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34章 掉进去了?
    “我爱一条柴?什么鬼?”公孙起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随后紧接着说道:“我这个是Tm金典西班牙苍蝇!”

    公孙起摇晃了一下手里的锡纸包随后补充道:“高浓度的好东西!”

    西班牙苍蝇是什么,姜楠当然知道。??这西班牙苍蝇是西方传统的催生性药物。现在也算的上是名扬四海了。

    很早以前,西班牙人和法国南部的人们就现,牲畜在食用了当地一种金色甲壳虫以后,会变得烦躁不安,当然那地方也会充血肿大。过了配种季节的牲畜竟然神奇的要“配种”。

    这无疑给了那些有能力和很多人啪啪啪的古族们启迪。

    随着喜讯在贵族阶层传开,有人把那种金色的甲壳虫碾碎,烘烤后服用。据传说效果竟然比直接食用还要好。

    西班牙苍蝇的名字渐渐开始声名远扬。

    “这东西?这么大一包会不会弄出人命?”姜楠接过公孙起手里的锡纸包,眯着眼睛轻声嘀咕了一句。

    其实,这金色的甲虫就是斑蟊的一种,它体内含有的一种斑蟊素,能强烈的刺激动物的尿道产生灼热和压迫感,促使动物的下体充血肿大并迫切需要交配来减轻这种压力。斑蟊素的作用对人类同样有效。可问题是斑蟊素对于大部分动物的毒性不大,但对于人类却十分危险。

    因为他的起效剂量和致死剂量几乎相等,曾经推特就爆料过有人给他的女友服用后玩出了人命!它或许能给人带来一次癫狂的夜晚,但也有可能给人带来一宗命案!

    公孙起哼了一声,顺势一把揽着姜楠的肩膀,在她怀里粗野地揉弄之余,满不在乎的说道:“我都说了,这是Tm金典西班牙苍蝇,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低端货。更不是什么成年人保健品商店里卖的那玩意。”

    李炎在隔壁的隔断中倾听着公孙起的话,心中忍不住吐槽:“还Tm金典西班牙苍蝇?你确定不是Tm金典鲍师傅?”

    随着李炎心中的吐槽,姜楠此时忧心忡忡的问了一句:“吴知霖可是捉妖盟里现在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虽然捉妖盟的内部纷争不断,虽然你是麟腾系的当家人物,但是……我还是担心捉妖盟倾全盟之力对付你,到时候弄不好就弄巧成拙了。”

    公孙起的舌尖在其略显干涩的嘴唇上轻轻舔了舔之后,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说道:“李小腾现在畏畏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没了当初的杀伐果断。或许真应了那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李小腾光脚的时候我看他也敢冲敢闯呢!现在穿上鞋了……哎!他不想要捉妖盟,我还特么的想要呐。再说了,我相信只要我把吴知霖给拿下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熟饭,还怕她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儿不成?”

    &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我爱一条柴?什么鬼?”公孙起下意识皱了皱眉头,随后紧接着说道:“我这个是Tm金典西班牙苍蝇!”

    公孙起摇晃了一下手里的锡纸包随后补充道:“高浓度的好东西!”

    西班牙苍蝇是什么,姜楠当然知道。这西班牙苍蝇是西方传统的催生性药物。现在也算的上是名扬四海了。

    很早以前,西班牙人和法国南部的人们就现,牲畜在食用了当地一种金色甲壳虫以后,会变得烦躁不安,当然那地方也会充血肿大。过了配种季节的牲畜竟然神奇的要“配种”。

    这无疑给了那些有能力和很多人啪啪啪的古族们启迪。

    随着喜讯在贵族阶层传开,有人把那种金色的甲壳虫碾碎,烘烤后服用。据传说效果竟然比直接食用还要好。

    西班牙苍蝇的名字渐渐开始声名远扬。

    “这东西?这么大一包会不会弄出人命?”姜楠接过公孙起手里的锡纸包,眯着眼睛轻声嘀咕了一句。

    其实,这金色的甲虫就是斑蟊的一种,它体内含有的一种斑蟊素,能强烈的刺激动物的尿道产生灼热和压迫感,促使动物的下体充血肿大并迫切需要交配来减轻这种压力。斑蟊素的作用对人类同样有效。可问题是斑蟊素对于大部分动物的毒性不大,但对于人类却十分危险。

    因为他的起效剂量和致死剂量几乎相等,曾经推特就爆料过有人给他的女友服用后玩出了人命!它或许能给人带来一次癫狂的夜晚,但也有可能给人带来一宗命案!

    公孙起哼了一声,顺势一把揽着姜楠的肩膀,在她怀里粗野地揉弄之余,满不在乎的说道:“我都说了,这是Tm金典西班牙苍蝇,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低端货。更不是什么成年人保健品商店里卖的那玩意。”

    李炎在隔壁的隔断中倾听着公孙起的话,心中忍不住吐槽:“还Tm金典西班牙苍蝇?你确定不是Tm金典鲍师傅?”

    随着李炎心中的吐槽,姜楠此时忧心忡忡的问了一句:“吴知霖可是捉妖盟里现在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虽然捉妖盟的内部纷争不断,虽然你是麟腾系的当家人物,但是……我还是担心捉妖盟倾全盟之力对付你,到时候弄不好就弄巧成拙了。”

    公孙起的舌尖在其略显干涩的嘴唇上轻轻舔了舔之后,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说道:“李小腾现在畏畏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没了当初的杀伐果断。或许真应了那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李小腾光脚的时候我看他也敢冲敢闯呢!现在穿上鞋了……哎!他不想要捉妖盟,我还特么的想要呐。再说了,我相信只要我把吴知霖给拿下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熟饭,还怕她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儿不成?”

    公孙起的舌尖在其略显干涩的嘴唇上轻轻舔了舔之后,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说道:“李小腾现在畏畏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没了当初的杀伐果断。或许真应了那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李小腾光脚的时候我看他也敢冲敢闯呢!现在穿上鞋了……哎!他不想要捉妖盟,我还特么的想要呐。再说了,我相信只要我把吴知霖给拿下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熟饭,还怕她能翻出我的手掌心儿不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