣着干嘛啊!现在几点了?”翔哥忽然想到而来什么似的,挥手猛的拍了下自己大腿之后扭头在房间里四下瞅了瞅,最终目光落在房间的时钟间。

    “还好还好,还没到上班的时间。赶紧给杨杰打个电话让他避避风头吧!”翔哥焦急的冲着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见李炎哭笑不得的傻愣愣望着自己……

    李炎抬手拿着手机苦笑道:“我也想跟杨杰打个招呼的,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闫琪香在暗处,杨杰就在明面儿上。她要是想对杨杰下手,你觉得杨杰跑的了吗?要不怎么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呢?”

    “那你也得给杨杰示警啊!你总不能让杨杰就这么干等着吧?多少有个防备也是好的不是吗?”翔哥冲着李炎咕哝了一句之后,见李炎没说话,自己脸上问道:“你不会是想现在过去找杨杰吧?”

    李炎摇了摇头,自己担心杨杰那边确实不假。但是李炎想的更多的还是如果闫琪香究竟会干出点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觉得杨杰会把你也牵扯出来?”翔哥冲着李炎问了一句之后,不等李炎做出反应马上说道:“其实你也没必要过分的担心什么。昨天你不是还刚刚救了闫琪香吗?一命抵一命,再说你还是从犯,顶多就提供了点场外支持而已,我想闫琪香不会对你下死手的。”

    “我倒不是担心我自己……”李炎眉头紧皱,冲着翔哥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随即接着说道:“那我现在联系一下杨杰吧。”

    翔哥嗯了一声,手里端着茶杯转身往沙发里一瘫。目光落在正打电话的李炎身上,闪过一丝感慨。

    李炎手里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李炎啊……那个你放心吧。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吗?我配合你这边的行动,不过话我可得说在前面啊!你得保证我的安全,千万不能让那个疯女人干出点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杨杰在电话那边冲李炎沟通中。

    如果仅仅是听声音,一定对发现杨杰此时说话的声音有些紧绷,细一品位就能发现杨杰现在整个人处在一种很紧张的状态里。

    能答应配合李炎的行动,可见杨杰对李炎的信任!

    “喂喂……李炎你说话啊!”杨杰听电话里没传来李炎的声音,呼吸瞬间变的非常急促,耳朵几乎是下意识的又竖了起来。

    在杨杰想来,很有可能李炎又在玩昨天的套路!

    “嗯,我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李炎沉声冲杨杰嘀咕了一句。

    “坏消息?”杨杰一愣。

    李炎嗯了一声之后说道:“闫琪香走了!”

    “啊?走了?”杨杰似乎还没消化掉李炎这话里究竟什么意思的时候,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冲着李炎接着追问了一句:“那好消息是什么?”

    “哪儿有什么好消息?”李炎楞了一下之后,恍悟道:“原来……哦,我明白了。哪儿有什么好消息,如果你非要听好消息,那我只能告诉你的是:闫琪香是自己走的,我一睁眼她就不见了。”

    哐当……

    手机掉落在嗲面上发出的刺耳声让李炎不由的眉头一皱。

    许久之后,李炎才听到电话里杨杰颤颤巍巍的说话声道:“你的意识是想告诉我……我应该避避风头是吗?”

    “嗯,你做好防范吧!我这边如果有什么最新进展一定会联系你的。”李炎说完这话之后,听者杨杰自言自语的嘀咕声摇头感慨一句:“我就知道这么玩一定会出事儿,果然来了吧!”

    挂断了电话,李炎回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翔哥。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李炎的手机嗡嗡又再次震动了起来。

    “咦?”李炎楞了一下。本来以为是杨杰又打电话过来追问什么情况。可是仔细一看来电提醒上并没出现电话号码,而是撰写了四个字:私人号码!

    本不太想接这个电话,不过李炎想了想之后还是瞥了眼翔哥微微一点头接通了电话。

    “喂?”李炎冲着电话里的人回应了一句。

    电话那头传来了陆凛然说话的声音。

    李炎此时就如同刚才的杨杰一样,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接电话会接到陆凛然的电话!

    “陆哥!”李炎很客气的冲着电话里的陆凛然招呼了一声。

    “吴总刚才给我来电话了!”陆凛然说话的声音依旧带了几分淡淡的邪气。

    吴总?

    李炎听到陆凛然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捉妖盟那IPO挂牌的事情。

    一时间李炎也感慨,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这事办的这么痛快。花费的时间竟然会这么少!

    当初,为了给捉妖盟即将挂牌的IPO搞点事情,李炎求助了云凌。而云凌并没有直接出面去找证监会的主席干涉,而是绕了个圈子,给李炎推荐了一个人。

    推荐的这个人,只是个中间人。

    当见到这个中间人的时候李炎有点懵逼。李炎怎么也没想到云凌会推荐陆凛然,这个在资本市场圈子里曾经和妖孽李小腾过招的大枭雄。

    逐渐淡出二级市场这个资本权利陆凛然,极为低调的开始转战了一级市场。如果不是云凌,李炎怎么也不会清楚这些事情。

    因为邪气凛然陆凛然,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一个活在传说中的男人。

    被李小腾压制的陆凛然,什么时候和国家队的人走到了一起,什么时候又成了国家队在市场外的左右手。这一切李炎并不清楚,而陆凛然与云凌他们似乎也并没打算告诉李炎。

    但是,云凌就是告诉了李炎,他会帮你……

    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云凌的引荐下。李炎随着陆凛然去了京城山水画廊,在哪里见到了陆凛然的老大哥。

    这个老大哥吴总据说能和证监会的老领导沟通很多事情。现在一看果然沟通的似乎很畅快!

    “吴总怎么说的?IPO这事儿是以什么理由暂缓的。如果我到时候想要重新……”李炎的话还没说完,这时候就听电话里的陆凛然笑了笑说道:“IPO的事情我暂时还不知道,老吴也还没和我具体说过这事情。”

    “那……那吴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李炎略微有些失望的轻声嘀咕了一句。

    “还记得吴总说想要给你撮合认识个人吗?”陆凛然的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都清晰的传递了过来。至于说撮合认识什么人,李炎下意识楞了一下……

    忽然之间,李炎脑海中浮现出了与吴守忠见面的场景:

    当时,李炎在给吴守忠讲述P2P的事情。具体分析了很多,而吴守忠也频频点点头,他那时候听得比较认真。不疾不徐的把李炎的话语默默记录整理归纳着。

    李炎记得自己当时暗暗着急,因为他自己可不是来给别人做讲座的。有求于人但话又没几乎说出口,那感觉让李炎甚至有些如坐针毡!

    当时急的李炎扭头频繁看着身旁的陆凛然。心中忍不住暗暗吐槽:刚才来之前还说你承担主要沟通的角色,我在旁边打个酱油。可现在咋和说的不一样呢?从进了门开始算起。自始至终陆凛然好像也没说几句话吧?

    而那时候吴守忠的情绪很好,不时用笔记在记着些什么。忽然他的笔尖一顿,仰头冲李炎说道:“如果要是方便,我到真希望你和他成为朋友。有机会我帮你们撮合撮合?”

    成为朋友?

    李炎手里拿着电话,内心深处确实是不愿意和这些折腾P2P的人牵扯上什么关系!毕竟在李炎身边有太多太多这种折腾P2P或者各种理财,资本配资之类的人和事儿。大部分人嚣张霸道一时之后快速沉寂,而后也有不少追债要账组团去围攻写字楼的事情。

    那些散户都没脑子,还是这些民营资本太过聪明?其实所有事情都离不开利益二字,一方看上了高额收益而另一方则看上了人家的本金。其实谁都不傻,只是在财富二字间翻了船而已。

    想归想,可是李炎当时迫于有求于人还是冲着吴守忠点头回应了一句:“没问题!”

    答应了吴守忠,李炎自然也想着自己IPO的事情,当时可是和吴守忠过了:“那件事儿还得请吴总多费心。当然,是在不让主席为难的前提下……”

    当时吴守忠在一旁似乎有备而来,点了点头笑呵呵的冲着自己可是明确的说了句:“你和凛然之间是什么关系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既然你们能走到一起,并且他能为你跟我说那事,想来你们的关系应该不一般。我也跟你透个底……咳咳!”

    说完这句话,吴守忠咳嗽了一声之后接着说道:“我老领导那边也对我关照不少。按理说,你这个事我们不应该犯错误。但情理法,情字为先。你总得给我个由头吧?”李炎虽然不当然知道涉及一级市场IPO的一些问题究竟有什么处理的道道。扭头看了眼陆凛然眉头一皱,想了想说道:“只要想做,再怎么繁杂,再怎么不允许,总会有办法会轻易融通的对吗?”

    “不错!关键在于一把手的态度。那么,如何让一把手认可和支持?这里面也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需要有顺理成章的说辞,这套说辞,要能够合情合理地在市场上获得支持,你说对吗?”吴守忠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正气,一副严把IPO审核大门,绝不让不良企业流入二级市场的摸样。

    吴守忠那一脸的浩然正气,弄的坐在一旁的陆凛然嘿嘿一笑。

    眉头一皱,李炎扭头看了眼陆凛然,自己发现在其脸上快速闪过一抹邪气……

    现在,这人就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