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69章 不会是因为你吧?
    “滋溜……”

    别墅客厅中正对门的是一条深褐色的原木条案,一块藏蓝青花桌旗布搭在正中央。一盏青铜的倒流香炉顶燃着锥香如瀑布般缓缓向下流淌。

    手中端着一盏青花茶杯,李炎一边轻轻摩挲着一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翔哥吸溜滋溜的正抿着茶。

    “看什么看呢!”翔哥翻了翻白眼,对着李炎瞥了一眼之后忽然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拍。

    李炎眉头猛的一跳,有些心疼的低头看了眼茶桌连忙说道:“翔哥,轻点……轻点。这茶桌好像是越南黄花梨的!”李炎冲着翔哥小声嘀咕了一句,就见翔哥气呼呼的冲李炎哼道:“你现在还有心情关心桌子?别说是越南黄花梨了!”

    说话间,翔哥重重拍了拍桌子哼了一声随即接着说道:“你让闫琪香住这儿……你问吴知霖了吗?”

    李炎讪讪一笑,没说话。

    就听翔哥接着哼了一声说道:“不说话算怎么回事?这可是吴知霖的房子,你让别的女人住进来她会怎么想?兄弟……不是当哥哥的说你,做人确实应该抱着一颗初心,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但是你是不是也的分分事?什么人你都帮?你这么有公益心我看你去救助中心做志愿者去得了!到了那儿流浪乞讨的,走失找不到家的你都能忙。”

    “翔哥……”李炎端着茶杯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冲李翔轻唤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翔哥,我这么做也有苦衷。”

    “别跟我说什么苦衷!你小子什么人我不知道吗?这年头烂好人没好报你不知道吗?”翔哥的话说道这里,见李炎似乎要和自己说话连忙一抬手冲着李炎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喏!你也别跟我争辩。你这人秉性善良我比谁都清楚。可是你做好事儿咱们是不是也得有个度啊!”翔哥话说到这里,转身看了眼身后的房门,眉头一皱随即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把她弄回来算怎么回事?你没看人家这都要走了吗?她睡天桥还是睡地下通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看不过眼完全可以给她几百块钱接济一下也就是了。把她弄这里来,你还觉得不够麻烦是吗?”

    “这事儿说来话长,我这么做也确实有自己的苦衷的。”李炎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冲翔哥嘀咕了一句之后,目光无意识的又冲着房门扫了一眼。

    “苦衷?你说你做什么事儿没苦衷?大司马的事儿你也有苦衷,你干的都是好事儿呗?”翔哥说完这句话,拍拍胸口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随后接着说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你,老话儿说的好: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我到是想把她留下来,可是她的状态你又不是不知道。天晓得她究竟要干什么。”李炎小声冲着翔哥回应了一句,就听翔哥眉头一竖,冲李炎怒道:“她干什么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刚才你们俩聊天我也听到了。所有的一切应该杨杰那小子负责人,你跑过来捡什么瓜落儿?”

    看着自己面前气呼呼的翔哥,李炎的心里瞬间变得更纠结了。

    想想刚才闫琪香在楼下仰头望天的表情,以及她对世界那生无可恋的目光,一切的一切都让李炎心里就好像被有无数蚂蚁在穿梭爬行一样,那种又酥又麻又憋闷的感觉当真无法对外人道。

    更让李炎刻骨铭心的还是自己刚才在楼下,看着闫琪香那无波古井般的目光与自己对视时候的场景,更然李炎有种扎心一般的心塞。

    一脸淡然的闫琪香瞅了瞅李炎,听他说完自己天冷没地方住,自己还是一个女人的时候甚至表情都没出现什么波澜,只是淡淡说了句:“一个人死都不怕了,你觉得还有什么事能让她害怕?”

    或许就是因为这句话,李炎才生理活拽又是好言相劝又是言语相叽这才把闫琪香拉到了别墅里。

    翔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若有所思的李炎,沉默了片刻之后扭头再次看了眼自己背后的房门,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管怎么说你这就是有问题。兄弟你跟哥说句真心话,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看……看上她?翔哥,你这都想什么呢。我真没那想法……”李炎一脸错愕的冲翔哥回应了一句之后,微微叹口气还想在解释一番。

    就见李翔挥挥手说道:“行了,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男人和男人之间谁不知道谁!你看上她了也好,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情也罢,或者说你就是想从闫琪香身上发泄一下我都能理解。但是你可要想明白了,这女人现在可不稳定。别到时候……”

    话还没说完,李炎赶忙探着身子冲着翔哥连忙解释道:“翔哥,我这次真的不是同情心泛滥,扶了一个老大爷引出一个捉妖盟。你觉得我现在还敢随随便便的管乱起暴躁的事儿吗?这一件就已经折腾的我快要吐血了。”

    “别特么得了便宜卖乖,那是没碰上我,如果你翔哥在的话……好吧!哎……这人的命早就被天宫排了名次,我也特么不埋怨了。”翔哥不清不楚的咕哝了一句之后转身看了眼李炎接着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要帮她呢?”

    长长的叹了口心里不知憋闷了多久的浊气,李炎忽然端起桌面上的茶杯冲着翔哥念叨着说道:“翔哥,你还记得在咱们魔都证券的时候,他们说我什么吗?”

    “拼命三郎?”李翔下意识回应了一句。

    李炎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注视着翔哥身后的房门很随意的说道:“我说的是其他方面的,比如这手……”

    说了几句话之后,李炎干脆抖了抖说苦笑道:“黑手光环啊!我买什么票,亏什么估计也是空前绝后了对吧?”

    翔哥皱着眉头,嘴里轻声嘀咕了两句之猛的睁开后,冲着李炎问道:“这……不会是因为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