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19章 契机在这里
    虽然不玩手游,但是李炎也不是落伍到不知道房间里的警察在玩,想来这哥们不是开局打野被爆,就是更人家塔防的时候被对方秒杀。??

    被唤作小夏的那个辅警此时推开了房门,迈步进去喊了声张哥之后,回身指着站在门口的李炎说道:“今天碰上大事儿了!”

    “你小子天天都有大事!”张哥不悦的把手机往桌面上重重一扣,乜了眼走进房间的李炎道:“做笔录是吗?”

    李炎嗯了一声,直接坐在了张哥办公桌对面说道:“我被绑架了!”

    “啐!”张哥轻轻吐了口唾沫,眼神中充斥着不屑的神色仿佛在说:“你小子被绑架了?被绑架还能来我这里做笔录?”

    “行,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张哥黑着脸没好气的冲李炎询问了一起来。

    这个张哥的态度比门口带班执勤的警察态度还要恶略几分,不过李炎也真不想和他计较什么工作态度作风问题,简明扼要的把今天遭遇的情况对其赘述了一番。

    “不知道是谁绑架你?”张哥撇着嘴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微微摇头,嗯了一声说道:“不知道。”

    “你和你朋友看完电影出来,就碰上有人喊你?”张哥又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重重捏了捏攥在手里的手机,刚才在赘述情况的时候提起毕佩琳,心就没来由的抽搐一番。一边对配合这个张哥录口供,李炎多次拨打了毕佩琳的手机,可是只有嘟嘟的等待音,毕佩琳却根本就没接电话!

    此时,这个警察还不疾不徐的问自己一些不疼不痒的问题,这完全就是打算拖拖拖的节奏啊!

    “嗯,出来就碰上那帮人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当时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所以拉着我朋友低着头打算走的。只是没想到快要离开那边了,却碰上一个认识我的人,然后他喊了一嗓子……”李炎说道这里,再次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电话,脸色焦急的说道:“我现在联系不上我朋友,我怕她出事。你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听这警察哼了一声说道:“刚刚你不是还说你朋友特比能打,一个女的单挑好几个壮汉,拖延了时间吗?”

    李炎一愣,微微点头嗯了一声没多说话。

    这警察随即接着问道:“你不是还说这帮人大部分都追咱这边的巡逻车吗?”

    小夏这个辅警在一旁连忙点头说道:“对对,这个我确实能作证,刚才一大帮人在追咱们的车。不过两条腿哪里跑的过四个轮子?我一个加油就把他们给甩没影了。”

    “行了,你喝口水。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你补充的!”张哥对自己人到还算客气,冲着小夏回应了一句之后,转头冲着李炎马上脸一拉,黑着脸冲接着冲李炎说道:“既然这样,你朋友能有什么事?”

    “能不能帮忙过去看看,确认一下我朋友后来怎么样了好吗?”李炎冲这个张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手里握着鼠标的张哥,抬起手整了整自己的大沿帽道:“我们会安排的,具体如何做不需要你指挥。现在警力不足,好多警察都下班了!”

    李炎叹口气,看了眼正对着电脑显示器怔怔出神的张哥之后,举着电话给墨墨姐播了过去……

    “什么?你差点被人绑架?毕佩琳也不知所踪?”电话很快就通了,与此同时墨墨姐听李炎简单叙述了一下情况之后,关切的询问了一句之后不等李炎回应连忙接着说道:“行!这事儿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坐在办公桌里面的那个张哥抬眼看了看李炎,他从听李炎叙述过程的时候,警察的直觉就告诉他李炎一定是隐瞒了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他对李炎态度不好,同样在敷衍的原因。要不怎么说:你糊弄别人,就别埋怨别人糊弄你呢?

    挂断了电话,李炎瞅了眼正在整理笔录的这个张哥以及身旁那两个辅警之后,心中想的倒不是自己这次差点被绑架的事情,而是毕佩琳到底怎么了!

    毕佩琳那拳拳到肉,回旋踢搬拦捶的动作此时一幕幕尽数浮现在李炎的脑海里。

    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是以毕佩琳的能力自保应该没问题啊?自己都跑了,毕佩琳没脱身?这怎么可能?

    ……………………

    夜晚的霓虹灯照亮了京城,路旁的行人此时一个个脸上洋溢这兴奋的表情,不少人手里举着的手机此时都开始颤抖,眼前如同电影大片中的场景也似乎点燃了围观众人的神经。

    一个女人竟然能和众多男人厮打在一起,那燃爆的回旋踢,那带风的冲天脚。拳拳到肉,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技击而非花架子的表演,更让看热闹的围观党们大呼过瘾。

    但只可惜此时众人举着手机,似乎只顾得上拍照朋友圈却不见有人为李炎的遭遇打个电话报个警……

    “怎办?怎么办?怎么办……”李炎脑海中飞旋转着,思考解决脱困的办法。

    上来就被宋保军这帮人给扑在了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根本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自己就被人家用铁链子给锁上了,一切的一切生的是那么突然,李炎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被有备而来的宋保军等人给禁锢,此时更被人家托死狗一样准备“装车”,这一切甚至根本就让李炎来不及做出反应!

    “李炎!”

    毕佩琳此时眼看着李炎被宋保军这帮人给抬上了一辆商务舱中,情绪越着急的同时不小心也被这帮人一脚踹在脚踝上,身子一歪眼看着要摔倒在地的瞬间,毕佩琳用手一撑地面顺势一个“窝心脚”踢在了某人的脸颊上。

    嘭的一声闷响之时,毕佩琳兔跃鹰飞单脚站立之际冲商务舱那边朗声喊了一句!

    眼看着车门就要关闭,眼瞅着装了李炎的车就要关门绝尘而去。但是毕佩琳却苦于应付围拢在自己周围的这些人无法冲到车辆面前把李炎救下来。

    那种眼睁睁看着李炎被人绑走,但是自己就是救不了李炎的感觉,让毕佩琳的双眸都带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

    “额!啊……”

    毕佩琳刚刚一把推开一个扑上了壮汉,忽然一愣嘴里低呼了一声。

    原来,就见那辆商务舱的车门刚要被人关上之际。毕佩琳只见那车突然猛烈的摇晃了几下后。被捆着双手的李炎就如同肉粽一般嗖的一下从车上一跃而下,在瞅车里面的宋保军睚眦欲裂,双手捂着两腿之间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从车里伸出头朗声喊道:“给我弄死他!”

    “我去!”

    “妈蛋!”

    “煮熟的鸭子飞了?”

    本来围攻毕佩琳的那些人,除了躺在地上哎呦哎呦低声痛苦哀嚎的,剩下那些人几乎全都转身朝着下了车的李炎直接扑了上去。

    “快跑!毕佩琳你赶紧跑……”李炎朗声冲着毕佩琳喊了一嗓子之后,如同脱了缰的野狗一般低着头顺着路边猛的冲了出去。

    本来宋保军这帮人就是冲着李炎来的,毕佩琳的突然搅局完全就是在宋保军这帮人的意料之外。至于和毕佩琳战在一处,完全也不是这些人的本意。

    这些人目的很清晰,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李炎拿下来送到刘总面前,要的不是“唐僧”肉。而是李炎手上的那枚捉妖镯!

    什么都没有李炎的捉妖镯重要……

    然而,在宋保军等人看来事情虽然有些波折,但最终马上就要达到目的完成目标之际,李炎竟然冲车里蹿了出来!

    一切的一切简直假到匪夷所思,假的没朋友!李炎是怎么出来的?

    不及细想,围拢在毕佩琳身边的那些人就如同吃了火药一般,转身朝着李炎追了过去!

    当然,商务舱里也蹿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李炎追了过去。

    李炎在前面跑,后面一票人张牙舞爪的狂追。而且距离也在逐渐拉近,眼瞅着李炎即将再次落入宋保军等人的手中。

    而就在这时,李炎脸上流露出了一抹解脱的神色。

    一个小丁字路口里,忽然慢悠悠的转出了一辆白蓝色的电瓶车。

    这辆慢悠悠转转出来的四轮电瓶车尾是个大笼子,里面一条旺旺正吐着舌头,一脸萌呆呆的表情瞅着李炎。车顶那红蓝两色的警灯此时静静闪烁。

    车上有几个座位,但只有主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两个身着蓝黑色制服的年轻人。

    “卧槽!”李炎嘴里感慨一句之后,根本不敢回头朝着这辆四轮警用巡逻车直接冲了过去。

    慢悠悠开车的人手里夹着香烟,正眯着眼睛缓缓驱动车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身边人闲聊这什么。

    车上的二人此时似乎还没注意到身后的盛况之际,就感觉一个人影突然冲到了车边,紧接着就觉得车子猛的一颤一沉。

    “干嘛的!”这人猛的一回头,冲着车后看了一眼。

    只见李炎双手被捆这链子锁,一头汗水呼呼冒着热气吐着舌头正疯狂喘息着。

    “你干嘛的!”辅架势上的年轻人脸上透着稚嫩,但说话的语气却带着一种高人一等的傲慢。

    “有人……有人要绑架我!”李炎好不容易才倒过来一口气,冲着眼前的两人呼哧呼哧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过说话的时候,李炎也注意到这俩人并不是自己期盼的警察。

    他们身上的制服乍看之下虽然极像警察,仔细一看却也能清晰的体现出他们协警的身份。

    李炎知道协警的定位是“辅助”警力,属于专业的群防群治队伍。但是他们却不具有行政执法权。在机构的性质上,虽然协警队伍属于财政补助的事业单位,但他们还不是一级授权的联防队,一般都是面向社会面招聘的工作岗位,工资低任务重警察不愿意干的事儿都是他们上,出了事出来顶锅盖的也大多是他们这些“临时工”。京城的老百姓们把这些协警普遍称呼为二狗子……

    干累活,冲前线,工资低,还不受认可正是这些人的直接写照。

    本来,协警出来巡查按照规定是必须有警察带队。可规定是规定,但毕竟是人来执行。

    李炎经常能看到晚上这种巡逻车找个旮旯一迷瞪,车上的人拿着手机不是看视频就是看。今天这车能在街面上转转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你……我去!”开车的这个协警本来还要对李炎再呵斥一句的时候,忽然现了车后面一票狂奔而来的众人。

    吓的这人手一哆嗦,夹在指尖的香烟成自由落体般吧嗒一声落在了他大腿根儿上。

    “哎呦!”这人一哆嗦,猛踩油门直接把这辆电动的四轮巡逻车提到了急,车如同离弦的利箭般瞬间飞驰而去!

    副驾驶上的辅警下一是用手抓住了车顶的扶手,黑着脸时不时回头看看在后面狂追的众人,那煞白的脸色看的出来他比李炎似乎还害怕这些人。

    “怎么办?”

    “不能让李炎跑了!追……”

    “可是车上有警察……”

    跑动中,这些人脚步不由的迟疑了下来。

    李炎蹿上了突然冲路口拐出来的四轮电动巡逻车,那闪烁的警灯震慑住了这帮人。

    这些人其实都是寻常人,都在刘总的公司里有正当的职位有正经的工作。对眼前那晃动的警灯以及印在车上的警察二字有着本能的畏惧。

    所以这些人的脚步不由得都慢了下来,一时间大家都在迟疑要不要追上去,把李炎从巡逻车上拽下来。

    这一切似乎有些疯狂,但是在刘总的重赏之下他们似乎又不甘心放弃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走。

    好不容易找到了李炎,最后却功亏一篑。这些人刚才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赏金的事情了……

    车下的这些人害怕,其实车上的两个辅警比车下的那些人更害怕。

    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辅警,一直瞪大了眼睛瞅着缀在这后面的那些人。似乎这哥们如果现咬在后面的那些人不松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