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56章 潘多拉魔盒
    七号公馆地下二层,装饰极致奢华的房间里,幔帐绫罗,隐约间就见几个人影在床榻间翻滚起伏。

    “老公……我要嘛。”

    “老公你好棒,不……我要……”

    一声声喘息间呢喃的娇喘,让在其间奋力耕耘的陆凛然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那浑身的舒爽以及心中的享受绝非只言片语所能形容。

    埋头耕耘的陆凛然突然腰间哆嗦了几下后,身子一僵猛的俯身趴了下来。

    “呼……你小子真是撞大运了。”陆凛然眯着眼睛,有些失神般轻声嘀咕了一句。

    贴在陆凛然身旁的女孩嘟着嘴,小声问了句:“老公,你说什么?”

    陆凛然扭头猛一睁眼,邪气的眼神与女孩四目相对。女孩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陆凛然邪邪一笑,摇头冲其说道:“没什么,宝贝帮我打扫一下。”

    “哦……”女孩迎合了一声后,赶忙一翻身小嘴微张帮陆凛然打扫了起来。

    被陆凛然压在身下的女孩笑嘻嘻的舌尖微吐,轻轻在其胸口与脖颈间游走。

    静静享受之余,陆凛然眯着眼睛心中暗暗琢磨自己究竟要怎么帮李炎处理云凌吩咐的事情。

    “雏!”忽然,陆凛然嘴里吐槽了一句,

    “嗯?”女孩舌尖一顿,下意识看了眼陆凛然。

    “没说你,继续……”陆凛然呢喃了一句后,眯着眼睛继续享受着。

    “我才不是雏呢!”李炎靠在走廊的窗畔,下意识把目光从积水潭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收了回来。扭头冲着身旁的吴知霖争辩了一句。

    “不是吗?”吴知霖抬手掩着嘴咯咯轻笑间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就见吴知霖突然掰着手指头细数道:“天天和你在交易局的那个毕佩琳,似乎对你很有感觉嘛。送到嘴边的小美人,你不动心?”

    “这个……”李炎嘀咕了一声,想反驳两句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毕竟,这个毕佩琳和自己确实有些受不清道不明。而且自己听吴知霖的话以后,脑海中浮现的则是在E世界金融财富中心,也就是交易局总部的“宿舍”中,毕佩琳那未着寸缕的身子。

    此时,吴知霖紧接着继续说道:“对了,大司马的养女,夏若曦似乎和你也有些暧昧不清吧?当初你为了大司马,远走苏杭。好像你们两个在那时候就应该有些情愫了吧?”

    “这个……这个真没有。我们只是……只是普通的朋友好不好!”李炎的话音刚一落,吴知霖笑嘻嘻的说道:“是吗?普通朋友啊!可是你这话怎么里里外外都透着心虚呢?”

    李炎刚要解释,吴知霖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对了,小屎蛋现在还在苏杭等着你吧?你说……小屎蛋对你不错吧?人家姑娘……”

    “这个,这个纯粹就是误会了。真的没有什么的!”李炎这次能挺直腰杆对吴知霖争辩了。

    “嗨!如果小屎蛋听到你说的这么决绝,真不知道人家姑娘会怎么想你咧。”吴知霖说完这句话之后,话锋一转接着数道:“苏杭刘家的大小姐好像和你也有些关系吧?”

    “你说的是刘锐的妹妹吗?这个……这个你也算进来了?什么都没有好不好。我可不想当刘锐的大舅哥!”李炎一脸苦涩的回应了吴知霖一句之后,忽然见吴知霖歪着身子瞅了自己几眼,随即转身目光落在了窗外的积水潭湖面间。

    “让你一说,我好像成了花心大萝卜了。就算我是摩羯男,可也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好不好。”李炎此时面向积水潭,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李炎和吴知霖二人目光都眺望着远方,只不过二人想的事情或许天差地别而已。

    “你说你身边这么多美女,难道你就没动心的吗?送到嘴边的大美女们,你竟然也能推的出去。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个男人。”吴知霖笑嘻嘻的咕哝了一句。

    李炎皱了皱眉头,叹口气嗯声说道:“本来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好不好?我……”

    还要接着解释点什么,吴知霖歪头看了李炎一眼后说道:“还说自己不是雏哥,难道你是为谁守身如玉吗?对了,你不是说自己不是雏哥吗?说说你的女朋友呗!”

    “我现在哪儿有什么女朋友啊?你看……和我走的比较近的女孩,你不都了如指掌吗?那个……你对我这么了解是不是……”说完这句话,李炎忽然侧身看着身旁的吴知霖,一字一顿的说道:“不会,你爱上我了吧?”

    远眺积水潭的水面,吴知霖并未回应李炎的话,依旧默然不语的看着眼前如墨般波光粼粼的积水潭。

    抬起时,轻轻挠了挠自己鼻子尖。李炎抿了口唾沫之后,吐口浊气脸色略显黯淡的说道:“我过去的故事……其实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故事,真没什么可说的。”

    吴知霖歪头看了李炎一眼,诧异的嘀咕道:“怪不得呢!”

    手轻轻在窗畔婆娑了几下,李炎叹口气之后随即露出一抹苦笑道:“过去少不更事,天真的以为能在一起的女人一定会如诗词里描写的那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人家老妈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掌控着中小板里一家可圈可点的生物药业集团。小说里那种软饭凤凰男的故事和现实中的故事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要不怎么说过去上过以后,她就是你的人了。现在上成爆米花,那也不一等能跟你走到最后。”

    “然后呢?让人家如同大鼻涕一样,狠狠的把你给甩了?”吴知霖笑嘻嘻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淡淡苦涩。随即吴知霖就见李炎一转身冲着,仿佛扎了心的冲自己说了句:“没那么难受,但是十八岁那年……一个年轻的乡下孩子懂了什么叫爱情,也懂了什么叫门当户对。”

    沉默许久,吴知霖忽然冲着李炎说道:“后来呢?那女孩嫁给被人了?”

    李炎苦涩的笑了笑说道:“谁知道呢?反正被拆散了之后,我懂得什么是我能追求的,什么是我不应该奢望的!”

    “现在你是捉妖盟的盟主了,难道就不想成为她妈妈那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改组董事会吗?只要你想,你可以让他妈妈瞧瞧嘛!”吴知霖笑嘻嘻的冲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李炎眺望积水潭的目光一凝,片刻后身子下意识哆嗦了一下的李炎猛一回头,深深凝望着吴知霖满脸的诧异!

    此时,吴知霖笑的如同一个美艳的小恶魔。她一句话,似乎揭开了李炎深埋在心底的潘多拉魔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