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54章 凛然邪气陆凛然
    七号公馆,京城所有男人们口口相传的一个神秘所在。

    每个人都愿意在自己兄弟圈子里聊上几句七号公馆內的奇闻异事,仿佛那些事儿就发生在他们眼前一般。这里有权贵,有金钱,有酒当然最多的还是女人以及各种权利金钱的交互。

    七号公馆究竟在呢?

    积水潭西侧与铁狮子坟之间有个牌楼,因为此地过为旷地,西北有庙所以周围之地泛称小西天。时至今日京城已经繁华非常,小西天牌楼正对的招商证券更曾为资本大鳄风云际会之地,但小西天依旧是个不起眼的地方。

    七号公馆就在这里面……

    此时,一辆黑的的奔驰轿车缓缓驶进了小西天这条相对来说狭窄的小路。

    这辆漆黑如墨的奔驰车,从一条只能容纳两辆车的小路间缓缓行驶。

    路的两边依次排列着河间驴肉火烧店、五元商品店、20元剪洗染廉价理发店、马兰拉面以及链家地产店等门脸房,人间香火甚事旺盛。刺眼的廉价霓虹灯挂在一些小店的招牌下面。那些一天到晚在朋友间吹牛的人们,那个会想到七号公馆这家私人会所会隐藏在小西天?

    七号公馆会所地上三层,地下二层,门口总站着几个大汉,看他们溜溜达达行走几步寻常人都能准确判断出他们定是退伍军人出身。

    这几个人一水儿的平头,身姿挺拔。其中一个人发现行驶而来的黑色奔驰轿车后,抬抬手冲着车主打了个招呼。

    车上下来一个人,低着头顺势把车钥匙扔给了一个壮汉后,下意识朝着自己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人或许自己都不会想到,自己所见的招商证券那栋大楼后面则是波光粼粼映照着城市的积水潭。而积水潭畔某地,李炎正面红耳赤的呐呐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这人收回目光,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钱包。这钱包样式很普通,但期间一个三角形的标志彰显着钱包的奢饰品牌。

    随手抽出来一张百元的红色毛爷爷塞给拿着车钥匙的壮汉,迈步朝着眼前的黑色铁门走去。

    不等他走到近前,铁门徐徐开启,瞬间一个奢华极致的走廊在其眼前展开。

    七号公馆地上一层是餐厅,以谭家菜官府菜为主。二、三层是客房,地下一层是夜总会、卡拉OK厅,地下二层以桑拿洗浴为主。

    这里实行的是会所实行会员制,老会员介绍新会员,纵使腰包再鼓的人没有熟悉的会员介绍,那也进不来。

    自从京城的“天上人间”被打掉后,这里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陆总,可有些日子没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长发飘然的妩媚女人快步凑了过来。

    陆凛然低着头冲着自己双手吹了口气,搓了搓手之后这才抬头看了眼凑过来的女人。

    徐娘半老的女人风韵犹存,不用想也知道年轻时候得是一个让无数男人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尤物。

    陆凛然是这里的常客,他几次大的交易就是在会所二层的客房敲定的。似乎陆凛然很喜欢剔着牙,泡完桑拿后和那些老板们谈事的感觉。当然,如果对方有要求吗,陆凛然也会毫不吝啬的为其安排两个安南国跑来讨生活的妹子。

    当然,这里也有不少战斗民族来的金发姑娘,都说战斗民族的姑娘美艳,但是上了岁数之后马上就如同气球一样被吹了起来。那臃肿的身材无论如何也和曾经无法联系到一个人身上。

    陆凛然给不少人安排过战斗民族的姑娘,当然那好身材陆凛然也深有体会。只不过,变成大妈的妹子陆凛然还没见过。

    “给您安排在老地方吗?”女人凑到陆凛然身边问了一句。

    之所以怎么问,其实还是因为陆凛然经常一个人在桑拿客厅,然后很惬意地找个妹子捏个脚。如果有和陆凛然一起来这里的人,必然也会被安排到隔壁房间。

    没人知道陆凛然在房间里后听隔壁房间里传出来的那阵阵浪笑或呻吟时是一番怎样的场景。就连这个女人都以为陆凛然有那种特殊的癖好。

    其实,陆凛然他听着隔壁的声音,嘴角也不过是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轻蔑。

    ……………………

    吴知霖瞅了瞅房间里的众人,当然她的目光刻意忽略了男人身边的那些女人,而后微微摇了摇头冲着大家接着说道:“孙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孙凯气呼呼乜了眼吴知霖没说话。

    李炎看着房间里的气氛有些诡异,但李炎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事儿,自己最好装聋作哑。

    比如,现在。

    “风帆的掌舵人大家都认识,关系确实也不错。但是我就想告诉你一句话:不要相信他真的能摆平一切问题。在座的诸位都比我年龄长,难道大家还读不懂什么叫在利益面前很难一碗水端平吗?捉妖盟现在风雨飘摇,风控是咱们最重要的一环!说白了,现在圈子里,圈子外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徐盟主出事儿以后大家谁想的是赚钱?还不都是担心清算到自己头上?最近觉得风平浪静了,可事实如何?真的过去了?人家还不是在盯着咱们,准备找个理由把咱们全盘吃掉!”

    吴知霖说完这一席话之后,孙凯眨了眨眼睛不说话了。

    捉妖盟中高级别的成员,同时又是魔都证券的负责人。孙凯何尝不明白吴知霖话里话外的意思?

    说白了,其实孙凯现在的压力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大很多。孙凯如同走在悬崖峭壁间,前面没有路后面更没有路,能做的只能是向前走,哪里还回的了头?

    叹了口气,孙凯耿着的脖子微微垂了下来。

    李炎一抿嘴,发现房间里忽然没人说话了。目光在每个人脸上徐徐流转间,忽然就听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中年人说道:“来来!不提这些烦心的事儿。一个投资而已,做不成就做不成吧。咱们又不是没成果,今天孙凯这个建议不过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罢了。来来,喝酒喝酒,今天咱们不谈俗世,就论红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