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14章 大圣归来
    “昨天我晚上就能出去见你,只是……我这边情况比较复杂。不过今天有机会了,毕佩琳约我去看电影,你可以假装偶遇我一下。稍后我告诉你具体位置。”

    李炎握着手机,在屏幕中快速戳完后按下了发送键。

    屏幕间提示了信息以发送后,李炎扭头看了眼和自己身旁的毕佩琳。

    京城的夜空很红,仰头看不见星空。就算是完高峰已经平息,但川流不息的车辆依旧呼啸而过,李炎不知道那些开车的人目的地在何方,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是这个城市里的夜归人,自己此时心里想的却是近些天的过往。

    毕佩琳与李炎并肩而行,一路行来李炎并没和自己说两句话。不是在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就是左瞅瞅右看看,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瞧什么……

    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过接近的关系,李炎忽然觉得毕佩琳的指尖微微动了动,欲要牵住自己的手。

    女孩很少主动拉男人的手,或许因为矜持又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但是,人家姑娘都给了“信号”。男人若是在没反应那就真和木头无异了。

    下意识错开了一些距离,李炎笑吟吟的看了眼身旁明显有些生气的毕佩琳没说话。

    毕佩琳扭头看了眼李炎之后,忽然略显气愤的表情一垮道:“李炎……”

    “嗯?”

    “我想家了。我觉得这个城市好陌生,想回魔都了。”毕佩琳缓缓抬起双手抱在胸前冲李炎小声咕哝了一句。

    李炎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又随着毕佩琳行前的步伐缓缓而行。

    本来心里有许多话想问,但是李炎最终把这些话都咽回了肚子里。说什么?问毕佩琳不想坚持自己的梦想了吗?不想在交易局做出一些事证明她在魔都毕家的地位了吗?不想……不想……

    李炎微微叹口气,其实毕佩琳对自己暧昧的态度李炎何尝不明白?人家姑娘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可是自己却一直在回避,或者说在逃避!

    不是毕佩琳不好,只是李炎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与毕佩琳在一起。

    并不是每个男人见到“又勾勾又丢丢”的大美女就走不动路,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愿意奋不顾身的扑美女。

    容颜是一个方面,其实更多的还是感觉。当然李炎认为自己也不是特别的重口味。喜欢矮胖矮胖的妹子。只是有些东西确实受不清道不明,没有那种感觉……

    “我到底哪里不好了!”

    “额?”

    路边,一对貌似恋人的男女相视而站。

    女孩仰着头冲面前高高帅帅的男人大吼了一句。

    毕佩琳的脚步一顿,看着远处的那对男女竟然不走了。

    李炎眉头一皱,看了眼远处的那对男女后又瞅了眼毕佩琳。

    路灯下,女孩那明眸渐渐湿润。一行泪花顺着她那精致的面容缓缓流淌了下来。

    男人有些欠抽的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抽出来一根叼在嘴里,边说话边点燃了香烟:“你挺好的,只是我觉得我自己不好,配不上你。咱俩在一起我觉得很累!”

    女孩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朗声问道:“我不相信!你当初选择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累?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说你配不上我?”

    “我……那我说对不起成吗?”男人深深的吸了口烟,紧接着吐出了一口云雾。

    呼……

    一辆急速驶来的黑色轿车从二人身边掠过。一阵风把女孩的秀发吹了起来。

    “你就是个流!氓!”女孩哽咽着冲男人喊了一句。

    “好吧,你如果这么说我也没意见。确实不以谈结婚为目的的上床都应该能算做耍流!氓吧。”男人讪讪一笑之后,随后举着手里的香烟说道:“其实我也挺那啥的,比如我特别爱抽烟,你知道为什么吗?”

    “怎么说着说着还聊到抽烟了?”李炎站在远处有些茫然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毕佩琳没说话,只是双眸好奇的看着远处的男女。

    男人这时候举着手里的香烟笑嘻嘻的说道:“你知道吗?这种正常粗细的香烟是给男人抽的。细的那种是给女人抽的。知道为什么做成这么大小的烟嘴吗?”

    女孩没说话,看着眼前的男人只是默默的流泪。

    “嘿嘿,我跟你说哈!男人抽的香烟嘴的直径,正好是一般女人双峰上那两粒小樱桃的大小。你看……是吧?女人的那种则……”

    “啪!”

    “我去!”

    “额……你打我干嘛?”

    李炎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点傻眼。自己连忙快步走到了那对男女身边,站在了毕佩琳的身后。

    原来,毕佩琳在那男人话没收完的时候就冲到了那人身旁。随后抬起手朝着那男人就抽了一个大嘴巴。

    声音即脆又响,即便是在路边依旧让远处的人听的真真切切。

    男人捂着自己腮帮子,冲毕佩琳质问一句后下意识看了眼她身后的李炎。眉头微微一皱目光竟然锁在了李炎身上,而不是抽了自己嘴巴的毕佩琳。

    “你还是男人吗?”毕佩琳黑着脸冲男人质问了一句后,不等他说话接着说道:“人和人相处久了都会有感情,就算当初你只是想排解一下自己的寂寞或者是发泄一下你们男人那过剩的荷尔蒙!”

    “你……你……”男人这时候把目光从李炎的脸上挪了回来。表情古怪的冲毕佩琳你了两句之后似乎想说点什么,但不知是因为惊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最终却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口自。

    “哼!”毕佩琳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扭头看着一旁那哭成了泪人般的女孩道:“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流眼泪。擦擦眼泪回家,别回头了!”

    “哎……”李炎走在毕佩琳身旁,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身后不知去向的男人和那个果然没回头,一路默默远去的女孩嘀咕道:“你知道吗?我刚才还真怕那男人……”

    “你怕他伤害我?”毕佩琳扭头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暗暗摇头,自己哪儿是怕那男人伤害毕佩琳?在京城交易局的摧残下,毕佩琳绝对有能力揍死这男的啊。自己担心哪儿是毕佩琳,是那货好不好……

    “你担心我?”毕佩琳冲着李炎又问了一句。

    “嗯,确实挺担心的。”李炎小声回应了一句,只不过后面他还想说:“我担心你一激动,再把那男人的给打残了,到时候肯定又是麻烦。”

    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谢谢!”

    “额,其实都是应该的。不用说什么谢谢……”李炎小声冲着毕佩琳咕哝了一句之后,见毕佩琳似乎还想和自己说什么,李炎下意识一仰头,指着混红的天空说道:“我想起一首现代诗,觉得好像特别适合现在的情景,而且我也突然想说给你听。”

    “我也想听……”毕佩琳扭着头冲李炎轻声回应了一句。

    凝眉想了想之后,李炎徐徐说道:“把夜色中凋零的白昙花瓣撒向星空,于是就下起了雨。你告诉我那是春天在哭泣,雨在悲歌青春易逝,花开花落。我欲葬花颂诗却不知谁听,你可曾信我若盛开蝴蝶自来……”

    “没了?”毕佩琳扭头看着李炎,迟疑着问了一句。

    “昂,有点小文青是吧?嘿嘿……没了!”李炎笑呵呵的冲着毕佩琳回应了一句。

    “感觉少了点什么,好像没完一样。不过这诗……真不怎么样。”说完话,毕佩琳掩着嘴嘿嘿笑了起来。

    李炎在毕佩琳笑嘻嘻的眼中似乎读懂了点什么,她仿佛在说:蝴蝶都来了,你为什么还不盛开。

    电影院里,李炎带着3D的眼镜仰头瞅着大屏幕里的动画人物,幽幽叹了口气。

    “不喜欢吗?”毕佩琳坐在李炎身旁小声咕哝了一句。

    摇了摇头,李炎歪头冲毕佩琳压低了声音说道:“挺好的……只是我没想到西游记还能改成这种套路。虽说只看了半个小时,我就大概明白了这故事大概意思说的是五行山下寂寞沉潜五百年的孙悟空被儿时唐僧……”说话间,李炎抬起手指了指大屏幕接着说道:“就这个叫江流儿的小和尚误打误撞解除了封印。其实这不就是相互陪伴的冒险之旅中找回初心,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吗?”

    毕佩琳一点头,轻轻嗯了一声之后小声说道:“你没看新闻吗?官媒评价这部电影是十年来少有的现象级作品呐!口杯好的都炸裂了……”

    李炎点了点头没在和毕佩琳接着讨论什么。

    孙悟空大闹天宫后四百多年的时间足够让齐天大圣成为一个传说。江流儿神往崇拜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结果因为妖怪追杀误打误撞解除了孙悟空的封印。

    一心想要回花果山的孙悟空,解不开手腕上的封印,又欠了江流儿的人情,勉强着送江流儿回长安……

    看着猪八戒的出现以及众人走进深山老林“客栈”的一幕,李炎下意识又叹了一口气。

    所有一切似乎都那么似曾相识,但最重要的是自己不是大闹过天宫的齐天大圣,更不是又着七十二般变化,手里拿着铁棒的悟空啊!

    嗡嗡……

    手机在裤袋里轻轻震动了两下,李炎掏出手机低头乜了一眼之后。扭头冲着毕佩琳小声说道:“扎心了,老铁!”

    “嗯?”毕佩琳双眸间噙着泪花,扭头冲李炎看了一眼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李炎冲毕佩琳嘀咕道:“太压力了,我去洗手间环节一下自己的压力哈!”

    “想要去洗手间就直说呗……”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马上又扭头把目光落向了大屏幕。

    此时,毕佩琳似乎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齐天大圣的世界里。

    李炎讪讪一笑,站起身子转身很快离开了放映大厅。

    洗手间里,李炎一手扶着墙,身子微微前倾道:“间个面这么鬼鬼祟祟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咱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翔哥此时逐一检查了一遍洗手间內的隔断,再三确认没人之后,这才冲李炎苦笑道:“兄弟,哥哥我也是没办法啊!”

    哐当……

    翔哥顺手关上了最后一个隔断门之后,扭头冲着李炎问道:“你知道吴总之所以要你的捉妖镯,实际上是在保护你吗?”

    “嗯!”

    “嗯?”

    翔哥一脸无奈的冲李炎说道:“你嗯一声就完了?”

    “起初,我其实挺奇怪为什么吴知霖会用民生的筹码换我手里的捉妖镯。不过后来回去以后我心里也就大概想明白了。好了……翔哥这事儿你不是已经跟我说过了吗?你还是跟我说说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和网络里的说,要见面跟我说的。”

    ……………………

    “想要去洗手间就直说呗……”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马上又扭头把目光落向了大屏幕。

    此时,毕佩琳似乎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齐天大圣的世界里。

    李炎讪讪一笑,站起身子转身很快离开了放映大厅。

    洗手间里,李炎一手扶着墙,身子微微前倾道:“间个面这么鬼鬼祟祟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咱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翔哥此时逐一检查了一遍洗手间內的隔断,再三确认没人之后,这才冲李炎苦笑道:“兄弟,哥哥我也是没办法啊!”

    哐当……

    翔哥顺手关上了最后一个隔断门之后,扭头冲着李炎问道:“你知道吴总之所以要你的捉妖镯,实际上是在保护你吗?”

    “嗯!”

    “嗯?”

    翔哥一脸无奈的冲李炎说道:“你嗯一声就完了?”翔哥一脸无奈的冲李炎说道:“你嗯一声就完了?”

    “起初,我其实挺奇怪为什么吴知霖会用民生的筹码换我手里的捉妖镯。不过后来回去以后我心里也就大概想明白了。好了……翔哥这事儿你不是已经跟我说过了吗?你还是跟我说说你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和网络里的说,要见面跟我说的。”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