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28章 谁是鹬蚌,谁又是渔翁
    李炎开了的北汽坤宝,此时停在路边的树林当中。e小说www1xiaoshuo车本来就是黑的,路面漆黑加上月黑风高。如果不是毕佩琳主动打开了车灯,就算近在咫尺李炎估计自己都很难现这车的存在。

    “嘭”

    李炎坐进副驾驶后,一把拉上了车门。

    毕佩琳扭头看着李炎,目光略显复杂。

    “你在怎么不走啊!”李炎一脸无奈的冲着毕佩琳问了一句。

    看着李炎此时满脸无奈的表情,毕佩琳突然嘴角一翘,咯咯笑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落到他们手里啊你还笑的出来。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那帮禽兽没对你怎么样是吧?”李炎此时自己都没现,一个磨磨唧唧婆婆妈妈的形象就这么展现在了毕佩琳的面前。

    “咯咯咯”毕佩琳看着李炎一脸纠结的表情,冲着自己碎碎念的时候,一晚的惊心动魄,一晚压抑在心中的恐惧、忿怒此时一扫而空,留在心中的竟然只有淡淡的甜蜜与欣喜。

    “你在担心我是吗?”毕佩琳忽然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眉头一皱,吐了口压在心里的憋闷之气道:“你觉得我不担心你吗?我都急死了额”

    瞪大了眼睛,李炎看着从驾驶席上歪身扑到自己身上并一把抱住自己的毕佩琳,此时李炎的手竟然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了。

    李炎看着毕佩琳的丝在自己脸上轻轻厮磨,感受着冰冷的耳畔被毕佩琳暖暖的脸颊温润之际,就感觉毕佩琳的嘴唇在自己耳畔轻轻蠕动了几下后说道:“我以为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呢。”

    “我其实”李炎浑身有点僵硬的冲毕佩琳呐呐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男人!”毕佩琳的嘴唇在李炎耳畔小声嘀咕了一句。

    梗着脖子,李炎哼声说道:“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是男人?是男人竟然比女人还墨迹是男人?是男人竟然会看到女人脸红?是男人”毕佩琳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李炎突然一把抱住毕佩琳的身子,猛的往怀里拽了一把,随后双手托着毕佩琳的双颊猛的冲着毕佩琳温润的双唇印了下去。

    刚才是李炎瞪大了眼睛,此时李炎眯着眼感受着毕佩琳双唇间的温润。品尝着红红朱唇的味道,灵巧的舌头更如同一条小蛇般钻进了毕佩琳的嘴里!

    毕佩琳随之瘫软在了李炎的怀里,嘴里出淡淡的痴吟声,弄的李炎心里瞬间燃气了一股子邪火。

    作为一个从小就从网上下片,岛国教育片,欧美啄木鸟,战斗民族各种聚会视频积攒了几百g的男人。李炎什么不懂?

    “用不用这么夸张啊?弄的好像求哎!”李炎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之后,强压着心里的邪火轻轻推开了毕佩琳。

    “我是不是男人?”李炎冲着面带桃红,媚眼如丝的毕佩琳问了一句。

    轻轻皱了皱小鼻子,毕佩琳眯着眼冲李炎轻声问了句:“你是男人?”说完这句话,毕佩琳下意识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因为是侧着身子,因为被李炎抱在了怀里。毕佩琳还是感受到了属于李炎的火热。

    那根坚挺的东西,就算隔了厚厚的衣服依旧顶的毕佩琳小腹酸疼。

    听了毕佩琳的话,李炎心中暗暗低吼一句:挑衅!这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在李炎看来,毕佩琳如此问完全就是让李炎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男人。

    如何证明?现在车里就自己和毕佩琳一男一女。车外是僻静漆黑的小路林间,看着车窗外北风中带着片片晶莹的雪花

    “我咕噜!”李炎只说了一个我字后,下意识吞咽口含在嘴中的唾液。李炎自己也不知道,这唾液究竟是自己的还是从毕佩琳嘴里吸出来的

    “哎!你要是能男人点就好了。”毕佩琳突然摇了摇头,看着一脸纠结的李炎没在说什么,而是再次拧开车灯。轻踩油门把这辆北汽坤宝轿车开到了路上。

    看着快从自己眼中掠过的景色,李炎自己也不知道心里那种奇怪的憋闷究竟代表什么了。

    “其实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不过见到你之后,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毕佩琳双手握着方向盘,微微歪头冲着李炎小声呢喃了一句。

    李炎轻轻嗯了一声之后,自己心里何尝不明白毕佩琳想问自己如何脱险的一些细节。

    “刚才那帮人是捉妖盟的人。”李炎扭了扭身子,头轻轻抵在车窗畔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随后说道:“他们挖了一个坑,问我是帮那个叫刘总的登上盟主之位,还是想让他们埋了我。”

    毕佩琳脸色一变,似乎纵使李炎已经坐在了自己身畔。但还是为李炎捏了一把汗。

    “然后呢?”毕佩琳冲李炎轻声问了一句。

    李炎看着毕佩琳说道:“我当然不可能答应了,然后”

    “然后怎么样了?”毕佩琳说话的时候,手紧紧攥住了方向盘。

    “然后就被扔坑里了呗?要不我这一身的土哪来的?”李炎说道这里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妈蛋,刚才吓死我了。我心里想着云凌怎么还不来啊!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我就真特么被埋了!”

    “然后云凌他们就去了?我我没看见云凌他们的车过去啊!”毕佩琳一脸狐疑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哎!云凌他们压根就没来。吴知霖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早就策反了你看到的那帮人。吴知霖把我给救了!不过她也让我当捉妖盟的盟主。”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李炎此时还在纠结吴知霖的要求。

    “你答应了?”毕佩琳皱着眉头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问完这句话之后,毕佩琳不等李炎回应自己,心里忽然就如同揣进来一包“十三香”,那叫一个五味杂陈!

    “我没答应吴知霖只是应付着说了句考虑一下。毕竟,现在我是交易局的人啊!掌权捉妖盟怎么能掌权捉妖盟?吴知霖她也知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让我当捉妖盟的盟主呢?”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眉头一皱一时竟也想不明白了!

    北汽坤包此时已经离开了东坝郊野公园周边开上了京城的环路,李炎看着车窗外渐渐多起来的车流忽然问道:“这是去哪儿?”

    “开房去!”毕佩琳随口冲李炎笑嘻嘻的回应了一句。

    李炎下意识扭头看了眼毕佩琳,从她眼里也捕捉到了一抹淡淡的戏谑。

    还没来得及回应毕佩琳,就听她说道:“不逗你了,回e世界财富中心吧。不管怎样,总要见见云凌的”

    李炎嗯了一声,没在说话。歪头看着窗外白雪覆盖下的紫禁城,在夜空中孤独肃立。一众独特的宁静与安详,庄严与隆重展现在李炎的眼帘之中。

    大气磅礴?白雪之晶莹,历史的沧桑与之融为一体。

    车内温暖如春,毕佩琳点开了车载音乐。

    钢琴曲瞬间瞬间在车内萦绕,纷飞快节奏的钢琴声如天籁环绕。李炎根本就不知道这是降b大调第七钢琴鸣奏曲普罗科耶夫。

    不知不觉间,毕佩琳把车开到了e世界金融财富中心的停车场中。

    还没下车,李炎就见自己车不远处云凌正掉着一根香烟和墨墨姐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云凌?”毕佩琳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之后,手在方向盘中央重重嗯了一下。

    李炎推开车门迈步走下了车,冲着云凌挥了挥手!

    深夜,光线分布均匀,稳定度适中的房间内。略显昏黄的房间即不太亮也不暗,墙壁上看似木条装潢出来了一众古朴的感觉。

    一架钢琴摆放在房间正中,此时琴声悠扬让人心中自然而然升腾出一抹淡淡沉静的感觉。

    舒适安逸的环境下,李小腾仰躺在房间角落的沙中,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眯着眼也不知道是在听钢琴曲还是在沉思什么。

    公孙起坐在李小腾身旁,手里摆弄着手机,屏幕上此时显着着开心消消乐的萌宠画面。

    高落尘纤细雪白的指尖在琴键上飞舞,一曲贝多芬的a大调钢琴奏鸣曲被她演绎出了名家大师的风范。

    曲歇,高落尘抬起手轻轻合拢了琴盖。

    “哎李炎这小子”公孙起感慨了一声之后,竟然没下文了。

    李小腾侧了侧身子,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之后扭头冲公孙起嗯了一声。

    “腾哥,你说李炎这小子是猫吗?九条命也不至于次次逢凶化吉吧?”公孙起感慨了一句之后,扬了扬手里的电话嘀咕道:“刚才老刘来信儿了。今天晚上他打算动手从李炎那边弄捉妖镯,最后竟然被反水了。呵呵我也是醉了,捉妖盟的吴知霖带着人”

    公孙起把事情简明扼要的对李小腾说完之后,一脸感慨的往沙上靠了靠说道:“真想搂着李炎这小子的脖子,对他说一句:公孙哥看好他!”

    李小腾微微一皱眉头,冲着公孙起咕哝道:“捉妖盟只是个隐患,其实能收到咱们手里最好。收不过来你也没必要总和捉妖盟较劲!咱们这边的事情才是最棘手的”

    听李小腾的话,公孙起微微皱了皱眉头嘀咕道:“嗯真想不到国家竟然对传媒等行业这么打压,本来想和华谊联手折腾一下,现在倒好政策一下来,咱们根本就没机会动手了。还好只是一个意向,我那边的资金还没往华谊那边倾注太多。船小好调头啊!”

    上次,公孙起在吴知霖那边当着交易局的工作人员揭李炎底牌,就是玩一把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桥段。可是李小腾一个电话召唤公孙起回去见面,最终弄了个无疾而终。

    看着李炎依旧在国家队活蹦乱跳,公孙起就知道当初自己上眼药的事情算是白折腾了。

    想想回到麟腾系总部,李小腾拿出文件推到自己面前的场景,公孙起到现在还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政策性的封杀传媒行业在二级市场并购重组,红头文件的威力震的公孙起有点懵圈。

    已经在布局的公孙起,赶紧把旗下的作手以及投研分析师们尽数拉来一起研读文件并且重新评估了投资计划。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挥泪斩马谡”,马上停止了投资计划。

    “腾哥,现在捉妖盟的吴知霖想要推李炎上位,如果他们真的把李炎给推到了那个位置,我觉得就是怎么麟腾系扩张势力的最好机会了。”说完这话,公孙起嘿嘿干笑了几声道:“那个我觉得小爷鹤天当初搅乱了捉妖盟这步棋走的漂亮啊!”

    李小腾嘴里哼了一声,红酒杯原本平静无波的液体突然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什么漂亮!鹤天把捉妖盟搅乱了之后就回学校了。弄出一堆烂摊子你说他小子要是接着弄也好啊!他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已经在布局的公孙起,赶紧把旗下的作手以及投研分析师们尽数拉来一起研读文件并且重新评估了投资计划。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挥泪斩马谡”,马上停止了投资计划。

    “腾哥,现在捉妖盟的吴知霖想要推李炎上位,如果他们真的把李炎给推到了那个位置,我觉得就是怎么麟腾系扩张势力的最好机会了。”说完这话,公孙起嘿嘿干笑了几声道:“那个我觉得小爷鹤天当初搅乱了捉妖盟这步棋走的漂亮啊!”

    李小腾嘴里哼了一声,红酒杯原本平静无波的液体突然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什么漂亮!鹤天把捉妖盟搅乱了之后就回学校了。弄出一堆烂摊子你说他小子要是接着弄也好啊!他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