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22章 还不放人吗
    东坝郊野公园位于京城朝阳五环外,据说交通的基础设施优越,是京城环境建设项目中最大的公益性公园之一。

    当然,这一切都还只在规划当中。

    “我勒个去……”李炎看着眼前这荒郊野岭一样的“公园”,头皮微微有些发麻,就觉得有股冷风正顺着脖颈子在往里飕飕直灌。

    这东坝郊野公园远处有个建筑群,虽然看不清楚建筑群的具体模样,但一个硕大的蓝色霓虹灯牌子还是挺扎眼的,上面闪烁着中国移动通讯几个大字。

    驱动着这辆墨墨姐的黑色坤宝,李炎缓缓在一条幽深的窄路间挪动。

    “这么走着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吗?”李炎手中握着方向盘,一边慢慢驱动车子嘴里下意识嘀咕着。

    这里的环境简直就是自古华山一条路的节奏,站在郊野公园的高处眺望,可以把这条路的情况尽收眼底。云凌他们只要跟在李炎车后面,对方只要不是猪头就一定能看出端倪。

    李炎刚才在驶向万柳高尔夫球俱乐部的时候,掉头的时候也注意到卜所长他们出来四辆车缀在自己后面,而且他们开的可是警车!

    想到这里,李炎下意识踩了脚刹车扭头朝着后面瞥了几眼。

    “还好跟的不是太近……”李炎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之后,继续顺着这条小路径直开了下去。

    嗡嗡……嗡嗡……

    手机再次震动,李炎连忙从副驾座位上把手机抄起来瞅了一眼。

    依旧是毕佩琳的手机号,李炎明白这是对方又在联系自己了。

    “喂?”李炎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手机回应了一句。

    “开的什么车?”电话里的声音依旧是那个冰冷的声音。

    李炎眉头一皱,朗声回应道:“坤宝!”

    “喂喂……说话啊?”李炎回应了对方的问题之后,等了片刻没等到对方的回应,心中略微有些紧张的追问了一句。

    “继续往前开五百米左右,有个亮灰色的铁栅栏门。进来之后一直往前走。”对方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等李炎回应再次挂断了电话。

    “妈蛋!”李炎暗骂了一句后,挂断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在了副驾座椅上。

    随后从兜里又掏出来一个手机……

    这个手机是在即临出门之前卜所长塞给李炎的,当时交代的明白。只要到了地方之后,就用这个手机联络通话,当然这个手机还有个重要的定位功能直接连接在卜所长他们的终端上……

    “喂!我往前五百米有个铁栅栏门,让我到了地方之后直接进去,然后顺着路一直往前走。”李炎对着电话里小声叙述着。

    就在电话里的人还没回应李炎之际,副驾驶座椅上的手机再一次嗡嗡震动了起来。

    “又来电话了!”李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之后,连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依旧是毕佩琳的手机号,自己赶忙滑动手机接通了电话。

    “为什么开的那么慢?你要是敢耍花样小心你小女朋友的健康!我不保证她身上会少点什么!”

    “喂喂……你们别乱来。我这不是……喂?喂喂!艹……”李炎额头如同浮现出一层黑线般气的都骂街了。

    “李炎,你按照他们说的做。电话别挂……”电话里,传来了卜所长的声音。

    “好!”李炎嗯了一声之后,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开到了“传说中”的铁栅栏门前。

    随意把车扔在路边,李炎看着眼前这个铁栅栏门在看看周边黑洞洞的景色。远处枯木在夜风中微微摇曳,北风一吹李炎呼吸如吞云吐雾。

    这个银灰色的铁栅栏门不大,两扇门的直径也就是五六米的样子,地上一串铁链子松松垮垮的把两扇大门拴在一起。

    李炎走近了低头看了眼,拳头大的黑锁扣住了铁链的两头,看着眼前的一幕,自己下意识握了握卜所长给自己的手机,又捏了捏另一手攥着的手机。

    “这特么不是坑爹吗?两米多高的墙……说是有门,可这让我怎么进去啊……”李炎心里一边暗骂一边蹲下身子摸了摸透着刺骨凉气的铁锁。

    如果这锁是那种正常锁在两门中央位置,李炎踩着忒链子直接也就能翻过去了。

    这是偏偏这忒链子是锁在地上的!

    叹口气,李炎举起手机给毕佩琳的手机号拨了回去。

    嘟嘟嘟几声响动之后,电话被接通了。那个冰冷的声音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干嘛?”

    “大哥,这门锁着呢!我进不去啊……旁边的墙那么高,我又不是猴子!”李炎一脸无奈的冲其反应了一下现场的实际情况。

    “哼!进不来?给你五分钟,你要是还进不来的话,我送一根手指头给你怎么样?十分钟你要还进不来,那我就直接送你五根好喽。”这冰冷的声音说完话之际,李炎就听电话里传来了几声呜咽的声音。

    紧接着,李炎就听毕佩琳歇斯底里的喊了句:“李炎别……呜呜呜”

    “听见了吗?这是你小女朋友的声音吧?我从来不和人开玩笑,而且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你相信我……现在还有四分三十五秒!要快哦……”

    “喂喂!”李炎下意识冲着电话里唤了一句之后,看了眼手机屏幕后一咬牙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我特么也是二逼,给他们打电话干嘛?”李炎懊恼的嘀咕了一句之后,扭头左右瞅了瞅。路边光秃秃的比说垫脚的板砖了,能借力的东西一样都没有。

    快步走到墙下面,抬手尽量往墙壁上比了比后扭头啐了口唾沫。

    这墙何止两米啊?最起码得两米五到三米之间了!

    “把墙修这么高干嘛?当炮楼吗?”李炎吐槽了一句之后,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上不去怎么办?”

    卜所长的那个电话中说道:“你找找有没有砖头什么的垫一下?”

    “卧槽。有砖头我还用这么费劲吗?”李炎一脸无语的回应了一句之后,就听卜所长接着说道:“那个……你找找有没有狗洞什么的。”

    李炎突然有种把手机撇了的冲动,自己扭头看了眼旁边的大树。

    先不说自己能不能爬到树上,就是树和墙壁的距离也不是能一跃而过的那种距离。

    低头看了眼手机,距离五分钟的时间此时已经不足三分钟了。

    “怎办?怎办?怎办……”李炎在原地转了三圈,自己不得不承认,这真没狗洞能钻……

    还有两分钟的时间,李炎看了眼手里的电话之后。突然抬起手朝着自己脸颊抽了一个嘴巴。

    啪的一声脆响过后,李炎含混不清的咕哝一句:“真特么二!”

    说完话李炎直接钻进了停在路边的坤宝车里。

    只见李炎驱动车子直接把车顶在了铁栅栏门口,下车转身跑到车后直接踩着后备箱直接上了车顶。一跃而且抓住铁栅栏门纵身而过。

    噗通一声闷响,李炎就觉得两脚瞬间一阵酸麻。

    “我过来了!”李炎顾不上酸涩的双脚,赶紧给毕佩琳的电话回了过去。

    “真可惜……你要是能晚三十秒,我就能剁一根手指头过过瘾了。嘿嘿……接着往前走吧!”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说是郊野公园,李炎此时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郊野公园李炎是没看出,郊野倒是很明显。古藤老树昏鸦除了没昏鸦,别的倒也都有。只是公园里按说得有小桥流水吧?

    李炎四下打量,看着黑呼呼的道路只见远处隐隐还真有个小桥。

    可是流水李炎就看不见了,在说这天气估计流水也得冻冰了吧?

    “我特么现在算不算断肠人在天涯?”李炎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之后,硬着头皮径直朝着公园深处走去。

    “人呢?怎么还没见人?”越走越渗的李炎心里暗暗打起了鼓。

    其实,人本能有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很多时候再恐怖再可怕的事情摆到台面上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贞子可怕不可怕?从电视里钻出来还不就那么回事?也是个萌哒哒的女仆怪罢了。

    看不见人,那种恐惧就一直萦绕在李炎心里。如果对方真的露面了,其实也就没什么了。

    “怎么还没动静?”李炎眯着眼睛左右看着路两旁的情况。

    “就李炎一个人吧?”

    此时,距离李炎不远处。有人眯着眼睛歪头问了一句。

    “刘总,就李炎一个人!”

    刘总打了个冷颤,看着山坡下面的人影哼了一声说道:“冻死我了……你们去把李炎给我带上来吧。”

    “哦哦,好的!”这人迎合了一句之后,冲着身旁的两人使了个眼神之后,三人快步朝着小山坡下疾步而去。

    “阿嚏……”李炎打了个喷嚏之后,抬手揉了揉自己鼻子尖。眯着眼睛左右瞅了瞅,还看不见对方人影。有心再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是一想到刚才打电话进门,可对方竟然限定自己五分钟进来,如果进不来就要剁毕佩琳手指头的事儿,李炎哪儿还敢给这帮禽兽打电话?

    “李炎!”

    “卧槽……”

    黑灯瞎火,有人忽然在特别安静的黑暗角落喊一嗓子都让人心中一颤,更别说喊自己名字了。

    也就是瞬间的恐惧过后,李炎赶忙扭头回应了一句:“是我!”

    “跟我们来吧……”远处几个人影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

    因为光线与角度的缘故,李炎站在这里根本就看不见对方的样子。恍惚间也就只能看到三个人影站在一个路口处冲自己说了一句话。之后,这三人转身朝着那条岔路朝着小山坡上快步而去。

    眼看,着几人已经上了“山”……

    李炎没敢耽搁,跟着三人背后也快步上了小山坡。只不过手却下意识攥着兜里的手机,李炎不知道此时卜所长和云凌他们是否还在时时刻刻的追踪保护着自己。

    其实山坡本来就没多高,时间不久李炎就随着三人上到了山顶。

    没亭子,没房子。

    小山坡上有几颗一人环抱的树,而这树如同枯木般也没叶子,一切都显得那么萧条。

    这些树木之间站着不少人,李炎只是粗略的瞅了几眼就知道这应该在二十人左右。

    “来了?”那个冰冷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李炎耳畔,只是不同于以往电话联系,李炎这次听到的属于现场版……

    顺着身影,李炎看到一个裹着黑色羽绒服的男人。只是面容李炎依旧看不清楚。

    这次倒不是因为光线的原因,而是这人带着羽绒服帽子,脖领处还围这一条厚厚的羊绒围巾,此时他就露出了一双目光深邃的眼睛。

    “我如约来了,毕佩琳呢?”李炎冲这人朗声追问了一句。

    “嘿嘿……我这人说话也算数!”这人怪笑着冲李炎回应了一句之后,忽然转身冲某个靠在柱子上的人道:“把毕佩琳弄出来吧。”

    “好的!”这人回应了一句之后,忽然转身在树后面拎出来一个被褥卷。

    “嘶……”李炎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就想冲眼前这些人咆哮一句:“你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可是还没等李炎的话喊出口,就见这个人一撩开被褥卷,里面漏出来一个大号的麻袋。

    “你们……”李炎刚要斥责的冲二人喊一句,就见这俩人直接撕开了麻袋!

    “呜呜呜……”

    看着麻袋徐徐扭动的样子,在听听这呜咽的声音。李炎此时此刻已经能确定毕佩琳确实就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口袋里了。

    “说好了,我来放她走的,对吗!”李炎冲着眼前的男人冷声问了一句。

    “我确实说过!放了她吧……”这人回身冲自己身后低声吩咐了一句。

    两人在麻袋里拉了两把,随即李炎就见毕佩琳,此时歪歪斜斜的依靠着树缓缓从麻袋里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李炎下意识冲着眼前的毕佩琳唤了而依据。

    头发散乱的毕佩琳从麻袋里爬了出来,却只见她一脸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李炎,忽然整个人又变得激动了起来。

    嘴里呜咽着,身子挣扎扭动着。似乎毕佩琳对李炎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