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32章 隔墙有耳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一头及腰的秀,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一条漆黑如墨的皮裤……

    女孩坐在舞台的高脚椅间,手里握着麦克风轻声吟唱时,脸上露出淡淡彷徨迷惘的表情,但是歌声中却又带着女孩的坚定。

    曲子的旋律其实并不复杂,歌词也同样简单。但是就是如此朴实无华的一歌,却随着音符飘荡在空中之际,蔓延出真是的初心与明澈的情感。

    毕佩琳抿一口手中的广岛之恋,抓一颗爆米花。一边吃一边欣看着台上这个妹子的表演。

    “喜欢嘛?”毕佩琳突然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嗯,还不错。挺好的……”李炎下意识点了点头,手中捏着刚才无意中拿起的一根辣鸭脖又咬了一口。

    “我觉得也不错,是不是你就喜欢这样的?”毕佩琳歪着头冲李炎又追问了一句。

    “也不是吧?我个人觉得自己喜好其实挺复杂的。嗯……怎么说呢?简单的说就是……就是各种类型各种风格我都喜欢,就算有新风格我也乐于去尝试,体会其中的相同和不同。”李炎说完这句话,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毕佩琳。自己忽然现毕佩琳表情此时变的有些古怪,细看有点像已经炸了毛的猫咪。

    李炎下意识接着说道:“当然说起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吟唱生活的歌曲,而非那些总在唱爱情的歌曲。风格我更喜欢组合的流行风吧?”

    “那个……你没事吧?”李炎小声又冲着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啊?你跟我说的是歌?”毕佩琳下意识冲李炎嘀咕着问了一句。

    “难道你跟我讨论的不是歌曲,而是别的什么吗?”李炎此时表亲略显狐疑的冲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毕佩琳尴尬的紧忙摇了摇头,随后仿佛想要转移李炎注意力般说道:“对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磨磨唧唧的看什么呢?”

    说话间,李炎见毕佩琳此时双颊显出一抹淡淡的胭脂红,还真弄不清楚着毕佩琳脸颊羞涩的红润究竟是酒还以因为旁的什么了。

    “我看什么了吗?”李炎一时没想明白毕佩琳问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佩琳的双眉一簇,李炎下意识点头哦了一声说道:“我想起来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虽然没看清楚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朋友……”

    捂着肚子,李炎忽然表情纠结的冲毕佩琳嘀咕一句:“看好了东西,今天这罪受的有点大……”

    ……………………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一头及腰的秀,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一条漆黑如墨的皮裤……

    女孩坐在舞台的高脚椅间,手里握着麦克风轻声吟唱时,脸上露出淡淡彷徨迷惘的表情,但是歌声中却又带着女孩的坚定。

    曲子的旋律其实并不复杂,歌词也同样简单。但是就是如此朴实无华的一歌,却随着音符飘荡在空中之际,蔓延出真是的初心与明澈的情感。

    毕佩琳抿一口手中的广岛之恋,抓一颗爆米花。一边吃一边欣看着台上这个妹子的表演。

    “喜欢嘛?”毕佩琳突然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嗯,还不错。挺好的……”李炎下意识点了点头,手中捏着刚才无意中拿起的一根辣鸭脖又咬了一口。

    “我觉得也不错,是不是你就喜欢这样的?”毕佩琳歪着头冲李炎又追问了一句。

    “也不是吧?我个人觉得自己喜好其实挺复杂的。嗯……怎么说呢?简单的说就是……就是各种类型各种风格我都喜欢,就算有新风格我也乐于去尝试,体会其中的相同和不同。”李炎说完这句话,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毕佩琳。自己忽然现毕佩琳表情此时变的有些古怪,细看有点像已经炸了毛的猫咪。

    李炎下意识接着说道:“当然说起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吟唱生活的歌曲,而非那些总在唱爱情的歌曲。风格我更喜欢组合的流行风吧?”

    “那个……你没事吧?”李炎小声又冲着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啊?你跟我说的是歌?”毕佩琳下意识冲李炎嘀咕着问了一句。

    “难道你跟我讨论的不是歌曲,而是别的什么吗?”李炎此时表亲略显狐疑的冲毕佩琳追问了一句。

    毕佩琳尴尬的紧忙摇了摇头,随后仿佛想要转移李炎注意力般说道:“对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磨磨唧唧的看什么呢?”

    说话间,李炎见毕佩琳此时双颊显出一抹淡淡的胭脂红,还真弄不清楚着毕佩琳脸颊羞涩的红润究竟是酒还以因为旁的什么了。

    “我看什么了吗?”李炎一时没想明白毕佩琳问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佩琳的双眉一簇,李炎下意识点头哦了一声说道:“我想起来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虽然没看清楚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朋友……”

    捂着肚子,李炎忽然表情纠结的冲毕佩琳嘀咕一句:“看好了东西,今天这罪受的有点大……”说话间,李炎见毕佩琳此时双颊显出一抹淡淡的胭脂红,还真弄不清楚着毕佩琳脸颊羞涩的红润究竟是酒还以因为旁的什么了。

    “我看什么了吗?”李炎一时没想明白毕佩琳问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佩琳的双眉一簇,李炎下意识点头哦了一声说道:“我想起来了,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虽然没看清楚这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朋友……”

    捂着肚子,李炎忽然表情纠结的冲毕佩琳嘀咕一句:“看好了东西,今天这罪受的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