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6章 独留一人
    心里默念着闫琪香的问题,自己想了想一时间并不知道如何回应她的时候,李炎听到了闫琪香轻轻的鼾声。

    “看来是真累了……”这个念头在李炎脑海中浮现后,随后则是一阵阵困意来袭,李炎紧跟着也睡了过去。

    房间里时不时传出李炎与闫琪香的鼾声,除此之外在无任何声音。

    吱呀……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从门缝中浮现。

    这张脸的额头鬓角处有一朵火红色的祥云。而这祥云此时在房间灯光的照射下,透出一丝丝狰狞的味道。

    快速查探了一番之后,这张脸又极快的消失在房门处。

    “怎么样了?”走廊远处,吴知霖平静的冲房门口的姜山问了一句。

    “呼……”重重吐了口气的姜山大口大口的喘息了片刻之后,回头看了眼走廊深处的吴知霖连忙点头说道:“人已经晕过去了。”

    吴知霖点头哦了一声之后,迈步朝着房门处一边走一边说道:“辛苦你了!”

    “别过来……”姜山突然抬起手冲着吴知霖压低声音轻唤了一句之后,连忙说道:“迷香还没散,您稍微在等会。”

    吴知霖哦了一声,冲着姜山点了点头后就见他一转身进了客房。

    进了房间的姜山瞥了眼躺在地上的李炎,嘴角下意识一瞥一脸不屑的瞅了眼李炎之后,迈步越过李炎快步走到了窗畔快速推开房门之后,这才回头看了眼睡死在床榻之间的闫琪香。

    楞了片刻之后,姜山这才回身走回房门处探着身子冲走廊里的吴知霖招招手说道:“可以了!”

    吴知霖微微一点头,徐徐走到了房门口一转身进了房间。

    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之后,吴知霖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道:“没想到还是个君子!”

    姜山站在一旁,听吴知霖进了房间以后念叨了一句。虽然自己清清楚楚的听到她说了什么,但此刻他依旧摆出一张方片脸“装聋作哑”。

    躺在地上的李炎此时如果睁开眼,必然会被眼前的一切惊诧!看到的也必然是吴知霖那匀称的腿。

    本来就是吴知霖的别墅,如果说这时候有别人属于不正常现象的话,那此时此刻吴知霖站在自己的房子里,似乎就合情合理了。

    但吴知霖回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你的迷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吴知霖冲姜山轻声问了一句后,顿时把姜山给问茫然了。

    思索了片刻之后,姜山连忙冲着吴知霖点头嘀咕道:“我这个可是纯正的曼陀罗花煎煮,然后又浓缩最后再挥发水分弄出来的粉末!而且者还不是最终的成品,我还在这曼陀罗花粉末里加了闹羊花的成分整体混在了一起喷出去的迷香!除非是大罗金仙,不然都得被我的迷魂香放倒!”

    吴知霖冲着姜山翻了翻白眼,一脸无语的表情冲其说道:“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的迷香有问题,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这么进来对咱们没什么影响吧?”

    这次姜山听明白吴知霖的问题了,连忙冲着吴知霖点头说道:“虽然说我的迷香效果非常好,但有个前提就是必须用在密闭的空间内才有效。如果换了是通风良好的地方,可能没起作用就被吹散了。”

    吴知霖听了姜山的话之后,连忙抬手捂着自己鼻子皱了皱眉。

    自己别墅的客房内无疑是个密闭的空间,就算姜山刚才进来推开了窗子开始让房间里透风,但满打满算这才多长时间?

    看了眼姜山,吴知霖皱着眉头刚想说点什么。特别是吴知霖看清楚房间里一个睡死在地上的李炎,一个在床上娇鼾连连的闫琪香以后,吴知霖总觉得有些不踏实的感觉。可是想到姜山此时也在卧室里,他此时似乎浑然无事的样子到也让吴知霖踏实了些许。

    “他们俩睡的这么死,你确定他们不会有事儿吗?”吴知霖歪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李炎几眼后冲姜山问了一句后,想了想随后又补充了一句:“这东西对他们没害处吧?”

    姜山表情有些古怪的瞅了瞅吴知霖,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到底有没有?说句痛快话!”吴知霖眉头一挑,冲姜山质问了一句。

    “这个……迷香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人身体没坏处?为什么说不能轻易的使用!还不是因为迷香这种东西用多了会对人造成伤害?”姜山冲着吴知霖解释了一句之后这才接着说道:“我虽然没见过也没用过使用大伎俩迷香的后果,但是据我听说有些很厉害的迷香能让人昏睡好几天,而且还有些人不懂得使用或者说是用了过重的分量等情况发生。本来使用迷香在某些情况都有可能致命。有些人本身对迷香有药物敏感,有些人本来身体就不好,要是使用了分量过重的迷香,也许就醒不过来了。就好像安眠药吃多了会死一样。一种药物按剂量服用是良药,超过剂量就可能变成毒药了。”

    吴知霖皱着眉头冲姜上看了几眼,伸手轻轻指了指自己脚边睡的如同一头死猪的李炎道:“姜山,你确定他没事是吧?”

    看出了吴知霖对李炎的关切,姜山重重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把控着剂量呢!凌晨或者早上他一定会醒过来的。最多也就是宿醉一宿的感觉,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姜楠嗯了一声之后,缓缓走到床边看着此时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眼角泛着泪花的闫琪香。

    “没事就好……你还楞着干什么么?人抗走吧!”闫琪香冲姜山说完这句话之后,目光略显深邃的在闫琪香脸上瞥了一眼后,目光流转又瞅了瞅自己脚下的李炎。

    “谁的跟个死猪一样!”轻声啐了一句之后,闫琪香转身迈步离开了房间。

    姜山名无表情地低头看着床榻上曲膝而眠的闫琪香,随手嘴里不清不楚的也不知道嘀咕了两句什么后,随手在床榻的四角一拽,任凭闫琪香如何在被子里挣扎。自己已然脚步坚定的离开了客房。

    独留李炎一人,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