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42章 开头难过程难,结果??
    所有人都在仰望,仰望别人的世界时却很少低头。

    李炎此时低着头,目光痴痴望着车窗外京城环路。此时,路面上一辆辆轿车此时都如同长龙般堆在一起,任凭你是秋名山的神车五菱宏光,还是三叉戟的玛莎拉蒂又或者是小毛病不断的大众,路面拥堵起来哪儿有什么高低贵贱?你还不都得在路上堵着吗?

    “在想什么?”吴知霖双腿并拢用女神坐的那种标准姿态坐在李炎身旁轻声问了一句。

    下意识摇了摇头,李炎看了眼面前开车的司机后,这才扭头冲着吴知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在想来时候的路,每一步走的都好奇怪??”

    “奇怪?”吴知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狐疑,嘴里情深念叨了一句的同时,想的是:李炎为什么会说奇怪?

    扭头看了眼吴知霖,李炎忽然脸上挂着一抹微笑道:“我猜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会说奇怪,而不是什么辛苦艰辛又或者是一路荆棘如履薄冰什么的对吧?”

    听着李炎冲着自己侃大山,吴知霖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心中对李炎的担忧瞬间荡然无存。

    “我在想,以前连仰望都看不见的那些人,那如同在五岳之巅的圈子此时的确真真切切的摆在了我面前。过去重来不敢想的事情,一直都觉得不可能的事也都绕在了自己身上。这一切你所不是梦事真实的?可为什么比梦比小说还诡异?可说是假的??难道我一直在梦中吗?”李炎在吴知霖身边忍不住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乌龟一般行驶的车子好不容意爬上了二环路,蛋速度却丝毫没提起来!李炎扭头看着环路外面蹬着自行车的行人渐渐远去,自己不禁有种哭笑不得得感觉。过去也不是没经历过京城的堵车,或者说在京城的早高峰间李炎只要不是坐着地铁他大多时候都是这么被堵在路上。原本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但是今天李炎却突然感慨:都说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但是被人推着往前走,又会如何呢?人都羡慕自己仰望的圈子,我却觉得小门小户小人家的平凡生活才最幸福。

    “快到了!”吴知霖这时候忽然冲着李炎扭头嘀咕了一句。

    目光略显空洞望着车窗外的李炎微微一愣,下意识回神之后扭头看了眼自己身侧的吴知霖后,又歪头看了眼车窗外。

    “咯咯咯??”吴知霖看着李炎此时左看看右看看,一脸诧异模样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是不是搞错了啊!这??咱们来这里干嘛啊!”李炎一脸茫然的冲着吴知霖问了一句之后,不等吴知霖接着问了句:“你确定是要带我来这里吗?”

    车子从京城的二环路中拐了出来,驶入了京城金融核心地区??金融街。

    如果说只是进了金融街,李炎或许还不会如何惊诧。毕竟捉妖盟也是在华夏金融市场上举足轻重的存在!捉妖盟就算在金融街有个机构扎在这里,李炎也不觉得稀奇。

    但是吴知霖的车停在了华夏证监会的门口,这一切就让李炎有种哭笑不得了。

    看着车窗外那两块扎眼的大招牌,李炎忽然觉得一切也太讽刺了吧?难道当初捉妖盟在华夏金融市场里,通过资本搅风搅雨是“骑在”证监会头上完成的?

    “下车吧!到了哦??”吴知霖冲李炎笑嘻嘻的念叨了一句之后还眨了眨眼睛,虽然没催促李炎但一切让吴知霖表达的那样清晰!

    “喂喂,不是吧?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李炎一脸惊诧不定的表情冲吴知霖嘀咕了一句之后,扭头再看看车窗外的场景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答应当了捉妖盟的盟主后,竟然第一站来的是证监会!

    一咬牙,李炎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扭头见吴知霖此时也随着自己推门下了车之后,李炎愕然的扭头再次望向证监会招牌的时候,心里自我安慰道:吴知霖就算坑自己,也不可能把自己坑到证监会里面吧?

    脸上挂着一抹笑意的吴知霖走到了李炎身旁,提起手轻轻搭在李炎的小臂间说道:“你以为捉妖盟在证监会楼上?”

    李炎微微一摇头,情深嘀咕道:“不一定,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在楼下”

    “吓?嘿嘿??证监会楼下是国金证券金融街营业部好不好!”吴知霖笑嘻嘻的回忆了一句之后,身子微微朝李炎肩膀贴了贴说道:“捉妖盟确实在金融街曾经有个机构。但是在首开期货楼上啦,谁会傻傻地骑在证监会上面!这不是找麻烦吗?”

    吴知霖小声冲着李炎解释了一句之后,李炎诧异地看了眼吴知霖问到:“不会,你不会是真的打算拉着我来证监会签到吧?话说人家证监会不找咱们的麻烦就不错了!咱们自己往人家枪口上撞?我又不是飞蛾,这个是不是??是不是忒嘬死了?”

    “你觉得呢?”吴知霖歪着头乜了一眼李炎,说完这话之后拉着李炎边走边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咱们捉妖盟的盟主跑着证监会来报备,嘿!这话要是穿出去还不得让资本市场里的机构们笑掉了牙?”

    眼看着自己被拽紧了门,李炎一咧嘴一脸决绝的表情像极了即将绞刑架的烈士!

    “喂喂!我说你能正常点吗?你这样没什么事情也让你搞出实情了!”吴知霖表情古怪的轻拽了李炎一下后,忽然感觉出李炎此时的胳膊有些轻轻颤。

    “你是真的害怕吗?”吴知霖眉头一凝,歪头看了眼李炎问道。

    “咳咳??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来个证监会吗?虽然我不在交易局了,但起码曾经过去是兄弟单位嘛??”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歪头冲着吴知霖咧嘴一笑,大有你不是跟我玩神秘嘛?我一个穿裤&amp;amp;amp;amp;*衩的会怕你一个穿裙子的?

    吴知霖拉着李炎走到电梯口,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怕了你了还不成吗?咱们去国金的营业部!他们都在那里等咱们呐??”

    国金证券,金融街证券营业部。

    一个在证监会鼻子底下的证券营业部!

    李炎不知道当初成立这个营业部的时候,他们国金证券的老总究竟咋看上的这块“风水宝地”。虽然说,现实中华夏的证券营业部或多或少都有或者都曾有国有资本的影子。

    华夏有一百零六家证券公司,剔除三家没有经济业务,也就是不招揽投资人在他们的交易局平台上买卖股票的证券公司,剩余的券商都是全牌照证券公司。可以说上到证券经纪业务也就是交易平台业务。下到保荐上市,自营盘,一对多的专项理财。每一项金融业务都被证监会死死的监管着!可以说证监会“骑在”每一家券商的脖子上,美其名曰稳定证券市场,实际上还不是在掌控着金融领域,让一切都不脱离掌控!

    国金证券金融街证券营业部的老总,可能是觉得自己被监管的不够彻底,所以这才屁颠屁颠的和证监会做了邻居吧?

    迈步来到国金证券金融街营业部的门口,眉头微微一皱。

    过去,李炎是证券从业人员。因为身份的原因,当然也有证监会监管和条文规定的原因压根就没来过这里。

    此时,李炎与跟在吴知霖身边往国金证券营业部走的路上。李炎忍不住左看右看撇嘴评论道:“这也忒冷清了吧?这能有多少人来啊?他们难道不做什么经济业务吗?券商可都指望着客户在交易账户里买了卖,卖了买的赚手续费差价呐!虽说现在手续费便宜到已经让人发指的地步了,但依旧是支撑着券商的一根重要支柱啊??”

    吴知霖诧异的看了眼自己身旁的李炎,微微一皱眉头冲着李炎眯着眼笑笑刚要说话。忽然间几个人从楼梯转角处走了出来。

    几个穿着西服毛绒风衣的人,搀扶着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多岁的矮胖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李炎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身子,让出通道微微一咧嘴。

    这个矮胖子留着精干的短发,一身泛着白光的貂皮大衣,脖领子里一根小拇指粗的大金链子烁烁放光!

    如此形象,李炎怎能看怎么觉得是个暴发户!

    当然,重点并不是此时这个暴发户如何。而是他此时咧着嘴,仿佛昨夜还是治霸一方的一个富豪,今天就成了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李炎看着他双眼无神,眼角挂着泪咧着嘴脚步虚浮的踉跄而行。

    看着这人,李炎似乎根本就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反倒是吴知霖脚步一顿,侧身看着这个矮胖子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李炎靠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矮胖子从自己面前过去的时候好想身形缓了一缓后,扭头看了自己一样。

    头皮瞬间就是一阵酥麻,李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上的鸡皮疙瘩。

    “走吧!”

    就在李炎还看那矮胖子一行人的时候,吴知霖在李炎身后小声嘀咕了一句。

    “哦??”李炎冲着吴知霖微微一点头,心里虽然有无尽想问的话。但李炎还是跟在吴知霖身旁走进了国金证券金融街营业部的大门。

    进了大门,这里的布局和寻常证券营业部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进门时柜台里坐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妹子,后面是国金的券商标志。

    空荡荡的大厅中看不到一个客户,妹子们此时低着头也不知道都在看什么。进了门也没人招呼李炎和吴知霖,二人路过柜台的时候,李炎偷眼朝着柜台中的妹纸们乜了一眼。

    “我去??”李炎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之后,无奈的笑了。

    吴知霖微微扭头看了眼李炎边走边小声问了句:“怎么了?”

    “两个在柜台里偷偷看电视剧的,一个网购的,最里面的好像在玩炉石传说!”李炎满脸诡异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吴知霖皱眉说道:“是吗?”

    “昂!可不是吗?玩王者荣耀的妹子没少见,挫炉石的妹子真的很少啊!”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忽然见吴知霖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冲着自己也不说话,那意思好似在说:“要不你去找妹子要个帐号加个好友呗?”

    李炎嘿嘿干笑了两声,故意转移话题般跟在吴知霖身边小声说道:“都说国金如何如何厉害,今天算是领教了!对了,咱们和国金有合作还是??”

    吴知霖扭头冲李炎笑了笑,没说话直接引领着李炎走到了国金证券大户室交易局区。驻足看了眼房门,吴知霖抬起手轻轻敲了敲房门。

    不等里面的人说话,李炎就听自己身旁的吴知霖朗声说了句:“我来了,开下门!”

    片刻,李炎就听房间传来了走路声,最后咔嚓两声脆响之后房门被人打开。

    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李炎与其四目相对微微点头嘀咕了一句蝉儿后,跟着吴知霖走进了房间。

    本来李炎以为房间里就算没坐满捉妖盟的各路老大,也得坐着十来个能在捉妖盟里呼风唤雨的大佬吧?

    在走进这间房的之前,李炎在自己脑海中幻想了无数次推开房门后的场景。最终所有的画面似乎都与电影黑涩会中评和连胜话事人的场景差不多。

    比如:一帮大叔喝着茶,聊着天争论着谁来担当话事人!话里话外或许对盟主不服气,或许还有人喊着某某某对捉妖盟的贡献有多大,某年某月某日在资本市场中坐了什么大事儿,对捉妖盟有多么突出的贡献之类的。

    然而,一切却都和李炎幻想似乎背道而驰。房间里没有一大票叔叔伯伯在喝茶,也没人争论什么。

    李炎看了眼房间里的所有人。

    此时主位空缺,不过主位旁边却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正低头看着电脑屏幕。旁边有两个人一人手里握着一个茶杯,他们二人面前摆放的却是一副象棋的棋盘二人似乎激战正酣。

    还有几个人此时在围在一人身后在看他写毛笔字。李炎探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人还没写完,嘴里轻声嘀咕一句:开头难过程难,结尾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