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73章 好票和肉票
    喂,喂!喂??说话啊!

    杨杰手里握着电话,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号码时脸上露出了满满的懵逼。

    作为一个证券行业的资深投资顾问,杨杰每天要接太多太多的电话,应对无数数不尽的客户。同时每天都要解答无数的问题,从证券投资的基础知识到行情的整体走势。甚至是投资方面的基础问题解答和个股的投资分析等问题,这让杨杰的电话基本上就没什么闲着的时候,所以说就算明明知道这是个骗子电话,杨杰都要接通了听听对方在说什么。

    这种状态让杨杰自己本身就很无奈,当接了电话对方还不说话的时候,那种感觉似乎也就只有在这种经历中的人才能体会的到究竟是怎样的无奈。

    吃过了晚饭看了部电影,杨杰从跑步机下来正准备洗洗澡睡觉的光景接了这么一个电话。杨杰真有种想把手机顺着窗户扔出去的冲动??

    “怎么了?“杨杰的女朋友斜依在床头,放下手里握着的手机抬头冲着杨杰问了一句。

    “天知道哪个鬼哦!打电话也不说话,我也是??“说话间,杨杰把手机放在自己耳边又听了一下。

    本来是个下意识的动作,接下来自己就准备挂电话了。可就在这时候,忽然听电话里传来了李炎的声音。

    “绑票我不反对,你现在的心情我真的特别理解,但是你想要人命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儿说的好:罪不至死!他只不过是给你推荐了一个投资品种,慢说他是否要或者说应该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你买了他推荐的股票不也是你自己的投资行为吗?“

    本来随手就想挂断电话的杨杰手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身子如同身边气温骤降一般微微颤抖了起来。

    电话里,杨杰听到了几个信息点。

    第一,李炎说的是有人因为买了某人推荐的股票好像出了问题。

    第二,李炎与之对话的人似乎想要走极端,绑架外带撕票?

    第三,李炎的电话即然打给了自己,他让自己听到了这些内容不用想肯定和自己有关系!

    “我勒个去??“杨杰下意识咒骂了一句,就连他那原本耷拉着的耳朵此时都竖起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干嘛呢!“杨杰的女朋友这时候从床边站起身子,看着身前不远处的杨杰追问了一句。

    下意识的甩了甩手,杨杰似乎想用行动告诉自己身边人不要打扰自己!

    当听到这段对话的时候,杨杰脑海里已经开始快速思索起自己的投资建议究竟坑过谁了。当一件事情关乎道自己生死的时候,应该说有人都会提起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只不过当杨杰开始思索的时候,自己瞬间又醉了。

    华夏的金融市场比国足还坑爹。

    不说大行情如何,巅峰的时候怎么样。似乎从一开始这里面就充满了无数的坑。资本的追逐利益的脚步必然挖了无数的坑,大部分坑都成功的割来了麦子!

    杨杰的推荐可以说是和机构斗智斗勇,当然杨杰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自己都没斗过机构??

    所以听了自己推荐的人,也都成功的被自己给导航到坑里去了。只是因为坑的缘故就想要绑了自己还想要自己命的深仇大恨,杨杰想了又想还真想不出来谁会这么极端??

    “我特么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天怒人怨的事儿啊?“杨杰心中呐喊了一声。

    “喂!“

    “我靠!“

    杨杰扭头看了眼自己身边的人,眉头紧皱脸色有些苍白的嘀咕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宝贝儿,我求求你了,接着玩你的消消乐去成嘛?“

    “你到底怎么了?我看你的状态好像不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一直跟你说不要去一天到晚的散发什么内部消息,你就是不听我的,是不是有麻烦了?“杨杰的女朋友好像天生第六感比较强,在一旁看着杨杰似乎就感觉出了什么。

    杨杰皱了皱眉头,抬起手下意识推了一把身边的女人没说话,而是继续把耳朵凑在电话边一脸纠结的聆听了起来

    至于身边这女人的话,或许杨杰根本就没时间回应。

    此时,电话里闫琪香的冷冷的声音回应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他的钱嘛?你以为我真的拿到那些钱能改变什么吗?“

    李炎看着闫琪香,本来以为她拿了钱是想要东山再起,重新创业把自己失去的东西再重新拿回来的。只是听了她的话以后忽然觉得好像这想法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并不是闫琪香想要的?

    “我以为你拿了钱是想要做事情的,可是你说你一分钱都不要全给我。我真??我真的不明白了。“李炎一脸正色的冲着闫琪香回应了一句。当然,李炎确实也想弄明白闫琪香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把这些钱都给你,是要感谢你救了我!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你救我!“闫琪香笑中噙着泪花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的微微柔和了些许。

    李炎微微叹了口气没说话。

    看着李炎那茫然的眼眸,闫琪香抿了抿接着说道:“李炎,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个真正的好人,你救了我的命,虽然我并不想让你救我??“

    看着闫琪香表情变得微微有些柔和的李炎没敢在继续表达自己的思路,话锋一转赶忙说道:“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旧会救你。“

    话说到这里,李炎忽然觉得自己这对白好像真的有点狗血,不过想了想之后李炎还是苦笑着对闫琪香说道:“你也别急着给我发好人卡,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闫琪香看了眼李炎,眼睛里的目光漏出一抹了然的光芒。

    “我醒过来的时候,继续寻死你或许以为我是因为激动对吧?但是我告诉你,我道现在为止依旧没改变这种想法!“闫琪香冲着李炎微微一笑。

    李炎本来话还没说完,被闫琪香打断了自己的话以后。李炎听她把话说完,自己瞬间有些破不淡定的抢白道:“你答应过我,如果我帮你报仇你救不寻思了不是吗?“

    “对啊!“闫琪香冲着李炎笑了笑。

    皱褶眉头的李炎一脸苦涩的冲着闫琪香说道:“我答应帮你报仇了,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还想??“

    死这个字,李炎在嘴里转了三圈,愣是没把能把这个字说出来。

    “可你帮我报仇了吗?你真的能帮我报仇吗?我什么都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了??“闫琪香的话说的很平静,那种平静如同一波平静的死水。

    “我不是答应帮你绑票了吗?可你想的是要人家的命??“李炎冲闫琪香朗声质问道。

    闫琪香想了想冲着李炎笑嘻嘻的说道:“或许你是对的,那让我想想吧。“

    就感觉房间里的气温骤降了好几度的李炎,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本来,话题继续不下去了陷入了僵局之际,李炎还想着怎么说服闫琪香放弃一些想法的时候。忽然发现闫琪香尽然让步了,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但这时候李炎明白就算一切都是假的,自己也得当真的听了!

    竖起耳朵听着电话里的对话,当听到这里之后下意识眨了眨眼睛一时间也纠结了。

    报警吗?可一切都还没听明白自己怎么报警?难倒自己要跟妖妖灵说:警察叔叔,有人要绑架我,而且从一开始就算计着要撕票?

    谁要绑架我不知道,怎么绑架我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绑架我的人给我打了个电话?

    脑海中幻想这一切的时候,就听电话里闫琪香说道:“我困了,想休息了,我先去洗个澡可以吗?“

    李炎楞了一下,赶忙说道:“当然没问题,浴室??“

    “恩,我自己过去就好。你不会觉得我会在浴室里寻死吧?“闫琪香笑呵呵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原本李炎是真没想到闫琪香会在浴室里如何,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刚松弛下来的神经一瞬间又马上崩了起来。

    “我在浴室门口等你好吧?“李炎冲着闫琪香问了一句,虽然是询问但是任凭谁都能看出来李炎这态度很认真!

    笑呵呵摇了摇头的闫琪香冲李炎看了一眼,随后说道:“如果你想等那就等吧!“

    说完话,闫琪香熟门熟路的扭头朝着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每一栋别墅的建筑风格虽然不一样,但是房间大概的格局都是相同的。所以说在闫琪香看来这里和自己家大体也没什么区别。

    跟在闫琪香身后,李炎炎看着闫琪香推门走进浴室刚要说话,就见她笑嘻嘻的一回头冲着自己说道:“你放心,我不回插门的。不过我洗澡的时候你不会进来是不是?“

    愕然抬头,李炎指了指自己苦笑道:“我?你觉得我会吗?“

    闫琪香冲着李炎笑了笑,并没回答李炎的问题直接迈步走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来细细嗦嗦脱衣服的声音之后,浴室磨砂的玻璃门因为里面浴霸的强光照射。闫琪香整个人的身影朦朦胧胧的浮现了出来。紧接着李炎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看着闫琪香在里面洗澡,李炎一脸纠结的皱了皱眉头后身子往后慢慢退了几步,直到自己退到拐角处这才一侧身闪到了一旁。

    看了眼自己手机的屏幕,通话依旧在继续。时间一秒一秒的跳动,李炎连忙举起手机,把声音压的极底道:“喂!杨杰你在听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跟我说这只是个恶作剧!“杨杰的声音瞬间在电话里传了出来。

    “刚才我们的对话你都听见了吗?“李炎冲杨杰问了一句。

    “听到了,听到了!“杨杰连忙回应了一句。

    “你知道究竟是谁想要你的命吗?“李炎这话刚问完,就听杨杰无奈的回应道:“李炎,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尽然还有心思跟我卖关子?“

    李炎一想也对,自己好像这话说的真有问题。连忙冲着杨杰说道:“那我长话短说,你还记得我最后一次回券商的时候碰道的那个女人吗?闫琪香??“

    简明扼要的把今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对杨杰再次叙述了一番之后,李炎就听电话里杨杰话带哭腔的说道:“我怎么回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时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女人要不是太可恶了我能下黑手吗?不管怎么说,其实??算了,不说这些过去的事儿了。你现在拖住闫琪香,我马上就报警!“

    “报警?你觉得报警真的有用吗?警察就算把她抓起来又没犯罪的事实,你觉得能关她多久?“李炎叹了口,一句话就把杨杰给说无语了。

    “那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杨杰确实也明白李炎说的话在理,但是似乎在他想来除了报警好像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这事儿你就配合我一下吧!我想办法阻止他。至于别的到时候在说,毕竟坑她的票是选的。我也有责任!“说完这句话之后,李炎又交代了几句,总之就是让杨杰安心。

    “对了,你最近怎么回事,这都多长时间了你还不来上班,我也真奇怪了。老大竟然还给你保留着职位,平时你这种情况早就被公司开除了吧?而且我也联系过你好几次了,根本就联系不上你??“杨杰的话还没说完,李炎就听浴室里原本哗啦哗啦的水声骤停,自己刚满说道:“你相信我就可以了,先不说了!“

    挂断了电话,李炎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感慨一个好票,一个肉票。当这两个本来风马牛不相集的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心塞呢?

    踱步走到浴室门口不远处,李炎靠在墙壁间从自己兜里掏出来一块红虾酥糖,剥开糖纸刚刚噻到自己嘴里的瞬间,就见闫琪香已经穿好衣服从浴室里推门走了出来。

    “时间也不早了,我去休息了。“闫琪香冲着李炎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之后,见李炎没说话忽然皱眉苦笑道:“你不会是还想和我睡在一个房间里看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